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墨舞】乡情 乡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表白的话
故乡留给我最多的是童年的记忆。童年留给我最多的是吃的故事。那还是上世纪的六十年代,生活清苦,所以有关“吃”的记忆最深刻,可是那时稀有的“美味儿”,在现在看来实在算不上什么;不过现在却再也吃不出那时的香甜了。   我家在鲁东南山区,多山岭薄地,秸秆作物产量低,就适合长地瓜。所以主食也就是地瓜和地瓜干了。往往是头天晚饭煮上一锅,吃剩下的就是第二天的早餐和午饭,晚上再煮一锅。年复年,日复日……鲜地瓜包括窖藏的吃完后就轮到地瓜干了……。菜也是很少的,白菜萝卜当家,点缀点咸菜疙瘩。偶尔也会馇一锅小豆腐,摊一摞秫黍煎饼,有时也会掺上些玉米,因为秫黍多,玉米少。细面(白面、小麦粉)除逢年过节外是见不到的。这是好时候,风调雨顺的秋后。一个冬天基本上就是这么吃着,鲜有花样。最难熬的日子是春天,天一天天见长,囤子里的地瓜干、地窖里的白菜萝卜一天天减少,青黄不接。天天掰着指头数,算算“寒食”快到了吧,俗话叫“巴年盼节”。过节有好吃的,其实,好吃的也就是“单饼卷鸡蛋”,没什么好说的。到是接下来的五月端午吃的粽子别具风味儿。   一是形状特别,不是菱形也不是三角形或四角形,而是扁扁的长方形。二是粽叶特别,既不是南方的竹叶,也不是北面的苇叶,是用“槲叶”俗称“菠萝叶”的一种树叶子。这叶子一巴掌宽,两巴掌长,翠绿色,带花边,煮后变成褐色。最稀罕的是槲叶煮后特有的清香:清新、纯净,带着淡淡的山野的芬芳……。米要用“黍米”,俗称“黏米、糯米”。取几片泡好的粽叶,叠在一起,放上泡软的黏米,富裕的人家还要加入花生、红枣之类的花样,包起来成扁的长方形,一片叫“一页”,两页合起来,用稻草绑在一起叫“一对”。搁在大铁锅里,水要没过粽子,一般的人家都会放上鸡蛋一起煮。先大火烧开再小火慢煮。一两个时辰后,等阵阵清香随缕缕热气袅袅升起氤氲在低矮的草屋时,掀开锅盖,霎时,那棕香随蒸气劈头盖脸弥漫开来,人就沐浴在这清香里……当然这是现在忆起的,那时首先看到的是满锅的粽子和煮成褐色的鸡蛋……   端午前后往往都是麦收时节,三夏大忙,“三秋不及一夏忙”,抢收,抢种。靠天吃饭,虎口夺食。农活特多、特急、特累,是一年中最重要的季节。因此,后勤供应必须跟上,饭食要调剂好。   一般的人家都会摊上两摞煎饼,好吃,方便,也能留住,“笥孬”(变质)不了。煎饼因所用粮食及做法儿的不同分几种。有单纯的秫黍煎饼、玉米煎饼、地瓜干煎饼、麦子煎饼,也有混合的粮麦子煎饼;你也可据自家所有粮食,随便几种和在一起,做成杂粮煎饼。粮麦子煎饼是用小米和小麦摊成的煎饼,只有富裕人家才能吃上。麦子煎饼是用鲜麦子加入适量盐磨成糊“刮”成的,咸滋滋的,挺劲道,有咬头,咬一口,满嘴都是鲜麦香味儿。干麦子也可磨糊“刮”煎饼,但少了鲜麦香味儿。   做法又分“摊煎饼”又叫“抹煎饼”和“刮煎饼”“轱碌”煎饼。   “摊煎饼”一般用的是秫黍、玉米、小米等粮食的糊,流动性好,摊得快。鲜麦子做煎饼得“刮”,舀一勺“糊”倒“鏊子”上,用木制的“筢子”快速刮平,刮匀。而地瓜干做煎饼就得“轱碌”,先把地瓜干上“碾”,碾成面,加水和成团,把面团在鏊子上按顺序“轱碌”一遍,这就是“轱碌煎饼”。看花容易绣花难,说起来简单,做煎饼可是个技术活儿,从磨“糊”的粗细到烧鏊子的火候都有针线,有的煎饼薄如纸、香如酥,有的则厚如鞋帮,“囊歪歪”(软咕哝)的,咬一口,嘴张不开----粘住了!   干粮做好了,还得有下饭的菜啊。这时节南口(日照石臼所俗称南口,潍坊的央子港称北口),的黄尖子鱼(即“黄鲫子鱼”,也叫“海鲫鱼”)下来了。南北口的黄尖子鱼是有差别的,南口的通体发黄,油多,香;北口的体青,油少,腥气。赶集称上两斤,洗了,撒上点盐腌了。把锅烧热,“吱啦”倒上刚打的豆油,下葱花爆香,放上挂好面糊的黄尖子鱼,油“吱吱”地响着,把鱼两面都煎的黄橙橙的,那是扑鼻的香啊。当然,这也就是猴年马月吃上顿解解馋,就是富裕人家也不会经常吃。   俗话说:家有万担不敢就鱼吃饭。因为就鱼吃饭多,粮食本来就不够吃的。多数的日子还是吃咸菜,有时也会馇上锅小豆腐,连吃好几天。馇小豆腐什么菜都行,但最好吃的还是“黄菜英子”豆腐。“黄菜英子”是去年秋后初冬收获萝卜、辣菜(芥菜)疙瘩时擗下的菜叶子,晒干收藏一冬了。磨豆子最好的是用常山石打成的磨。常山石质粗、体轻,黄豆磨的碎而非细,质地松散,易入味儿。青石磨就差些,青石质细,比重大、沉,磨出来的豆糊细,馇的豆腐黏糊糊的,不利持(不清爽),口感差。有俗谚说:煎饼豆腐粘粥汤,辣菜疙瘩白菜帮,来形容过得滋润的庄户日子。现在的“宠物”吃的都比这好,竟是那时乡邻们向往的理想生活……   有干粮有菜了,总得有汤吧?汤好说。可以用小米或是“玉豆(chai)子(碾碎的玉米)熬粥;也可用豌豆面、地瓜面等随便什么杂粮面,当然,有细面就更好了,不拉(拨拉)嗗喳汤,开锅前加上自家菜园刚摘的时令菜蔬,浇上刚刚炼好的豆油,“吱啦”一响,真是香气冲天啊!   故乡的饭好像什么都是“香”的,这“香”萦绕在记忆中,是浓的化不开的故乡情……      武汉治羊癫疯的医院在哪癫痫的治疗价格是多少别小看这些症状癫痫患者的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