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丁香】那塘,那井,那水(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精华作品

记得小时候,池塘和水井是人们用水的主要来源。

池塘挑水,我村的北边有沟,人称电灌沟,因沟内曾配电灌抽水而得名,出村向西北过利市庙约三里地,下沟是羊肠小道,极窄极陡,仅可一人通过,沟底有塘,此塘为早年所建,后电灌废弃塘却仍存,塘内有水,不知水从何处来,水中有鱼,有青蛙,有蝌蚪,有草,有杂物,塘是露天塘,为正方形,周围青石砌墙,大约二十多个平方的样子,不知从何时起,我们村的人就在塘内挑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塘里的水有限,每天需清早去挑,只能挑数十担,去晚了就没水,因此,家家户户的青壮男劳力每天必要早起,上工下地前挑上一两担水,就够一家人一天多的用度了,若逢雨雪天气,路滑难行,人都不敢冒险下沟,只好在别处设法弄水。

沟里的坡路有五六百米的样子,从沟底到往上的羊肠小道上料角石子遍地,不论上下都要十分小心,挑一担水中间不能停歇,必须一口气挑上来,既是青壮劳力也要有一定的耐力,若是把握不好,水洒桶摔也是常有的事。挑一担水一般要一两个小时,一个上午挑三回水就算好劳力了,老弱妇女更谈不上敢涉足沟底了。

塘里没有水的情况下,人们就在村内的水井里排队摇水。

水井摇水,也需费一番功夫,我村有好几处早年留下的水井,大都年久失修,存水不多,因此也要早起去排队,人们用古老的方式往上摇,井口有固定的木架,一边用大青石压牢,另一边用木头成八字形架起,架上套轱轳,轱轳上插弯形木把,八九十米深的井需用百余米的长绳子,绳子一头可拴水桶,一头在轱轳摇把上扎紧,平时缠绕在轱轳上,往上摇水,壮劳力一个人就能摇上来,一般摇水的时候,一人在左边抓辘轳把,一人在对面帮着拽绳,人们称拉索,拉索的就算挨着摇水了,上一个摇水的一走,拉索的摇水,排在下一位的接着拉,这样周而复始互相帮衬,有拉索的摇水就轻快,没拉索的较费力。

我们队里的人通常在任麻里井上摇水,任麻里是对一个家族的总称,该家族有一座大门,大门内全是任姓,因此叫任麻里,任麻里有水井,井是早先就有的,很深,大约有120米,由于年久失修,井水也不是很充足,人们摇上一上午,就没水了,一个水桶放下去,吊上来只有一小半水的时候,水十分混浊,于是作罢,第二天一大早再去排队摇水,排在后边的常常失望而归,只好到别处去寻。

池塘也好,水井也罢,那水都是浑浊的,水井的水浑浊,倒在水缸里澄上一阵子,就能变得清澈,只不过隔几天就要涮涮水缸罢了,池塘的水则不然,那水看似清澈,实则里边极不干净,闻起来一股说不上的怪味,鱼腥味,羊粪味,泥味,野草味多味混杂,你也不得不用它和面,淘菜,沏茶,做饭,多少年来,人们就吃用着那些水,为了抢到水,池塘边,水井边人们常常因争先来后到互不相让而争吵,有的甚至大打出手,雨雪天气家中实在没水的,就到处去借,等天晴挑到水再还给人家,不然再去借就难借了。

电灌沟的水塘四周杂草丛生,塘内一片浑浊,污泥,草叶,树枝漂浮水面,放羊的,钓鱼的,割草的,也喝也洗,塘内蛙声阵阵,倒不失为一处游玩之地,走到塘沿一股说不上的味扑鼻而来,这就是平时的用度所在,可人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水井边是我们经常玩耍的地方,大人们在摇水闲聊,我们在周围你追我赶地跑来跑去,一玩就是老半天,直到井里摇不上水了,有人盘好绳索,盖好井盖,才各自散去。

后来,村里连打了几眼机井,全部电力配套,家家都有了自来水,人们吃水再也不愁了,水井也渐渐被人们遗弃,一眼眼被填埋,沟里的池塘也无人光顾了。

随着时光的流逝,那塘,那井,那水,那年月,早被人们渐渐淡忘了。

西安治疗癫痫病去哪里更可靠陕西哪些癫痫医院能治癫痫病癫痫病能彻底治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