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云】玉娥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恐怖小说
正午时分,已经很少有人出门了。偶尔有行人走过也都是行色匆匆,脚下急忙。然而正在建筑工地上工作的工人们此刻却依然在顶着烈日秩序井然的劳作着。   凤阳小区建筑工地上工作的陈建平昨天回家收完了麦子,今天一大早刚刚返回工地。陈建平四十出头,一米七的身高,身板儿常年劳动锻炼得很结实,脸被太阳晒的黝黑黝黑,只显得牙齿越发的白亮了。一想到家里一对可爱的儿女,陈建平浑身就有了使不完的劲。此刻他正在工地上正在建设中的楼顶接吊车送上来的小推车,然后将小推车里的砖块一块一块的放到工匠的手跟前。正卸着砖块,他兜里的手机响起“来电话了,来电话了”的铃音。他忙擦把汗掏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不想接。挂断电话还没等他把手机放进口袋“来电话了,来电话了”手机又响了。他迟疑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没等他开口,对方就在电话里呼哧呼哧喊了:“建平哥,我是狗儿,玉娥嫂子出事了,你赶紧到医院来,急诊科。”建平听完惊了一下急问:“你嫂子咋了?这不是我早上走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呢!”狗儿很不耐烦的:“你啥也别问了,来了就知道了。”“好好好,我马上到。”听完电话的陈建平急急忙忙去给工头说了一声,踏上升降车下来都没来得及换一下衣服,顺手夺过一工友的自行车就往医院赶。   医院急诊科,邻居狗儿,对门老贺叔,村西口的哑巴和一个胖胖的年轻人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看见建平过来,老贺忙一把拉住他的手:“建平,你要沉住气。玉娥被车撞了一下,要不要紧现在还不知道,医生正在里面抢救着。”哑巴也急急的凑到他跟前“哇,哇,哇”手忙脚乱比划着。建平看不懂他比划什么,心乱糟糟的,忙一把把他推到一边怒喊“哑巴,你别吵了。”转头又问老贺:“叔,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胖胖的年轻人忙一脸歉意的上前对他说:“哥,对不起啊。我车子在路过村口时,被晾晒在路上的麦子滑了一下,一把方向没拦住,车子直冲正在路边玩的小孩冲,刚好嫂子路过,她赶紧一把把孩子推开,但是她自己一个趔趄滑了一下没躲开,就被撞上了。哥,实在是对不起啊。”小青年在一个劲地道歉赔罪。建平焦急的再问:“人要不要紧啊?”老贺拍了拍建平的肩膀:“人当时被撞晕了,现在还不知道怎么个情况,医生不让进去。”建平急的身上的汗打着线线地往下流,像个热锅上的蚂蚁般不停地转着圈圈踱着脚“唉,唉”的捶着拳头。老贺叔看建平失了主意的样子忙对他说:“建平,我看你该给玉娥她哥打个电话,让她来一下。万一有个什么事娘家人得在场啊。”老贺的这句话让建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忙给玉娥的哥哥玉辉拨打电话“玉辉,你听我说,娥子被车撞了,正在医院。你也不要太着急,我们都在医院。你有空的话来一趟最好。”建平尽量把语气委婉了些。   医院里,急诊科的医生们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抢救,还是未能留住玉娥年轻的生命。等玉娥哥哥玉辉赶到医院时,医生们刚刚出来很抱歉的对他们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但她伤势太重,内脏破裂,已经死亡了。”   乍一听此言,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击懵了。玉辉猛的一声“娥子”没哭出来,气憋的晕死过去了。在场的医生护士赶紧把他放平掐人中,针刺脚心,总算把他救过来了。一旁的建平抱着脑袋一声声“娥子,娥子”的嚎着。   玉娥是个好媳妇,整个吉祥村男女老少一提到她都会对她竖起大拇指。   村里有个祖宗们传下来的规矩:非正常死亡的人死后尸体不能再进村。然而建平不同意,他坚持要把玉娥带回家,并且把她的灵堂设在了他们刚刚盖好还没来得及搬进去的楼房里。他想要他可怜的妻子玉娥住一回自己辛苦盖好的新房子。   听闻玉娥遇难的消息,村子里炸开了锅。老人们难过的纷纷抹眼泪“这么好的娃娃咋说走就走呢?”年轻人则是一脸的遗憾“娥子,也真够苦命的。刚说到了享福的时候,她却走了。唉,这人哪。”建平的母亲躺在炕上悲痛的哭道:“老天爷啊,你咋不把我这个老不死的带走,带走我这么好的媳妇娃为啥啊?”村子里能来的人都来了。一时间悲痛的哭声弥漫了整个村庄。   建平和玉辉这两个老同学,也是玉娥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此时守在玉娥的灵前,都悲痛的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中。   【二】   玉娥的死,最伤心难过就是她的哥哥玉辉了。玉辉守在妹妹的灵前回想妹妹这一辈子为他牺牲的太多太多了,而他也亏欠这个妹妹的太多太多,永远都无法回报她的恩情,伤心的忍不住眼泪一把一把的往下流。   在玉娥还只有十三岁的时候,他们的母亲就因病去世了。当时他在读高中,妹妹玉娥刚升上初一,小妹玉英上小学。老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自从母亲去世后,他越发的少言,整天不说一句话,只知道埋头干活。慢慢地干活都需要别人给他指点安排好,他才知道该干什么,一件事干完了就静静地等着人给他再安排。   当时那种情况,作为长子的他本应该停学回家,挑起家里的大梁,照顾好两个妹妹和他们的父亲。然而大妹玉娥愣是拦住了他,她含着眼泪劝哥哥:“哥,你不能停学,你辛苦了这么些年,再有一年就要高考了,怎么能说退就退。我回来吧,咱这个家需要一个女人。洗衣做饭的你回来也弄不了,想来想去我回来是最合适的。”玉辉惊讶地像突然之间不认识了似的看着大妹。她好像一下子长大了,像个小大人的样子。   就这样,十三岁的小玉娥退学回家洗衣做饭料理家务,务庄稼做农活,照顾他们的爹。只有十三岁的小姑娘,样样都努力做到不比别人差。瘦小的身躯承担了家里所有的重担。偶有农闲时她还让邻家婶婶们教她织布蒸花馍。小小年纪身子瘦小学什么都费力,但这个倔强的丫头样样都要学习弄到最好。婶婶们在夸她是个好姑娘的时候常常也会心疼得掉眼泪。   玉辉悔恨懊恼自己实在是不争气。头一年初次参加高考,成绩下来差三分没被录取。他在感叹大概命该如此,想放弃回家,那样妹妹就不用那么辛苦。然而玉娥不甘心。她劝玉辉:“哥,只差三分,你辛苦再补习一年吧。明年能考上大学的话以后就不用在农村受这份穷了。你上了大学也等于妹子我上了大学,也不枉我辛苦一场啊。”   然而,接下来连考了三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背负的心理压力太大,还是命运的故意捉弄,总之,每一年不是差一分就是两分,终未被录取。他终于失去了信心,放弃了高考这条能够让他走出农村的路。   退学回家的玉辉面临着两件事情:一是工作,他不甘心像父辈们一样在家做一辈子的农民务一辈子庄稼;二是结婚,村子里他这么大年龄的大多已经结婚了。但是像他们家这样条件的恐怕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合适的。懂事的玉娥托了一个又一个媒人给哥哥说媳妇。让村里的大人们吃惊的是,这个小丫头是什么时候织好了一匹一匹的布,她像个母亲般早为哥哥准备好了聘媳妇要用的被里,棉花,各色布匹,床单等,用纸箱一样一样放的好好地。然而一次次抱着希望去求亲,又一次次失望而归。看着一天天闷闷不乐的哥哥,玉娥的心也一天比一天沉。   村里有个一天到晚专门跑腿说媒的女人秋菊。秋菊低矮肥胖,两只小眼睛像是不经意用指甲掐开的一条缝一样,嘴皮子吧啦吧啦的一天到晚就不停,邋里邋遢的不知道收拾自己,整天就是东家串串,西家跑跑,保媒拉纤耍嘴皮子。   这天,秋菊主动来到了玉娥家殷勤献媚地对玉娥说她给玉辉找了个好媳妇。玉娥一听高兴得不行,忙问她:“婶子,太谢谢您了。她是哪里的?嫌不嫌我们家穷?”胖秋菊一听这话又有点难为情的对玉娥说:“娥子,你看你们家的情况呢也确实是很困难的。我有个远房亲戚,他们家呢,有个女儿,比你小一岁,长得很漂亮,又很能干。给你哥当个媳妇那是没得说。但是呢,他们家也有个男孩子,跟玉辉同岁的,也没找到媳妇,你要是愿意的话,跟他们家的女孩子换一下亲好不好?”秋菊小心翼翼的说完这段话后,斜着眼睛偷偷观察着玉娥的反应。玉娥听完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换亲?换亲?”她连珠炮似的大声喊问:“这是个什么事啊?”“这以后怎么称呼?怎么叫啊?”“我是该叫她妹妹?还是该叫她嫂嫂?”“她嫁给了我哥,我又去嫁给她哥。”“这么奇怪,都什么跟什么嘛,乱七八糟的。”玉娥听都没听过这世上还有换亲一说,难怪她反应会这么大。秋菊看玉娥这样激动,轻轻地拉过她的手语气尽可能温和的说:“娥子,这就是个称呼嘛,该怎么叫还怎么叫啊。搁在旧社会换亲那还不是常有的事情,这有什么奇怪的呢?秀英嫁过来,你又嫁过去,你们这是亲上加亲。双方都不用出彩礼的钱,又都娶上了媳妇,这不是挺好的事情嘛。”玉娥一听换亲不用出彩礼钱,她的心“咚”的动了一下:“真不用出彩礼可以?”看到希望的秋菊忙大声肯定了一句:“当然。”玉娥没底气软软地对秋菊说:“那我跟我哥商量商量,过几天给你个回话。”“好,好,你们商量,不着急。”秋菊面露喜色,眯缝着小眼,肥胖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回去了。   回头玉娥跟哥哥说起了秋菊提起的换亲一事,当时玉辉的反应不亚于见到了外星人。他愤怒的瞪着一双眼睛几乎是怒吼他的妹妹:“娥子你傻呀,你过脑子想一想,需要用换亲才能娶上媳妇的人家,他们家的条件能好吗?他本人能好吗?山沟沟里那么穷的地方你不能去。我不能再让你受苦受穷了。这件事甭说了,提都不要提,听到没?”玉娥好心却被哥训斥一通,撅着嘴巴满脸委屈的低声跟她哥说:“哥,你看看你妹妹我,要人样没人样,脸上一脸的雀斑,黄黄的几根头发,再看看,要身高也没身高的,矮的就像武大郎谁要我啊。我找又能找个什么样的。只要能给你换个媳妇回来,啥样的我都愿意去。”说完这话,玉娥鼻子酸酸地一下子哭出了声。听完妹妹的话玉辉的心像是被针扎一样疼。他忙上前一把将妹妹搂在自己胸前,拍着她瘦弱的肩膀安慰她:“别哭了,娥子,哥也是不想让你再受苦受穷了啊!”他这个妹妹实在是懂事的让他心疼啊。   【三】   经过胖秋菊的几番撺掇,玉辉终于同意跟他们先见上一面再说。   见面的当天,秀英和民英由他们的父母带着来到了秋菊的家。这边玉娥和玉辉他们也过来了。就这样,有了一个奇怪的四人相亲见面会。胖秋菊简单的给他们做了介绍以后就陪同秀英父母出去了。房间里玉娥和玉辉坐一排,秀英和她哥坐一排。玉娥很快的扫了一眼对面她未来的丈夫,中等身材,倒也白净,有点憨憨的在一个劲对着她傻笑。他妹妹秀英倒是看起来很机灵,大约一米六的身高,麦黄的肤色,眼睛不怎么大,睫毛很长,扎着一条马尾辫。此刻,她正羞红着脸用很欣赏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哥哥玉辉。满心的欢喜愉悦表情全部都写在了她的脸上。   胖秋菊的那张嘴皮子极尽可能的向秀英吹捧玉辉,说他是个长得好看又很有学问很有本事的人,小姑娘当时就心花怒放,早在心里想象过很多次,到底他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此时,坐在她对面的就是他将来的女婿了。她仔仔细细的将玉辉从头到脚看了一眼又一眼,越看越欢喜。玉辉个不算高,有点偏瘦,戴副眼镜看起来很文雅,完全就是她想象中的样子。她满心欢喜,暗自庆幸。   此时坐在秀英对面的玉辉却根本没有心思细看秀英,他匆匆的瞄了一眼,发现秀英也还算漂亮机灵。再转过目光看看妹妹将要嫁的民英,他发现民英虽说长的还算可以,但是他的目光多多少少有点迟钝,而且至始至终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一个劲傻傻地冲着玉娥笑。他的心里猛地划过一个疑问“他是个傻子?”这一发现憋闷的他透不过气来,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人玩弄羞辱着,浑身的不自在。找了个借口跑到房外闷闷的抽烟去了。   回到家以后,玉辉对妹妹玉娥说:“娥子,这个民英有点傻有点呆,这件事情就到这吧。以后我们就不要再提了。”玉娥的话却让玉辉很吃惊,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好了。玉娥说:“哥,我一眼就看出民英是个傻子了。但是他们家秀英没问题啊。聪明又漂亮,而且她对你满心的欢喜我看得出来。将来你们在一起肯定能过个好日子的。只要你们好,妹妹我找个什么样的无所谓。”玉辉气的抡起手臂最后落下却换成了用指头点着玉娥的额头吼她:“娥子,你哥我就是打一辈子光棍,我也不能拿你换过去给一个傻子当媳妇。”随后他摔门而去。   武汉老年癫痫病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些呢武汉癫痫去哪治疗最好武汉治疗成人癫痫需要的费用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