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桃源懂】时光的碎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诗句
无破坏:无 阅读:1733发表时间:2015-0郑州军海脑病医院评价9-01 18:57:22 熬过了“秋老虎”的燥热,一场大雨终于光顾了闷热干燥的乡村,于是雨后的乡村也变得凉爽起来。独处乡间小院,心情多少有一些寂寞。闲暇无事,看着窗外的石榴一天比一天红,到了八月中秋就可以吃了。突然间,一种思念的疼痛涌入心头,要是母亲还在该多好?她就喜欢吃石榴的酸甜爽口味道。北方的家不生长石榴,记得有一年回家,我专门给母亲买了两个石榴,高兴得她放了好多天都没舍得吃。我一直不懂母亲,为啥买来的东西都要放一些天再吃?后来我才知道,这是节俭惯了的母亲一个生活习惯,好东西要放到冬天没有啥吃喝的时候再吃,这样稀罕。母亲就是母亲,我知道她会把东西存放到来客人或者邻居们家的小孩来玩时共同分享。   今年的石榴又大又红,母亲要是活着,我肯定会带回去让她吃个够。可是母亲早已不再了,每次想念都会承受心灵的痛苦和思念的煎熬。我感觉我是一只失去色彩的蝴蝶,飘向岁月的阴影不再有蜕变的光环。于是我会想念童年。童年里母亲做的碎花布书包还留在昨天,我背着它和小伙伴们三三两两走进破旧的教室,泥桌子,泥凳子,还有一声声稚嫩的声音响荡在礁石。那时,教室的外面是蓝蓝的天,青青的草,粉红的李子花,和几只黑色的燕子。那年的日子处处都是春天,处处都是快乐的歌谣。童年总是生活中一道锁不住的风景,在年轮里开满了鲜花,每每回忆都会忘记苦痛。   远离故乡,远离亲人,好像无根的浮萍,在悠悠的思乡中一寸一寸点染我的寂寞哀愁。我坐在思念中,除了一些听见自己打心跳之外,就是听见时间在一寸一寸地走动声音。离开家乡多少年了,故乡的模样已经在我的梦里变老了。那时的村庄,土路,松树,蘑菇,还有李子树,泥土房,小时候的玩伴,大丫、二小、凤子、狗剩们,你们和那些晚归的老奶牛,天天跟着我屁股后边的一群大白鹅都变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风景。就连家乡母亲烧柴火的炊烟也都飘散在天的尽头,变成若有若无的记忆了。   我讨厌现实里敷衍的微笑,它让我伤口疼。每个夜晚就习惯守候在电话机旁,因为我的亲人都分散在祖国各地,每次能接到他们的一会电话心里就高兴就会忘记孤苦。同时当知道他们平安的消息时才是放得下心,睡得好安稳觉。人的一生有很多爱就在身边,只是你不曾留意,别以为享受每一种爱都是理所当然,生死相随的激情有一天也会变淡,爱需要互相扶持互相温暖互相牵挂互相给与,只有你珍惜了懂得了记下了,那么幸福就不会离开,就在相濡以沫的平凡日子里相随相守。   现实中存在的选择有时候会让你无从选择,太多的欲望让你的眼眸自顾不暇。高楼大厦下的激情还来不及细细品味,就走近了一个无法解脱的圈套。一些空隙中的人情薄凉将土地透支,只有回归田野,回到家乡,我们才不会慌乱,才不会承受人情冷暖,利欲熏心的真实。当人们想尽办法创造奇迹,飞机,火车,地铁,轮车的速度越来越快,人们到达目的地的方式也越来越便捷。就像那些快餐店一样,虽然便捷了,方便了,人们却越失去很多。   记得小时候乡下人吃饭时,总是爱搬出一个马扎,端着饭碗坐在胡同里的大槐树下,邻居们一边聊着家常和废话一边吃饭。谁家有好的饭菜,就会毫不吝啬地拿出来共同分享。粗茶淡饭的时光总是温馨的,那种邻里之间融洽的氛围和悠然的心情总是一种乐趣,如今却再也没有了。人们都忙,打工的打工,挣钱的挣钱,农村改造,向城市化发展。大家伙都住进了二层小楼,胡同早已不见了。那棵大槐树早已不见了。   他乡的秋天虽然充满了成熟的厚重,在流浪人的眼里总有一些单调的。但总没有故乡的的秋天热闹。我喜欢草房檐下相依相偎的一双燕子清亮的叫声,那叫声深情缠绵,不离不弃。啄泥,叼虫,互相谦让,把乡下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院子里母亲喂养的鸡鸭鹅叫声连连,而我则喜欢和它们追赶嬉戏,让单调的小院充满了疯狂的身影。就连母亲喂养的黑花大肥猪也是我的玩伴,等它吃饱喝足,老老实实地在窗根下睡懒觉,这便是我进攻的好时机。骑着它那才是最威风呢。   童年我干过不少稀奇事,追逐蝴蝶,拿着扫把拍蜻蜓,钻宋大娘的篱笆菜园子偷吃还没熟透的香瓜,柿子,把窦大叔的羊群撵到后山,还让窦大叔一顿焦急好找。还把大姑妈的大烟袋北京治癫痫医院哪家好装进了羊屎蛋子,惹得姑妈大骂我是鳖羔子。还曾经把后院周婶的几只黄毛小鸭撵进深不见底的水库,差点被淹死……那些个童年的故事呦,咋就一转眼都老了呢?父亲的大马车和坐在车上乐得合不拢嘴的小女孩都走在了时光深处,那雨,那花,那条土路,飘零了一地相思。此刻,我无语凝噎,百感交集。   村后的小河还在吗?那座衰老的小木桥还在吗?那年嘴里叼着大烟袋的老人们还在吗?静静地坐在阳台,让眼睛和大脑静止。不去思考蓝天白云的潇洒,不去看梧桐树中嬉戏的蝴蝶鸟儿。一个人,陶醉在时光的碎片中,独自拼接属于自己的快乐。任思绪穿行在青山秀水间,躲开红尘,躲开噪杂,安详地清浅昨日时光中,品味渐行渐远的结局。村里人没有星期天,也没有匪夷所思的资本积累和香车宠物及嗜好憎恶。他们有的只是谦和内敛的武汉哪里治疗羊羔疯笑容所无法掩盖的知足,和拿锄扛禾之后留下的粗糙皮肤之后额上还冒着的优雅汗滴。   屋后就是一片空处,几个小孩在玩过家家,跳格子。旁边摇着大蒲扇的老奶奶们看着自家的孙子孙女,咧着没牙的嘴幸福地笑着。一头老黄牛趴在树下倒嚼反刍,尾巴不时地摔打身上的蚊子。还有卖豆腐的周婶推着自家的小推车走过来,敞开了嗓门吆喝:豆腐----大豆腐----   田埂上的苦菜花,蒲公英,狗尾巴草,车轱辘菜,刺玫花等等,这些场景都让我怀想。微风起,落叶飘零,每一个美丽的日子都是心醉的音符。   邻居的烟囱又开始冒烟了,缕缕炊烟直上云霄,和远天的云霞融为了一体。那些破旧的柴扉,矮矮的长满青苔的屋顶,颓败的横墙和尘土飞扬的土路呢?以及屋檐下挂着的成串的红辣椒呢?这些记忆都随着日渐曾深的皱纹远去了。我清楚地知道,那慢慢老去的不是心,而是无情的岁月和一种叫青春的东西。   记忆等不到雨过天晴,等不到小路变干,我执意要走进故乡,走进那养育我二十几载的小院和那年丢失在田埂上,桦树林里的爱情。   有时回忆会把往事变得陌生,但更多的还是亲切。曾几何时,我的脚步在记忆里一遍又一遍地丈量过那窄窄的田埂,弯弯的山道和你的书信与音容笑貌。那时,我们都只有十八岁,你单纯,我无邪。我们无法顾及眼泪有一天会这样的呈现。一个转身,各自天涯。平凡的日子总是难以忘怀,当我们变成一对消失在地平线上的符号,内心虚伪的包裹暴露这欲念与思念的脆弱。   辗转于时光的缝隙里深思徘徊,怅然思索间,又不知该怀有何种的心境来把往事感怀。一路走来,物华盛美,秋景跌换,太多的美景迷幻了我的双眼,可待到深夜幽静之际,自己一人怅然的来把诸事梳理时,依稀着那种善感的情愫,渐渐地,曾一度令自己心生向往的美好,真的就在自己的苦苦追寻中而变得渐次清晰,一切都像刚刚发生。   一直以来,习惯了用那些虚华的文字来点缀自己的真实心绪,感觉纷乱的思绪若经华丽辞藻的渲染,其结果一定可以婉约而尽显淡雅。你还记得吗?有一天你我在网上聊天,我说,我想给你写篇文章,很长的。你说,再长还有二十年长吗?是啊,文章再长有二十年的距离长吗?分别了二十年啊,人生是这样的短促,能有几个二十年呢?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懂得生活、很会享受生活的人。的确,在这样喧嚣的城市,要懂得寻找一些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而我喜欢在窗外飘着雨丝的午后泡一杯浓茶,窝在被窝里,手中捧一本好书;亦或是在宁静的深夜泡一杯苦咖啡,调好灯光,端坐在桌前涂鸦。空气中弥漫着苦咖啡特有的馨香,享受着属于自己的一份心情,那份心情里写的都是故事。   借着午夜的星光,我把思绪付诸在了一卷满载心事的素笺上,感受着一点点的心事流泻在了洁白的纸页上,心中又是免不了有着几分的触动。也许已近枯竭的思绪不曾乞求太多,但在心间默念的,却一直都是那份与文字有染的过往。其实我本想说我们之间没有故事,只是我一直喜欢看你的信,你的小草和太阳一直印在我的心底。每当收到一封信件的时候,便会暗自欢喜一阵子;当发现信寄出后没有得到回应的时候,那种心情却又是失落的。而那种失落之情也便马上在第二天收到来信的那一刻,随即消失了。从写信再到回信,都是你的妹妹和我的妹妹来回传递,她俩是同班,而我俩也早已离开校园。我们的小妹自热而然地就成了你我的义务通信员,每天也都盼望她们放学的傍晚给你我带来惦念的回音。我们曾经美好的时光也就在你来我往的信件中等待和期盼小妹放学回家时不知不觉地度过。很怀念那些用笔写信的日子,怀念那种从笔尖流淌的情怀,怀念那些等信日子里的遐想;怀念纸信这样的交流和表达方式,更怀念那些快乐而自在、诗意而美丽的写信的日子;怀念那种被你惦记着的小小的幸福。   你我书信往来的日子不会再有了,而记忆打着文明的幌子变成衣冠楚楚。我们需要顾及的东西太多太多,比如家庭,比如爱情,比如子女,比如空虚,比如默默祝福……   知足常乐是一种特别的人生感悟,我有这么多回忆可以遐想,这辈子活得也值了。茶几上的一杯茶已经凉了,而我拼缀成的时光碎片最美的画面才刚刚开始。 共 35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9)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