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古韵今弹-散文】香火厅的变迁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经典话语

我的老家有一栋老房子,历史悠久,她是整个村落的见证。正门上方写着“三善第”,村上人称她为“香火厅”。

香火厅坐落在村中的正南端,背后有一年四季都青翠的竹林和清荣峻茂的山丘。门前有一个面积五十亩的池塘,这池塘里的水清澈见底,春夏秋冬都有候鸟在这里栖息。特别是秋天,真的是“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与长天一色”,美不胜收,叫人流连忘返。香火厅的四周都建有房子,就这样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村落。相传朱元璋与陈友谅在次决战,朱元璋打了大胜仗,有一位邓姓大将军立了奇功,朱元璋就赐名“邓家村”。

村前如陶渊明所描述的一样“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土地肥沃,这里虽毗邻鄱阳湖,但这里没有一家捕鱼,村民的生活还是以农业为主,香火厅是座三进大宅,两个天井将三个大厅隔开,左右各有厢房五间。村民还在湖边放牧着几条水牛。

香火厅右边,有一舍(舍主要有厨房的功能),与香火厅隔有一阳沟,排水的作用。香火厅中部的雨水,注入两个天井,天井连着暗沟,排到门前水沟中,暗沟中用花板困住几只乌龟,用于疏通下水道,有一年下大雨,天井满溢,居然爬出两只乌龟,不知暗沟中现在还有没有乌龟,我相信里面还有一家子的乌龟呢!

香火厅是典型的徽派建筑结构,外面围着锋火墙(锋火砖是土坯经高温烧制的一种青砖,这种砖耐寒耐热,经久耐用),双层咬斗,内填黄土,厚重坚固、保温,冬暖夏凉。四沿起屏(高于屋顶的装饰飞檐的墙),气势恢宏,像大鹏振翅高飞,书写凌云壮志。屋内承重为杉木结构,柱底红石,斗拱峁榫结构,不用一颗钉子。厢房依柱木板隔出,窗格、窗叶整板雕龙画凤,箱房上铺楼板,楼上可贮存粮食、杂物。上厅正面设一龛,中书“天地君亲师”,内奉列祖列宗牌位。前置一桌,上有香炉,桌下围一火塘,供烧纸钱用。

我每当看着香火厅,就想起三十多年前的往事,那时我还是小孩子时,香火厅煞是热闹非凡,这里充满着无限生机。人丁兴旺,十间厢房及舍内住了十多户人家,各家一脉相承,互相照应,炊具交响,孩童嬉戏,其乐融融,如陶渊明笔下所说“黄发垂髫,怡然自乐”。房子的主人,外号老祖宗生有二子,长子育三子,次子育八子,子子孙孙,难以尽数矣,同居一室,叔伯子侄相称,亲如一家。

香火厅是小孩子的乐园,给孩子们的生活增添了无限乐趣,范围也大,是孩子们捉迷藏的好地方,几个小孩围成一圈,从一个小孩点起“点竹斑斑,跳过南山,南山北见,牛头马面”,最后点到“面”字的人就负责捉人。我很小的时候就发现了些规律:若偶数数个人,就从自己点起,落脚就一定是别人;若是奇数数个人(一般是三个或五个),就是从别人点起,一定是从谁点起谁倒霉,落脚一定是他。躲的地方有谷仓里、灶角边、倒扣的谷萝,胆大的敢躲在阴暗、神秘的神龛后面的隔间里,很难找,胆小的人也不敢进去。

女孩子的游戏丰富多采,五花八门,她们打石子、踢毽子。打石子用五个石子,一只手抛、拾、接石子,玩出许多花样来;毽子是用一个铜钱,四边钻出一圈小孔,孔里插上漂亮的公鸡脖子上的羽毛,煞是好看。女孩子可以反踢、顺踢、跳踢、传踢。这个时候,就会有一两个顽皮捣蛋的男孩子,闯进去搅和两下,然后被赶得飞起来跑。

男孩子有许多玩具:哥几得、皮老鼠得。哥几是用一段小小的圆树枝,用小刀把两头削尖,再做一把宽木刀,用宽木刀剁哥几尖端,哥几跳起,往往跳得老远老远。“皮老鼠”就是简陋的陀螺:取一段粗树枝,下端削尖,上面做成圆柱形,再用一木棍,一端系布条,用布条抽打旋转的“皮老鼠”,它就不停地转了,转得时间越长,就越发显得本领越大。

那在“舍”紧贴正屋的走廊里,有一位恭叔祖,他读了许多古书,可惜不会写字,喜欢在走廊里大声读《三国演义》,抑扬顿挫,如同歌唱,且陶醉其中,旁若无人。我们合伙捉弄他,一天大伙拿着“王”这个字来问恭叔祖,“叔公,这个字我们不会读。”他很是高兴:“这简单,是个王字。有什么难字,只管问哦!”大伙再拿来一个“八”字,再一起问他怎么读,他看出意思来了,涨红了脸,低声呵斥:“小家伙,不正经读书,一肚子的花花肠子!”我们一哄就跑了。

香火厅的下房有个七奶奶,眼睛不好使,房门旁边有个鸡笼,鸡笼里关着几个正在下蛋的母鸡,全叔家的老三几次偷她的鸡蛋,拿针扎了两个孔,从一个孔里把鸡蛋吸光,然后又放回去。老人发觉后哪个小孩子都怀疑,拿个竹棍,坐在门口,见小孩子就赶。

中房有个三叔,年轻夫妇,三婶年轻漂亮,体态丰盈,我们几个小哥,在火热的夏天,躺在冰凉光洁的泥土地面,看着她穿着轻薄的夏衫进出,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受!呵呵……三婶生产,双胞胎,可天有不测风云,三婶竟难产而死,这种感觉,也随懵懂的年龄一起远去,在少年的心里成为了永远的忧伤。

右上房有位名叫舞风大哥的,他是个退伍军人,在抗美援朝的战争中,被炸断了右腿,在佳木斯住了半年多医院,三等功转业,安排在民政局工作。他热心,脾气大,在村里谁见了都有点害怕,小孩子都不敢惹他,谁家有什么困难,他都出手帮助,谁家有纠纷,他不问青红皂白,从不管别人怎么反响,根据他的武断随便处理。但乖巧的小孩总能在他手里能弄到点糖吃。他高兴了,咧着嘴嘿嘿地笑,生气了,声音比雷还大。可怜有个三女儿,掌上明珠般地疼爱,十多岁的时候得了一种奇特的皮肤病,拖了三四年,死了,把个铁一样的汉子,也拖个半死,立显老态。

香火厅的左上房住了个树伯,读过好多书,写了一笔好字,解放时就任乡里的书记,一心扑在工作上,却没有领悟阶级斗争意识,在文革中被打成右派,坐了三个月的牢,头被打得偏向右边,是个“死不悔改的右派”了。回来总教育小孩说,要爱惜粮食,在牢里,厕所蹲位上发现一粒蚕豆也要捡来吃,特香呢。树伯性格耿直,但心胸开阔。村里有个叫邓五峰看不惯他多管闲事,邓五峰曾打过他,树伯的三个儿子想找他理论,他压着不让三个儿子出去闹,后来,那个邓五峰在外地犯了事,坐了牢,是树伯给他跑路,而他的兄弟们,连钱也不给凑,邓五峰当时就跪在他跟前,泣不成声。

文革结束,树伯平反了,任某机关一把手多年,三个儿子只有小儿子在他退休后,按政策顶了替。树伯退休后自己也做起了农民,老大老二让他弄个公家活干干,他说:“做农民好呢,不用担惊受怕,再说,都不当农民,国家有谁来种田呢?”,两人在心里埋怨,看着别人当官的把子女安排得好好的,但树伯从没改过口,人说他一根筋。我曾也问过他:政治斗争那么残酷,你恨党不?他淡淡一笑:要是母亲误会了儿子,这个儿子会记恨自己的母亲吗?

村里有孩子出生,若是男孩,来年元宵前,要把全村人请到香火厅,先放鞭炮,焚香烧草纸,跪着拜祖宗,然后请老老少少喝鸡蛋糖水,吃糖糕、花生、蚕豆,然后,把孩子的名字、出生年月时记入祖谱,称为“上谱”,这孩子才是名正言顺的村里人。

女孩子出嫁,族人聚在香火厅,新郎拜过长辈,换穿新衣,挂上红布,手里拿着一把新雨伞和一个铜壶,由男方媒人送出香火厅。然后母亲哭送女儿,女儿惜别众乡亲,洋鼓洋号地嫁出去了。男孩子娶妻,也要先接到香火厅,行拜堂仪式,给祖宗上香,然后抱回家去,成亲。

人难免一死,族人逝去,趁尸体未冷时,移入香火厅的大厅,在上厅支起门板,人放在门板上,口中含一枚带红绳的铜钱,点起接魂香,族人都来帮忙,被派事的人绝不会推辞。先请先生择定灵柩的发丧时间,再派出人四处去亲眷家报丧,报丧的人腋下夹一把黑雨伞,亲戚家一看就明白了,还有人专门司火硝和火铳,铳响声音很是震憾,十里外都能听到,打铳需要点勇气,有很强的反冲力。发丧前一晚,要请来道士和散花的人,道士要做半个晚上的道场,什么破地狱、游棺、派车夫送阴币等。下半夜散花的人上场,如泣如诉地唱着人生死的无奈、亡者生前的仁德,一生的奋斗、受过的苦难,活人也无不为之动容,更有女人们陪下许多眼泪,男人们跚跚地踄步,由人及已,心中如倒了五味瓶。天亮之前,八个丧夫要背着主家,把寿棺偷出香火厅,在门外停住,族人、亲戚都要来上香,行大礼(礼数很是隆重而庄重),怀着对死者的极大的尊重。到发丧时辰,丧夫把棺木抬到墓地,择时下葬。家人守灵七七四十九天后,把牌位放到香火厅的神龛内,接受子子孙孙永久的祭祀。人生是过客,老屋是见证,是起点,也是永生的归宿。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到了21世纪,村里年轻人大多在外打工,甚至在外定居,只有老人和小孩守空巢,而且全都做了自己的新房子,老屋成了一座空屋。香火厅没有人维护,有些破败了,更失去了炊烟,没有了生气。年关大家祭祀祖先,就提议重建祠堂,积极性最高的是明哥,明哥在省里做了大官,又颇有家财,人脉关系很广,据说能在省里搞到经费,村里人不用怎么花钱,我力荐维修方案,而族人又都响应,重建方案就这样定下来了。

腊月二十四小年,我冒着严寒,骑摩托车回到乡下,把香火厅上下打扫得干干净净,坐在天井边,看着神龛上的牌位,黑暗中的牌位反射着微弱的光,如杂乱的眼睛,不知在新的神龛里,牌位会不光鲜些呢?

突然有人在背后拍了我一下,“邓叔,发什么呆呢?”,是五峰哥的大儿子,他如今是个自由撰稿人,满世界跑,小我三岁,也是儿时的玩伴。他手里拿着一只单反相机,“这么好的香火厅,说拆就拆了,现在的人啊,不知道什么是真的好东西,真不识货哩!”,“那你当时怎么不说话?”我反问道:“没我小辈说话的份哦,”他双手一摊。我陪他一起把香火厅上上下下照了个遍,叮嘱他:“别忘了把照片传给我,我去做个相册留念。”

时近中午,天空开始飘起小片的雪花,我走出香火厅,站在远一点的地方看着香火厅,像与一位沧桑的老人对话,任凭雪花落在身上。香火厅仍然平和,对即将消亡的命运漠不关心,而以往的人和事如电影般闪过我的脑海,几多滋味齐涌心头,热热的泪不觉滚落,也不去擦拭,我的牌位是注定不能放在香火厅的怀抱中了!

这时,明哥的奥迪车开过来了,停在老屋前,车内先钻出他的小儿子,“爸,这房子真破哦!我不喜欢这里,想回家。”,“傻孩子,这就是我们老家啊,你是这里的人呢。”,“我才不是呢,我是省城人。”明哥一家下了车,走入香火厅旁窄窄的巷子,后面有他豪华的房子,很大的院子,可惜车子不能开过去,香火厅重建,这里就可以留出很宽的路了。

呵呵,香火厅,你真的老了,人心冷了,你该拆了!

癫痫病会遗传给后代吗得了癫痫病该怎么治先天性癫痫能治不济南哪里看癫痫作用更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