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最爱(散文外一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剧本要闻

【最爱】

过惯了苦日子的妈妈有些势利,有些尖酸,还特别爱慕虚荣,我所厌恶的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她视若珍宝,而我本真朴实的性格也总让她嗤之以鼻,我们的习性如此大相径庭,彼此都怀疑对方是否自己的亲生母亲(女儿),我一路被妈妈骂着成长到现在,为此,我常常质疑:妈妈,她到底爱不爱我?

大概是受凉了吧,数日前早上醒来,右胳膊抬不起来了,衣服还是孩子帮着穿上的,梳头发时忘了,抬了一下胳膊,钻心的疼痛,居然疼到让人两眼掉泪。

心慌了,这是怎么了?我才三十多岁呀,这样的身体状况和老年人有什么区别?

自幼就体弱,虽然长得人高马大,圆润丰满,但丝毫不影响体质的羸弱,季节交替时的流行感冒从来都不肯放过我一回。气管炎也是多年的老毛病了,每年入冬开始,咳嗽不止,直到来年清明过后气温回升才会逐渐好转,时至今日还能清晰地忆起上小学时每天大把大把的黑乎乎的甘草片吃到呕吐的情景。近年来又增加不少贱毛病,间歇性胃痛,三年前肾结石也来盯我的梢,冷不丁地搞个突然袭击,痛到满地打滚直至休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腰酸腿痛胳膊麻形影不离,从不走开。妈妈常骂我:东亚病夫!

想想自己多年来病痛不断,胳膊疼也就不值得大惊小怪了,关键是影响到了正常生活,我抱不起孩子,也不能晒被子,疼得是右胳膊,甚至炒菜时拎起炒勺翻个菜都困难,胳膊抬不起,伸不直,也探不下。

招架不了了,只好找到村医疗所的医生咨询一二,医生初步感觉像是肩周炎,说是中药治疗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

想到有个还不错的云南网友虫虫是个中医,虽然远水解不了近渴,但远程协助一下总应该是可以,于是留言讨教。

虫虫遥控指挥:肩周炎需要针灸理疗,宜早不宜晚。

致了谢。

我也是个藏不住事的主,小小的疼痛都让我每天一副苦大仇深末日来临的样子,愁容挂在脸上,老公也烦躁得不行,说了,要不先去医疗所开点止痛药吃着,我摇头,从小到大我吃的各种让人反胃的白色片剂太多太多了,现在看见那些自欺欺人的白片片就烦气,止疼药治疗无异于饮鸩止渴,实乃下下策。

疯子也是好意宽慰我:肩周炎根本不算病,你对它置之不理就成,时间长了会自愈的。

我苦笑。

时间长了?我现在疼得晚上睡觉时都不知道该把胳膊放在哪才合适,还哪里等得时间长呀。

薇薇当然心疼,却也没有良策。

“海哥”打电话:乖,赶紧去看医生,我要一个健康可爱的文文。

多年来一直都有凤尾姐姐陪伴着,鼓励着,她留言:妹子,我相信你就像相信我自己,没有什么能打倒我们,妹子,科学治疗,这根本算不得什么,比起曾经的苦痛,这又算得了什么?

婆婆也很是挂心,她一天几趟过来督促我抓紧治疗,言语之中尽是忧虑:娜娜,你可得趁早看医生呀,你爸天天唠着,说是连你姐也算在内,这几个孩子就数你孝顺,真是比亲闺女都贴心,我和你爸老了都指望你呢,你可不敢落下什么病根呀!

妈妈从不关心我,还总骂我,我也就没打算让她知晓了。

应该是老公给她说了这事,她电话打过来时骂骂咧咧的:你这个死妮子呀,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省心呢?我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了,这辈子活到老了还要操你的心,这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胳膊疼得厉害吗?你真是长大了翅膀硬了,什么事都不和妈商量了。算了算了……我给你买了电视上卖的那种万通筋骨贴,还有一些活血通络的中成药胶囊,你下午过来拿吧,记得按时服用呀。下午过来了妈再陪你去拍个片子,确诊一下到底是什么问题。

孩子年幼,还不是太懂得担忧和焦虑,但是自从那天早上看见我疼得呲牙裂嘴的痛苦状,每晚他都会把他的一双小手紧紧地捂着我的肩膀,说了为了不让我再受凉了。

莫非体弱,小小的病痛真的根本算不了什么,肩周炎更不是什么大病,也许真如朋友所说,不管它,天气暖和了自然就好了。但是这一件小事,却让我感触颇深。

一周以来,就这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有人在说,有人在做,而我一直在感受。

原来,最爱我的人一直还是那个总在骂我的给了我生命的人,还有我生命的延续——少不更事的孩子,血脉相连的爱才最深最真啊!

【家长里短都是爱】

一、

前天中午正在准备应付治保检查的监控记录及各种纠纷处理登记簿,接到小姨电话,说是家里的芹菜成了灾,让我过去拿,我说真是没时间,我正焦头烂额呢,而且下午我要去镇里取一份文件,回来的点也正好开始给学生们补课了。小姨当即把我当数落开来,别人一天到晚忙着都是为了赚钱,可你呢,工资也拿不到图啥呢?真是的。后来小姨说还是等表妹下午下班回来了给我送过来吧,小姨家的两个表妹自幼就和我特别亲近,正上课那会表妹就送到辅导班了,我们聊了一会,互相嗔笑对方最近都又胖了,一问体重,我和表妹居然毫厘不差,随即,我们哈哈大笑起来。很愉快。

二、

老公的二姑父病了,病得不轻,大口大口地吐血,婆婆跑来和我商量,要不要去探望他。

婆婆之所以有这样的犹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年轻时的二姑父不务正业,日日花天酒地,醉生梦死,二姑稍有怨言便会招来他的一顿拳打脚踢,后来他干脆和一个妖娆的小寡妇离了家,抛妻弃子多年。二姑是个软弱又善良的女人,多年后当二姑父衣衫褴褛地回来时,二姑在众亲戚包括子女在内所有人的反对下又接纳了他。倒是他自己,总觉得在家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于是逐渐步入晚年的他不辞辛劳,每天早出晚归地在山里砍柴,其实家里现在的经济条件完全允许他和二姑在家里相濡以沫,安享晚年的。他应该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赎罪吧。终日操劳,鸡蛋牛奶等有营养的东西他一概不吃,都留给二姑,他,是真的良心发现了。只是身体却每况愈下,直至吐血。

纠结的不仅仅是婆婆,还有大姑和小姑,年轻的时候因为二姑在家里挨打,这些人都做为娘家人去和他吵过斗过,现在,这种情况?唉,还真是让人头疼。

“宽容是一个人最基本的美德,而且现在的他说不定真的是时日不多了,我们还是不要给自己以后的生活留下遗憾吧。得饶人处且饶人。”当我把内心的这些想法说出来的时候,婆婆她们几人豁然开朗,快马加鞭地就奔二姑家去了。

三、

都说今年的天气是春如四季,真是不假,两天前高温达到34度,今早天公又黑了脸,天气预报说明天最高也才10度,一周之内温差浮动在20度以上,人怎么可能不生病呢?

嫂子感冒了,春天是流感的高发期,哥哥和小侄女也都你追我赶地跟上来了,一家子病号鼻流清涕,小丫子嫌药苦,吃了吐,吐了嫂子就捏着她的鼻子再喂,一捏鼻子她就可怜巴巴地哭,哥哥一直把小丫子宠得小公主一样,怎么舍得自己的小公主泪眼汪汪地被嫂子捏鼻子,于是就想到搬我这个救兵了,哥说,妹呀,你平时对付小孩子不是最有一套吗?你赶紧地来吧,你嫂子就像容嬷嬷对待紫薇那样地折磨咱的小公主哪。我的哥哥呀,高烧39度躺在床上也忘开个玩笑。都说侄女赛家姑,小丫头不仅是哥嫂在娇惯着,也是我这个姑姑的心头肉呢,怎么能不去呢?可能因为我前段时间因为气候过敏喝得抗病毒口服液多了,都是和病号亲密接触了,我没事,回来后,老公也来势凶凶地病了,到家当天晚上就闹腾,说是肌肉酸痛,浑身发冷,四肢无力。孩子的咳嗽也一直反反复复,唉,娘家婆家只有我一个健康的了,小丫环一样两头跑,原本脾气就骄躁的老公病了以后真成大爷了,任我嘘寒问暖还总是厉声厉气地吼人。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哥哥的脾气也好不到哪去,易怒,挑剔,急躁,除了对他们悉心照料还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们都是亲人呢!

四、

在我还在登泰山的时候,就接到大伯哥的电话,电话里神秘兮兮地,却是掩饰不住的喜悦,一直说有好事,催我赶紧地回来。

我也是沉不住气,跳进家门我就给嫂子回了电话,想问问到底有什么好事等着我。嫂子是个生意精,平日里说话办事也透着一股利落,精明,有时会有商人的势利,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和睦相处,都说妯娌难相处,我一点也没觉得,在我心里,他们和我娘家的哥嫂一样的亲近。

原来是嫂子得知离我们村不远的一个移民村里有一个已经有三个孩子的一位妇女怀了个女婴,计划生下来就送人,嫂子正帮我张罗这事呢。

说实话,我是真的想要一个女儿。可是两次剖腹产的经历医生一再告诫我不能再怀孕再生育了,失去申奥受到打击的不止我一人,婆婆和嫂嫂她们都希望我有更多的孩子陪伴着,于是,这么多年她们其实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想要帮我再收养一个孩子的念头。尤其是最近两年,嫂子简直是走火入魔了,每每看到三十多岁的孕妇总想问问人家几个孩子了,肚子里的要不要送人,然后就是在人前把我一阵吹嘘,“我真不是吹牛皮说瞎话,我弟媳妇那是三里五乡出了名的好人,人品好,脾气好,又知书达礼识大体,你随便打听,你家孩子给了我弟媳绝不会受半点委屈……”整得我真是不好意思。

烟火俗世里的每一件鸡毛蒜皮,家长里短,都在告诉我,我们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在江苏应该选择一家什么的医院来治疗癫痫病青少年癫痫病常见的病因都有哪些沈阳癫痫病去哪治癫痫发作时面色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