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希望】还乡(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小说

适逢春日,我游逛在街上,巧遇单位退休还乡的司机李师傅,久别重逢,我们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如今的师傅,虽已是花甲之年,可依然是体格健壮,精神烁奕,谈笑风生。看得出,师傅的晚年生活很愉快。

“师傅,您的身体这么好,看着比我还精神!”我不禁赞叹道。

“我啊,守着自己的一亩二分地,吸着新鲜空气,吃着农家肥的菜,心无杂念,心宽体胖,当然心情舒畅了!精神也好了!哈哈……”

在李师傅朗朗的笑声中,我们谈起往事,我们谈起退休还乡的一些司机师傅,健在的,故去的,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浮现在眼前,关于他们的往事是定格在记忆深处的画面……

我们公司是省属大型运输企业,五、六十年代,曾经从邯郸地区十几个县中招募了大批年轻司机,这些曾经背朝黄土面朝天的粗犷农民,怀揣着当工人的梦想,从乡村来到繁华的城市里。虽然那时的城市远不如现在繁华,城市显得很破落,但比起荒郊野岭的乡村,还是给了他们一个崭新的世界。

他们经过集中培训,很快握住了方向盘,驰骋在中原大地。乡间的小路,撒下他们的汗水,城市道路,留下他们的足迹。汽笛声声,淹没了他们激情的呐喊声;车轮飞转,把岁月碾成了烟云……蓦然回首,他们已经到了还乡的年龄。

李师傅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返回家乡的人。“城市再好,不是家,回到家中,回到父母身边,在自家的土炕上美美睡上一觉,再搂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寻找那久违的舒适和安然,种上几亩地,在院子里种上瓜果蔬菜,喂几只老母鸡,每天伸手去笼子里去捡几个鸡蛋……”当年的李师傅说起自己回家的打算,脸上有种满足的惬意,洋溢在幸福中。

那年,车队同事为李师傅举办了欢送酒宴,杯觥交杂中,李师傅眼含热泪,和大家举杯话别。“大哥,你先走一步,等过两年后我退休了,兄弟去你家找你,我们还在一起下棋!”说话的是李师傅的老乡蔡师傅。他们是坐同一辆车来到的城市,在同一条线路上跑车,因为家乡相距很近,他们之间有种特殊的感情,在车队以兄弟相称,关系密切。

“好的,兄弟,我在家里等着你!我们不见不散!”李师傅紧握着蔡师傅的手,眼中闪着盈盈泪花。

李师傅收拾行囊走了。车窗外,挥舞着他那双大手,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气氛。

李师傅走了,他在家中的小院备好了茶水,方桌上画好了棋盘,等着他的老伙计归来,共享树荫下的徐徐凉风,田园的乐趣。可他没想到,他等到的却是他的好兄弟去世的噩耗。

就在李师傅返乡后的一年后,也是蔡师傅临退休的前一年,蔡师傅因为突发心脏病,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他的回家梦永远留在了城市里,埋进了故土中。听说,当时李师傅在家中得知消息,急匆匆携妻子来到蔡师傅家中奔丧,在他的坟前嚎啕大哭,几个人都拉不起来,让围观的乡亲们潸然泪下。

和蔡师傅有着同样悲惨遭遇的,还有我们车队的一位安全员老赵。老赵家在农村,家中有妻儿老小一大家人。父母已经年迈,他一个人在城里工作,在退休的前几年,他从司机岗位到了公司的安全科,当了一位安全员,每日为公司里的安全事故奔波在各地,处理事故纠纷。当安全员很辛苦,可为了让儿子能接自己的班,老赵却乐不疲此。因为司机不允许子女接班,只有管理岗位才有这特殊的待遇。老赵很庆幸自己有个好岗位。他梦想是自己退休后,儿子有了工作,自己回家养几只鸡,喂一只狗,再种点菜,空余时间去钓钓鱼,抜点野菜……那天,老赵坐着我们的车回家,在车上,给我们讲着他的回家梦,听着他的讲述,看着他的脸上神采飞扬的表情,我们沉浸在老赵的畅想中。陶渊明式的田园生活,谁不喜欢呢!

退休年龄到了,老赵办了退休手续,他在等待手续批复的日子,公司出了一桩交通事故,老赵主动请缨,要求去现场处理,他想为自己的安全员生涯画上个圆满的句号。不料,公司的吉普车归途中,被后面的一辆拉着钢筋水泥的货车追尾,一根坚硬粗壮的钢筋,穿透吉普车的玻璃,利剑般地穿进了坐在后排座位上的老赵头部,老赵脑浆四溢,当场殒命。噩耗传来,我们为他扼腕痛惜,想想他未尽的心愿,为人生的无常所唏嘘。人生得意须尽欢,还乡,也要及时啊!

当年这些司机师傅年轻离家,手持方向盘,驰骋在公路上,云蒸霞蔚的城市景象吸引着一些年轻的司机心神迷离,乱了方寸。在那个年代,“听诊器,方向盘,大盖帽”是未婚女子追逐对象的目标,于是,有个别俊朗帅气的年轻司机身边,不乏有貌美的女乘务员调情逗俏,勾引着他们青春的欲火,他们开始迷失了方向,渐渐抛弃了家中的“黄脸婆”,在城市里重新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家乡,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充满恐怖的荒凉院子,一切成了往事。

当时的年轻司机小郑就是这类司机的典型代表。他在当时虽是二十出头,却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了。因农村孩子的结婚年龄较早,他在老家早早成家,后随着公司招工走进了城市。家中的结发妻面对着上有老下有小,左右还有兄弟姊妹的格局,负起养老育小帮助兄弟姊妹的重担,她必须汗珠子摔八瓣,让土地长出丰收的景象来,才能不负“他”的希望。

可这样的爱,在小郑眼里是苍白无力的;而身边貌美的女乘务员给他的爱,却是刻骨铭心的。他不顾爹娘的苦口婆心地劝说,不管妻子泪眼婆娑的哀求,义无反顾地和家里的结发妻离了婚,他要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让那陈旧的婚姻在乡村腐烂吧!在他眼里,天南海北都是爱情的天下,哪里有幸福那里就是自己的家。

世事真是造化弄人。小郑在城里结婚一年后,一场车祸,让他失去了左脚,他也从司机岗位退了下来,昔日风风光光的客车司机,成了拐着腿的残疾人,病退在家,收入一落千丈,家里的生活也随着跌落低谷。山盟海誓的爱情也经不起风浪的冲击,开始土崩瓦解。年轻的媳妇整日在他面前横眉冷对,动辄对他冷嘲热骂,挖苦奚落,让他有苦难言,不堪忍受。面对着薄情寡义的媳妇,他会想起家中的结发妻,那个为自己苦苦坚守的“黄脸婆”,这时他才感到,自己苦苦相追的爱情是虚伪的,家中的爱情才是圣洁的……他常常望着家的方向默默落泪,家乡的阳光、村庄、青草、街道、河水、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脑海里组成一幅温馨的画面,他想母亲,想自己的妻子,想家中的孩子,想那个小院的角角落落……可家中的结发妻离婚不离家,他无颜回家面对她,他已经多年没回家了!甚至父亲去世前,也不愿意看他这个悖逆不轨的儿子一眼,家人拒之门外,在乡亲们眼中,他是陈世美式的负心郎……那种有家不能回的感受,几乎让他的精神崩溃了!

“披星戴月地奔波只为一扇窗,当你迷失在路上,能够看到那灯光……”歌声如泣如诉,字字句句仿佛是另一个自己在悠久岁月里的回声,那扇门蓦然打开,就再也关不上了。

谁说的?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回不到的地方就叫家乡,无家可归的游子叫浪子!

他不想做浪子,他想回家,他要回家……

后来,小郑城里的媳妇对他日益厌倦,又和另一个年轻司机鬼混在一起,小郑毅然和她离了婚。在老乡司机的游说下,他回到了久违的家中,当他拄着双拐回到家中,见到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和显得衰老的结发妻,抛开双拐跪在她们面前,泣不成声,母亲和妻子抱头痛哭……

结发妻用博大的胸襟接纳了他,村里的乡亲们展开热情的双手,把他拥入了家乡的怀抱。他和妻子的爱情也在春种秋收夏耘冬藏的劳作中,在养儿育女的艰辛中日益变深,直至依依不舍。

同样对家乡有着不解之缘的还有崔师傅。与那些司机不同的是,崔师傅经过多年的努力,他在城里有了属于自己的栖身之地,有了一个温馨的家。可退休的崔师傅仍然执着地想回家,那是盘旋在他理想上空的一个无法了却的夙愿。他对儿女说道:“不管我何时离开这个世界,我只有一个请求,把我带回我的家,把我洒在田间河边,让我听林中的鸟儿说话,看春天的种子发芽,让我跟着农人一起微笑,随着四季的风飞舞……”

孝顺的儿女们为了了却父母的心愿,花重金把老家的旧宅子翻盖一新,让父母回到了家乡。当他们老两口回到家乡农家小院的那一刻,他们紧蹙的眉头舒展了;听到久违的乡音,他们的眼睛湿润了……

家乡是一首唱不完的歌,是一根扯不断的线!

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年轻司机,退休后大都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回到了久别的故里。虽然他们心中有诸多的不舍,他们对这个城市有太多的感情。可他们还是抹去眼泪,毅然打起行包,和城市告别。挥挥手,不带走一片彩云!

城市,只是他们青春火焰燃烧的地方;家乡,才是他们夕阳中的彩云满天!

如今他们已经进入了耄耋之年。尽管他们家乡的条件远远比不上城市优越,精神和物质生活匮乏无味,手头的日子平淡琐碎,但他们却感到生活无比真实。他们说,哪怕呼吸一下老家的新鲜空气,也是好的。他们脱去铠甲,拄锄而立,望望天,看看何时会下雨,何时会晴天;他们在庭院里种着黄瓜豆角,种着茄子辣椒,种着果树,种着他们年复一年的希望和快乐!

我知道,他们的家乡和城市相比,的确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农村的空气好,粮食也没有污染,更重要的是那里的乡情,会让他们重温过去的岁月,也算补偿一下这么多年来他们对家乡失去的、和家乡对他们失去的精神上的空白。

有人说人生就像一场戏。而这些五、六十年代从农村出来的血气方刚司机们,在城市的这方舞台上轰轰烈烈演完自己的一场戏,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城市,当他们青春殆尽时,悄然回到自己的家乡,继续上演着戏终落幕的时刻。人生在世,或许只有当落幕的时候,才会发觉特别像是一场或精彩,或清淡的戏。精彩的部分源于剧中的巨大起落,像潮水一样。而清淡的呢?源于潮起潮落之后,必然归于眼前的,或者手中能握起的平实的日子。

在平淡的乡村中,在远离城市的沃土上,我的那些师傅们,你们过的可好?是不是像李师傅一样,把日子过得如高山流水,源远流长?那些故去的师傅们,你们魂归故里,安躺在故乡的土地上,坟前香火不断,村子里的万家灯火正是那片土地对你们投来的深情慈爱的目光!

感谢我的师傅们,你们让我因你们而感动!我祈望你们硬硬朗朗,开开心心地安度晚年,让你们那代人的故事永远不会终结。

癫痫病治疗费用需要多少呢发生癫痫病长沙专看癫痫病医院陕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