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想起了那年轱辘锅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剧本要闻
摘要:轱辘锅就是留在我记忆里的一颗贝壳,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闪光。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虽然,岁月在不经意间流走,在我记忆的沙滩上却沉淀了许多贝壳。每当深夜,我思乡的情愫缓缓地涌出,这些温润的贝壳,用它微弱而绵绵不绝的光亮,照耀夜空的黑暗。   在那物质条件相对落后的时期,人们的日常生活水准低,日常生活工具也简陋。铁锅是人们必不可少的主要炊具,烟熏火燎,赴汤蹈火,光着硕大的屁股,冲锋在先,端坐于中,任凭高温升腾,直到主妇罢手,才能离开焦筋煅骨的“火葬场”。武火煅、文火烧,三天破了底,五天碰了脚,家里不断有破烂盆。买,要花钱,修补最实惠,一个窟窿三五八角即可,家家修锅,户户补盆是乡村人家的常事。于是生意人便制作了简易的肩挑行囊,来到乡乡村村,干起了独行买卖“轱辘锅”。   “轱辘锅”产生于什么年代,咱没有去考证,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末期,也许是这种小本生意的鼎盛之时吧!那年头,人们劳动的价值是工分制,一个壮劳动力脱衣挽袖流汗,到了晚上挣10分,年终核算,较好的收入,是每个工分0.30元,可想全年分有几何?而就拿轱辘锅生意来说,可是比一般农民收入要高得多,这种行当是受人羡慕的,大概是物以稀为贵吧,“开了药铺打了铁,各行生意做不得”,“小小轱辘锅,轻轻按一火,不松不紧干,一天二十多”。   这种生意人还到城里各个巷道里穿梭。高平常见轱辘锅者的吆喝声,还感动了不少四海游人或宾客。我曾在运城读书,模仿轱辘锅的叫声,还赢得全体师生的阵阵掌声和喝彩声。   买卖人的衣着服饰和行街串巷的过程大致可以这梓描述:生意人一般是五十岁上下的人,农民打扮,头上系一块白毛巾,全身一件紧身小布衫配一条中式黑裤子,裤子腰间是一块白色腰布,是那时侯人们裤子的去项针功,腰布比较长,左右一提、一撑,前大门打双折一叠,便成了上下褶皱、中线斜式的收裆裤,一条红“布裤带当腰一揽,双头儿搭十字掏成个活圪瘩,两个红头穗儿一长一短地向下搭溜在腹部,右手横着一根青嵩做成的汗烟袋,左手不离火柴盒,一根火柴一袋烟儿,掌柜低低的个儿,瘦瘦的身材,吸一口,喊一声“圪戮锅……喽”再咧嘴一笑,加上长时黑手擦脸擤鼻涕抹成那“半包公”的脸,说说,扭扭,喊喊,倘若再甩开一把鸡毛扇,比上当年影视热播那个“南无阿弥陀佛”的济公扮演者毫不逊色。   最使人难以忘怀的是轱辘锅人的三分生意七分喊。我曾见到一位声情并茂的轱辘锅老人,与儿子一进村,到了侯庄村的小碾上,(古街道)吩咐儿子看着生意小摊子,自己提了一个尖锥似小铁锤,满怀激情地沿街叫喊,有心人细细地琢磨,他还真有个跌宕起伏的诱人的修锅“三步曲”。   第一步,宣传。他像一位地道的乡戏报幕者,边走边吆喝着“轱辘锅……喽”连喊几声,平铺直叙,没有什么异样,目的是让街坊邻居知道轱辘锅的来了,于是凡有破锅烂铁盆,破茶壶缺嘴儿的农户,心里就有了底,人们陆续拿着破锅旧壶围拢过来,老者将铁器破损尘渣或生锈之处用小锤一敲,便定了价,或三角或五角,能拿的就带到摊子前,不方便拿的就砍了价放下,一会来取。偌大的村子里,猫圪洞狗圪溜都要跑到。遇到个别尖刻穷酸的妇女,一分钱要打半个钟头嘴官司。   不过对修锅老头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不得己时,大嘴斜着嘿嘿一笑就算了事。不管怎的,他算唱了个开幕曲,村子里在家里忙着的,在街上闲逛的……都晓得这是轱辘锅的来了。有拿货搞价的,有卖狗皮膏药与他开玩笑的,因为他成了村里的常客,和他说话的人都很随便。话的内容当然有文明的,有不文明的,与其说是不文明的,倒也不是野蛮伤和气的。其中有粗俗者一看他又来了,就对着他带了个不文明的把子,“又是这颗老x”,他马上回应:“咳,我儿来得正好”。这样唇枪舌剑沿街都是,一边喊,一边走,一边验货,一边逗乐,转完村子,当他搂着破铁货来到摊子前,儿子己经扇着风箱烘着火,准备着轱辘锅。   第二步,揽货。老头放下收来的货,叮嘱儿子暂且一人干着准备工作,坐在石头上叭嗒叭嗒地过了两袋瘾,咪笑了两下,抬腿又上了路,按着原来的顺序,三步一喊五步一叫,这次他提高了噪门,这声音既悠扬入耳,又震奋人心:先是发准前三个字的音“轱…辘……吼……锅吼……其音符音律为丨555.5116.——6丨55——丨紧接着内容增加了,嗓门更大了;“配-烟-袋……吼……”“配-锁-吼……”即1—5—1—6666丨56—335……声音高吭和谐,尽管无音响无话筒,却不逊色于当今KTY传出的歌声,尽管是自作自创自喊的声腔,那不规则的切分和三连,尤其是最后那一声“吼”的平稳延长,能让南山沉醉,能让一位专业艺术家迷恋与顷倒。听着动人的喊叫和小锤在破锅上的轻敲,加之老者济公式的乖俏,惊得男人神魂倒,乐得妇女笑弯腰。   这老头性格开朗,做生意连说带笑,风趣十足。有人取笑地骂,“你喊得是个你奶奶的Ⅹ,”他就对一句“你奶奶长得不算低”,“你真是个老傻瓜”,他说“我还没那惹你妈”……   街上一阵嘻笑,一阵欢闹,生意伴随着耍乐,分分角角轱辘锅,男男女女玩红火。   等老者这次串街游巷回来后,自已带来的、各家各户送来的破铁器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每一个铁具上都用粉笔写着各户的名字,以防认错。这时候,远近村民围着这个小摊子,像看唱似的七嘴八舌地说着淡话,这似乎给人们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只见老者又香喷喷地吐出几口烟雾,磕磕烟锅,郑重其事地坐在小火炉跟前,他的儿子自然退到右上角,做起了呼拉呼拉拉风箱的配角。   第三步,“轱辘”。这里说的“轱辘”也就是“修补”之意。这种小本生意的表演道具不过有三个“一”,即一火一箱一钳而己。用一小块硬质的铁片围成一个圆柱形的空口筒子,下面横亘几根炉支,先用软柴点火燃旺,加炭燃烧。然后在炉支旁边透一小孔用来通风。为了使火力更旺烧铁效果好,就在左面放一个长长的大风箱,风箱里装置一个大拉边,外面留把儿用来拉扯扇风,风箱的前后都留有出风挡风的八小木门,拉柄拉得越带劲儿,风力越大。主人操作起来还得费点气力,如果两人配合圪戮锅,还省点劲,要是一人包干,那就得左右开弓,手忙脚乱了。另外是需要一把长钳子,老者将一个小铁碗似的东西放进火中,再放一些小块的铁料燃成热汤水,用来补锅窟隆,这就是钳子赴汤蹈火的作用了。   其轱辘锅的动作绝技也有三个“一”,即一烧一按一轱辘,我们这里管“泡”叫圪粗。整个过程就是将小块铁在火里一“烧”,在一个厚软的布垫子将铁水在破口上一“按”,窟隆便严丝合缝,接着将补好的铁器,在冷水里一“圪粗”,抺上一层石灰水即完工。这就是当年的“轱辘锅”。   今非昔比,往事如烟,锅碗瓢盆敲出生活的交响曲。现在的砂锅、铁锅、圪芦锅、豆腐锅、汤锅、药锅等等,一应俱全,都可以用电子智能程序。那时的锅,却都是普通烧煮。特别是吃饭用的锅,因为必须在煤炭火的高温燃烧后才能熬了水,方可米面入锅,烧破烂锅,才有了轱辘锅的职业。而今,轱辘锅是我记忆深处的一颗贝壳,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闪光。   在我心里,当年的轱辘锅,不仅是一种小本生意,还是一种民间艺术。虽然现在已经几乎销声匿迹,但想到那些古香古色的下了岗的老古懂,曾为世人留下了多少美好的回忆,凝聚了多少老祖宗的心血和智慧,不禁欣然一动。   正所谓“你知道他知道还有不知道,这见过那见过也有没见过”。 郑州癫痫病的注意事项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哈尔滨儿童医院癫痫湖北什么医院看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