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天涯】老万,您好棒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灵异悬疑
无破坏:无 阅读:1923发表时间:2014-12-09 10:04:03 摘要:十四年前,老万举家奔波到福建闽南Y镇打拼,在这里我诉说着这个小人物面对生活的坎坷不如意,坚强不屈地奋斗的真实故事。也许能让人们看到了他的辛酸和泪水,也看了幸福与欢笑。——题记 十四年前,老万举家奔波到福建闽南Y镇打拼,在这里我诉说着这个小人物面对生活的坎坷不如意,坚强不屈地奋斗的真实故事。也许能让人们看到了他的辛酸和泪水,也看了幸福与欢笑。——题记      老万,安徽X县人,现年四十七岁。生有二男一女。老大阿禄,老二小胖,最小苗苗。阿禄自小致残,盲人加上不能行走以床为伴(老实说是家里的累赘)。全家除阿禄白白瘦弱外,全是胖胖的,个头不上一米六五,大人胖,儿女自然跟着胖,脸全是圆润润的。   老万,十七岁始做渡船的职工,后来也兼做粮食生意,那时赚点钱,在老家县镇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和老婆斗大的字不认识,称算却内行,有做生意人的天份。   我刚认识老万不久,一次在他家聊天时,他叹气说:“那几年,身体不好,眼视网膜脱落,做了手术,前后共花十五万多元,九十年代钱大呢。”   “而且又得多发性的肾结石,经常痛得地下打滚,又花去五六万元。”老万说话时,我看到他眼眶有泪光。   后来老万老婆,深信于求神保佑,神说的要他们远离家乡外出谋生,才能避祸,于是2001年春举家卷铺盖坐火车到闽南一带打工。起初,在厦门一位与他做过粮食生意朋友开的公司呆了几天,朋友叫他在公司与他一起做事,他觉不合适,又不想白吃饭。终于到了有几个老乡打工的闽南Y城镇打拼了十五年。      【一】      林坑村。老万一家五口人挤在一个二十多平方的破旧小平屋内,月租一百多元。老二小胖十四岁在家才念到小学二年级,最高数学、语文考试成绩是三十多分,天生不是读书的料子,到外地,他自然也不想念书,在家帮做点家务。小女苗苗才三岁多。   老万和他老婆制作了一部推车,在镇边高坑村卖点饮料、茶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叶蛋,烧饼,赚点零钱谋生。不久,老万就起早摸黑,捡破烂卖点钱。本地人不干的脏污活,只有一些外地打工者来完成。他们是某种意义上清洁工,美化当地的环境。天未亮鸡未叫,没吃饭就起床,提个袋子带个长勾子,匆匆地冲向他们的黄金地带:垃圾堆,垃圾场,垃圾桶,公园,或他们理想的角落里。生怕别人抢走他的生意,要跑在别人前,有眼光,挑,捡,分类装好。听说有捡破烂者能捡到人家不小心丢失的钱袋,但贪官暗藏转移钞票遗忘在垃圾桶里,老万也没那个福气能捡到,也不会去想。只老实本分干这样破烂活儿,很脏,很累,不是人干的活,别人见到他,十个有八个要避开他,他们因怕闻到他身上臭味,或他碰擦路人干净的衣服。   肾结石疼痛不时打扰他,老万不能停下来休息,坚忍着,继续干那脏活儿。   一天干下来,卖掉破烂能挣个五六十块钱。三年就这样过去了。期间他搬家到对面不远的一楼旧房子,五十平方——月租才三十多元钱。小胖长大了,可以打工了。老万用儿子小胖挣来第一个月五百块钱开始收破烂——做起小老板,出现意想不到的生活大转机。      【二】      老万捡破烂挣点钱,几乎全用于油盐酱醋米等生活费,老在想,自己能不能收点破烂做点生意卖给别人。干嘛钱让别人赚一手,他亲历过,有了一些的卖破烂货的经验了。他也做过粮食生意,做买卖生意,很多事的门道是相通的。他想,安徽老乡在本地捡破烂有几十个人,那些人如果捡破烂都来卖给我,可能是不错的生意。于是他心头越想试看看。老万终于行动起来,上面说过,他用二儿子小胖打工挣来的第一个月五百元做起动资金。他租来姓高的小老板未装修的一楼一层房子,门外一块面积六七十平方、走廊式的棚子可以做开放式仓库。这个本地姓高的房东是个好人,租金一个月才四百五十元,而且答应老万赚到钱,才给他租金。   那阵子,我很久——大概有一年多吧,没有见到圆脸的老万了,有一次碰到我,他穿的衣服虽普通,不破烂,有点脏,但精神焕发,脸带微笑,拿根烟敬我,说他现在的住址,并且要请我吃饭。我真不想去,他说一洛阳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叫什么定要去,难为他的诚心了,我只好不伤他,也想去看这位朋友“家”在哪儿,顺便看看还有三个小孩情况,心里也惦记呢。   到了老万租房的门外附近墙上,堆了很多破鞋子,布鞋、塑料鞋,什么瓶瓶罐罐,分格的仓库里,堆放很多麻袋装的什么货。一股怪味正在扑鼻而来。五六个人正在门外整东西,有的在吃面条吧。我知道这是老万的那些老乡——捡破烂来买,是生意的源泉,也帮他一点忙的。   老万见我拉不同年龄常见的癫痫病因有哪些进屋里坐,说:“屋里乱七八糟的的,没办法。”   “本来做废品的,都这样。”我应着说。屋内四角落堆放一些东西:废铜、废铁、废铝,还有其它废物。屋内一家五口人居住,自然很局促而杂乱的。   他老婆说:“大哥你能来,我们就高兴!”   “我老想来看你们,你们手机号打不通,一直问别人找不到。”我应着。三个小孩叫我叔叔。我抱起小女苗苗,可爱红扑扑的小圆脸蛋,长高了,过两年就可读小学一年级了。   寒喧一下子。饭菜都上好了,卤鸡鸭类有几样,还有老万拿手的几个炒菜,冷拼盘,鱼虾等等。我喝几杯啤酒,桌上,有说有笑,我很开心。看得出老万脸上挂着幸福和欢笑!   老万说:“这一年多,比以前好了,收这个破烂赚点钱。老乡帮了点大忙,几十个老乡捡来都卖给我。”   “刚做他们才一两个人,我买的价,高出本地同行收的一点,叫他们暗中帮忙——传给其它老乡,叫他们捡给我,我这儿价好。能多赚点辛苦钱,老乡愿意帮。”   “老万,你做生意很有套路,不简单!”   “做这行的,没有讲究办法不行的。”   “十几个老乡吃住都在这儿。简单棚里睡,用电炉做点饭,大都烧面条吃,简单,随便地。他们呆得住就行。省点钱。”   “好几个电炉,用电量大,房东叫亲戚专业电工从边上高压线上接下的,——不用钱。”   我听了,即惊讶又有点感敬他个房东。   “我销路不错,大部分是本地厂家,外地的几个,有货了,电话一打,车就来拉,不怕钱给跑没了,有厂都讲信用。”   那晚上我很高兴,在外谋生的老万生活好起来了——找到赚钱的门路了。回家一路上想,老万真不简单。   2006年,老万说是收废品的高峰期,他这一年赚到五十多万元。帮他捡破烂的老乡多达上七八十人,有的是随便住外面。也有本地人也把废品卖给他。从他们毎个人身上,毎天能赚二三十元。他们每人大概自己毎天挣钱八十至一百多元。老万一个月能 拉出五六大车的破烂货——废品,一车三四吨。   这些四五十岁以上年纪的为人父母,远离家乡,随便躺睡,随便吃饭——我经常碰到,过着又苦又累、脏乎乎的的生活,用辛苦赚来的血汗钱在家供养小孩读书,十个有七八个人家培养一个至两个大学生!小孩你们知道了吗?   老万,平日里收起破烂货忙,忙,忙得够戗。一天只睡三个钟头。几十个老乡捡来卖给他,有的是天刚亮,有的是半夜鸡叫后,什么时节都有人来卖,有钱赚,他心里乐着。称量,记帐,分类,打包,上车,好多事儿。他不识一个字,记帐划个自已能看懂的。一般当场算钱兑现,这样才能拴留老乡的心,捡来卖给他。细致分类也是行当儿。破烂废品中,有铜丝片什么的,他得一个个挖抠出来:一斤三十多块钱呢。脏湿的破塑料纸一斤一块钱呢,一吨二千块。   那阵子,老万的老婆在帮人洗车,小胖在德克士餐厅打工,只能在回家帮点忙,老万又要接送苗苗到附近上小学,一天四趟。   但2008下半年,老万说,受金融风波影响,破烂货——废品价格一直往下掉。如果提前两年做这个收废品生意,赚个一两百万是没问题的。老万心有遗憾对我说,他还透露出消息,听他老乡说,本地那位老板,大棚里,住了百来号外地的捡破烂者,比他早做这等废品生意,有一二千万家产。几个老乡“叛徒”到了他这儿,并拉拢好多老乡过来,好东西(如废铜、铁、铝等)大多捡来卖给老万。   一个人好运、发财,事业成功,连着国家,要有好时机,要个人经验、智慧和才能,时机过去了,也许回不来了。没有经验、智慧和才能,也许有机会,也不敢做和不能做。老万有这样的体会吧。   2009年春,老万搬到高坑村附近租的大棚里,有二百平方,继续做点废品生意。棚里简易地隔板,全家住在里面。他也想兼养几十头猪,在棚里边上隔着,请人挖个大化粪池。这两年来,废品生意不好,猪也没养成,又搬近附近小区,租个一楼套房里。打点杂工,常闲呆在家。      【三】      一位姓齐的安徽老乡在高坑小区边上,临街卖馒头和包子。他老乡做馒头、包子,因街上人流量多,生意挺红火。老万,开始是在那里帮忙,老婆、小胖也上去。这个姓齐是做馒头、包子的高手,动作非常快,一人顶好几人的功夫,一天可做上千个馒头和包子。   2012年春,老万想要做起馒头、包子的生意。寻找半年的租房,终于在城乡结合部平宁村叉路边,租到三层的楼房,年租二万五。忙了几天,买了必要的器具,准备一切东西。   门上打上“北方包子、馒头”的标牌。人流量还好,生意一天天地好起来。一天能挣个三五百块钱。   我有时傍晚到老万那边闲聊,经常听老婆长长叹气:“唉——”。他们说,“还是你们公务员舒服啊,工作轻松。又有周末休息。”是的,他们赚点钱,很累,很忙。难得下午或晚上坐下来休息、闲聊。只有春节才休息半个月。   老万说:“这种活儿,说实话,不是人干的。凌晨一二点得起床,发面,拌和、压面,切面,包馅!”。老万二儿子小胖是主角,一条条整面,要压,揉,要有点力气才行。早晨、上午买馒头、包子的还算多。一个馒头卖五毛,赚二毛钱,一个包子卖一块钱赚五毛钱。自磨豆浆一块五,赚个七毛五。兼卖点茶叶蛋,一个赚五毛钱。下午得准备明早的东西,菜肉及一切调料。他们一天能睡五小时就不错了。   老万说,2015年春,房租到期,年租肯定要涨到五万。他说没法干了,要找别的事干了。      【四】      他准备年底先把租房提前转租出去,先张贴告示——连转让费五万。寻找新的出路。他想做粮食生意——他的老本行。他的理想很完美,前景无量。但只是没有资金——大概至少得四五十万做成本。前几年他收破烂——做废品生意,赚来的五六十万元钱,已两年前在老家县城买了新房子——套房和楼下一个店面。店面已出租,套房老婆舍不得出租,怕被人搞得乱七八糟。   这个新房子的地皮原来是老万的祖业,他与当地乡镇府打了六年的官司,经历风风雨雨与坎坷争取来的。这里面的故事就不诉说了。   近期,他一边做馒头、包子,一边开始做粮食生意了。找老乡、找朋友四处筹借到资金约三十五万。老婆和小胖先回老家联系以前生意上老伙伴。老万在方圆五十多里内,四处上门找销路——小中食品厂。能销得出去,最要紧。那天聊天,他对我说,本地做粮食如面粉生意的,大多欠账,拉一车,欠一车钱账,有一家大面粉厂,老板对他说,自己让那些厂、个人欠账一千多万!老万他不能这么干:一来没多么资金,一车三十多吨面粉本钱得十一二万多元,周转不来。二是他是外地的以后要钱麻烦多风险大。本地租金、道路合适的仓库不好找。所以,他采取直销方法,你厂要我面粉,黄豆,我卖你比本地的便宜点,如一吨少六七十元。他自己一车三十五吨联系过来,分几家厂销去也能赚个四五千元。这样,一个月从安徽、河南那方拉来三四车次粮食,也能挣个一两万元了。   近来,有六七家食品厂愿意与他合作,双方互利共赢。我又看到他笑脸!   但愿老万的生意会愈做愈好,全家生活幸福而快乐!   老万,您好棒!      2014.12.8   共 43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