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遥想母亲(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励志文章

【遥想母亲】

清明时节,我都会如期赶回老家,去母亲那寄托思念。

其实,去母亲的歇息地,不只是清明之际,只要老家的亲戚有什么重大事情,回到家乡,便要去看看母亲的。虽然看到的还是那一抷黄土,但心理的慰藉总能得到一息安宁。近几年,交通发达了,路修得宽敞平坦,用车也是很方便,每年春节与清明期间都回老家去了。每次回去,姐姐及其他亲戚,已经把坟上的杂草清除干净,露出了翻新的土色,待我从城里匆匆赶来,只能给母亲鞠上三个躬,按家乡的规矩,点些香火、蜡烛、烧些纸钱了。

站在母亲的安息地,我一定会深切地遥想着二十八年前的母亲。

清晨,早起的母亲,应该是做完了许多家务之后,准备早饭时,才会用音律般的声调,喊着我的小名,让我起床。我虽然尚在睡梦之后的迷浊之中,但对母亲那悠扬的长音非常喜欢听,所以,这个时候我还会赖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舍不下那热烘烘的被窝。直到母亲的声调变得严厉而短促,知道赖不下去了,才会很不舍地起床。尽管这声音逝去了近三十年之久,可我仍记忆犹新。

偶尔,我醒得早些,就能看到母亲忙碌的身影。至今刻在我脑海里的一个画面清晰如昨:煤油灯下,母亲在削着青菜头皮。那一般是在赶集的时候,母亲要把这青菜头挑到集上去卖。那时候,很少有人把青菜头削了皮卖的,因为那毕竟要付出繁琐的劳动,所以母亲的菜会很快卖光。然后,就会捎回一些纸笔,还有些盐巴,有时还有饼干糖果。

母亲是个干练的人,做事果断干脆,而且知书达礼,关心政治政策,很有大家风范。因而,虽然家庭成份较高,但由于与生产队、大队、公社的人相处得融洽,倒也没受多少阶级斗争的牵连。

最让家乡人佩服的,是父亲落实政策回城的事。

父亲是在1950年底,胸怀报国大志,离母别妻奔赴朝鲜战场的。那一去,竟是四年无音讯,直到1954年抗美援朝胜利,母亲得知志愿军驻扎在衡阳,便邀了另一个姐妹,带着四岁的孩子(我的姐姐),到部队里一处处寻。其实,当时部队人很多,寻亲的百姓也很多,这种漫无边际的找寻,不亚于大海捞针,况且还背着个孩子。其实,母亲的这种找寻,是怀着一颗空悬而焦急的心情,因为,父亲是否能够从战场上凯旋回国,依然是个未知数。但是,天可怜见,母亲竟然找到了父亲所在的连队。当时的喜悦,那是可以想像的激动。我只能从那时的诸多归国纪念的合影中,一睹父亲母亲的欢颜。我年轻时的父亲母亲,一个英俊一个美丽,是那么的和谐与幸福。

父亲抗美援朝的光荣历史,使我的家庭告别了出身成份高带来的阴霾,并且举家迁到了城里。可是,六十年代中期的那场“大革命”,再次对历史来了一次重新洗牌。曾经的历史,又被翻了出来。于是,母亲随父亲一起卷起被褥重又回到家乡务农,接受改造。这一回乡,就是漫长的八年。

八年之后,亦即七四年,在母亲对政策的理解下,多方找当地政府请示,要求对父亲落实政策,居然获得了成功。我们全家再度迎来了人生的春天。而这一“奇迹”,一直被家乡人传为佳话美谈,母亲的声望再度攀升。要知道,七四年时,“四人帮”尚未“粉碎”,阶级斗争仍是当时的政治纲领,应该说,那个时期是春天前的冬天,黎明前的黑暗。可是,母亲的智慧却让我的家人,提前跨越黑暗的冬天。

然而,母亲自己却倒下了,倒在父亲去到城里工作后的第五年,母亲的户口也迁到了城里之时。

我感觉,母亲的伟大,在于她把她的亲人送到了幸福的彼岸时,自己却因此而耗尽了整个的生命。

可是,母亲啊,您可知道,失去了您的家庭,我们还有什么幸福可言呢!

【月缺难圆】

明朗的夜空,明月光辉,悬挂在城市的高楼大厦之上。然而,城里的月光,从来就不属于我和母亲。我和母亲的月光,在晒谷坪的上空,在竹木摇曳的乡村。

乡村的夜是静谧的。一天的劳作,大人们围坐在月光下的屋前晒谷坪里打闲讲,孩子们或躺在大人的怀里听故事和时闻,也有的借着月光在玩游戏。我属于在母亲身边听故事的时候多,尽管我也想参加伙伴们的游戏,也想寻着秋虫鸣唱的声音,去那地方探个究竟。但是,母亲是不放手的,说那阴暗的地方,藏有许多可怕的蛇虫。

好在母亲的故事实在多,有足够的吸引力引起我的兴趣。什么孙悟空猪八戒、什么那吒二郎神等神话故事,还有我不曾见过的外公在郑州铁路局的故事,我父亲怎么外出重庆求学、怎么参加志愿军去朝鲜打仗的故事等等。许多许多的事情,就在乡村大月光下,渐渐了解。

八月十五的月亮最圆。那天,母亲会从镇上买会一些月饼,供全家人节日共享。记得,那粉红色油纸包裹着的月饼,是那样的馋人,老远就能闻到那香喷喷的味道。我的食欲立即就被刺激和调动起来。母亲最了解儿子,总会依我的要求,分一只给我解馋。

我九岁那年,离开家乡、离开母亲,去城里父亲身边上学读书。八月里的月光,却再也感觉不到一丝温馨,月光的清辉,只能感到月光如水,似冰。手中精美的月饼,也没有家乡油纸包装的月饼那样香气扑鼻,食之寡然。

又三年,我十三岁那年,月亮缺了,不再为我而圆。缺失的是我的母亲!我的天空,从此暗淡,只是多了些星星,那该是我思念母亲的泪光点点吧。

二十八年过去,总以为,时间会冲刷一切,对母亲的思念之情也会因此冲淡;总以为,月亮缺了会再圆,这可是自然规律。但,事实是,每逢佳节倍思亲,念及母亲,却总也控制不了感情的闸门,而且,越是压抑,反而越是奔涌而出。情感的规律,非是大自然的规律,心中的缺憾,是永远难以弥补的。

城里的月光,你不属于我和我的母亲。中秋的月亮,在我眼里,你仍然有缺……

【不应有憾】

天下母亲,都是这样劳碌吗?

在母亲节来临时,看到很多的关于母亲的文章,无不想起母亲的辛劳,成天为家庭操持,为儿女的成长操劳。那或许就是母亲的天性吧,为了家,她甘愿付出,不惧牺牲。在儿女眼里,母亲,永远是这样伟大的形象。

我的母亲,在家里六女两男的姊妹中排行老大的母亲,注定就是典型的劳碌的命吧。在农村,老大一般都是父母的帮手。稍大些,就要帮家里干活、照顾弟弟妹妹。所以,在我的舅舅与姨妈眼里,长女如母,他们的大姐就象母亲一样。母亲在这种责任与锻炼下,变得非常干练、果断、睿智,成了弟弟妹妹们的主心骨。

那一年,不幸降临到母亲家里。我的外公外婆相继过世,二舅也意外溺水身亡。我母亲和三姨已经出嫁,从老四往下,一下子变得无依无靠了。母亲帮四姨、五姨、六姨找到好婆家,六姨其实只能算童养媳,而七姨和八舅因为年纪太小,只能过继给人。由于当时的历史背景,解放初期,形势较为混乱,母亲只能如此。可是八舅在往后的岁月中却失去了联络,这事一直是母亲的心病。因为,八舅毕竟是家里唯一的男丁!

后来,母亲一直牵挂着这个最小的弟弟。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到家乡或邻近乡村寻亲的人多了起来,每次听到这样的消息,母亲总要仔细打听,然后跟几个妹妹商量分析,与小弟弟特征是否接近。尤其年龄接近的,或描述家乡特征相似的:屋前有一口塘,有棵银杏树,屋后有一菜园什么的,母亲都要去看个究竟。其实,这样的特征几乎不是什么特征,因为我们家乡的建房大多都依山傍水,屋后都习惯围个菜园。但母亲总不放心,生怕错过,总要去看去问更多的细节。有个时期,听说有个寻亲的男人,想上我家来看,母亲则是日夜盼望,只要听到屋外狗叫,都会以为那男人来了,忙停下手里的活,跑到门口去看,实指望是满舅出现。

但母亲的这一愿望却未能如意,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也未能忘怀,仍在牵念这个小弟弟。这或许是母亲留在人世间的一大遗憾吧。

母亲还有一个憾事,就是不能抚育幼小的儿子—我了。母亲走的时候,我尚未成年。我是母亲中年得的子,又是独子,看得很重。所以,对于我很不放心。据说母亲临走前,跟父亲叮嘱了许多许多,总是放不下这颗挂念的心。我那时过于懵懂,尽管伤感充斥着我的世界,但总觉得未能明白母亲的离去对我意味着什么,母亲终是不可挽留地走了。

母亲离开这世界已经二十八年了。每当念及,总有些憾意。

只是,能够告慰母亲的是,八舅还真的找到了,就在她离开后的第二年就找到的,在桂林工作,也象外公一样从事铁路工作,而且,着上铁路装,与外公当年的照片相比,还真的很像。姨妈们也对所有特征进行过比较分析,予以了确认。之后是姐弟相互抱头痛哭。尤其想起大姐—我的母亲,已不在人世,而且生前如此牵念,止不住的伤心。母亲生前最为牵挂的儿子我,如今已经成人,而且,已经为人夫为人父了。

母亲节里,想告诉母亲,劳碌一生的您,您的那些抱憾,现如今,早就已经不成其为遗憾了。一切都按照您老人家所愿望的那样实现了。

感谢母亲!祝您在天堂安康快乐!

癫痫病怎么样才能治愈长沙哪治儿童癫痫江苏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癫痫病常见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