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吃秋膘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穿越小说
今天是立秋,名义上是立秋,但是天气还很热。我娘家有个习俗叫:“吃秋膘”。   说起吃秋膘啊,有好几样吃法呢!有的人家吃豆角炒米饭,或大葱炒米饭(大葱是大补的),最好吃的就是包饺子。俗话说:“坐着不如倒着,好吃不如饺子。”立秋这天家家户户几乎都包饺子,饺子馅儿分莴瓜和茄子的。寓意:“吃了饺子,孩子大人秋天身强体壮,补上夏天流掉的油水。”吃秋膘这天不让吃黄瓜,不让喝凉水。      一、吃秋膘   记得小时候,立秋这天奶奶很早就起来。把后院菜园子的黄瓜,捡大的都摘下来,藏到厢房屋,还把门用锁锁上,怕孩子们偷吃掉膘。水缸用菜板子压上,怕我们喝凉水拉肚子掉膘,就用后院墙根下冷灶烧一大锅热水,水瓢一天也不拿出来总放在锅里,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孩子们不许喝凉水。菜板上放上洗干净的莴瓜、茄子、韭菜、豆角……留中午吃。   吃过早饭,奶奶开始准备午饭。她把园子里种的早苞米棒子掰了十几个,去掉外面老皮留下里面两层嫩嫩的皮,放到大铁锅里然后放上两瓢凉水。接着就把剥下来的外皮,挑选几个嫩的洗干净,摆到蒸饺子的笼屉上。接下来就是开始切菜馅剁肉和面包饺子。包饺子时必须先放到案板上,等全部包完就把饺子一个一个捡到笼屉上(平时包饺子都是包一个往笼屉上摆一个)寓意:“饺子一起走,喝热水都长肉”。然后再把茄子切成两半,贴在锅边上,盖好开始点火蒸饺子。   等锅上来大气,闻到了苞米香味了,就撤火换成小文火,再过十几分钟就把饺子和茄子捡出来。把饺子放到瓷盆里盖上怕凉了。把茄子放到瓦盆里用凉水过几遍,在把水沥净。锅里的苞米棒子在填一次硬柴火煮十几分钟就住火了。苞米煮熟后,谁也不许先尝鲜,等到午饭时再掀开锅盖捡苞米,趁热捡到瓷盆里放到饭桌上,必须一家人围着饭桌一起吃。俗称“吃秋膘”,其寓意:“吃秋膘,吃秋膘,不要抢来不要挑,人人都能上秋膘,冬去春来不吃药。”找来一头大蒜掰成小半,带皮放到菜板上用刺菜刀拍几下,蒜皮就脱落了,放到碗里滴上几滴香油、少许盐、几滴凉水,倒入茄子盆里,吃一块清凉爽口,细细品尝软软的糯糯的。吃一口凉拌茄子,在肯一口热乎的苞米棒子,比大米饭炖肉都好吃千百倍。满嘴清香四溢,整个下午一打嗝满口清香四溢!   饭后奶奶让我们每人喝一碗煮苞米棒子汤,她说是原汤化原食。孩子们都怕喝汤,甜滋滋的,喝得一嘴苞米棒子胡须,塞进小牙缝儿使劲拽也拽不出来,必须用笤帚苗子或针往外剃,有时牙都剃流血了,须子也剃不干净。每次奶奶给我们盛一碗汤,就端着碗跑到灶屋,趁奶奶看不见就倒进泔水缸里,让猪替自己喝一半。有时做贼不妙,还发出“咕咚!咕咚”的响声。   奶奶听见动静,急忙从屋里跑出来,拿起烧火棍轻轻地照准屁股敲几下,微笑着说:“小姑奶奶竟胡来,用烧火棍打打灾,把倒掉的膘打回来,再来一碗吧。”随后就从锅里盛了一饭瓢子汤倒入碗里,看着你喝下去,喝一口呀,愁得你直呲牙嘞嘴,比吃药都受罪。等一碗汤下了肚,眼泪汪汪的,奶奶脸上却笑开了花。岁月悄悄溜走,奶奶已过世多年了,但是她美丽的笑容像一朵玫瑰花依然挂在时光机的导航仪的屏幕上,在我生命的每一秒钟永远绽放!      二、二姑家吃秋膘   七岁时,立秋是在二姑家吃的秋膘,岁月如梭,时光机倒退到39年前。   立秋那天早上,我还在睡梦中,奶奶就轻轻把我我摇醒了。趴在耳边说:“快起来吧,快起来,吃完饭后和你爸一起去你二姑家玩,你三表兄来了,他家猪圈墙倒了,让你爸和你二叔去垒墙。”我一听要去二姑家,立刻从蚊帐里跳了起来,奶奶给我梳洗打扮了一番。   奶奶趁我们吃饭时拿起用报纸糊的面袋,装了满满两袋白面,还用铁勺打了一点面糊把口封好。然后又拿起一个盛面的白布袋子,用铁角子擓了三角子大米,两块咸腊肉,说是给二姑家带的。二姑家八个孩子,我有六个表兄,一个表姐和一个小表妹,表妹和我同岁,我比她大几个月。大表兄已成家了,二表兄智商低,二十几岁的人还没有成家呢,常年给生产队放牛。除了表妹小没上学,其余都在读书呢。家里只有二姑和姑父挣满工分,一年到头过着紧紧巴巴的日子。所以奶奶最惦记二姑,每次她回家或有人去她家,奶奶都给她家带去米和面(我们村富裕水田有稻子,旱田有小麦,年年米面不缺),二叔也给二姑家带了两包白面。早饭后就随着父亲、二叔和表兄一起朝二姑家的方向走去。   二姑家住在河西,离我家二里地,和我家只隔着一道滦河。俗话说:“隔山不远,隔河不近。”一路上表兄拉着我的手飞跑,跑累了就坐在地上歇会儿。父亲和二叔轮流拿着米和面,边走边聊,有时还对着我们高声喊:“慢点跑,慢点跑,跑岔气喽!”不管他们咋喊,我和表兄就是不理睬。二十几分钟后就就来到了河边,过河要坐摆渡船。坐船要收费,大人二分钱,小孩免费。十几分钟船就到了对岸,二姑父早就在河边等着我们呢,他见了我们高兴地说:“来救星啦,来救星啦!”二叔爱开玩笑接着话茬来了一句顺口溜:“二炮你啥也别说,今年夏天雨水多,冲坏二炮家猪窝,二舅替你垒猪窝,背着米面累死我,赶紧替我来扛着。”话音刚落,二叔就把东西往二姑父肩膀上一放。父亲、二叔、二姑父都哈哈大笑起来,我和表兄也笑岔了气。   很快就到了二姑家,她家是村庄的最后一家。房子建在小山脚下,后面、东面全是小山坡,山上栽满了苹果树和花椒树。走进大门口一眼就看见西墙根儿倒塌的猪圈,猪圈用几根长木棍挡着,还用绳子绑了好几圈。一头大黑猪在里面哼哼只拱泥塘。猪圈墙是用河边捡来的石头垒的,没用石灰牢固,只是和了一些黄土,下雨多了地基一软就倒塌了,是朝外倒的石头,滚得大门口都有。   二姑见我们到了,一把把我搂在了怀里,眼泪吧嗒吧嗒直掉,嘴里还念叨着:“唉!没妈娃,可怜的丫头。”她抱起我从大门口一直抱到东屋炕上,然后上炕从窗户勾上摘下一个篮子,里面放着两包点心,摆到面前还拿起一块往我嘴里放。还不停地说:“吃吧,吃吧,吃不了了回家时拿着,是我用鸡蛋刚从供销社换来的,专门给你买的。”二姑顺手递给了小表妹一块,并且对她说:“秀儿,吃一块别吃了,留着给你五姐吃吧,过后妈再拿鸡蛋给你去换。”小表妹很听话,点点头,表示同意了。父亲说:“俩孩子一般大,爱咋吃就咋吃呗,说得那么清楚干啥?姐俩一人一包。二姐你就别操心了,咱们去干活去了。”二姑出屋时又嘱咐了秀儿几句:“秀儿,让着你五姐点儿,别和她打架,她是且(且:就是客人的意思)。”她使劲点了点头,表示记住了。   大人们去干活了,屋里就是我和秀儿的天地了,我俩在炕上拿起枕头骑大马,一会儿又拿起柜上小圆镜子照对方,看谁长得好看。玩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就跑到西屋去玩,我发现她家大黑狸猫,在炕稍儿垛被的木板下睡觉呢,就让秀儿把它抓来和我们一起玩儿,由于没睡醒使劲伸懒腰,爪子伸得长长的,趾甲像窗户钩子一样尖尖的,浑身的毛竖起老高,像冬天穿的毛皮大衣一样,我心里有了新的想法。就对小表妹说:“秀儿,咱给猫剪剪趾甲吧,长了不好,我指甲长了,奶奶就把它剪掉,小猫猫毛也长了,多热呀!也顺便剪剪吧,再给它洗个澡凉快凉快。”她高兴地说:“行,我早就想给它剪剪,就是没人帮着按着它!”   于是让她按着猫,我来负责剪,因为猫和我不熟,怕它挠我。给猫剪毛是反应不大,只是“喵喵,喵喵”叫了几声就不叫了,等剪趾甲时猫吓得“喵喵喵,嗷嗷嗷”乱叫,比杀猪宰羊都叫得难听,好几次差点跑掉,都被我们按住了,剪完了,表妹抱着它去了后院水沟旁边,我进屋子用水瓢舀来一瓢凉水,照准小猫就倒了下去,只见它浑身湿漉漉的,叫声更惨了“嗷嗷!嗷嗷!喵喵……”冻得直打哆嗦,使劲挣扎着。   二姑在屋听见不是好叫声,就扎着围裙急着跑了出来,一看猫成了落汤鸡,吓得傻了眼。大声喊:“我的小姑奶奶们,又闹啥妖呢?哎呦呦!猫老爷咋成了落汤鸡啦?”我们听到她的喊声知道大事不妙,刚要抱着跑,被二姑拦住了,秀儿吓得放开了猫,它很聪明撒腿像离弦的箭一溜烟儿地窜上了山坡,又窜到了苹果树上。   二姑没有责怪我们,笑着说:“赶紧进屋去洗手,猫身上有毒招病。”我们乖乖跟着她进了屋,看我去洗手。洗完手秀儿拉我去跳方格,我觉得不好玩,说啥也不去。在家整天和姐姐们玩这个游戏,都觉得厌烦了。   小表妹气跑了,我就追着二姑出来进去屋里屋外地跑。看着她做饭,今天是立秋中午,饭是饺子,还是两样的呢。她家十几口人算上且和帮忙的一锅不够吃,蒸了两锅饺子。二姑还请来她妯娌帮忙做饭,我管她叫表婶。表婶做麦面的,二姑做荞麦面的。表婶在西锅台上忙活着,嘴里还羡慕地说:“二嫂看你有福的,谁也比不了你呀,娘家人硬,日子富裕,连猪圈倒了都有人来垒,不但不给工分啊,还自带粮草,你看看这袋白花花的面,真喜欢人。”   二姑说:“我有福,有福!你亲家婶子还带来了大米和咸腊肉呢。我还遇到了你这个好心人,帮我做饭来啦。哈哈!”姐俩子边干活儿,一边唠着家常里短。   我仔细记下了二姑做饭的过程:只见她从簸箕里盛了三瓢荞麦面,倒进了瓷盆里,放上水,然后使劲揉,面和好后放到了面板上。又把萝卜干倒进东锅的开水里,用笊篱在里面转了几圈,就捞进提前准备好的带凉水的瓦盆里,换了几次水后就用手使劲攥,一直攥到不流水为止。然后放到菜板上,把萝卜片一个一个铺平,用菜刀切成细丝再切成小丁。切几片姜片,一棵葱,又表婶切剩下的半块肉切碎了菜肉切好了,倒上猪油盐。此时面也醒好了,开始包饺子。锅底下放上三瓢水把笼屉坐在上面,上面铺上莴瓜秧叶子,等饺子包了好了,一起摆到了笼屉上,还在饺子缝隙里放了三个鸡蛋,说是给我吃的。盖上锅开始起火蒸饺子了。   我拿了一个小板凳坐在二姑身边看着,还时不时地抢过几根柴火填进灶塘里,她怕我受伤就替我拦着火苗。秀儿一个人玩没意思了,就来拉我去门口土堆拍燕子窝。我说啥也不去,说帮二姑烧火呢。二姑知道我肚里的蛔虫,笑着说:“傻丫头,不用看着,鸡蛋一个也跑不了,都给你吃。”听她这么一说心里踏实多了,就蹦蹦跳跳跳地和秀儿到大门口拍燕子窝去了,玩得可开心哩!   等我们回来时,饭桌都放上了菜,饭都上了桌,父亲、二叔、二姑父、二姑父他大哥和三弟都坐在那准备吃饭,我和小表妹也挤着空坐了下来,大人每人喝一酒盅白酒,我和表妹吃白面饺子。二姑把三个鸡蛋剥去了皮放到了我碗里,秀儿眼巴巴地看着我的鸡蛋,我知道她也想吃,就给她了一个。二姑又拿了回来,秀儿掉泪了,父亲看见了又把那个鸡蛋放到了表妹碗里,她的泪立刻不流了,脸上露出了笑容。我很快就把鸡蛋吃光了,又吃了一个饺子。屋里桌上是且(客人),屋外桌上是表兄和表姐们。二姑表婶姐俩屋里屋外跑着伺候着大家吃饭。   二叔是编顺口溜的天才,他爱开玩笑,哪有他就有笑声,二叔放下筷子说:“二姐夫,家垒猪圈也算是破土动工了,大小也是惊扰了土地爷呀,人家都是放一挂鞭给个信儿。咱就别花钱了,你们哥仨好歹也称得上是三门大炮呢,来个声响呗?(二姑父家哥六个,是两个妈生的,不偏不向,大妈生三个,二妈生三个,大妈生的小名都带个“炮”字,分别是“大炮、二炮、三炮”,二姑父排行老二,所以都称呼他“二炮”。更有趣的是二姑父来我家时,比他小的伯伯、叔叔、姑姑、婶子、大娘们,见他来了就开玩笑说:“呦呦!二炮来了,咋没听到动静呢?”二姑父也不是弱者,追着打他们。二妈生有新的变化分别是“发、有、财”)。   二姑父笑着说:“二舅爷就你油嘴滑舌,吃饭也堵不住你的破嘴,来来,满上一盅。”二叔又说,“难道是今年雨水多,墙被冲倒了,炮也反潮了,咋一个个成了闷炮呢?你们哥仨就使劲闷着吧,小心点儿墙好容易垒好了,炮憋足劲儿走了火,再崩塌了啊!”   话音刚落,二姑父哥仨拿起筷子夹饺子的、夹菜的、送酒的就一起往他嘴边送,还不停地说:“快吃,赶紧把嘴堵上,还放啥炮呀,你比放炮动静都大。”哈哈!屋里热热闹闹的,饭桌前有说有笑,表婶也时不时地来两句凑合趣。   屋里好戏连台,屋外也炸了锅。表兄们一个个嘟嘟囔囔的,嘴里乱喊:“饺子不好吃,噎人!”二表兄扯着嗓门嚷:“大过节的,吃啥荞麦面饺子,为啥有白面的不做?来且还做两样的,也不怕舅们笑话。还说吃秋膘呢,荞麦面皮比大石头都硬,噎死八个人啦!不吃啦,吃着破饭,后晌也不管放牛了,谁吃白面饺子,谁去放啊!我是不伺候了。”   然后就听到用筷子敲打饭碗的声音,我好奇心大。跳下炕就跑到灶屋去看热闹,只见二表兄用筷子使劲往碗上敲打呢。二姑气得抄起烧火棍子就照着他手指打去,他吓得把手藏到了身后。表兄急眼了,大声喊:“不让吃好饭,还打人,破家住不了啦,明儿上山海关,一辈子也不回来!” 哈尔滨治疗癫痫医院有哪些洛阳的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比较好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应该怎么选择黑龙江哪个羊羔疯治疗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