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秋风月季一缕香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耽美小说
   (一)楼下的   日日关注的是柳丝的飞扬,日日错过的是月季的静美。   楼下有两株月季,好多年了,没怎么有人呵护过,也没人赏玩过,倒是有几个小朋友掐过她,扯过她。她都默默地承受,只在夜里流下泪水,太阳一出现,她便笑逐颜开,依然毫不吝啬地送给人们温馨。   清晨,她们早早地舒展了娇小的枝叶,清清新新,毫无怠惰;梳洗了娇嫩的花朵,精精神神,了无倦意。有时,或在叶上,或在花上,呈出一粒两粒晶莹的露珠,那是她们夜里多情的梦境,还是她们玲珑剔透的心灵?   骄阳,似乎动情地抚摸着她们,专门把温情倾注于此,即使柳叶耐不住火热蜷曲着的时候,那月季花依然绽放的诚实。飘来一片云彩,将阴凉投下,月季便愈发翠绿,愈发红艳艳了。   当夕阳涂抹在大地的时候,月季只分得了一点点,依然很满足的样子,迎着匆匆而归的人们,不住地招手,虽然人们没有投下一瞥。渐渐地,她们将倩影隐藏进慢慢升起的夜幕之中,远处的路灯并没有过多的昏黄赠予,月季也就影影绰绰起来,只在我眼前留下一段朦胧的剪影,我依然喜欢,虽然闻不到花香。   我对她们的关注,始于多年前。那时,她们畏缩在一株庞大的樱桃树下面,即使开花,也会被满树的樱花,满树的樱桃掩盖住,谁还会弯下腰来,寻觅你那点儿可怜的小花呢?我常常想起那首无名氏的诗歌:“墙角的小花,踮起脚尖,因着渴望,探向春天的阳光。一个包裹温暖的清晨,花儿悄悄绽放,就这样,这样等待着,有人来欣赏。微风和着一声叹息,我只是一株无名的野花。”你虽然有名,可是依然无人赏识。   风里来,雨里去,朝暾夕月,你们耐住了寂寞,你们挺住了无聊。似乎,你们有着默契,永远都向西南倾斜,我怀疑那个方向有你们曾经的故乡,有牵肠挂肚的爹娘。似乎,你们有着约定,永远都只开一朵花,我猜想你们是一对恩爱的人儿,抑或志同道合的儿郎。   终于,枝繁叶茂的樱桃树被移除了,所有的天光毫无保留地洒向你们,你们也伸开双臂陶醉在无边的向往之中,向往着耸立于美丽的蓝天,向往着盛开出如簇的的鲜花。   可是,一天天过去了,你们还是你们,开出的还是一朵花儿。身边不再有横行的樱桃树,却长出了萋萋的野草,他们毫不客气地拥挤在你们的身边,蚕食着每一滴甘露,抢夺着每一缕阳光,抑制着每一丝呼吸。   你们羡慕在身边跳跃的小鸟,他们随时都可以飞翔,挑选最漂亮的枝头,翘望最远处的蓝天;飞向最高处的山巅,亲吻最飘逸的白云。而你,只能守着方寸的泥土,迎来东升的旭日,目送西落的夕阳。   送给情人的是玫瑰,送给师长的是康乃馨,代表富贵的是牡丹,象征高洁的是荷花。月季送给谁呢?月季象征什么呢?在中国,似乎没有什么象征,在外国竟然乱七八糟的什么都象征。甚至,在日本,白色月季竟然被冠以“白玫瑰”的名字才能在父亲节那天送给父亲。在美国,黄色月季花羞答答地表示道歉,而在法国人看来是妒忌或不忠诚。   当我站在窗台,为你们叹息的时候,一阵秋风飒飒而来。你们跟那些野草一样,欢快地摇曳着,但是,你们的舞姿更飘逸,你们将唯一的一朵鲜红,迎风盛开。   “你掩着心跳,仿佛未曾醒来。天空仿佛更远了,只有山野幽径,见识过你的热烈与恣意。又开了,墙角的小花。”      (二)山上的   你的身影只在我的生命中闪现过短短的两次,可是你那一缕馨香却永驻我的灵魂。   寒露已过,霜降将至,正是“一层秋雨一层凉”的季节。   阵阵山风,掀动单薄的衣衫。一片黄叶,悄无声息地落在毛发落尽的额头,从面颊滑落。把枯黄的落叶轻轻捧起,却感到山一般的重量,一股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   我从来没有对落叶感伤过,我喜欢把落叶比喻成飘飞的蝴蝶的诗情,总觉得,秋叶,是大自然的精灵,似乎比起春叶更有些内涵与张力。今天,却……   近期,我参加了大学相识三十年聚会,中学毕业三十年聚会,当聚会的欢愉渐渐消残的时候,一种难耐的伤感溢满胸怀。同学们说,再过三十年,我们再相会。这是多么奢侈的梦想与祝愿?   今天,是我当上舅姥爷的第12天。爷爷、姥爷,曾经那么遥远的称号,如今,实实在在落在了我的头上。自然,高兴无可抵挡,看到外甥女舐犊情深的缱绻,我由衷为之祝福,而与之俱来的则是酒后无限的怅惘。   站在枯老的大树下,踩着层层的落叶,就如同践踏着自己的寂寞。我不是大树,没有落叶重生的自由。我必将是一片落叶,零落成泥碾作尘,自然没有如故的香,空有向春的情。   村西的山峦,层层叠叠,曲折的小路就像缠绕在我心中的寂寞。山中没有游人,或许,他们在家中洗刷着生活的寂寞,或者在麻将桌上搓摸着情感的寂寞,或者将一壶老酒倒进寂寞的愁肠。   天是阴的,风是凉的,路是硬的,心是空的。路边一枝高高的月季,挑着一朵白色的花儿,显得那样孤寂,似乎在瑟瑟发抖。这是一株从别处挪过来不久的,脚下的泥土还是新鲜的。小妹上前闻了一下,好香啊,真的!我没加理会,怎么会有香气呢?即使有,这漫山的冷风早就将其消解。   眼前一阔大的广场,除了满地的沙土,还有燃烧过的篝火灰烬。我相信,这里曾经有过盛大的篝火晚会,人声鼎沸,热浪滚滚。而今,一切,都陷入了寂寞。   站在空旷的广场,愈加感到了渺小;仰望高耸的山峰,愈加觉得卑微。虽然松涛阵阵,却怎么也挡不住心中的寂寞。篝火必然会重新燃烧,可是点燃它的,人面不知何处去,篝火依旧照新人。   时光确定走了,秋天确定来了。叶子真的飘落,寂寞真的降临。眼泪没有流过脸颊,却经过心灵流向更深处。   向上是一段不长却很陡的山坡,揪住还没有枯槁的野草,踩着松散的山石,举步维艰。大妹说,哥,你拉嫂子一把。妻倒很淡定,说高跟鞋正好登山。我心中有些揶揄,你还想“脚蹬谢公屐”?但没说出口,我不想把自己心中的寂寞传染给亲人,接过妻的包,让她腾出手来。   终于,跨上高高的水库大坝。大坝将本应该自由流淌的山泉,圈养成一泓寂寞,再大的山风,也荡不起多大的波浪。水中漂浮着程度不同破败的木筏。木筏上,有别出心裁的小木屋,屋里有着榻榻米般的木质小炕。可以想象,当初,有多少红女绿男,演绎着浪漫的故事。而今,遗留下来的都是落寞,甚至已经将寂寞沉入了水下,如若不是一根粗大的缆绳,必将沉入最深处。   小妹说,要是带相机就好了,我们兄妹仨照张相,多好。我正陷入寂寥的深渊,没有回应。环视满山萧瑟,便无心攀登,顺着羊肠小路,磕磕绊绊,往山下走。穿高跟鞋的女人们可是吃了苦,若不是身边的树枝,恐怕要飞滚直下三千尺了。我在前小心翼翼探路,一面回首,一旦女人们滚落,我可能是一堵不太结实的墙?   又走回广场,据大妹说,外甥女曾经在这里吃过烧烤,那场面,相当热闹。是啊,热闹,欢乐,总是有的,寂寞不会永久绕心头。   当走出山庄后,忽然想起,没带相机,手机也可以照相啊,兄妹三人好多年没有合影了。是秋山寂寞,还是我心中寂寞?   小妹说起一件事,有一次,老父亲问她,你知道我最想到谁家吗?小妹猜了半天,父亲叹了口气,最想到你小姑姑家。我明白,祖父去世早,小姑腿有残疾,生活很艰难,这一直是做大哥的心事。   经过那枝洁白的月季花的时候,她依然在冷风中潇洒地摇曳着。似乎,山风并没有摧毁她美丽的梦,也许正在想着哪一天能回到家乡。   小妹又一次欣喜地喊道,真的很香。   我也分明觉得,一缕馨香,沁入心脾。   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大医院手术治疗癫痫疾病效果到底怎么样呢青少年癫痫能治愈吗?武汉看羊角风哪家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