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再拜马牙,与天池相逢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小说
   我又来到马牙雪山了,再度朝拜这方令人神往的土地,再次触摸马牙的崎岖与陡峭,感受雪山的洁净和神秘。   这是六月的清晨,当阳光微露、晨风轻拂时,我们天之狼一行二十五人乘坐大巴已到达天梯的脚下。   待车停,队友们下车,整装,合影后便沿着天梯开始向上爬。领队一再强调,为赶时间,所有队员都不得多拍照,于是,每个人都铆足劲,向同一目标、朝同一方向爬行。由于前一天刚下过雨,天梯边的土坡上有些地方还很泥泞,我们更是小心翼翼,择路而行。歇息的空儿,回望,清晨的太阳,将湿漉漉的山脉硬生生分成两半,一半黄绿,一半墨绿,像是画家一不小心下重了笔,涂错了墨。清凉的空气中仿佛还余留着薄雨的味道,深深地吸气,满是清新。   根据领队指示,行至天梯尽头大垭口处,全部队友要集合。因为垭口处是去大小天池与登马牙主峰的分路点,到时队友会根据自身体力情况做出选择。我因有一次未登顶的遗憾,原本打算去登主峰的,只因同行的密友精力不佳,于是决定陪同她去天池休闲。   去天池休闲的只有六位队友,其他十九位队友都选择去登马牙主峰“白疙瘩”。目送了其他队友瞬间消失的背影,我们便向着天池方向踱去。当选择了休闲,整个身心就顿时放松了,脚步顷刻间也开始吊儿郎当。   通向天池的先是一片平坦的绿草地,坑洼处间或有清洌洌的雪水充盈,即使是小小的一洼水,也清澈透亮,将蓝的天、白的云、高的山、绿的草尽收其中,映于水面。低头凝视,一汪水里万象更生,仰首远观,一片天空澄澈空明,一俯一仰间,恍如将时光的沧桑已如数散尽,唯将一颗心归于简净,尽情享受这山水诗意的风情,聆听大自然最美的天籁之音。踩着那绿色的毛茸茸、软绵绵的草墩,像踩在一个个凸起的蘑菇上,心,顿时有了孩童般的顽皮与嬉闹。我们拿出手机,妖娆着各种姿势,将心与景连接,将人与山融合。   沿沟上行,不一会儿,我们就看到了小天池。小天池面积不大,一阵阵拂过的轻风,将晶莹透明的水面吹得干干净净,整个池水看上去显得那样薄,那样浅。时值正午,清澈的阳光柔柔地倾泻在水面,轻漾的水纹,似在一波一波撩拔着游客一帘帘心事。池边嶙峋的奇石,透过阳光,将苍凉与寂寞舞成神奇美丽的景致。   再行,数百米高绝壁般的石崖上,是用大大小小的石块拼成的石路。踏在近一米宽的石路上,我不禁感动。透过时空隧道,我仿佛看见了藏族同胞虔诚地一步一叩首,向着雪山、向着大小天池跋涉而来,也仿佛看见他们用双手举着一块一块的石头、水泥墩,一次次来回,一级一级的铺垫着通向圣山、圣池的梯路,还仿佛看见他们揣着一条条经幡,不厌其烦一条条悬挂。那一级级台阶内,滴落了他们多少的血汗?蕴含着多少的祈盼与心愿?那一条条经幡里,飘动着他们多少的虔诚与忠实?   翻过石崖,大天池便以原始而古朴的美、以拥抱的姿势与我们相见。全观,大天池三面环山,池边山体陡峭险峻。那石,那山,像个个巨人,肩搭肩,相互依附,相互支撑,将大天池紧紧地拥在怀弯里,两只臂膀只留一个U形的进出口。那臂弯里,揽着一怀的宁静,拢着一腔的明媚,含着一湾的雨露,晨起暮落,春夏秋冬,静候着一拨又一拨游人的膜拜、唤醒。池边堆满了大大小小祈福颂祥的石堆,一条条彩绳上绚丽的红黄经幡随风飘扬,咧咧作响,袅袅柏树香氤氲着整个天池的神秘与静美,密友掏出背包的红枣,分我一颗,我以无比虔诚的心,将那颗鲜红的大枣敬献于缭绕着烟雾的玛尼堆前,那一刻,尽管忘了许愿,但那云天之外的辽远、草木之间的余香,已滋润了一颗心的清淡与悲悯、简洁和清雅。   水,像天一样蓝。天,像水一样静。山与水交集,水与山叠印。   这一面池水,清澈明亮,柔美静谧,至清至洁,仿佛是岁月遗落在雪山的一滴泪。池面上有几块厚厚的积冰,像冰筏,安静地执守。池边的巨石,天蕴地育,吸日月之魂山水之魄,在日照下,有神秘的浮光跃金之感。山根下积存的白雪也在六月的骄阳下,像璀璨的钻石熠熠发光。   沿着池边游人踩出的小路,我们围着天池开始转圈。刚走几步,听见“吱吱、吱吱”的声音,好生奇怪,低头细细找寻声音的来源,发现水缘边,有几块碎小晶薄的冰块,像鱼儿一样在游动,游到一块儿,相互碰撞、重叠、碎裂,那声音,来自冰块,但又不是冰块碰撞的声音,难道是冰块融化的声音?再看水面,水平如镜,无风,而这薄如蝉翼的冰块又是靠着什么力量在游动呢?我听懵了,看呆了。久久的凝望,心里竟渐渐空明,渐渐宁静、恬适。   一路行,一路观,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景致。一步一风景,一步一感悟,把山水的清幽、静谧慢慢看透,把清、正、雅一一揽入心怀,才不愧对了这般怡人的风光。   由于积雪消塌,不便通行,我们转池半圈便被迫转回。见时间还早,我们便以更悠闲的姿势消磨着时光。   坐在池边的石头上,凝视晴空,那么澄澈而蔚蓝。六月的阳光温暖着我的脸颊,像母亲的手掌带着人体的温度轻轻的抚摸,一点也不觉得燥热。轻轻地丢一枚石子在水中,水面开始颤动,阳光把颤动的水影幻化成一圈圈的光环,一波一波逐渐扩大,扩大的环棱逐渐平缓,直至消失,水面又复平静如镜。   这面圣洁的天池,安静地端坐在高原,以雪山为冰骨,借蓝天为云裳,留给大自然最原始而纯粹的画卷,它超越了安静的界限,以空灵的极致,向人们诉说着许多美丽的传说。我多想随着山,伴着水,听着风,不思归路,忽略归期。我的灵魂乐于没入这天池深处,或隐于群山之中,或高于群山之上,并可以独自站立在神灵的面前,接受佛陀的加持与洗礼。   如果说选择登马牙顶峰是一种动、一种激奋,那么选择大小天池就是一种静、一种灵魂的净化与升华。走过大小天池,与池水共度四季情怀,人生也因有过这样一次美丽真实的交融而殷实。   待了一阵,当看到天上有大片大片的云游来时,我们开始下山。   下午一点多,乌云已以不可阻挡的架势挤满整个天空,紧接着,雷电交加。一声声巨雷,响在头顶,炸在耳边,天上有云走着,满含着雨,山顶迷雾浓重,几欲成滴。没几分钟,夹杂着冰雹和雪粒的冰雨铺天盖地倾泻而下,砸在高低不平的山坡上,溅起,跌落,再溅起,跌落,像弹珠,顺着山势向下滚去。抬头望向高空,玉花飞溅,蒙目如眯。因打雷,对讲机已不能使用,我们不禁为去登顶的队友担忧。夏天攀登海波4447米的马牙主峰,最担心遇到的就是雷雨天气,而今天,岂止是雷雨,还有冰雹。   近四十分钟的雷雨后,天,又开始放晴,我们赶紧打开对讲机。对讲机里陆续传出了登顶队友们的欢呼与高歌,去登顶的十九位队友,在风雨交加、雷电轰鸣中,在互帮、互助下,以坚持、坚强的精神,冒着生命的危险,全部登顶成功,且安全返回。   那一刻,我突然想起大冰的那首歌----《背包客》:   我想自由自娱自乐自唱自歌   纵然跌倒我不服输   我想做个最浪漫的背包客   我行我素我走我路   癫痫是怎么造成的呢?北京靠谱的癫痫医院是哪家武汉治癫痫病哪里好呢母猪疯病能治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