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云】走进那片洁白李花(散文)

    寒冬已去,暖春又归,烟花三月,神农故里尽芳菲。记得去年三月十九日下午,我曾到所住小区南边那片李子园去拍了许多李花靓照。其间,正逢五个小朋友在李树林中追逐嬉闹,我欣喜地将无比快...[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千年一叹为秦淮(散文)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记不清这是谁的话。那一年的六月,从杭州返回时,趁着闲暇,几个人顺道到了南京,品尝完夫子庙的精美小吃后,踏着月色,游了一趟秦淮河。“淮水东边...[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糊糊从军记(散文)

    糊糊是一名刚入伍的地方女大学生,真实姓名不便透露,这绝不是我故弄玄虚,确实有苦衷——因为一旦泄密,以她那种“有仇不报非君子”的个性,我会“死得比较惨”。糊糊初到军营面临的是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暗香】我看见一只松鼠(散文)

    昨天早上,大概八点多,下过雨后的地面湿漉漉的,空气有些冷,我上身只穿了一件短袖,瑟瑟发抖。透过玻璃门,我望着屋外的那几棵树。数米开外,我发现了一只小松鼠,它就这样突然出现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家园】我的爷爷(散文)

    一清晨,我漫步在水上公园的河堤上。朝阳初现,天空湛蓝,绵软的白云显得缥缈悠远。堤岸旁的松树上挂着一些蓝绿色的小松球,颤颤巍巍,像一个个可爱的小珍珠。隔栏里的冬青葱葱茏茏,显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父亲的2017(散文)

    其实,写出来是一种怀念,也是一种救赎。今天,桌上的日历换成了崭新的2018年,然而父亲的时间却永久地停留在2017年。2017年10月18日7时45分,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翻看着换下的旧日历,父亲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陪陪父亲(散文)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休假一星期了,今天才想起去陪陪老家年迈的父亲。我给父亲打电话,让他充满电动小三轮,我好带他出来悠悠。父亲很高兴,问我怎么没上班,我敷衍单位活儿少歇一天。我8点...[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有奖金”征文】九月九(散文)

    院子里几拢菊花开得正旺,红、黄、白、绿,娇艳无比。绿色的菊花是白大妈今年托人从外地买的,村子就此一棵,乡亲们纷纷跑来看稀罕,说不尽有多美。九月九越来越近了,白大妈心里很高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木马】黄土地上的地茭茭草

    纤细的藤蔓针线一般,由点到面,向着四方,在黄土地上穿行。行一寸路,扎一寸根,用绵绵针脚缝补着黄土地的干裂。藤蔓上绿叶对生,象竖起的牛耳朵,...[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流云】西安这座城_1

    摘要:彼长安已去,名虽改,骨血依旧;今西安重塑,魂未消,肝胆长存 我喜欢长安这个名字多于西安,除去长治久安这个意义之外...[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