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小时候的故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励志文章
七月的天,是很不温柔地,也是变化无常的,要么是骄阳似火,要么就是雷雨交加,风儿狂奔,要不就是天空板着个脸,任风随意摆动……昨儿下了一场雨,很大的一场雨,给发烫的大地,彻底地降了降温,今晨,依旧是风雨交早晨,习惯了早起,可是起了床又是那样地无所事事,打开了电脑,习惯性先看看好友的动态。也许是降温吧,发觉久不更新文字的两个好友又有了新篇,而我也马上点击查看。也许他们的生活也和我一样,每一天都是围着一个家,是简单的,快乐的,幸福的,却也是单调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活在回忆里,当她开始忆她的年少时光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也想到了自己小时候的故事。   我的童年,是快乐的。小的时候,我特别爱哭,爱跟路,无论爸爸走到哪里,我都会跟着。爸爸是我们村上,不,应该说是整个生产队第一个开拖拉机的人,也是车技最好,唯一一个会修车的人。我还很小很小的时候,村上总是有人请爸爸帮忙,什么拖庄稼,压场地 ,那时候,爸爸从来没有收过别人的钱,似乎在那时候的人心中,乡里乡亲的,收钱是很没有面子的一件事情,但是,也绝不会白叫人帮忙,所以只要是帮了别人,人家就会请爸爸吃饭,喝酒,而爸爸每次都会带上我。我跟着爸爸特别乖,桌子上的人若是多,我就会钻在大人们吃饭的大桌子底下,爸爸会在碗里夹一些菜,很多时候,我只要有鱼吃,就觉得是一顿特别的美味了。后来,我长大了,村上也陆陆续续买了很多辆拖拉机,但是车坏了,还是得请我的爸爸帮忙修,而有的人家去买拖拉机的时候,也会找内行的爸爸去,爸爸在别人家吃饭,还是三六九的事情。那时候,妈妈对爸爸说我长大了,不能再带着了,爸爸也不再带着我,只是到了吃饭的时候,村里人似乎习惯了有我,总是来我们家叫上一次又一次,而我也很乐意去,只是不钻桌子底下,而是拿个碗,爸爸给我夹一些菜,我在他们旁边吃,碗里没有了,就到爸爸的身边去,不用开口,爸爸就能知道我想要吃什么。再大一点,我懂事了,不管别人怎么叫也不去了,只是还是很爱哭,很能哭。在我的记忆里,妈妈打过我一次,因为那时候小,学着大人们的口头语,骂了她,记得那一次被打的很厉害,一大捆的玉米秸秆都打折了,但是记不得疼不疼了,只知道自己一直哭,无论爸爸怎样哄我,我都是哭,坐在地下,用手捂着眼睛,脚搓着地哭,嗓子哭哑了,地下搓出了小窝窝,还是哭,其实,我也不是真的那么委屈,而是很多时候,我觉得哭得那么起劲,一下子就不哭了,多不好意思。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很多事都是不懂的,却又是那样地任性。我的外婆家离我们家很近,只要越过一个只有一点点水的大沟就到了。外婆家的人多,事情多,地也多,爸爸和妈妈总是帮他们干活,而我也就由外婆带着。我有一个阿姨,那时候她还没有出嫁,很多重活外婆舍不得她做,她就帮着带我。时间长了,我和阿姨就变得特别地亲,我六岁那年,阿姨要出嫁了,在出嫁前我叫她临走的时候把我也带上,阿姨同意了,我也当真了。结婚的那天,来了三辆插着大红旗子的拖拉机,待嫁妆都装在了车上,我便爬上了车,而且是爬在装有喜被的车上,因为我知道,阿姨坐的就是那一辆车,可是当开车的人发现我时,就很不高兴地轰我下车,我不下,他还说我真不懂事。后来,阿姨打扮好准备上车了,而我就被人强行抱了下来,我是一边踢抱我的人一边哭,当拖拉机开始启动,我用劲力气挣脱了抱着我的那双手,拼了命地追着拖拉机,我一边跑一边哭喊着:我要姨娘,我要姨娘·····我看到我的阿姨把脸埋在被子里哭了,知道她一样地舍不得我······也不知道是哪一个舅舅追上了我,并把我抱回了家。到了家里,我看到我的三舅在抹眼泪,然后我看到我的五舅眼睛也红了,但是没有一个人指责我,五舅还把他最喜欢的能喷雾的香水送给了我,但是依旧无法阻止我的眼泪。后来,每一次阿姨回门,都是背着我走的,因为每一次我都要跟着。   童年的我,和男孩子是没有两样的。我捅过马蜂窝,在河里洗过澡,偷过瓜,偷过桃子,更让人气的是我还和小伙伴们去拨还没有长出芋头的山芋藤。我还喜欢拿着扫帚捂蜻蜓,然后放到蚊帐里吃蚊子,更喜欢在大人们插秧的地头捉青蛙。用青蛙腿钓龙虾,那是准能钓到的。我记得我曾经捉了一只青蛙回家,回家后,我竟然把青蛙的皮整张地剥了下来,没有皮的青蛙,还是活的,并且把眼睛瞪得很大,妈妈回来后,青蛙还是那样昂着头瞪着眼睛,妈妈看到后觉得我好残忍,皱着眉头说:这小闺女,怎么这么狠心!然后她就把青蛙丢到了粪坑里,说是那样青蛙就能死了,而不是活受罪。如果说那次活剥青蛙,是偶然的,那么我还杀过鸡,很多次。记忆最深的是有一年的夏天。我八岁不到,我们家便办了个加工粮食的作坊,生意非常好,几乎天天队都排的很远,平时扫扫地下就够养几头猪。记不清我们家究竟养了多少猪,因为家里忙,我便经常帮着烧开水烫猪饲料。因为怕洗锅,我一般都是把饲料放在一个大的桶里拌好,然后把开水舀到桶里,很多时候,小鸡就会跳在猪食桶上吃饲料,有一次一只小鸡没有站稳,竟然掉到了我刚舀进开水的猪食桶里,扑腾几下就死了。我当时很害怕,虽然说鸡连一斤都不到,但是妈妈都是当宝贝的,要是知道是我把它烫死的,准骂我,于是我就想悄悄地把鸡给丢了,可是想到爸爸每天都那么辛苦,这只鸡虽然不大,但是足够爸爸一个人的下酒菜。想着想着,就把那只鸡提了出来,为了不让大人发现是鸡,我就用手把鸡头和鸡爪子都拧掉了,然后把皮也扒了,心里还暗暗得意,心想无论是谁也不会知道这是什么了。那只鸡可能是太嫩了,整个过程没有用到一下刀。小鸡杀好,洗干净后,我就用刀切成一块一块的,没有想到也有一小碗,吃饭的时候,我刚把鸡肉端上桌,就开始编谎言,说那肉是小鸟的肉。爸爸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鸡肉,一边笑着不停地问我到底是什么肉,哪里来的,其实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爸爸什么都知道,毕竟什么肉吃到嘴里就吃出来了。   读书的时候,我从一开始就是班干部,老师还授予我打人的特权,所以我总是因为打同学,被家长找。而有的同学,为了讨好我,总是从家里带萝卜干,冬瓜豆之类的给我,但是到了三年级,大家都不在一个班级了,就开始有人看到我咬牙切齿的,也是到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不该那样做。但是,因为我的成绩好,新的班级还是有很多讨好我的人。我的钢笔水,几乎全是从同学的笔里挤到我的笔里的,自己买的则是放在家里。有一天停电了,我愣是把一瓶开了还没有用的钢笔水当成水给倒了,也就是在那一刻我知道了妈妈经常说的“想巧必当”的道理。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沾别人便宜了。   有人说收到情书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对我来说却是充满了恐惧。我收到情书的时候,是在初中一年级。因为长得矮,也因为比较听话,所以一直是坐在最前排。一般最前排的人是不和最后排的人接触过多的,而我比较热心,看到最后排的人不认真学习的时候,总是教导他们几句。有一次我看到有人在教室里抽烟,开班会的时候,我就说以后不容许那样,毕竟环境陶冶人。哪想当时最后排就有个男生拍着桌子腾地站了起来,指着讲台上的我骂道:妈xxx你懂个屁,男人不抽烟,女人不靠边······被他如此一羞辱,我以后就再也不多说什么了。只是没有过多久,我竟然收到了一封情书,并且是最后排的一个男生写的。我心惊胆战地拆开了信,只看了第一小节,就吓得把信撕了个粉碎,以后看到那个人,就连头都不敢抬,甚至认定那个给我写情书的男孩就是个流氓。只是当我结束了校园生活,当我再次看到那个男孩的时候,感觉他并不是那么坏,他的情书也并不是“流氓”行为,当我知道他对我以后的生活了解的那么清楚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的感情是发自内心的,是一份非常单纯的初恋,而我愣是给他的初恋蒙上了一层灰色的回忆······   往事难忘,难忘小时候的故事!   哈尔滨最好的癫痫病医院郑州哪里治疗癫痫病的效果最好呢拉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比较好?癫痫怎么彻底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