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心灵】左右为难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耽美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783发表时间:2018-12-12 08:54:41 哈尔滨治疗癫痫的有哪些方法 一、   宁明在广州一家制衣厂做裁床工,他老婆在同一厂里做车工。像大多数农村出来的打工者一样,他们的两个孩子放在家里,由爷爷奶奶照看。   这段时间宁明有些心烦,因为他的父亲病了。当然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年纪大了,生病自是难免。只是他父亲这次的病来得有些凶险,大约一个月前,已然卧床不起,他母亲一边照料两个孩子,一边服侍重病的丈夫,自是够呛。好在宁明的姐姐离得不远,时常回家帮忙,但这次父亲重病,她也有些力不从心,便多次打电话给宁明,要他回去拿个主意。   宁明暗自思衬:父亲已然重病,医治难以见效,若要把孩子接出来,留母亲在家照顾父亲,又怕孩子来广州这边开销太大,难以支持;若要老婆回家照看孩子,婆媳之间关系不大融洽,因为每年只是春节回去几天,两个都天津羊角风医院哪家最专业难免发生口角,要在一起生活,更是难以想象;如果自己回去,留下老婆在这,不说其它,只是与她一个部门的姓孙的那老光棍,就够宁明担心的了,别到时“赔了夫人又折兵”!   昨天姐姐又打来电话,说父亲的病日渐沉重,而且说母亲找人问过一卦,那人竟直言父亲可能很难平安度过这个月。宁明翻开日历算了一下,马上就月过中旬,若真如算卦者所言,父亲只剩下不过十来天时间。不如先回如一趟,待父亲死后再做打算。可这段时间厂里接的订单较多,很是忙碌,不知厂长能否同意请假,即便准了,自己经济上的损失可是不小。和老婆商量一下,老婆却不同意他回去,可不回去的话,不但姐姐吃不消,邻居们的闲话也是顶不住的。若人家说自己明知父亲就要走了,却不回家看一眼,那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唉,到底要不要回去,宁明左右为难。      二、   侯俊在“诚实制衣厂”做厂长。老板是他的同乡,对他极为信任。他在这里干了十多年,帮老板把一个十多名工人的小作坊,经营成一个五百多人,初具规模的工厂。期间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老板对他颇为感激,明知他在进料方面有些内幕交易,并不点破,因为这也是这个行业的潜规则,大家都这样做,何况这么多年来候俊为他立下汗马功劳,老板也是心知肚明。   只是老板钱赚得多了,难免花心,去年老板突然觉得跟了他十多年的老婆老得太快,有些影响企业形象,竟然跟一个包装部一个姓张的漂亮妹子好上了,后东窗事发,老板娘却无可奈何。老板索性与发妻离了婚,却并不急于同妹子结婚,可妹子却比老板娘精明得多,她等老板一离婚,立即把自己从包装部“调”进厂长办公室。如此一来,老板和厂长的一举一动都置于她的眼皮底下。更要命的是她把先前的会计小赵开了,换成自己的表妹钱小美,连老板的脖子都被她扼住,老板只得暗暗叫苦。   老板不免向侯俊诉苦,可侯俊心里的苦又向谁说去!   上个月接了一个外国客户的订单,那是一个做了几年的老客户,以前都是先付百分之二十定金,做完验收发货再付余款,新任老板娘却不同意,要先付全款,客户自是不肯,于是候俊两边做工作,嘴皮磨破,客户答应先付百分之五十,余下的钱交货后再付,新任老板娘勉强同意。双方再拟合同,重新签字。   没想到产品做好后,还没来得及发货呢,客户所在的国家发生动乱,人都联系不上了,价值数百万的产品堆在仓库,新任老板娘把责任全都归咎于他,每日对他这个厂长的冷嘲热讽,真是度日如年。侯俊想辞职不干,老板却苦苦相留。   好在前些日他的一位国内客户与他定下大单,工厂日夜不停地赶工,新任老板娘的脸色才稍微好了些。可今天一大早,一班的裁床宁师傅却要请假回家,因裁床师傅不比一般工人,若准假让他回去,整个班组都将停工,到时赶不上交货日期,岂不完蛋?但若不准,人家已明说是回家见父亲最后一面,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唉!这请假条批还是不批,侯俊左右为难!      三、   宁静在当地初中当教师,今年还做一个毕业班的班的主任。做班主任是很辛苦的,尤其是毕业班的班主任,真的是心力交瘁啊。偏偏还有学生早恋,找学生谈话,学生不以为然,想通知学生家长,又怕家长不注意教育方法,太过粗暴,在即将毕业的当口,把孩子的将来给毁了。   最焦心的是父亲几个月前被确诊为肺癌,并已经出现多出骨转移。   弟弟宁明在广州打工,平时很少在家,只有在过年时回来住几天,这次父亲生病,他只是得知消息后回家看过一次,医药费却一分钱都没有拿出来,说是让她先垫着,到时再算账平摊。宁静知道弟媳不是省油的灯,想要她掏钱,比登天还难。可眼见父亲受苦,却心中不安。想要一力承担,可自己和丈夫都只是教师,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跟弟弟两口子挣的差不多,况且丈夫是家中独子,两个老人在农村,并无退休工资,虽然现在政府有养老保险金,一年每人也有几百块,用来用来作生活补贴是可以的,但若有大病,总是杯水车薪。何况现在自己儿子也北京军海医院可靠吗上初中了,马上就是高中、大学,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想起来就让她头疼不已。   不过钱终究还是小事,只可怜自己的母亲,既要服侍已经卧床的父亲,还要照顾弟弟的两个孩子。   宁静想帮母亲照顾父亲,若向学校请假,却又怕因此耽误孩子们的学习,影响毕业成绩和他们的将来。若不请假,却又怕母亲扛不住劳累和悲伤,如果母亲因此倒下,那自己会内疚一辈子的。   唉!两头不能兼顾,宁静左右为难!      四、   宁老太是宁明和宁静的母亲,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她今年刚好六十岁,按现在的标准,其实六十岁不算太老,当然也不能说年轻。她和老头子一起拉扯大两个孩子,女儿从小听话,爱学习,考了大学,当了老师,虽没有大富大贵,却也衣食无忧。儿子从小就顽皮,不肯读书,在社会上瞎混,好在后来娶的老婆厉害,降得住他,让他不敢胡来,两个人还一起到广东打工,听说工资也不低,只是儿媳妇太强势,不但把她儿子管的服服帖帖,连两个老的也没放在眼里。孩子生下来不到十个月,便丢在家中,要老头老太太看管,自己外出打工,两个都是这样。可一年到头,除开交两个孩子的学费,一分钱都没见过她的,这次老头子生病,儿媳妇都没回来看一眼。   不过老头子已病成这样,她回来看一眼,也不大可能会好过来。只是两个孩子太小,不懂事,像他们的爸爸小时一样淘,以前老头子身体好,虽说辛苦,也还勉强可以照顾,但现在老头子都这样了,上次她跟儿子宁明说要他把孩子接到广州去,她老婆很不高兴,可放在家里,老太太却真的吃不消了。   唉!要不要让儿子把孙子接去广州,宁老太左右为难!      五、   宁明连续加了三个夜班,终于让厂长候俊签字准假,条件是十天之后必须赶回厂里。   回到家里时,她姐姐正在帮助母亲照顾父亲,父亲已经失去了自理能力,连翻个身都需要人帮助,但他并不伤心。反而是他的两个儿子因奶奶太忙,疏于照顾,显得有些憔悴。让他心疼不已。   于是他决定把孩子接到广州由老婆亲自照顾,至于对母亲的安排,他一时还没有计划。   只是他的父亲老宁原本已经呆滞了的目光,竟然在这几天恢复了些活力,本已水米不进的他,竟然奇迹般的能吃半碗米粥了。宁明回来后显然很忙,不是到朋友家打麻将,便是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出去玩,一天都难得看上老宁两眼,但老宁的精神状态明显有好转的迹象。时间过得很快,宁明已经回家八天了,他老婆已在催他回厂了。宁明想过些日子再走,只怕厂里那边和老婆面前不好交代,若是按时回厂,又怕父亲不久就过世,到时又得往家赶。   唉!到底要不要按时回厂,宁明左右为难!      六、   宁老头静静地躺在床上,虽然没人告诉他究竟得了什么病,但他看到痰渍中越来越明显的血丝,已经猜出些端倪。让他不解的是,为何他的父亲老老宁抽了一辈子烟,却死于酒后失足。他老宁从不抽烟,却要死于肺病?   病痛虽然已夺去老宁的行动能力,连说话也极为困难,却没有让他失聪,心里也没有糊涂,但这样反而增加了他的痛苦。他的女儿这段时间的照顾,让他心里颇感安慰,身体竟然暂时有些好转,心情舒畅,竟然有了胃口吃下些粥水,但听到儿子和他母亲的谈话,老宁死的时间成了儿子的大问题。若是以前,只要是儿子的事情,他必会拼命解决,可现在自己成了这样,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唉,到底要不要按时死去,老宁左右为难! 共 315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