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军警】糊糊从军记(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红色经典

糊糊是一名刚入伍的地方女大学生,真实姓名不便透露,这绝不是我故弄玄虚,确实有苦衷——因为一旦泄密,以她那种“有仇不报非君子”的个性,我会“死得比较惨”。

糊糊初到军营面临的是为期二十天的集训。这对从没接触过军营的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那就让我们看看她的种种表现吧!

【紧急集合哨 = 开饭哨】

八一建军节当天,集训队在早上五点钟组织了开训以来的第一次紧急集合。紧急集合哨音的响起顿时让男生宿舍炸开了锅。

大家一边忙活着一边往外冲,刚站稳,就听队长那洪钟般的声音已经吼了过来:“看看,你们自己看看像不像个军人,我教过你们穿迷彩衣戴贝雷帽了吗?”

这时大家不由得互相看看,一看不得了,笑话百出:

“你怎么没带皮带?”“你怎么穿皮鞋啊?”“你上衣扣子扣错了。”“你鞋穿反了都不知道?”

“还好意思说,统统给我闭嘴——怎么少两个?那两个女生呢?”队长凌厉的目光一扫而过,就发现人没到齐。

“报告队长,她们还没来。”

“什么?韩班你跟我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庄班你先带男生跑五公里,我们随后到。”队长急了,决定亲身前往,一探究竟。

到她们宿舍楼下才发现:这儿的黎明静悄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队长有些纳闷,赶紧让女排长敲门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哪知两个小丫头一脸倦意地从房间里出来了,背包打了,水壶也背了,可这刚睡醒的样,怎么看也不像行军打仗的架势。

“你们磨磨蹭蹭地是准备去逛街呢?”队长黑着个脸,耐着性子问,要是换成男生,估计问都不问,早劈头盖脸骂过去了。

“队长,我不知道要紧急集合啊。”糊糊一脸无辜,其实那会儿她心里还有一句话“谁那么早去逛街啊”,可瞅着队长那张“包公脸”,没敢吭声。

“紧急集合哨都响五遍了,你就没听到?”队长火冒三丈。

“可我不知道那是紧急集合哨啊!”糊糊着急的时候,眼睛睁得老大,水灵灵的一张脸,“我还以为是开饭哨,还觉得奇怪今天怎么那么早开饭,觉得部队真好,过节还提前开饭,就怕大家饿着,你不去吃饭,它还一遍遍地催你……”

“开饭哨?真亏你想得出来。”糊糊孩子般的实在和率真让队长有火发不出,哭笑不得地走了。

“本来就是嘛,人家就是这么以为的。”见队长走了,她小声嘟囔了一句回了房间。这时睡意已过,开始意识到今天犯了错误,总得想办法补救啊,考虑再三,决定跟队长套套近乎,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这不,小丫头在开饭前一见了队长就赶紧迎上去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可话一出口,竟是“指导员好”,惹得大伙放声大笑,队长很尴尬地来了一句“你跟指导员的感情真深啊。”事后糊糊懊恼不已,当时怎么就昏了头,连队长和指导员都分不清?可一失足成千古恨,名声就这么毁了,糊糊的“美誉”已经传扬开来。

【实弹打靶﹥美人计】

艳阳高照,酷暑难耐,满脸的汗水,满身的尘土,厚厚的迷彩服上的盐斑和泥土记录下了集训队队员打靶时的“水深火热”。

队长并没有因为糊糊是女孩就“怜香惜玉心慈手软”。这不刚训练没多久,队长就开始嚷嚷:“我的大小姐,你现在瞄靶都瞄不准,你打靶准备打零蛋啊?”

一听这话,糊糊顿时一肚子火,可这回心直口快的糊糊特沉得住气,什么都没说,只是狠狠地瞪了队长一眼,准备用事实说话。

“队长,麻烦你过来看一下这回瞄得准不准。”糊糊信心十足。

“嗯,瞄得不错。”

得到肯定后,小丫头顿时眉飞色舞。

“我就说嘛,瞄靶有什么难的,只要认真瞄,怎么会瞄不好呢。”

话音刚落,一盆冷水浇下来了,“你现在瞄得准,你能保证上靶吗?”

什么叫作透心凉,糊糊总算是体验到了。

新一轮瞄靶开始,这回糊糊学乖了,让班长帮着检查。

“不错,这靶瞄得挺准,这是我看到的你瞄得最好的一次。”

听了这话,糊糊深感自己让班长帮着检查是绝对明智的选择,可刚开始高兴,班长又来了一句:“这是你瞄的吗?”

“天啊,我都遇上了什么人啊,真是命苦!”糊糊有些欲哭无泪,心里恨恨地想。

接二连三的打击,糊糊开始失去信心,不由得动起脑筋来。“队长,靶场周围有老百姓,我技术那么差,打歪了可不得了,我还是不要打了吧?”糊糊十分“好心”地提醒队长。

“不会有事,就算你瞄不准也不至于打到山上去。”久经沙场的队长怎么会不知道糊糊的小算盘。

队长这个堡垒攻不下来,糊糊只好把目标对准了班长。

“班长,打靶的时候,十发子弹你帮我打三发,行不?回头我请你吃饭。”糊糊第一次这么温柔地和班长说话。

“担心自己到时打不好,现在赶紧抓紧时间练啊。”班长回答得干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糊糊继续她的糖衣炮弹:“那我帮你介绍女朋友,怎么样?”

班长眼睛亮了一下。“有戏,看来还是美人计管用”,糊糊心里一乐。

“我也想帮你,可这是违反规定的,你先跟队长说,只要他同意我没话说。”班长一脸的认真。

“要是队长同意,我还用求你啊。你到底帮不帮?你知道我是学什么的吧,信不信我写篇批评报道,到时你就惨了!”

班长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这眼睛还没眨,小丫头已由温柔变泼辣了。“我不可能上场打靶,我要保障你们……”班长道出了实话。

“那你怎么不早说?”糊糊一扭头走了,自言自语道:“真是浪费我时间。”

走远了,听见班长迟疑的声音传来:“那事怎么说啊?”

“等我有空吧。”小丫头挥挥衣袖,飘然而去。

离实弹射击的日子越来越近,糊糊忽闪忽闪的眼神不见了,笑容少了,银铃般的笑声听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呆滞的目光,忧心忡忡的表情和忧虑的叹息声。其实第一次实弹射击时打零蛋也没多大关系,可糊糊觉得自己丢不起那人。

即便这样,“打击”并没有到此为止。

“今天实弹射击,要是打零蛋,下午跟我跑十公里。”糊糊刚准备离开饭桌,就被队长盯上了,“别人我不担心就担心你们两个女孩”,可偏偏他说这话时,只有糊糊一个人在,什么意思嘛?

去靶场的路上,有“铃铛”之称的糊糊沉默不语。

集训队打的是点射,连发,十发子弹上三发算及格。开始打靶了,糊糊有点紧张,一扣扳机就不知道松,砰砰砰砰,四发子弹出去了,可渐渐地,她放松了下来,因为她听到了班长的鼓励声:“不错,肯定上靶。”

稍后,队长通报第一轮打靶成绩。最好成绩是七发,一共有三个人打了七发,点到糊糊时,他特地加了一句话:巾帼不让须眉。

“什么?打了七发?”她实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能吗?是我的成绩吗?”原本想着只要不是零蛋就行了,可打得这么好,真是太意外了。糊糊被巨大的喜悦冲得晕乎晕乎的,以至于队长接着还说了什么她一句也没听到,光顾着乐了。

糊糊笑了,笑得有些“小人得志”,毕竟七发的成绩让她扬眉吐气,谁让队长他们门缝里看女人。

“给你们传授一条经验,手里举着枪,心里想着情敌,肯定能打准。”得意忘形的糊糊在靶场上忙不迭地主动介绍经验。“我?我才没用这招,因为本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善良。不过,刚刚举枪时我心里倒反复念叨着一句话:一个人内心的坚强是可以让你无往而不胜的。”

看来糊糊不糊嘛,还懂得心理暗示。

【美女被毁≈黑妹广告】

嗬,终于可以出去啦!得知要去福州总院体检的消息,可把糊糊乐坏了,就像要出笼的小鸟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更何况姐姐就在总院上班呢。

这不糊糊刚体检完就缠上了队长:“队长,我要去看姐姐,我好久没看到她了,求求你了!”

“不许乱跑,看完就归队,只有十分钟。”糊糊本以为需要跟队长磨上一会儿,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爽快,实在是不敢相信,反而愣在原地没动。直到队长说,从现在开始计时,她才反应过来,转身就跑。

糊糊看到有个身影很像姐姐,试探性地叫了声姐,可那人转过身来却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小妹,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姐姐终于认出了眼前人。

“姐,我真是受不了你,我穿上军装你就不认识我了?帅吧?”糊糊顽童般的嚷着。

“白白净净的小姑娘怎么晒得跟非洲人一样?你怎么把头发剪了?”晶莹的东西在姐姐的眼睛里闪烁,姐姐停止了发问,努力克制着自己,可眼泪还是沿着脸颊滑落下来。

“姐,你别这样,我脸前不久晒伤了,脖子也是,现在还痒着呢,不过不久就会好的。”糊糊看着姐姐哭,立马慌了,而她的解释让姐姐越发难过。

一刹那,糊糊的眼泪也流了出来,在姐姐面前,训练场上刻意练就的坚强和隐忍顿时土崩瓦解,荡然无存。

回去的路上,她极力想控制自己的情绪,可一想到姐姐那惊诧、心疼的目光,眼泪就吧嗒吧嗒往下掉。

快到集合地点时,糊糊把头埋得更低,可一双红得像兔子的眼睛怎么能逃过队长的法眼,“怎么了,没见到姐姐吗?”

“见到了,呜呜呜呜……”情绪刚有些稳定的糊糊被队长这么一问又开始哭得稀里哗啦,天昏地暗,已经完全顾不得在公众场合保持军人形象。

糊糊回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仔细端详镜子里的自己——脸被晒得黑里透红,红里透黑,晒肿的痕迹依稀可见,剪短的头发也已经彻底变成了“鸡窝”……

“现在,我终于知道美女是如何被毁的,不过,还是可以做‘黑妹’广告的嘛。”糊糊这样对自己说。她就是如此的“没心没肺”,哭累了,躺倒在床上,觉得舒舒服服,糊糊再想想:“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啦。”

泉州最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天津专治癫痫医院好吗哈尔滨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