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六个猥琐男上街东西靖玄时辰故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灵异小说

靖玄拍了几个铜板在桌子上,迅速站起身来,扯了一下无形的线:“走了。”

“我……我又不是小狗,你牵着我干嘛。”孟晏跌跌撞撞地朝前扑了过去,“到底去哪啊。”她现在真的是非常想念自己那个小破山,好歹在山头也没人敢这么欺负她。

出了客栈,他才不慌不忙地做了简略的回答:“云鼎茶楼。”

“你也去听说书啊。”

“皇宫里知道此事内情的人大概已经被皇帝处决了,那么,这件荒唐事是怎么流传出来的?这随州表面上看着平静,但仍萦绕些许妖气。。”

“你们修道之人还真是爱管闲事。我答应你,马上回天方山,你就饶了我吧,我可不想跟你把我的竹命都丢了。”孟晏真是欲哭无泪,作为妖界中最善良的一只小竹妖,平生不结仇不结怨,若是让别人知道她跟着一只臭道士到处除妖伏魔,回了山头还怎么做妖。

“那你当时就应该好好待在山上,现在乖乖闭嘴。”

她赶紧闭上嘴,在心里狠狠地诅咒他。

到了云鼎茶楼,那说书人还没到,靖玄就牵着她出来了,因为他怕自己待在这里,那个说书人可能不会出现。

“既然那人还没来,我想在这街上逛逛,买点东西成年人羊角风病应该如何诊断啊回送给我们山头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妖怪。”孟晏怯懦地小声说,但没想到古板又小气的靖玄竟然同意了。

“有钱吗?”他问。

孟晏摇了摇头:“我从来不用钱,喜欢就拿,反正他们跑不过我。”

靖玄黑着脸叹了口气,掏出钱包递给她:“别逼我把你打回原形。”

她连忙小鸡啄米地点头,然后欢天喜地地钻进了人群里。她出生于天方山,那是座小山头,偏僻荒凉。山下的住户不多,一个比一个穷。她自从发现自己可以灵体出窍,偶尔会偷偷出来逛一圈,但走得也不远。这次到京城来,她可是废了不少力气,但过程和结局都实在是倒霉至极。

面具摊前。

“真好玩。”她摘下了面具,在脸上比划着,“老板,我就要这个了,多少钱?”

她刚准备付钱,却被一只手挡住了。

“姑娘要是喜欢,你刚才看的胭脂摊和这个面具摊,本公子都买了送给你。”突然出现的男子摇着扇子,一脸的猥琐,还穿一身白,以为自己风流倜傥呢。

不过有人给她付钱,她自然乐意啦,她指了指一整条街:“那我喜欢这整条街上的东西,你都能买吗?”

“买买买!”男人豪气地用扇子一挥。

“不能不付钱。”

“本公子还会吝啬这点小钱。”

孟晏眼珠子提溜一转:“哇,这么些东西我拿不下,你再帮我个忙呗,帮我送到我家去。”

“成,没问题!只要小娘子能陪本公子乐呵乐呵。”他不光说着,手上的功夫也没停下,摸着她的手一脸满足地说,“小娘子人长得美,皮肤也滑溜着。”

孟晏笑得开心:“滑吗?牛皮的!”

“牛……牛皮……小娘子可真会开玩笑。”他还以为她在说笑,复又问道,“对了,小娘子家住何处,我这就张罗着让人把东西送去。”

“天方山。”她答得响亮。

纨绔少爷一头雾水:“没……没听说过,你住山上?”又向周围几个跟班打听这个地方。

孟晏脸一黑:“你居然连天方山都没听过!”

纨绔少爷见美人脸色沉了下来,立马用扇子敲了随从的脑袋:“天方山都不知道,你们这群废物!你们还不快去查!”

卖面具的小贩哆哆嗦嗦地说了声:“小人听过,在川州有座天方山,很是偏僻,山高、竹林茂密,终年萦绕着白雾。山里住着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像熊,不过手臂、脚和耳朵,还有眼睛周围都是黑色的,其他都是白色的。”

“对,那叫貔貅。”孟晏立马激动起来。

纨绔少爷脸立马绿了:“什么,川州?从随州到川州少说也要半个月,你这个小女子竟敢戏弄本少爷!”

周围的人虽然惧怕这个不可一世的少爷,但也有几个好心人过来劝说:“陈少爷,她只是个小女子,不懂事,别在宜昌治疗癫痫贵不贵跟她一般见识。”

“姑娘,还不快跟陈少爷道歉。”一个中年大婶拉着她的袖子小声劝她。

孟晏冷笑了一声,甩开拽着自己的手:“我才不是什么小女子!既然你说我戏弄你,那我就跟你好好玩玩!”

她刚抬手,就被人重重地按下了。

靖玄清冽无比的声音带着些许寒意:“你下手没轻没重的,还是我来吧。”

她立马装柔弱,躲在了他背后,哭诉着说:“这个家伙欺负我。”

随从们先上,靖玄只是轻轻一挡,把他们全部逼退了,然后抬起手在虚空中写了“定”字,用掌力送至陈少爷的胸口,他立马不能动弹。

孟晏抓着靖玄的衣衫,嗤嗤笑出了声,小声问道:“他得定多久?”

“六个癫痫病常见的治疗方法时辰。”靖玄转过身,从背后拽过她的领子,往外面拖,“我说了,别惹事。”

“嘤嘤,待会拍我的时候能轻点吗?”

靖玄对她很是无语,抿着唇,一言不发。

那边,随从们围着陈少爷的雕像急得团团转,他们想把他扛起来,但被定起来的陈少爷却犹如千斤重,半点都动弹不得。百姓们见此情况,却都暗暗叫好。

云鼎茶楼里,那说书的人又开始讲了,不过那个人是个毫无法力的凡人,并不是什么妖怪。讲完故事,靖玄并没有直接上前询问,而是默默地牵着孟晏离开。

她有些不解:“你让我上前把他打一顿,保证他老实交代。”

“闭嘴。”又是这句。

刚刚走出茶楼,雨就倾盆而下了。

靖玄看了下雨势,解下了外衣,罩在她身上:“别把颜料弄花了。”

孟晏心中一动,对他说了句等等,便重新跑回了内堂,不一会就跑了出来:“我问老板借了把伞。”

“真的是借的?”靖玄狐疑。

“当然啦,我哪敢在你眼皮子底下做坏事。”她把衣服还给他,“虽然你说我七情六欲不全,但是别人要是对我好,我一定会千倍百倍地还给他。”

靖玄唇角的微笑很淡,几乎不着痕迹,把衣服重新披在她身上:“伞太小,别弄花了颜料。”

他拿过伞,撑了起来,孟晏赶紧钻进去,依偎在他身旁。他的身上有很特别的味道,她闻着也挺舒服。

“手摸哪呢。”他低下头,蹙着眉头看她。

她赶紧把手从他的腰上挪了下来,然后靠得更紧些,还不停地念叨着:“我冷……”

靖玄竟是没吭声,让她继续吃自己的豆腐。

途径陈少爷雕像的时候,孟晏看到他依然笔直地挺立在风雨中,不由笑出了声:“臭道士,想不到你招数还挺毒的。”

“以后,如果有人不经过你的同意,摸你的手或者……你可以甩巴掌上去。”

“你不是不允许我对凡人动手吗?”

“这个特别允许你。”

“一想到他轻薄的是一张牛皮,我就特别想笑。”

靖玄居然也被笑话给逗乐了。

“靖玄,你真好看。”孟晏趁机摸了把他的手,“手也有劲。”

靖玄甩开她的手,然后把伞把自己那边一斜,把她淋成了落汤鸡。不过颜料没掉,就是模样凄惨了些,爱美成狂的孟晏用他的衣服裹住了自己的脸,然后被他牵回了客栈。

傍晚雨便停了,孟晏身上也干了,百无聊赖地靠在窗子上,欣赏着人间景色。

“待会你还出去吗?”她看天色已暗,便回头问靖玄。

靖玄正忙着手里的活,闻声只是轻轻应了一声。

“昨天晚上那妖怪没有现身,大概是你的引魂灯没了作用吧。要不,你暂时别管随州的事情,先把我送回天方山,或者放了我,我自己走。”孟晏仍然不死心地提议。

靖玄没吭声,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墨色的眸子里情绪复杂,孟晏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照这一路走来,靖玄对其他妖怪并不手软,该杀的杀、该封印的封印,倒是将她一直带在身边,不知有何居心。

夜深人静,在床上打坐的靖玄突然睁开了眼睛,轻轻叫了声:“孟晏,起来。”见地上的女人没有反应,便走上来,把她拽了起来。

“靖玄大人,你又有什么吩咐?!”她揉了揉眼睛,一脸茫然不知的表情。

“捉妖。”

靖玄直接拉着她跳窗而出,从他的手心飞出一盏蓝色花灯,悬在半空中为他们引路。一路追踪过去,花灯在一间民房小屋前停了下来。

孟晏集中精神,嗅了嗅,说道:“白天那个说书人就在这里,还有一只兔妖。”

靖玄抬手在虚空中写了一行符咒,然后平掌一划,一道蓝光将这间屋子围了起来,鹤岗市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形成了屏障。

本文来自小说《神君大人,请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