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情系兴民村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诗句
兴民村藏在陇东地区玄凤山脚下不远的一小块地方上。她像和世界捉迷藏一样,隐藏在西华川一条干涸的名叫草滩的干河滩之上。兴民村是十多年前,由麻庵乡镇里的五村十一社里的所有麻庵人搬迁来到此地所命名的。所以小村里的人基本上都是麻庵人。   也许是为了让麻庵人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日子,麻庵搬迁至此,就取名为兴民村。其实在好多年前村里的人们也好,还是如同我一般漂泊的人也罢。我们都不太习惯把这里叫做“兴民村。”逛闲和不经意的时候嘴里一直说的也都是麻庵怎么怎么样了。   兴民村于我,也只不过是一个地名,我与她,我也只是过客。自从家搬迁到这里,我回去看过父母几次,每一次都是匆匆忙忙的来,匆匆忙忙的走。对这里的景物似乎没有任何所要回忆的情景,也没有情感的更深入透骨的感慨。   下了火车,驶离省道,又坐了几个小时的车。一条窄而蜿蜒的泥土道路把我再次迎进了这个有父母在的小村里。就在昨天晚上火车上,父母就打电话说刮大风了,也许是刮了一整晚的缘故,这里的天空干净通透,就连一丝头发丝一样的云都没有发现。天只蓝在一种纯度极高的湛蓝中,无限的蓝,无限的干净。   我拉着行李箱走在村子的路上,许多的鸟不时从空中飞过,随后,跟着一群嘻嘻哈哈的麻雀,赶集似的嬉闹着、说笑着,惹得站在枝头的一两只穿着干净的喜鹊也跟着叽叽喳喳的鸣啼,好像在报告母亲,“快看远方的女儿回来了。”总之,这里除了这些鸟的啼鸣,似乎再没有什么声音了。一条不足一尺宽的溪流贴在火寨村口和兴民村柔软的河床上不声不响的流动着。河水浅而清澈,能映出天空的蓝,有时你能看到鸟的倒影瞬间掠过水面,掠过倏忽间的美丽,让人平静的视野也因此忽然动荡一下,激起内心无可言状的惬意之情如水般明净又美丽。   时值四月,众多的杏花正在玄凤山山顶尽情的怒放,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白花花、粉嘟嘟,开的汹涌澎湃,开的山颜红润。远远看去,白花花的一堆、一簇、一片片的点缀在山野大地上,像极了四月抹在大地上的润肤膏,只是仿佛还没有来得及细抹均匀,或渗入肌肤,但却让大地显得十分的生动、娇媚、可爱。似乎春天正在尽情的装扮着四月的大地,那么仔细、恬静。   再说西北的四月就像一位内心恬静的待嫁的姑娘,对着天空湛蓝的大镜子,正那么安静的梳妆打扮。我还看到她的胭脂盒里盛满了一汪一汪翡翠般的柳绿,蒲公英的深黄,还有苜蓿花的紫……真是丰富至极,让人的视野鼓鼓的,盛满大地的惊艳。   正当人如痴如醉的沉浸在这四月的畅想里不能自己时,忙碌的眼睛却看到一个村庄飘然入了视野。不用想,这就是我的家“兴民村。”   走到村口,迎接我的首先是一处院落中的一阵狗叫声,接着,这热情的声音相继更为激烈起来,仿佛全村的狗都开始激动的大叫起来。树木掩映中,兴民村被错落有致的房子、小道、院墙等构建的古朴又恬美。这里的杏花看起来比几年前更多了。兴民村仿佛浮在一湖飘满杏花的水面上,若不是偶尔有人在院落间走动,整个村庄就像是落在画布上幽静的风光,虽然色彩极其丰富,但仍然清素淡雅,古朴美丽。   此刻,我走在村里的路上,路过村委会大门,院子里静悄悄的村里闲逛的人们手插在裤兜里,慢悠悠地走着。有的人看着我,猜测着,说着,但也有一些年长的大婶大伯们。一眼就认出了我“这是李大夫家的大女子。”她们拉着我的手,说着话,貌似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村子一样。我从前村走到我家门口,身后一定有许多的目光,那些年长的叔叔阿姨们。她们一定会记得那个曾经在她们的帮助下长大的我。虽然有的已经入土为安,可是还有的即使我回来看到了,也是一种幸福。我看着那个印着红十字标志的地方,这里是父母的家。从村部那里到我家,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期间,不时遇到几只花色干净的公鸡、母鸡咕咕的叫着,好像也在叫着我的小名“欢迎回家。”它们看起来比我更悠闲,不是缩起一条腿静静的阳光下享受金鸡独立的洒脱,就是在草地上寻虫觅食;最怡人的情景莫过于一只气质脱俗的大公鸡领着一群娇美的少女,在我家不远的地上“谈情说爱、打情骂俏”。我家房后面的院墙跟前,席地坐着一些老人,他们在温暖的阳光里显得那么悠然自得。或许他们会说一些村里过去的事情,他们年轻时候的事情,或者会提到那些逝去的乡邻,远走的青春,还有乡村沦陷之前的繁荣和热闹……此刻,时光在静静的流逝,我们都在这时光的背景下一点一点的变得年老。   伴着镢头翻开泥土的声音,伴着身边一棵杏树开花的声音,伴着宗宗家妈妈温暖的言谈,伴着路边佳平阿姨不时发出的笑声,伴着王福他爸一边抽旱烟,一边咳嗽的声音……我们一并成为这小村里一处生动的景象。   只几步路就到了我家大门口,母亲依然靠着院墙边张望着,依然那么深情地……   我走近她,拉起她的手,母亲有些吃惊地说:“这狼食,不是说好了,下车打电话我去接你么?”我撒娇地说:“不是不让您再跑路了嘛”一边说着话,一边拉起我的手,来到家中的屋里。父亲仍然那样不善言辞地笑笑,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给我倒了一杯水。母亲把被子掀开,示意我到炕上去休息。   我脱了鞋子,上了炕,把所有的烦恼和伤心难过,无助和迷茫统统扔掉,只有暖暖的气息扑面而来。把这颗漂泊的身心温暖着,滋润着。   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生命的景象:平凡、普通、和着言语的朴素,还有陌生的亲切、热情,伴之父母的那份爱护,一个生命被真实的呈现在大地之上,蓝天之下。成长、衰老、都显得有条不紊,不紧不慢,一如时光安静的流逝,不声不响。在这样的小山村里,关山,树林,小河,牛,羊,小草,山花……各种生命在她温暖的怀抱里律动着,呼吸着,为整个春天的蓬勃做着各种各样的准备   我很幸运此刻能这样在大地的一角,静静地享受着暖暖的,淡淡的时光。这一朵生命之花,缀在四月的花海里,暖在父母的爱护中,也珍藏在我生命的记忆里,永远至永远…… 治疗羊癫疯的医院怎么选专业的癫痫急救方法是什么中国好的癫痫病院西安中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