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摘杨梅(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精华作品

端午已过,杨梅也红了,似一个个晶剔的宝石,诱惑着人们。

杨梅红了后,几场风雨,就将冷落成泥,所以品尝杨梅要抓紧,过了这场盛会,又要等到明年。可爱的杨梅啊!我多么喜欢你,可以不吃饭,绝不能不吃你。牙齿酸得连豆腐都咬不动了,我还不停地吃,似明天杨梅就要灭绝了,今天一定要吃过饱,而不留下遗憾。

难得天气好,我与妻子带着宝宝,准备爬一爬小区对面的景山公园。景山公园是温州市的一特色,为了给人们留下一片绿色,这座位于城中的山,被原原本保留了下来,山是原来的山,树木都是原来的树,建筑是原来的建筑,一片原生态。

从山底到达半山腰,有一个平台,一座寺庙在树木中若隐若现,红墙黑瓦,一派祥和;袅袅的烟雾,弥漫在寺庙四周,一派静穆。暮鼓晨钟之中,僧人没有远离城市,却与红尘划分了界线,修身问佛,心灵已经抵达大光明世界。我只在庙前站了一下会,感觉心灵安定了许多。从庙前有一条小路,通往山的另一边,正是我们的目的地,山上的动物园。

这是一条山间小路,两侧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树木,还有几座坟墓。郁郁葱葱的树木,让小路光线很暗,杂草丛生的路面,让人感觉走进了乡间小路,给人们回到了乡下的错觉。城里的人们都喜欢往这里跑,欣赏自然风光,体会泥土气息,释放心中压力。

我们一边走,一边讨论着杨梅熟了,哪里的杨梅好吃。我抬头张望,不间意看到了它们,红彤彤正朝我微笑,真是难得,这里居然有杨梅树,且还不少,藏于树林之中。杨梅树已经有人爬过的痕迹,我也就不客气了,一口气爬上了树,挑选红了的杨梅,迫不及待地往嘴巴里送。一股久违的味道,袭击了我的味蕾,打开了我久违的记忆。

我的故乡,杨梅树很多,都是野生杨梅。田边、路边、房屋边有杨梅树长出,大人们都会特意留下,为孩子们留点零食。以前,我们房前屋后都是一片片杨梅林,这是村子在改革开放后,第一次花大力气、大毅力,准备改变贫穷命运,走出的第一步,准备发展杨梅基地。但是山高路远,杨梅过季太快,还来不及卖出,全烂在了山林里。杨梅基地失败后,杨梅树全部被砍倒,种上了其他树木。杨梅树却没有消失,留下的树桩继续发芽,长成大树,成为了我们的美食。

我们从杨梅扬花,到果实挂满枝头,就一直关注着,路过杨梅树下,经常停下,看看杨梅熟了没有。杨梅树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树木,它们雌雄不同株,雌树雄树都会开花,雄树开红色的花,雌树开白色的花。雄杨梅树不会结杨梅,只为了授粉。蜜蜂把红色的花粉带给白色的花,杨梅才能挂果。

杨梅似黄豆大小的时候,完全没有味道,形同嚼蜡。当杨梅细小的鳞片饱满起来,酸味也迸发出来,所有酸味都聚集在此。我们已经等不及了,路过杨梅树下的时候,不时伸手摘一颗酸杨梅,体验一回真正的酸。

杨梅的酸味是与生俱来的,从鲜红到黑红,入口味道变好了,酸味却还在,就算吃红透了的杨梅,牙齿还是能感觉到酸。不是说经历过酸甜苦辣的人生,才是完整的人生吗?杨梅是我经历的第一种酸,第一次体会到酸的感觉。杨梅酸是天然的,不似酸菜,是后来发酵而变酸;更不是醋精,通过提炼而变酸。酸只是杨梅的一部分特征,另外的一个特征是甜,两者合在一起,才是让人们爱它的缘故,酸中有甜,甜中有酸,极其美味,也极其开胃。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塘前处处蛙。”杨梅熟了,雨也如期而来,淙淙下个不停,南方进入了梅雨季节,梅雨似给杨梅送行而下的雨。我们得抓紧时间,这可爱的杨梅,就要消失了。

每天放学后,我们把书包朝家里一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杨梅树下冲了过去,似一群小猴子一样,灵巧异常,蹭蹭几下子就上了树。爬树是吃杨梅必备的技能,爬树越厉害,享用的杨梅越美味。因为树顶的杨梅一向熟得最快,也最好吃。野生杨梅味道千变万化,每一颗树生长的杨梅都不一样。这一棵甜一些,那一棵酸一些,还有一些杨梅木味重一点的。我们在一颗颗杨梅树上攀爬,吃完这棵,再吃另外一棵,整片山林的杨梅都被尝遍,吃饱了,还要摘一些带回家。天黑以后,我们才带着满满的收获回家,不再吃晚饭,肚子吃太饱了,牙齿也酸得吃不动。一夜以后,我们又变得生龙活虎,开始新的征程。杨梅成熟的这半个月,我们完全变成了野孩子,除了上学外,全部在杨梅树上度过。这个时候,是我们差学生唯一一次打赢好学生。好学生整天埋头读书,体育细胞都退化了,不太擅长爬树。不似我们差学生,四处乱跑,体育细胞好得很,爬树小菜一碟。女孩子爬树更差些,她们只能等我们大发慈悲,扔一些杨梅下来,或者把杨梅树压低,让她们采摘。杨梅成熟的时间里,山林完全被我们占领,我们的欢声笑语响彻山林。

杨梅不能多吃,易上火,对于小孩子来说,上火与美味,上火太微不足道,不过是嘴角烂掉、嗓子痛而已,而杨梅过了,下一次要等到明年了。它们不似西瓜、甜瓜,大棚能够种植,什么时候吃都可以。

我吃杨梅很快,一颗没有吞下,又放入一颗,有时连杨梅核都不吐出,一起吃了。妈妈常让我注意杨梅有没有虫,要清洗后才能吃,不然会坏肚子。但是我才不管,都往嘴巴里送,杨梅的核也吃了不少。有一次,杨梅核吃多了,肚子鼓鼓似球,大便都解不出来,在医院打了几天点滴,才消化掉。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多吃杨梅。随着年龄增加大,我离家乡越来越远,很久没有品尝过故乡的杨梅了。

杨梅的酸味是我体验到的第一种酸味,每当我遇到酸味,就会想起杨梅,想起故乡的杨梅。在异乡的日子里,我也吃过不少杨梅,却没有那时候那么畅快,总是担心不干净,洗了又洗,再也吃不出原来的味道。故乡的杨梅啊!我什么时候能再品尝你们呢?

治疗癫痫病用奥卡西平怎么样太原看癫痫最好医院哈尔滨市比较好的羊角风医院得癫痫病会影响寿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