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征文“似水流年的温情”】斜谷桃花相映红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剧本要闻
斜峪关位于秦岭北麓,褒斜古栈道入口处,自古有“一夫挡道,万夫莫开”之险峻,遥遥相对的群山,古道东西分了界,云山雾海默默潜伏,一朝一夕,花开花落,年轮递增,为一笔红尘过往,生生世世追随。   斜谷从大山的夹缝里挣脱而来,只为把昨天的故事带给今天,鬼斧神工的传奇,在大山的记忆深处,伴着清溪流传在外。群峰素颜相望的那一刻,大山的稳健,春怦然心动,扰得风儿一夜未眠,清晨,一缕春天的阳光,洒下金色的琴弦,桃花映上了腮红。在斜谷,群峰相望的坡头,一曲“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年年春醒闻此吟,朵朵桃花道君情,花儿一夜香醉了几面坡,黎明并不遥远,花儿招手的片刻,霞光里灼灼其华令人向往。桃花盛开在故乡的心头,春信传给了四面八方,唤醒了又一年的春天。桃花开在陇上,星花凝聚成一道道岭,只为一季芬芳来袭的冲动,等一场花的盛会。   斜谷坡头的小桃红,曾牵着我儿时稚嫩的小手,张望着世界。数十年的过往,树节节拔高,草枯了又绿,一切美的起源在春天,水暖了,风轻了,小桃红第一个走出逆境,春风得意,娇小灵动惹人喜爱,风儿的一声招呼,爬满故乡数十里的坡头,只为一场春的前奏,在水边,在崖头,在沟壑,在大自然的心里,开放出春色,露出一方自然景观。   三月的微风摇曳着春枝,去赴一场花的约见。午后的艳阳高照,褒斜古栈道从目光尽头走失,清风中,淋漓尽致的斜谷湖,揽收了一季的惊艳。绝壁上,小桃悠哉着搽脂抹粉,山脊顶起一簇又一簇粉色,桃花伏在大山的背上,秃岭羞于启唇,唯有桃花谈笑风生,一树粉色,一树嫣红,相嵌在山水间,与重岭融合在一起,花儿淡淡一笑,春天已在一季的邂逅中。阡陌,小桃红着实任性了一回,张扬了一番,回首,坡头己是花团锦绣,一簇簇粉色的欢颜,随风挪移,蜀道沉醉于花海的壮阔,已然飘飘欲仙。   对于一个农妇而言,沾花惹草有些不务正业,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恰恰如此。人到中年的我,偏执于自然的收放自如,独慕春天破土而土的生命力,春天草木开始发芽了,人在新一轮的打拼中,又可以为希望挖一个坑,埋一颗种子,培土耕耘一个过程。在顾盼中,一夜暗香推门庭,千树万树桃花来,桃花开满远近坡头,一场横空出世的艳丽,不是温室的宠儿,而是大自然空降的奇葩。在丘壑中,花儿随意而开,叶儿顶起了新芽,一切从新开始,从花儿开放的枝头寻芳,觅春。斜峪关以南,桃花在大峡谷两侧闻风铺开,飘逸、盈动,争相绽放,玉溪边花影灼眼,山坳中的桃色隐秘。春暖大地的那刻,花儿一发不可收拾,随着春心遍地开花,大秦岭为之动容,桃花翻过蜀迹铁事,融入现代文明火种,一路南行一路花飞扬,托出新农家的喜气。山村人家在花影里劳作,蜿蜒曲折的姜眉公路,沾满春色,汽笛在花海里游历,穿透了南北线,春水盈盈,山水间静美,桃花情系了故乡和远方。   桃花深处的斜谷湖景区,石头河水库以庞大的体魄,横在山与山之间,架起斜谷的骄傲,惊叹小桃红的执拗,最美的芳华,给了万水千山,不在乎赏花的你来与不来,它都会开放,耀眼的美丽落成花谷,在等远道的你来赏花的妖娆,水的幽长,山体的浑厚磅礴。捧一缕三月的春风,贴近了心,嗅着温存与清香,微眯中感叹自然而然的光阴,人亦是花,花亦是人,花中有我,我中有花,俨然融入画中,成为画廊中凸起的素材。   空山一夜忽来俏,十里桃花映山明。多少年来,我总在同一个位置,同一个季节,站在故乡的方向,抛开生活的种种,远望桃花的清丽,蓝天白云下一道道的山梁,隐去了日子里的艰辛,桃花引发了春芳,看似大山斑白的鬓角,在回味时光里的沧桑。近前扎眼的那一刻,心情片刻变了,五片花瓣围成一朵花,花朵攀枝连成线,春枝搭了把手,一簇云烟陌上花开,春风鼓吹了一下,整个大山抖出了私藏的桃花,妆成一片云烟,筑起一道花岭,修起了一坡桃花屋,或远或近,或聚或离,自然悠闲无拘无束,顺着春风信步而去。   忙里偷闲之时,我在午后追着桃花,一溜烟奔跑了数里,捕获着桃花的芳华,和处身事外的悠然。桃花若拘泥于温室,或许会错失广阔的视野,博大的胸襟,和水天一色中自由摆渡的机缘。我静静地立在繁花丛中,聆听花的细语,蠢蠢欲动的花蕊,按耐不住平庸,撑开羽翼,释放出了最美。尘烟中,一片片花瓣拼写铮骨,花儿凝聚成花丛,安放在荒郊野岭,修炼禅心,忽而挺而走险攀崖爬壁,悬起一笔浮想,与大好山河交臂修好,共叙春天的妙趣。风在不经意间摆动花枝,偶有一两片花瓣划飞起一抹香烟,追赶匆忙的路人。我只身游走花间,暂时抛开俗世纠结,桃花团团围住了我,淡淡的芳香,如一杯花茶浇在心头,品了又品,心静了,一切生存的困扰烟消云散,桃花悄悄地开开了一朵又一朵,似乎在安慰着我,在浓郁的粉墨里,我贪婪了起来,手里的摄像头不住地抓拍,桃花借风故意摆弄风骚,以各种姿势抢镜头,露出了千姿百态的魅影,给了我一个愉悦的下午,最终放开了内心的不平。   夕阳西下,古道幽深处,桃花点点画画,那个关于蜀道的传说,多了笔暖色。桃花走出复古的画板,尽管底色暗沉,粉墨耀眼的片刻,改变了人的心境,光阴里三国征战的传奇,石化成碑文,古迹在桃花盛开的半坡,享受太平盛世里的鸟语花香,幽静安然。那从远古而来的风,年年今兆吹,吹暖了人心,吹开了花儿的微笑,惬意中,桃花朵朵相映红,一抹新时代的感召,户外旅游,隐居大山的桃花,成为踏春的乐趣,明丽的花儿,显露了大山深处的世外桃源,假如陶公转世,太白山下处处桃源地。   风渐渐变凉,暮色含烟中,缕缕香魂萦绕在古道坡头,那山那水沉浮在花海。回望,古道桃花灼灼,斜谷饮烟袅袅,我在风口,眺望着那盛开的桃花,古道借着风力,肩挑起芬芳,营造了山岚的惬意。   又一个美丽的午后,桃花变白了,变静了,变得更安详。一方水养一方人,一坡花感召一行人,路人纷纷为桃花沾露捧香而来。斜谷,一个沾满花香的山村,桃花相映红,花海连天外,大自然无欲无求,野桃花点燃了春色,为平凡世界壮行。   武汉哪个医院治羊癫疯最好武汉哪家的医院治癫痫病好武汉能治好癫痫的医院黑河有专门治癫痫的医院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