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江南旧时光】时光尽头的牵挂(散文)

    纵使岁月改变了容颜,纵使沧海变成了桑田,苦守不变的是对家对母亲永远的眷恋和牵挂。一扇门,关了很久。不想轻易打开,就像旧时光,不想轻易去触碰。家里的木门已经破损,门上的锁已经锈...[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恋】塞外风(散文)

    一在塞外,刮大风是最寻常的事情了。小时候住的房子有宽大的土炕,土炕紧挨着窗台。我常常挨着窗台睡觉,躺在炕上能清晰得听到风舔舐墙壁、雨触摸窗棱的声音,断断续续、忽高忽低,纠缠交...[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一个人行走(散文)

    深秋,我一个人,在高高的山岗行走。天,高远地蓝着,阳光很温暖地照拂。风却是凉的,从山岗上一阵一阵掠过,撩起人的发丝与衣襟,带起阵阵啸声。连天的荒草大部分已经发黄,现出深深浅浅...[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PK大奖赛”】我的六一儿童节(散文)

    我往嘴里塞进最后一块锅盔,口齿不清地喊着“妈……妈……”,母亲端着一锅猪食回头说:“早着呢!”冒着热气的一大锅猪食压低了母亲的腰背,一缕阳光正好打在母亲身上,周身镀了一层金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二爷与“小九儿”的浪漫传奇(散文)

    又是一年春好处。在明媚的春光里,我紧紧拽着大妞姐的手,跟在二狗哥、三驴子等七八个童年玩伴的身后,撒欢儿样向柳条甸子的深处跑去……故乡的柳条甸子约有五里方圆,是大山里不常见的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我的仙父(散文)

    父亲仙世五年后,还有一些人因为一些稀奇古怪的病因来探寻父亲的仙法,我紧锁的记忆闸门不由地一下打开了。往事如烟,说起父亲的仙法高深莫测、幻化闪回。那是十七年前的事情,我们一家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邂逅美丽(散文)

    一、一早醒来,写了一首小诗——《另一种遇见》,其中第一节写到了一株梅,当有人遇见她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了最后的一枝,但也转瞬凋零:遇见你的时候/我是枝头最后一朵梅花。/你抬头看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秋之韵”征文】八月玉米香(散文)

    玉米,在我老家叫大黍黍,高粱叫小黍黍,至于名字来由不得而知,我的理解是玉米粒大所以叫大黍黍,高梁粒小所以叫小黍黍。在我记忆里玉米是用来喂鸡、鸭、鹅的,是过年时用来炸爆米花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百味】华灯初上,天降大雨(散文)

    天气预报上说今天有雨,痴等了一天,也未能等来期盼中的清凉夏雨。更夫在厨房准备晚饭的时候,室内异常闷热,很想冲个凉,解解身上的暑气。等一切准备就绪,却发现浴液已被两个大男人洗劫...[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执着于心,何必深情(散文)

    面对岁月,我是如此的措手不及。那些失去,我从来不敢直视。但我知道,在记忆的深处,我必须执着于心。一年又一年,我在时光里迷失,我开始找不到方向。那些日子里,天花板在我的眼里发着...[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