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九月九(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红色经典

院子里几拢菊花开得正旺,红、黄、白、绿,娇艳无比。绿色的菊花是白大妈今年托人从外地买的,村子就此一棵,乡亲们纷纷跑来看稀罕,说不尽有多美。

九月九越来越近了,白大妈心里很高兴,这几天她分别给四个儿子、一个女儿打电话,问他们九月九回来吗?她看了日历,那天刚好是星期天,如果没啥意外,孩子们应该都回来的。

可是,让她想不到的是,大儿子问她有什么事儿,她随口说没事,想孙子了,大儿子说,没事就不回去了,恐怕要出差。

二儿子更直接,说忙得很,三儿子说要战友聚会,四儿子说孩子上辅导班要接送,就连唯一的小棉袄平常体贴入微的女儿也说有事,这周就不回来了。

挂断电话后,白大妈一个人去了村里的坟地,坐在老伴的脚头,像雕塑一样,一个姿势坐了整整一上午。

这两天白大妈情绪低落,没有往日的欢声笑语了,晚上也不去村里的广场跳舞了,领舞的刘姨还以为她出啥事儿了,专门来家里看看她。

白大妈对刘姨说身子不舒服,刘姨说:“要不要给孩子们打个电话回来送你去医院?”白大妈手摆得像拨浪鼓,连声说:“不用不用,娃们都忙,不麻烦他们了。”

刘姨走了,白大妈看着老伴的照片落泪……

老伴走有二十年了,那时候大儿子才十几岁,五个孩子不高不低挨着长,她黑不是黑夜不是夜的咬牙顶着,为了省下钱给几个娃上学,她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干完十八亩地的庄稼活,还要加工去村里的窑厂出砖、码窑。大夏天,外边都热得要命,更别说才熄火的窑内了,每次进窑内,那股热浪似乎要把她的身体融化了。

为了多挣几个钱儿,她拼了命地干。有一次去二十里外的凤凰山挖药,脚没有踩稳,摔倒在了山沟里,要不是一棵大树挡了她一下,恐怕就去和老伴见面了。在山沟里昏迷了不知道多久,等她模黑赶回家,五个孩子抱着她挤成一堆哭着。

那会儿,她懂了村里人常说的那句俗话:能舍得当官爹,离不开叫花娘。

苦熬十几年,孩子们也都出息了,一个个考上了大学,五个孩子就像五面镜子,照耀得老白家门楼明朗。村里人说她苦尽甘来了,后半辈子要享福了,她咧着嘴笑着,做梦都在笑。

孩子们上大学后,一边读书一边勤工俭学,后来谈了朋友相继成了家。有第一个大孙子的时候,她跑到老伴坟上痛痛快快哭了一场。二十年的付出有了收获,她对得起老白家的列祖列祖了。

如今,最小的女儿孩子也上幼儿园了,她说服了几个孩子,一个人回到了老家,修整了房子,砌了院子,种上花花草草,想安安生生过几年清静日子,也陪陪睡在地下的老伴。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落叶归根吧,她也想老了后葬在这块土地上,不想在城里被一把火烧得只剩下骨头渣渣,那场景,想想就凄凉,所以她坚持回来了。

九月九到了,这天上午,白大妈先喂了鸡,接着清扫了院子,随后又给花花草草喷水,忙完这一切,进屋换了身衣服,她想去老伴的坟头坐一坐。

日头暖暖的晒在头顶,白大妈推开了院子大门,傻眼了。

四个儿子和媳妇,一个女儿和女婿,孙子孙女和外孙,五家人全部站在了门口,女儿手里捧着鲜艳的康乃馨,五个孩子上前一步,异口同声说:“妈,生日快乐!”

一瞬间,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白大妈的脸颊流了下来,她一把抱住五个孩子,激动得连声说:“我的娃,我的娃呀……”

好不容易止住了泪水,媳妇们不由分说拉着白大妈回去换上新买的衣服,待白大妈再次走出家门的时候,又傻眼儿了。只见门前的空地上摆满了桌椅板凳,村里人年轻人正忙忙碌碌往桌子上端菜,所有的老年人全部坐在了桌子上。

村长笑眯眯地走过来,看着她说:“大嫂,你养了几个好儿女啊,孩子们说今天是你生日,也是老人节,为了给你一个惊喜,特地办了这个全村生日宴会,咱们全村的人陪你过生日,也陪所有的老人过个节。”

五个孩子走到了她身边,噙着眼泪说:“妈,以后年年九月九,咱们都这样过,好吗?”

白大妈笑啊笑,笑着笑着,眼泪又涌出来了……

治疗成人癫痫的费用大概需要多少河北癫痫病能治愈癫痫病的药物治疗效果武汉的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