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根】那些年的乡村露天电影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言情
摘要:那些年的乡村露天电影,记录了我们成长轨迹中最淳朴的一段段记忆,即使流年飞逝,依然芳华永在。那个时代早已成为历史,但我们的心中,却总有一份怀念,为冬夜里的露天电影而生。 让我忽然间忆起乡村露天电影的,是与母亲闲聊时她说的一个小故事。   那是我小时候的事了。说有一次,我们村子里放露天电影,母亲和父亲看年幼的妹妹睡着了,就把她放在家里,而带着我去看电影。看着看着,银幕上出现了一个抱孩子的剪影,顺着那放映机的光束寻找,发现一个老太太正抱着一个小孩在找人。母亲眼尖,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自己留在家里睡着了的孩子,而那个老太太,正是我们的邻居奶奶。   那个时代的治安好,可以说是夜不闭户,人们出门多是不用上锁的,否则,在家哭醒的妹妹,也不可能被邻居抱出来找妈妈。这件事本身,虽然说明了那时世道的太平和人性的淳朴,但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露天电影对人们的吸引力有多大。于是,我对母亲半开玩笑地说:换到现在,孩子早被人偷走卖了。   这么说着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又涌上了另一个镜头:在电影散场的人群里,我困意难忍地耷拉着眼皮,被母亲牵着手亦步亦趋地拖着走。母亲的怀里抱着弟弟或妹妹,抱孩子的手还拎着马扎或小板凳,就这样拖家带口地在漆黑的夜里逃荒般地往家走。父亲在外工作,母亲又极爱看电影,而我们又小,常常是电影看到了一半就睡着了,所以也常常被叔叔或本家的哪位哥哥帮忙送回家,直到回家被塞进被窝里,年幼的我都是意识恍惚的。那时尚小,一次次中途睡着被人牵着走的记忆依稀还在,却不记得电影都演了些什么。   再长大一些的时候,就不再是跟着母亲去,而是跟一群小伙伴一起去。那个年代的乡村,经常有露天电影放映,作为丰富百姓精神文化生活的一项惠民政策或政治任务,县乡两级政府会派驻放映队,逐村放映有宣教意义的影片。除此之外,村子里每遇婚丧嫁娶,以及老人过寿、孩子过满月一类的大事,当事人家里还会请上一场电影,答谢乡邻,也以示隆重。尤其是冬季。乡村的冬季是办喜事的高峰期,这时候,便不断地有电影在村子里的各条街道上放映,我们便也像沾了喜气一样,隔三差五地就能看到一场精彩的电影。有时,同一时期放映得太频繁,难免会有重复的电影,即使如此,每每也是看得津津有味,还不时地和伙伴们叽叽喳喳互说着后面的剧情,童年的欢畅和满足,便在这一场场电影里荡漾起幸福的涟漪。   那个年代的电影,不似如今商业时代追求纯票房收入,没有所谓的功利色彩,做为国人生活娱乐的精神食粮,电影在彼时,可谓是大众百姓最贴心的消遣娱乐方式。在那个信息相对闭塞、生活和经济水平偏低的时代,没有电视和电话,更没有手机和网络,当人们习惯于从收音机的广播里获知天下新鲜事的时候,电影作为一种声情并茂的大众媒体传播方式,而广受人们的喜爱。电影为大众而生,电影反映了历史民情和百姓生活,电影是人们最为营养的精神食粮。尤其是在乡村,露天电影,可以说是那个时代最具代表性的事物之一,一挂白色带黑边的幕布,一架放映机,一群如饥似渴的男女老幼,组成了乡村露天电影的全部内容。   电影开演,银幕前挨挨挤挤的观众坐得密不透风,最前排的往往是小孩子们,然后依照高低个向后排,也并非刻意如此,而是前面座位的高度要以不影响后面的人观看为止。如此,到后面时,往往就是坐高板凳或站着的人为多,还有一些流动性较大、随时都有可能离开的人群,也都稀稀拉拉地站在放映机的后面,既能看到银幕上的画面,又能将放映员的操作一览无余。如果看电影的人很多,幕布的正面坐不下时,反面也会成为理想的去处,虽然画面与字幕是反的,但因为可以任选最佳位置,且人少清净,也往往成为很多中老年人的选择。   那时的人们没有更多的娱乐项目,小孩子们白天除了上学、帮父母干家务、偶尔也随大人下地干活外,就是晚饭后聚到一起,玩一些捉迷藏之类的百玩不厌的游戏。若遇有电影放映,那更是欢喜雀跃。饭后,早早地搬了小板凳,结几个伙伴,匆匆前往放映地点,以期能占个最佳位置。途中,还不忘拐进街边的小卖铺,花二分钱买来一把瓜子或花生,心满意足地边嗑便走。小孩子们嘴馋爱吃零食,那时普遍条件又不好,兜里若恰好有几个零子儿,会拿出二分钱,让店主给抓上一把瓜子,或换几个糖豆来解馋。若兜里空空,也便只能干咽口水,或去同伴那里讨来几粒瓜子共享。就在这些有趣的前奏里,电影如期开演,我们被撼动心灵的影像与声音折服,安安静静地沉浸于电影画面里,随了情节的跌宕起伏而使情绪起落不定。   这些电影,或许是《闪闪的红星》、《小兵张嘎》、《地道战》,或许是《上甘岭》、《铁道游击队》、《英雄儿女》,也或许是《骆驼祥子》、《神秘的大佛》、《少林寺》等等,这些曾给了我们深刻记忆的影片,就是从那时起,在我们尚且充满童真的目光里,刻下了时代的印记。   乡村的冬夜,寒冷如刀剑刺进骨髓,即使如此,也挡不住人们看电影的热情。大人们会围在一起说笑唠嗑,以驱散寒冷,小孩子们则会三五成群,捡来一些树枝枯草,生起一堆堆小火来取暖。火光氤氲中,一张张稚气可爱的小脸上,火光映出的红,与寒气侵袭后的皴裂相映成趣,更衬托了乡村孩子的淳朴憨厚,以及那些岁月里无以复制的单纯和美好。有时中途遭遇停电,看意正酣的人们就在寒风中执着地等待来电,或要求放映员用自发电继续将片子放完,可见,那时的电影是多么的深入人心。   记得看《侦察兵》时,感觉王心刚饰演的男主角英气逼人,简直可以视为偶像,虽那时还小,但英勇加英俊的银幕硬汉形象,已然戳中幼小的心怀。看《骆驼祥子》时,人们议论:中国最丑的女演员就是斯琴高娃。而我看来看去,倒没觉得斯琴高娃有多丑,只是觉得电影让虎妞的形象定格在了一个“丑”字上。最有趣的是看一些译制片,电影中的对白是经了翻译和配音制作的,而那时我们不懂,就觉得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老外也会说中国话吗?再大一些时,对一些爱情题材的影片也是情有独钟。比如那时有一部片子叫《孔雀公主》,一个傣族的神话爱情故事,被帅气潇洒的唐国强与美丽清秀的李秀明演绎得荡气回肠,影片里的他们是那样的年轻好看,纯真的爱情是那样浪漫美好,让懵懂的自己,不禁对未来产生出无限渴望。   类似这样的事例很多,年少的我们,对于电影,有着自己未经世事的纯朴理解,有着那个时代、那个年龄段独特的视角和观点。电影填充了我们思想的空白,电影让我们认识了世界之外的世界,电影也令我们的生活变得充满了希望和憧憬。   再后来,慢慢长大的自己出外求学、举家搬迁,渐渐远离了乡村里的露天电影。恋爱的年纪里,我们的家住在市郊的城乡结合部,偶尔不远处的村子里也会有露天电影上演,我和他会领上年少的弟弟妹妹,如小时候那样,板着小板凳去看一场久违的露天电影。欢欢喜喜中,那些似曾相识的场面,便会将记忆重新勾起,所不同的是,身旁的小伙伴变成了已长成少男少女的弟弟妹妹。而那个与我耳鬓厮磨的恋人——他们的“准姐夫”,肩负起了搬板凳、买零食的光荣使命,一场电影看下来,彼此感情递增不少,暖心的感觉常常就在这无声胜有声之中氤氲蔓延,直至刻骨铭心。   随着时光的远去,乡村露天电影渐渐被搁置在了遥远的回忆里。曾经那个有着无限回味的年少时代,那个属于露天电影的时代,渐渐远离了越来越现代化的生活。我们的精神世界逐渐被电子产品所取代,高科技的网络信息社会,将人们的视线引向光怪陆离的掌上世界,电脑、平板甚至仅仅一部手机,就能将我们想要了解的所有信息内容一目了然,快餐化的时代,足不出户看遍世界,已不再是什么传奇。   而此时的电影,也已不再是旧时代那些毫无商业运作的、纯粹做为精神食粮而生的电影了,做为商业时代的筹码,电影越来越追求高票房收入等商业利益,反而离百姓的生活越来越远了。除非是想体验那种震撼人心的视觉与听觉效果,品味立体影院无可比拟的强烈视听冲击力,不然,普通百姓是不会花大价钱去影院观看一场电影的。这让我们不免又怀念起那曾经的免费露天电影时代,那些淳朴的影片和那些淳朴的观众一起,成为了一个时代的缩影,也定格成了永不褪色的影像。好在如今是快速便捷的网络时代,不进影院,照样能在网上将心仪的电影搜来观看,于是,电影便愈发显得偏离了主流,也愈发显得更商业化了。   城市中,政府有时也会搞一些戏曲、电影进社区的文化休闲娱乐活动,偶尔我们会在某些大型社区的门口看到一些剧团的演出,也会有一些露天电影的放映活动,但相对较少。距离如今最近的一次看露天电影,大概是十年前了。那时,我们隔壁的社区门口,突然有一天扯起了宽长的银幕,听说要放电影,很多人都充满好奇地早早去等着观看。已记不清那天到底放的是哪部影片了,只记得随着放映时间的推移,观看的人群越来越稀疏起来,我似乎也没有耐心继续看下去,故而早早地回了家。   同样是露天电影,却已然丢失了儿时在乡村里看露天电影时的那种简单淳朴的心境。过去的我们日子清苦,精神世界却很富足,我们可以为了看一场电影而在冰天雪地的夜里守候一份约定,也会在一部电影里寻找未来的人生,那时的我们质朴无邪,如水般纯净,那时的我们,如那时的旧时光一样醇厚悠远。当岁月渐次带走往昔的回忆,留下了越来越浮躁的世俗心绪,电影已不再是我们精神世界至高无上的拥有,它成了很小的一部分,甚至小到可有可无,我们没有耐心去看完一部影片,不是因为它不精彩,而是我们的心境太嘈杂。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这是时代的进步,也是电影的悲哀。   自那次之后,便再也没有看过露天电影,儿时乡村的露天电影,也成了心中不折不扣的美好回忆。偶尔在思绪回溯的时候,想到那一幕幕与电影有关的趣闻趣事,内心会涌起万千思潮。远去的不止是岁月的沧桑,还有我们与年少时光和青春故事决裂的隐痛。   如今,文化下乡的活动或许偶尔还会有,但再也没听说过有因婚丧嫁娶而请电影的,显然,这早已是被时代淘汰的产物之一了。寒冷的冬夜里,当我们躲在温暖的家中,看着电视上着网的时候,可曾忆起,在儿时的某个夜里,我们在某条街道的电影幕布前,生起一堆小火,边搓着小手烤火边等待电影开演的场景。电影让那时的夜变得不寂寞,电影也让如今的我们变得更容易怀旧。   那些年的乡村露天电影,记录了我们成长轨迹中最淳朴的一段段记忆,即使流年飞逝,依然芳华永在。那个时代早已成为历史,但我们的心中,却总有一份怀念,为冬夜里的露天电影而生。 武汉治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哈尔滨看羊羔疯好的正规医院辽宁治癫痫重点医院癫痫怎么用药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