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暗香·感动】敏子(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励志文章

下午,还有几分钟下班,敏子打来电话道:“下雨啦,来我家吃饭吧!”我笑着说:“好吧,省得你三天两头地约,我听你的就是啦!”

她照例叮嘱:“别乱买东西哈,买了不让你进门啦!”

我呵呵地笑着说:“瞧这人品不占的人,本来没打算买啥呢,有你这么提醒的吗?”

她笑着说:“哼,你才人品不占呢,我还不知道你!记得来啊,我擀面条儿。”

推开门,走在室外,果然发现空中飘着零星小雨,阵阵被打湿的凉风拂在身上感觉很愉悦。

怎么好意思地白吃饭呢?敏子一家是如此地热情好客,我空手儿去,实在是难为情。

敏子是我中学同学。她上班较早,等我来到这儿上班时,她已经有着五年工龄的老员工啦。

我随意地在她家附近买了一斤多熟牛肉,买了两小笼蒸包儿,提着就去了。我一进门看到她正在擀面条儿。

她切了个西瓜让我吃,我拿起一溜儿边吃,边看她伸展着擀面条儿,间或说着话。很快地擀成一张很薄的大圆饼,敏子又洒上干面,叠了几折,垛垛的切得细细的,一抖落开长长的,很好看。

实话实说,敏子应该是我这半生交到的最好的朋友。她实在、坦诚、热情。本来在学校里并不是特别熟悉,真正地熟悉是工作以后,敏子婚前是胖乎乎脸儿有些淡淡的雀斑,眼睛不大,长长的,还总是眯着,一笑,有两个小虎牙儿,非常可爱,个子中等,走路呼呼带风,浑身洋溢了一种健康的美丽。

她结婚较我早一年,公公婆婆都是退休职工,因此家境较我负担小些,而且一开始就有婚房,虽不大,单位的一室一厅的筒子楼。但是在一楼,而且有个小院落,他们家就又接出一间,成了两居室,宽敞了许多。相对来说,我则是困窘的多,婚后租了一年多房子才有自己的楼房。

她婆婆也是心直口快的人,过日子精细,常常蒸了包子馒头地让他们去拿,两人一开始常发生口角。而她先生则是对她很好的人,说句不厚道的话,其貌太不扬,矮胖胖的,还微驼背。敏子三班倒,下班早时,就找我倾诉,有时说到激动处会落泪,不止一次地说离婚算了,我听得心里也失落落的。可是第二天再见到她时,她又乐呵呵地了,说大强(她先生)给她说好话道歉啦。还有一点,敏子呢,心不黑,逢年过节的,也常给她婆婆公公地买件衣裳,买双鞋子等。因此,时间长了,婆婆公公知道敏子与大强的兄弟媳妇小翠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那个媳妇,嘴儿甜,可钱包捂得死死的,会过日子,一分分地攒着钱呢。

小翠胆子大,那时还没放开二孩儿政策,她一直嫌一个孩子单,后来有了身孕,幸亏天不热,整天捆绑着肚子上班,坚持了六个月,实在捂不住了,回来待产。不料她生了个龙凤胎,当即表示要送给嫂子即敏子一个婴儿,性别随意挑,已有了一女儿的敏子没答应,敏子觉得这养子什么时候也是跟亲娘关系近呢,自己一个闺女就不错。但他们都是普通工人,一下子添了两个孩子,日子就越发地紧张起来。吃穿用度,别管咋说,也是为他大强爹妈家添的人,受得罪。婆婆公公自是挂记着,暗地里也没少添补。时间长了,敏子也理解,而且那侄儿侄女的也常来敏子家,叫着娘娘,嘴儿也如小翠似的甜着呢,说“娘娘做的饭就是好吃,娘娘就是疼俺们。”敏子也不傻,看着自己蒸的香甜的大米饭,精心烹制的菜,被侄儿侄女吃得精光,擦的盘子吱吱地响,心里不忍,心想,嗐!反正不是外人!小嘴儿巴巴儿地叫娘娘呢。

恍然二十年过去了,我们都步入中年。

前段时间,公公离世,我自是在老家忙活的很。想不到的是,五天的时间里,敏子来了四次!第一次是吊唁,那天院子里还没扎灵棚,摆桌子类的,一片狼藉。她来了,进门就跪拜,而且哭泣抽噎着说不出话来,还老是一个劲儿地安慰我,让我想开些。也许那简陋的院,让敏子对我滋生了同情怜悯之心吧,我送她大门外,她老是劝我“想开点”;第二次是辞灵,即是逝者去火化前的告别,想不到的是,她又来了,又是哭泣得情真意切,再次叮嘱她千万不要再来了,怪麻烦的;第三次是“发梅花”,即是出殡前的铺垫工作,大致涵义是逝者马上去另一世界了。先探探路,沟通下,仿佛是一场旅游,一开始遇到谁,你撒小钱,遇到恶狗有打狗棒,梳了头、沐了面、更了衣,照了镜子。当然这些动作都是象征性的,曲径通幽地表达了生者对逝者的无比留恋之情。这样的情景发生在黑天之后,可爱的敏子打车又来到我婆婆家,再次以泪水浸泡得满眼红肿的坦诚,让婆家这些院里的女眷唏嘘不已,也让她们生出猜测,谁啊,哭得这么痛呢?当得知是我的同学时,她们复杂地一笑,有的相互咬耳朵,以为这个瘦高的女人,是逝者的什么不好意思透露关系的亲人!唉,敏子啊敏子!临走,她还反复地说明天计划来要搀扶着我,怕我因极度哀恸而昏厥,我苦笑着拒绝,心里暖暖的,我的亲爱的敏子啊,让我如何报答你的热情呢!第四次是出殡那天,敏子又来了,而且是和大强一起来的,极其庄重地摆祭。天哪!听鼓点咚咚,爆竹响起,院子里响起一片礼节上的哭声,我伏在那麦秸缝制的垫子上,听到敏子的哭声,她再一次地抽噎着进来,我再一次地作揖叩头致谢,这次,我真流了泪,不是为逝者,是为敏子的第四次地到来,而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事后,我真诚邀请,两家一起坐了坐。我非常动情地举起酒杯,说了一声:“谢谢我最好的朋友敏子。”就说不出话来了,敏子也红了眼珠儿。我们的熟知过程,其实非常简单,几乎算不上事儿。敏子的姐姐买房子,敏子想多少对姐姐表示点心意,可是那段时间她恰好身体有恙,几乎半月工资扔进医院。无奈她找我借,说最多一万,最少五千,那时恰巧我们已买了房子缓过劲儿来了,而且多少有些存款。我就拿一万给了她。她大概过了三年多才陆续地还完了。

还有件事儿,是敏子的先生大强,在厂里做维修工,在登梯子上房修顶时,不慎坠落下来,幸亏是平房,但也是摔伤了膝盖和脚趾。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我们期间去看望过几次,她也觉得感动,出院后,自老家树上结的那红通通的柿子挑出无疤瘌无虫眼的,摘了一兜儿让我们尝尝。假期里强烈邀请我的儿子去她家玩儿,就这小不点的孩子,还烹制了八个菜,有荤有素的,满满当当地一大桌子。频繁地让我家儿子吃,热情地很。

我正在恍惚地想着往事,听到门响,门一开,我看到了笑眯眯地大强和同样笑眯眯地敏子女儿。一见面,敏子女儿就哈哈地笑着:“姨啊,我妈可算把你盼来了!”接着她又换了衣服依偎着我坐着,嘴里说个不停。大强也真客气,还在外面订了两个菜,打包带回。

敏子女儿把她画的画捧出让我看,我翻阅着,啧啧赞叹:“真不错呢。”

“要吃饭了,快洗手去!”敏子大声地说。敏子女儿拉着我的手去洗手,等我再回到餐桌前,看到煮好的面条儿被盛在大碗里,小包子摆在竹筐里,一个糖醋里脊、一个芹菜炖粉条,还有一大汤盘西红柿炒鸡蛋,红通通黄灿灿的飘着香气。几个菜摆在桌上,切成薄片的牛肉摆成扇形,中间还切了几刀黄瓜片,红绿相间很漂亮。

敏子给我拨菜,狠狠地,瞬间我的碟子里摇摇欲坠,我果然又吃撑了。饭后,敏子收拾了,又沏了热茶,茉莉花的香气氤氲着,茶水温暖着肠胃。

敏子婆家老家在郊区,最近规划,他们那老院子被拆迁,说一个院子能给两套楼呢。敏子很高兴,说:“住了半辈子筒子楼了,也终于快住上新房子啦!”我高兴地祝贺她。她又说:“能分两套楼,另一套给闺女,万一将来闺女找个没房子的男孩,咱有房子!”我笑着说:“找个有房子的,现在男方都负责给女方买楼啊!”她笑,“咱不计较那些,只要闺女看上的,咱不干预儿女婚姻,没房子,咱有就行呗!你说是吧?”我点头称是,说得她闺女脸都有点红了,一个劲儿有些害羞地叫着“妈!妈!”打断敏子说的话。

空调定的温度有点低,敏子拿出一件浴巾做成的披肩,说是她新缝纫的,让我看。我大惊:“呀,好漂亮啊,还装饰个绒球呢。”细高挑儿的敏子穿上,顿时添了几分神采。有种慵懒的味道,随意从容。

看我如此喜欢,她说:“送给你吧。”我拒绝,哪好意思呢。她大方地说:“我再做嘛,很简单的。”拉拉扯扯地,直到她声音越来越高,小院里有个邻居来瞧,以为是吵架呢,我红着脸收下了。

天晚了,该回家了。我站起身,不料,敏子不知何时,从身后变出一兜儿腌鸡蛋,有二三十个,非得让我带着,说腌得恰到好处,都冒出黄黄的油呢。

一家人送出大门外,这就是敏子,我的好朋友。

郑州看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医治癫痫更好山西太原癫痫病专科医院杭州治癫痫三甲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