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看点·红尘】孤独·猫咪(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灵异小说

忽然就孤独了。

和我一同孤独着的,是那只猫咪。

我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似乎心里缺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缺。

空气里仿佛流淌着火。

汗毛紧贴着皮肤,黏糊糊粘了一层,像是给胳膊套了个套子,闷住了,勒一个傻子一样虐待着;又似乎它们一根一根跳着舞,贱贱的,挤眉弄眼着,调戏着我的神经,让我的心不上不下吊着,抓心挠肝地难受。心里发狠了,想着扯几根下来,也算是找点小事做。这样一想,我忽然笑了,看了下胳膊,有汗毛么?似乎没有啊,这皮肤算是粗糙呢,还是细腻呢?这汗毛是没钻出来呢,还是……

猫咪在花盆里蹿上蹿下,花的枝干被它拨弄得哗哗响,待我抬眼看去,它藏在花枝后面,露出狡黠的眼睛来。

对视。

我好孤独,它对我说。

我也很孤独,我对它说。

你孤独什么?难道也像我一样百无聊赖么?书房的书架上,古今中外的长篇短篇都有,莎士比亚,余华,贾平凹,都热情地等着我,我怎么就提不起兴趣呢?还有,早就和友人约好去白鹿原上走一走,到现在还没有踏进那方土地;刚买的二十四史全套,上面的塑料薄膜还好好的;还有一些带了译文的古籍,都躺在书架的角落……以往热爱的文字,都从我脑子里飞了出去,现在,大脑一片空白,除了想一想汗毛的问题,其他的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它又在花盆里跳了几下,忽然两只前爪掰折了一株花的主干。它吃了一惊,我也吃了一惊。这花,刚搬回来没多久,掰折了,还能活么?它是不管这个的,它只是吃惊于忽然之间的变化,吃惊于自己原本抱着的东西倒了下去,然后,它有些委屈了,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又喵喵叫了几声。

是了,我在沙发上坐了很久了吧?某些电影在脑子里放了一遍又一遍,好像还流泪了,干了,又湿漉漉的,脸上都该起褶皱了吧?后来,就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了,陪伴我的只有让我恼恨却又看不到踪影的汗毛,不,还有那只猫,如果不是我故意忽略了它。

没吃饭,没喝水。猫咪也没有吃饭,没有喝水。最初,它在我身边卧着,舔过我的脚趾,用尾巴扫我的手臂,又跳到我的膝上,直起身子求抱抱。我没有回应,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我在想着故事,自己的故事,故事多了,自然成了电影,慢慢地镜头回放。

这个故事里,没有猫咪,所以,它怨我是应该的。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它走去。我想,它一定需要我,一个孤独者拥抱另一个孤独者,就该不孤独了吧?

它伸出了前爪,下一刻,就该到我怀里来了,当我抱着它柔软的躯体,抚摸它柔顺的毛发时,我想,我们都将成为彼此的慰藉。

可是,我愣了。

它眼神中闪出一丝不屑来,跳跃着下了地,迅速远离了我。然后,蹲坐在墙角,继续沉默。

为什么?我问它,它不回答。

在我还在发愣的时候,它又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食具前,吃了几口猫粮,喝了几口水,然后侧躺在地上,舔起自己的毛来。

它那样从容地鄙视着我,一个会哭鼻子的孤独者。原来,只是我想当然,只是我一厢情愿,我软弱,就以为世界也软弱,我孤独,就以为世界也孤独。忽然就有点恼火,我想拥抱你的时候,竟然敢嫌弃我,你以为你是谁?是他么?

我朝它勾手,我相信它会臣服,只要它朝我伸出小爪子,我就原谅它的傲娇。

它不动。

真是呆子,不解风情。再不过来,我就离开你,我有些发狠了,眼神都凶起来。它摇摇尾巴,无动于衷。有一种生物,实在是和这只猫咪很相似,不带接收器,接收不到信号,傻傻的,呆呆的,即便你在这边气得呕血,他还在那里傻乐。

起风了,窗外,树枝摇曳起来。

几棵树,有粗有细。我一眼就注意到那一棵,它明显高出了其他树。风来了,我的心揪了起来,那高出来的一截,疯狂地舞动,似乎,下一秒就……幸而,它是柔韧的。

我感觉我的腰肢也扭动起来,不,我不想,我只想静静地呆着。可是风裹挟着我,哪里容许我申辩。难道我的孤独源于此么?

猫咪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我的身边,它蹲坐在窗台,无比端庄和凝重。它难道也懂得心疼那棵树?我不信,它只是一只没有思想的猫,我必须记住它刚刚给我的不屑。然而,它扭过头来,目光中充满了温暖,那温暖,长出臂膀来,和我拥抱了。其实,和我拥抱的是它。它抓了我的裙子,跳到我的肩上,长长的毛发贴了我的脸颊,喵喵叫了两声,像是我的老祖母。她在说,宝宝,不怕,有我在。

我没有怕,这世界上风雨忽起,又转瞬化为平静,我已经不是不谙世事的宝宝,我的老祖母也早已经离我远去。昂首,挺立,才是该有的姿态。那些风雨也顶多是让我的内心不平静罢了。哭泣和孤独,我知道,一定有别的缘由。

猫咪挣扎起来,也许是我抱它紧了,让它觉得束缚。它推开我的手臂,甚至露出一点点尖利来,在我手上留下浅痕。它一跃而下,又一个转身与我对视。我看到它的谴责。怎么,我这么爱你,你竟向我亮了你的利爪?猫咪,你可对得起我么?我的心一阵阵痛起来,我知道不是猫咪伤了我,是他。之前所有的自我折磨、沉沦和幻灭、孤独和痛苦、泪湿了又干,都是因为他。我想把他从生活中剔除,却不知道他已经是我的心脏,剔除了,我也死了。

忽然想起一句话来:“要记取,你已经拖延了多么久,神多少次给你宽限,而你并未加以利用……良机一去不可复回。”这是古罗马的玛克思·奥乐留《沉思录》里的话,是他告诉我的,我想,对待傻子,总要给他一些明示的。

拿起手机,发过去,他该明白了吧。

我爱你,他说。

猫咪又叫了两声。我看着它的眼睛,是蓝色的,纯净如大海。

我没有骗你,我爱你,回来吧。

它的眼睛闪烁着希冀,我想,我信它了,它一定像它说的那样爱我。

他在外边敲响了门。打开,门外,他张开了双臂。我化身为猫咪,投入他的怀抱。一瞬间,我的心就满了。

我爱你,他轻轻吻我。

猫咪在我脚边打转,欢快得像个孩子。

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效果好呢!治疗癫痫的医院西安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