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丹阳之吕氏春秋(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精华作品

近年来,我曾三赴丹阳。作为镇江所辖的一个县级市,虽说和一些历史名城比起来,它只是一个不太知名的小邑,也并非旅游热点城市,却同样具有厚重的历史和不可小觑的人文景观。去了,便令我牵记,在心底里形成错综的交集,以至于久久地感怀,且不由自主地一而再、再而三地踏上回探的路。就像漫游者涉入深邃空茫之境,叩问尘封的历史之门,却依然可以听见那些悠远的绝响、不朽的载说。“齐梁故里”、“季子延陵”、“吕凤子故居”等可供辨识的文化符号,无形中使丹阳增重,成为诸多学者和文人心目中的历史名城、帝王之乡(有12位齐梁帝王的陵寝)。它的文化气脉甚至可以贯通至2500年前,亦为孔子唯一留下字迹碑文的所在地(季子庙)。

丹阳,含“丹凤朝阳”之意,据水陆之冲,扼南北之要。建制始于战国时期,初为云阳邑。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天下,实行郡县制,改云阳邑为云阳县,不久又更名为曲阿县。王莽篡汉的新朝元年(公元9年)改曲阿县为凤美县,东汉初复名为云阳县。晋太康二年(281年)复名曲阿县。唐天宝元年(742年)改润州为丹阳郡,曲阿县为丹阳县,丹阳县属丹阳郡。乾元元年(758年)改丹阳郡为润州,丹阳县属润州。后经历朝,丹阳均属镇江。在这漫漫历史长河中,丹阳还曾易名为朱方、兰陵、延陵、简州、云州等。

这些沧桑更迭、循环往复的名号,自唐以后基本落定,一般人实在不会对此有深究的兴趣。如同我,过去只知江苏有丹阳,且此地通火车,这比诸多更知名的却只通长途汽车的同省县级市(比如太仓、常熟、江阴、张家港等)更有交通的便捷。但我在火车上途经丹阳无数次,却不曾对它有过多的留意,偶尔还会抱怨没有坐上直达车,以至于连这么个小站也得停靠。直到近年来我在对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的研读中,知道了吕凤子先生(1886-1959),并且随着感悟的加深,他的形象在我的心底里愈加丰满起来。如此卓立的人格、渊博的学问、旷世的才华和生命的境界,实为百年来所鲜见。反观当今社会物欲横流、道德低下之世间态,常使人缅怀那些传统的价值观和历经剥蚀、却依然矗立着的一座座文化的丰碑,这其中就包括了像吕凤子这样的大家。

于是,我不得不放下书本,打点行装,去探访包括吕凤子在内的各地人文遗迹,而丹阳是绕不过去的一站。因为,它是吕凤子先生的故乡。

到丹阳翌日,我便在好友谢锁玉先生的陪同下,由他驾车去到吕凤子故居。锁玉是一位房地产商,正值青壮年,虽身价数亿,却生性淡泊、为人低调、谈吐诙谐机智,内在热诚朴厚,行事不紧不慢,兼具急公好义之风。他是丹阳人,对吕凤子先生毫不陌生,且如我一般心存敬畏。

走在云阳镇新桥西的那条狭长的窄巷和高低错落的一大片民居中,恍若时光倒流。显然,这是一片老城区,处处裸露着岁月流逝的斑斑遗痕。如果没有那块嵌在旧砖墙上的字牌“吕凤子故居”、“吕澂故居”作为标识,我很难相信那扇简陋低矮的木门就是我们几番问路打探的目的地。两位大儒,不世之才,故居的保护级别却仅为“丹阳市级”,和周围的民居别无二致,似乎并没有引起多少重视,这多少使我错愕。君不见现如今还健在的一些名家,都纷纷在自己的故乡建起了以个人名字命名的“艺术馆”、“美术馆”。我就参观过几处,可谓重金打造、堂皇气派、设施现代,不知就里的访客若到此,还以为这是哪一位历史大名人的纪念馆哩!相比之下,吕凤子故居的“寒碜”未免与他在近百年中国艺术史、教育史上的地位极不相称。且丹阳市至今没有建立他的纪念馆。据说当地40余名政协委员曾联名签署提案,为之呼吁,却因所谓“经费”问题搁置至今。果真是“经费”问题吗?看看那些个光鲜奢华的楼堂馆所,我不禁哑然失语。而距故居几十步开外的巷口,就是当年吕凤子创办的私立正则女子职业学校的旧址,那么大的一处好地块,在今天该是一笔巨额的家产,吕凤子当年却没有因为“经费”问题而无偿捐献给了故乡。

初到吕凤子故居,就吃了闭门羹。显然这座故居只是象征性地挂了个牌子,而不是想象中的一处正常运营的文化设施。后来得知,开门接待访客的事宜目前由吕凤子后人负责。他们拿着钥匙来开门,访客才得以进入,否则就只有趴在门缝里向里面张望几眼的份儿。我当时就想,别说在丹阳,就算摆在江苏省的层级,吕凤子都堪称“近代大家”、“百年宗师”,他的故居保护工作也不该沦入如此窘境。但恰恰在他为之奉献了大半生的故乡丹阳,这种尴尬的境遇却延宕至今,而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当年吕凤子兴办正则蜀校的重庆璧山,在2002年已建起了国内第一座吕凤子纪念馆。

当然,在丹阳城市形象的打造上,有关部门却也懂得把吕凤子抬出来,作为丹阳的“四大名片”(齐梁故里、季子庙、吕凤子故居、眼镜城)之一加以宣传。历年举办的各项纪念活动,领导们也会出来讲讲话,赞扬吕凤子的高贵品格、非凡成就和奉献精神,似乎吕凤子真的成了这座城市的光荣和骄傲。古人有“口惠而实不至”一语,我虽不敢妄加苛责,但我希望城市形象的打造,尤其是城市文化形象的打造,不是发几张“名片”、贴几个“标签”、做几次“讲话”这么简单,而要体现在文化良知、诚意和远见上。

我在丹阳的游踪,基本上是围绕考察古迹而展开。但所到之处,发现一些珍贵的历史遗产,几乎都没有得到相应的呵护。比如目前仅存的三口唐钟之一,被置放在人民公园一座亭子的木栅栏里,且钟体上被游人刻上了乌七八糟的字迹(后来我们一行人拜会了龙庆寺的住持礼相法师,法师表示,想把唐钟请进寺里加以保护,在此我衷心祝愿此事能够促成)。而齐梁神道的石刻,堪称气魄恢弘、巧夺天工的艺术精品,虽然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却在周遭的一片荒寂之中,任由风吹日晒、时光剥蚀,有些断裂处只做了十分初级的水泥填塞缝接,显得那么粗陋不堪和漫不经心。而在另一处精妙绝伦的石刻所在地,许多大树被连根砍伐,当年的华盖如云、绿荫葱茏的景象,凭空便可想象,但现在却只剩满地的疮疤和丛生的杂草。

这种对历史珍贵遗存的漠视,令人困惑,亦使人心寒。再回过头来看吕凤子故居的现况,也就见怪不怪了。

我对吕凤子故居的首次造访,却吃了闭门羹,当然心有不甘。而我的再度访谒成功,就全赖锁玉兄的促成了。因他的介绍,又得以结识史建国、徐丽娟夫妇及王晓燕诸好友,他们待客之热诚,使我在丹阳几无异乡之感。特别是由于王晓燕女士的牵头,而和吕凤子先生的两位嫡孙吕奇(书法家,现任丹阳吕凤子工艺美术学校校长)、吕存(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正则绣第三代传人)兄弟俩有幸结交。真的很感谢他们,于隔日陪同我二度探访吕凤子故居及考察齐梁遗址,并去到吕存别墅做客,使我掌握了诸多第一手资料,可谓获益良多。

考察故居的具体过程就不必在此赘述了,还是让我们抱着崇敬之心,来了解一下高山仰止的吕凤子先生吧。

和近现代若干位绘画大师相比,吕凤子更像是一座守望在群山之巅的无言的雪峰。即便一时浮云遮望、时势变迁,却丝毫不能降低他在百年文化史上的崇高地位。他的建树太广博,又极精深,可谓“文化、艺术、哲学的全面通悟者”(周永健《吕凤子文集序》)。以儒、释、道三者圆融的智慧和“知行合一”的精神,穷其一生追求道德修为的超拔境界和人文理想,这具体体现在他的毁家兴学和淡泊名利上。

吕凤子3岁习字;4岁即能背诵《论语》《孝经》;5岁受私塾教育;15岁考中秀才,被誉为“江南才子”;废科举后考入南京两江优级师范学堂(1907年),师从著名学者、近代奇人、书画家李瑞清(清道人)先生。在校其间,吕凤子中西兼修,品学兼优,成为李瑞清的得意门生,毕业后留两江附中任教。1910年于上海创办近代最早的美术专科学校“神州美术社”,比之刘海粟等人创办的上海美专还要早两年。1912年,吕凤子倾其家产,在家乡丹阳创办私立正则女子职业学校,其初衷为:“母四十始读书,邑无教育女子处所,督浚(即吕凤子)设正则女校”(《吕凤子画鉴》)。另据吕凤子次女吕无咎撰文言及其父办学目的:“是因为我的母亲幼年失学,父亲立志要为妇女教育尽力。”这和蔡元培出于反封建礼教、提倡女权平等而于1902年在上海创办爱国女学的出发点可谓如出一辙。1930年,吕凤子结合西洋画法创正则绣(乱针绣),打破了我国传统刺绣采用的丝线排比、长短交接,以丝线的色调绣出轮廓和层次的平针绣法,而是运用丝线、色调的交错穿插分出明暗、层次、形象,使之更富有艺术性、写意性和画面感。可以说,乱针绣是以丝线为笔墨和颜料绣出的油画或中国画(我在吕存家中,欣赏到他的多幅乱针绣精品,以我的审美,毫不怀疑他是在世的乱针绣首屈一指的高手)。1938年,日军进攻之下,江南失守,丹阳沦陷,吕凤子历尽磨难迁正则学校入蜀,后在重庆璧山创立正则艺专。期间每逢办学资金出现困难,他便创作大量书画以资校用,而无一分一厘的个人盘算;抗战胜利后,吕凤子将整修一新的校舍,无偿交付当地,以利继续办学,然后迁蜀校回故乡丹阳,在废墟上重建正则学校;解放后,正如前文所提及的,他又第二次把校产毫无保留地捐献给故乡,就连他女儿想保留一架钢琴的愿望都不予满足。

为了办学(三次办校,两次捐献),吕凤子落得两袖清风,倾家荡产,就连稿酬和工资都拿来贴补校用,并多次免去困难学生的学杂住宿费。许多正则当年的老学生,到了白发苍苍的暮年,只要提到曾给予他们无私关爱的吕校长,都忍不住热泪横流。

吕凤子还担任过许多公立学校及高等学府的教授、教务主任等职。1940年出任国立艺专第三任校长,他言明办学经费自筹,不要教育部一分开支。近代一些大家、名家,比如李可染、赵无极、张书旗、吴冠中、许幸之、姚梦谷等,都曾是其学生。徐悲鸿从油画转入国画创作之初,也曾谦恭地向吕凤子求教。虽然他们后来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但只要见到吕凤子,无不恭敬,必执弟子之礼。

吕凤子一辈子不求闻达,不攀附权贵,品性高洁而不阿时流,即便是面对正派的官员,他也尽量规避,不予深交。

例一:吕凤子父亲吕守成当年在上海开过钱庄,是一位开明的工商业者。他乐善好施,常接济有生活困难的乡亲,被邻里称为“吕善人”,甚至曾给同盟会捐过一笔钱,使困境中的孙中山十分感激。民国元年,孙中山出任大总统,仍念念不忘吕家的恩德,便让秘书给吕凤子发了一封电报,请其来上海见面,打算给吕凤子一份官职。吕凤子虽也崇敬孙中山,却毅然拒绝了这份好意,非但没做官,就连上海都未去,而且以后从未向人提及此事。我们可以设想,如果换作别人,不啻是天降甘霖、时来运转的契机。大总统主动约见,意欲报恩,这该是多大的荣耀!但吕凤子之所以是吕凤子,就在于他的明心见性、人格贵重,兼具古代高士之遗风。联想到现如今的一些名家,见了大官就一副阿谀媚态,极尽邀宠之能事,几不知风骨为何物,实在是和吕凤子的境界相差十万八千里还不止;例二:大军阀孙传芳极喜爱吕凤子的仕女画,令手下取二百大洋去丹阳求购,吕凤子避而不见。孙传芳以为吕凤子嫌出价低,便慷慨地加价至一千大洋,对手下说道:“我不怕吕凤子高傲,一千大洋可以买一个活美人,难道还买不到他的一个纸美人吗?”遂命手下再赴丹阳求画。这一次吕凤子没有回避,却冷若冰霜,一言不发。孙传芳手下以为这么高的润笔定然把吕凤子打动了,便得意洋洋回去交差,但仅隔一日,孙传芳就意外地收到了被退回的一千大洋,并有附函:“为了取悦于人而画,极不自由,也极不愉快,因此也画不好。大洋璧还,乞恕不恭。孙总司令鉴,凤子百拜。”孙传芳终于被激怒了,派一队人马火速赶往丹阳捉拿吕凤子,但扑了个空。吕凤子预见到孙传芳会报复,已经星夜离开丹阳。为泄愤,这些兵痞竟抓走了吕家二人做人质,后迫于舆论压力而放回。

如果说第一个例子让人钦佩,那么第二个例子则令人震撼了。人家孙传芳位高权重,气势熏天,为求你一张画,既给足了面子、又甩足了银子,但吕凤子愣是不买账,甘冒生命危险,就是不肯作画。虽然吕凤子总是一袭青衫、看似文弱书生,却是铮铮硬骨、宁折不弯的真男儿!和伯夷、叔齐耻食周粟、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高士气格可谓一脉相承。试问近世文人墨客中,又有几人能在强权和刀兵之下有如此气节?怕是连润笔都不敢收,就乖乖地把画送过去了。

张大千晚年曾在美国的一次聚会上说道:“吕凤子的才华真高,但是他生性却很淡泊,简直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要是他稍微重视一下名利,他的名气会大得不得了”(《吕凤子纪念文集》)。同为李瑞清的弟子,亦和吕凤子私交甚笃的张大千,也不得不对这位师兄表露一番敬意了。

晋中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武汉市到哪看癫痫男性癫痫病症状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