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梦】梦中的归宿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妈,你就没有给我说过故事吗,小的时候,总会有机会的吧,我们小学同学写起作文都是妈妈讲的故事什么的,就是我,老是说爸爸讲的故事,爸爸讲的故事,大家都笑我,老师也说,你都快要像你爸爸了。”说这话的时候,林乔加强了那种无助又无奈的表情。   “你不就像你爸吗?瞧这身材,高挑,结实,这直鼻梁,这大眼睛。哪点不像?不像还坏了呢,傻孩子。”牡丹既是自豪骄傲,也是笼络奉承林溪,林溪心里很清楚,这么多年,他一个人带着孩子,不易。好在那时的小不点已经长成了现在婷婷玉立的大姑娘,家有小女初长成,也欣慰了。   “妈,有时我想,一个演员在演戏的时候,除了背台词以外,他的脑海里还有其它的东西没有?比如想到在学校的孩子,想到等待中的家人,或者想到哪个情人……”林乔夹了一块糖醋排骨送到牡丹的碗里。   “妈,听爸爸说,这是妈最喜欢吃的菜,多吃点,爸经常做,我都吃腻了。他就说,小没良心的,要是你妈在就好了,看她吃得那么香,我都是种享受。”   “连这你也知道,看来你爸什么都和你说,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林乔连珠炮似的自说自话,叫牡丹也没法答腔。看似绕过去了,谁知道放下碗筷,这游丝会不会又绕回去了呢?赶紧地,赶他俩出去看夜景,妈要是有什么质疑,让她去问爸吧。   “妈,这山林,美丽的夜色可迷人,去,让我爸带你看看去,风景优美,空气清新,可不是那些浮世俗人能享受到的哦!”   “是吗?这得和你爸说,让他陪我啊。”   说完看了一眼林溪,两个人的眼神,在对视的一刹那交流了一下,林溪未置可否,拿了件牡丹的米色风衣,搭在手臂上,示意可以出门了。   “真好。”牡丹好像自言自语。捋了下前额的几缕发丝,将脸扬向空中的动作,这优雅的女性化动作,多么像那一次他们在雨后的那个晚上,那个人生第一次的晚上……那个晚上,春雨打湿了的牡丹显得更加迷人,他打趣地说她美得像出水芙蓉。她捋了下前额的几缕发丝,——和刚才的动作一模一样——接着打了一个喷嚏,林溪赶紧揽她入怀,怜惜地抱紧了她,将自己体表的温度传递给她,酝酿片刻,也将体内的温度毫无保留地传递给她,一而再地,令她战栗地接受、酥软地满足了。   “什么,你说什么真好?”林溪不想让滑丝的思维被牡丹发觉。   “都好啊,你看这夜色、星空,这山岚、晚风,还有你、我,更还有林乔,我们俩的杰作,都又在一起了。”   “是啊,一切又回到原点。”   “我不喜欢那句话。”   “什么话?”   “时钟可以回到原点,可是回不到昨天。”   “你有点伤感。”   “没有啊,林溪,你说,我们的一切可以回到昨天?一切可以重新开始吗?”   “你说什么啦!我们不又在一起了吗,让我们都珍惜,翻开新的一页,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林溪摘下一片树叶,扔向山谷,   “就让它像这片叶子,随风飘去。”   “我就像在梦里,总想问自己,这是真的吗?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林乔再也没有想到,母亲根本对她那个揭秘没有任何兴趣,清楚那只是一个由头,她现在根本不需要什么揭秘、解释,她只要一个真实的事实、一个肯定的答复、一个无条件的接纳、一个复原的家,让她那受伤疲惫的心灵能有个地方安放。      (二)   “妈,你来一下,”林乔在厨房里叫她,牡丹放下手中的一本《编导年鉴》,一面走向厨房,   一面问:“什么事啊,要我来?”牡丹站在林乔后面,看着这个已经和自己一般高的女儿,仿佛是另一个自己,站在一起活像姐妹,她的五官和性格像林溪的多,可是身材和气质却像自己的多。   “妈,今天小楠送了一些新鲜的排骨,爸爸在做糖醋排骨,正好你来看一下,还挺复杂的呢。”林乔孩子气的说到。   “哦,好的,我来看看,我可只会吃不会做的哦。”   “妈,你有口福,不就是有个能干的爸吗?”都说儿子亲妈妈,女儿亲爸爸,牡丹想,我就不要吃醋了。   “不过也有些日子记不得这个味道了,世事苍桑,人生无常哦!”   林溪穿着一件格子围裙,捋起袖子,活像个大师傅,只是少了顶28`9公分的高帽子,牡丹突然一阵感动,都说厨房里的男人最性感,现在的林溪……   只见林溪用一只漏勺,捞出那些在高压锅里煮了八成熟的排骨,另一只炒锅里已经烧热,放入适量清油,片刻油热,将排骨倒进去炸炒,一面颠锅、一面翻炒——两只手臂上的肱二头肌鼓在衣袖里,一跳一跳的像个活物——待到炸成金黄色。微酥,加入事先调好的佐料,酱油、盐,糖、醋,和些许十三香,文火烧至收卤,再加入水淀粉勾芡,待排骨光亮黏稠后起锅。一切程序是由林溪操作,林乔解说的。   这顿饭吃的特别香,加上那瓶红酒助兴,牡丹说了许多话,大家都很开心,生活,就像饭桌上开的一个玩笑,笑完了就又埋头吃饭。   是夜,躺在大床上的两个人,久违了的心里都急切地想着同一个心思,可是,好像有什么东西鲠在那里。离开的时间长久了,有很多习惯已经陌生了。她像一头离久了主人的小兽,他像找到了失散的小兽,小兽躺在他的怀里,把自己打开等待温存,他也想享用小兽的温存。她想弥补一些什么,他想告慰一些什么,可是干柴的火候不够,烈火也没有助火的风势,只好在前戏里做文章,互相伸进一只手游走在对方那最熟悉的小径上。渐渐地,他们回到了过往……   那次是如此的统一,一拍即合的统一,她从片场上归来,他为她调好了水温,她在沐浴的时候叫了他,他进去了,她一下子抱住了他,赤身裸体地抱住了他,他也立刻蓬蓬勃勃地响应了她。她扒光了他,在花洒下,就站在原地,他进去了,完全彻底地进去了,她受用了,嘤嘤莺莺地受用了。   事后她说,在片场拍的是一段感情戏,她是戏里戏外,泾渭分明。戏里要求她充满激情,放纵欲望,可是她知道那是戏里。外表尽量做得像,而内心不动声色,在这样的克制下,真的很难熬。就是为了把这份美妙留给他,留给这个浪漫的时刻。   当往事记起的那一刻,他和她那沉睡的荷尔蒙也被激起,找回了自信,激烈地完成了一次超越,一次质和量同时的超越。在释放中感到快感,在疲惫中体会满足。   第二天,女儿早早地到学校去了,林溪做好了早餐,一杯牛奶、两片烤面包片和一个煎鸡蛋,端到她的床边上。这也是她曾经在片场房车上的待遇,不过,现在她还是先起来洗漱后进餐。她想尽快地融入这种芸芸众生的普通生活,而不再是影后那种高处不胜寒的生活,那种烟花易冷、不食人间烟火的生活。林溪看着她裸身披着件丝绸睡袍,迈着有点惺忪的步子走进浴室,脸上依稀保留着昨晚的潮红,心想,这个要强的女人,在外面拼累了,该回来了。   林溪去干他的活了,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尽管出门前,林溪也履行了亲吻她的习惯,也在耳畔说了声;乖乖地,等我回来。可是牡丹不甘寂寞,独自走出去,循着那晚林溪带他出来看星空的蜿蜒的山路,发现是一条通往山顶的路,在它的四周,郁郁葱葱,种植了大片的油茶树,山涧细流在静静地流淌,像是这座山峦的动脉,供给山林富饶的营养。   那天听林溪说:“这是目前最天然和环保的茶籽油原料,油茶树种是世界四大木本食用油树种之一,其它是油棕、油橄榄和椰子……”   那油茶树一人多高,碧绿的树叶,青红的果实,煞是好看、喜人。望下看,那里是一片舒缓的平原,长满绿草,是一个天然牧场,目前还是个规模不大的小型奶牛繁殖基地,十几头奶牛在悠然自得的吃草。有几座牛棚,烟囱在冒着青烟……   牡丹这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个地方好陌生,这里的一切都好陌生。似曾熟悉,也许在梦里,似曾遥远,尽管它就在眼前。   突然,手机响起,牡丹打开一看,是小孙的。小孙是她以前的经纪人,现在在做着演艺圈掮客的角色。   “牡丹姐,你知道那部戏吧,就是张导执导的那什么《三女上桃园》,那个女一号真的应该是你呀。连张导找的那个女一号长得和你几乎一模一样,你看看,你看看,我说的吧……这件事其实还没有完。我和张导接触过,他说没有最后定夺,你能回来吗?只要你嗯一声,我就去斡旋,一切就交给我……怎么样,你就发个声,表个态吧。牡丹姐,我这不都是为你好吗,你知道粉丝们怎么说,牡丹没有走,在修整,你们等着吧,她会杀回来的。瞧瞧,粉丝们翘首以待呢,牡丹,牡丹姐,你在听吗,不管你现在在哪,只要一句话,我就飞去接你。……”这么长的一段话,牡丹没有回,也没有挂,她内心在矛盾,在挣扎。   头脑里有点眩晕的牡丹,在下山的时候,猛然听到一个喊她的声音;“牡丹阿姨,牡丹阿姨。”一回头,看见面前是一个可爱的大男孩。理着整齐的平头,有点娃娃脸,五官端庄,眼眸黑白分明,洋溢着一股青春活力。   “你是……”   “我是小楠,就是昨天给林乔送排骨的小楠。”   “你是小楠,哦,听说了,听说了,你是林乔的同学,是吧?”   “是的,我们是三年的同学了,我爸也很喜欢林乔。”   “你爸……是做什么的?”   “我爸经营一家食品厂,专门供应销售牛羊猪肉和鸡鸭鹅家禽的。那天,还是我爸接到林乔爸的电话,说是林乔妈牡丹回来了,她最爱吃糖醋排骨,让我爸给送些新鲜排骨过去,我爸和我一说,我就送过来了。   牡丹阿姨,你就是演《牡丹花开伊人来》里面那个牡丹的吧?我们村上许多人都看过的。那个夏天,我们村官陈燕还特地租了片子让放映队在村里连放了三天,几乎家家户户都看过的,那里面的牡丹就是我们身边的牡丹,讲的事情也就是我们身边的事情,真好。”   “这孩子,怎么这么多话,你们,不,你和林乔也有这么多话吗?”   “在一起时,还是我听的多,她讲的多,嘻嘻。”牡丹忘记了眩晕,她在琢磨林乔和小楠的事去了。   一下子许多的事情,让牡丹无暇顾及,乔林庄园的生活还没有完全适应,和林溪的复婚手续还没办,关于如何培养林乔,进城深造的计划,还没有头绪,那边又在诱惑你去拍戏,这边,这么多朴实的人在为你的成绩喝彩,希望有更多的好作品……      (三)   周末,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家中一下子来了许多人,坐满了客厅,围满了院落,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着同一个话题,那就是牡丹的电影,一个小妇人抱着个两岁大的孩子,绘声绘色说:“我做姑娘的时候,看过好多牡丹的电影,最喜欢的大明星就是牡丹。”   “我看过的也不少,《花开花落》《槐花几时开》《恋爱的时候送什么花》《我们村的花姑娘》这些我都看过。真好,牡丹就是和花离不开的。”一个大妈级的粉丝抢着说,那表情真是如数家珍。   “听说牡丹还要演一部《三女上桃园》,我都等不及了。”一个小姑娘收到这样的信息,心里痒痒的,手机来得快呀。林乔和小楠又是端茶水,又是切西瓜,忙里忙外的,不亦乐乎。   躲在屋里没敢出去的牡丹和林溪说:“你是怎么召集这些人的?粉丝集会啊?”   “怎么是我召集的,这纯粹是自发的么,你总不能赶人家走吧?”   “反正还是得你去打发,真受不了。还有那个小楠,和林乔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做老爸的也不问,别忘了,你可是监护人啊!”   “这很正常啊,年轻人正常交往不是什么坏事吧?”   “他们是正常交往吗,是早恋,早恋,知道吧?”   忙碌了一天的林乔早早地睡了,林溪和牡丹却没有一点睡意,他们又沿着那条蜿蜒的山路去看星空了,一样的夜空,一样的繁星,两个人想着各自的心思,林溪看着身边的牡丹,谁知女人心?牡丹仰望苍穹,看着点点繁星,星星知我心!   “白天累得不轻吧?”   “也还好,我对你的态度粗暴了,真心对不起,我太简单急躁了。”   “这不能全怪你,你原来想来到这里,这个僻静的山乡,过一个清静的生活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其实我的心里也很乱,那天上午又接到小孙的电话,又提到那部《三女上桃园》的戏。”   “她怎么说的?”   “他说张导还是希望我去演女一号,现在临时找的一个,都是按我的型去找的,说是粉丝认可的,不太敢改,怕砸锅。你说怎么办,她那边说了那么多话,我连一个字都没回,纠结啊!”   河南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黑龙江癫痫根治医院哈尔滨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原因江苏治疗癫痫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