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留香】我的红外套(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表白的话

午后的阳光,穿过浅蓝色的玻璃窗,静静地斜泄在客厅,把西面雪白的墙体涂染成金色,连同坐在藤椅上的母亲一同氤氲在金色的光圈里。母亲耷拉着脑袋,半眯着眼,似睡非睡的样子。突然,母亲抬起头问正在叠衣服的我:“还记得以前我把衣服烤个破洞吗?那是你第二天等着穿的衣服,把我急得眼泪出来了,那时候的人真苦,你们也作孽。”

“嗯,当然忘不了。娘,您别这么说,那个物质贫乏,经济不活络的年代,都那样,就不觉得苦了,跟其他农家的孩子比,我们也算过得好的。只是苦了您和爸爸。”我笑着答。

母亲没再说话,继续她的半寐状态。母亲老了,经常忆起那些尘封往事,有时如梦呓,在她心里,念念不忘的是每个儿女吃过什么苦,受过什么罪,而对自己一生为女儿所承受的压力,所受的苦难只字不提,好像从来就没发生过。

或许,简单几句对话对年迈的母亲来讲,只是在这个宁静祥和的午后沉浸在陈年往事里,而激起我的却是心潮澎湃,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我刚上高中那年,哥哥大学还没毕业,姐姐在大学里的印刷厂里上班。对于靠天吃饭,在一亩三分地里刨食的父母来说,面临的经济困境可想而知。幸而有懂事体贴的姐姐,每月除了留下基本生活费,其余工资都补贴家里,虽然艰难,父母还能强撑下去。

那个年代,农村仅仅能解决温饱问题,能上完初中已经算是不错了,我不仅上了高中,还考上了大学,成为村里人特别是女孩子仰慕的对象,成绩好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父母为我付出的血汗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为了子女完成学业,父亲毅然决然选择跟本村的包工头去城区做工。每天,天没亮,父亲已步行至十几里外的城里,回家总是伴着满天星光闪烁。那时农村空气纯净,清冽的星光明月能为父亲照亮回家的路。

在这种状况下,农活除了耕田耙地的事母亲不会做之外,家里其它所有全落在母亲单薄孱弱的肩上。每当村里夜深人静之时,母亲还在昏黄的灯光下忙碌着,她那抹映在墙壁上身影永远定格在我记忆的深处。

高中时,每半月放一天半假,校方让学生回家加餐及补充足够粮草。记得一个飘着细雨的深秋的周六下午,天分外阴冷,让人瑟瑟发抖,寒颤惊得人尽可能卷缩成一团,风发飙似的,吹着哨子呼啸而过,耳边传来的声音如同大风中晒床单时不停拍打的声音。

我一进家门,母亲丢下农活,开始为我忙碌起来,把提前买好的肉炖在砂锅里,把我提回的衣物浸泡清洗。

待母亲做好繁琐的事情,已是晚上十一点多,母亲拿出冬天的烤火盆,放在我睡觉的房里,麻利地用铁锹把灶膛里尚未熄灭的火星连炽热的火灰一起铲出来,放进烤火盆里,加上木炭,木炭在星星火苗下快速复燃,母亲取下已滴干水的衣物,用手托着在快速燃起的火盆上面烘烤。烘烤衣物是件磨练人心性的事,需要耐心、细心,更要控制好火的热度,手托得太高,干得太慢;手托得底,衣物容易烤糊。母亲每次一件一件烤着,翻动着,直到彻底干透。才换另一件慢慢烘烤。我躺在床上和母亲说着学校里的见闻,那湿润的衣物在火的作用下水汽袅袅往上攀升,把母亲氤氲在雾水里,母亲轻声细语的和我说着话,那温柔的声音如同催眠曲,把我催入甜甜的梦乡,梦里有母亲慈爱的微笑,父亲那坚韧的脸庞,和他们那殷切期待的目光。

朦朦胧胧中,一声尖叫划破了寂静的夜空,继而是短暂的沉寂,紧接着,空气中飘荡着若有若无的抽泣,细微而断断续续,时高时低,似乎刻意地压抑着不让声波传出。那声音如同笛声,一颤一颤的抖动着,有着揪心的痛,迷漫在那个寒气袭人的深秋的夜晚,更添了几分凄冷的酸涩。

我在睡意兴酣中冥想,眼皮沉重得抬不起,有着恍惚梦境一般,似乎又不是,我尖起耳朵努力细细聆听,这声音就在身边,好熟悉的声音。那一刹那间的发现如同针刺入肉般,彻底激醒了我,是母亲,是母亲在哭泣。我睡意全无,坐了起来,空气中,丝丝焦糊的味道扑入鼻息。

昏黄的灯光下,目触原本一件件摊开的湿漉漉衣服已被母亲叠得整整齐齐,我知道那是母亲已经烤干的衣物。我不知道母亲花了多少时间,熬了多长的夜。

母亲在抽泣,那单薄的肩一耸一耸的颤动。

我起床,挪动身体到母亲面前,蹲下,抬头望着母亲。

母亲蹙着眉,眼里噙着泪,在灯光照耀下眼睛不时反射着亮光,那饱经风吹日晒的脸少了年轻时的光泽润滑,黄黄地泛着黝黑。五十岁不到的她,憔悴的面容透着生活的沧桑。母亲脸上写满了伤心,懊恼,自责。看到我,她笑了,那笑里泛着泪花,那是压抑伤感强作欢颜的笑!那是慈母看到女儿的怜爱的笑!那是伤心后仍然坚强面对生活的笑!

“我怕吵醒你,可还是吵醒你了,我真没用,打瞌睡,袖子掉到火里都不知道,烧了这么大的洞。”母亲低着头,用手细细摩挲我红外套的袖子,一个黑黑的鸡蛋般大小的破洞,如同狰狞着嘴,有着想要吞噬人的残忍。母亲一遍遍抚着衣服,仿佛想要抚去那让人伤心的黑洞,还它原本的完好。母亲终究还是没能把眼泪给逼回去。说着,说着眼角处又溢出了泪,滴落在红色外套上,一点一点,很快被吸收,瞬间突现不一样的红,那斑驳在衣上星星点点的红,像那殷红的血迹。

“娘,别伤心了,您太累了,睡得太少,熬太久了才会打瞌睡,烤破就算了,我不还有件别的外套吗?”我来回抚摸着母亲的腿,消瘦了很多,我安慰着母亲。

母亲抬手抹了一把眼泪,轻轻叹了口气:“你就这么一件好外套,虽然是你姐穿过几次的,可和新的一样,太可惜了,这可是你明天去学校等着要穿的衣服。都怪我,都怪我,如果先烤这外套也不至于成这样。”:母亲不停地责怪自己。

我轻轻地牵起母亲的手,触到的是硬硬的,粗糙的茧。五十岁不到的母亲,为了我们早已忘却了女人与生俱来的爱美的本性,把自己对孩子的全部的爱都揉进手里:“娘,你手也烤痛了吧!”

“不要紧,不要紧,做事的手,有点灼热,不算什么,很快就好的,只是可惜了这件衣。”母亲另一只手没有放下红外套,眼睛一直盯着那个破洞。母亲的声声叹息伴随着那件红外套飘荡在那个寒气袭人的深秋的夜,就这样一直荡啊荡,荡过多少春去秋来,青丝成寻,皱纹如壑。

不曾走过,怎会懂得那段岁月的艰难,不曾经历,怎会明了那段生活的不易和一位为烤破一件衣服而流泪的母亲的心。勤劳,节俭,一辈子心里只装着儿女,一辈子只为做个好母亲而做母亲。直到现在念念不忘的是儿女曾经走过了那段短暂的艰苦的日子,却没从未想过自己一辈子遭受多少苦难。

感恩那段岁月,永远不会忘记,它让我懂得父母的最爱,父母的不易,懂得无怨无悔付出,懂得了生命坚韧,懂得了珍惜生活。并把这种懂得加以传承,绵延……

沈阳知名癫痫病专家湖北癫痫哪个医院治疗好洛阳的羊角风医院在哪里贵阳癫痫病最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