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烟雨的江南,醉了纸上的往昔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励志文章

  我以为你会在烟雨中等候。而你却意外在画卷里沉默--题记

  那一年的三月,江南的雨连绵不断,一下就是一整天,所以,他不得不停留在杭州城。

  城中的客栈已住满人,他连续跑了几家,也是没有找到空的客房,最后他跑到城外,可也是找不到借宿的地方,而雨越下越大,他不得不跑到边上的竹楼避雨。

  刚到竹楼,门就打开了,出来的是一位妙龄少女,对于他的到来,有些惊讶。他连忙拱手道:“抱歉,打扰姑娘了,在下只是避下雨,绝非故意打扰。”

  她点头回应,也没有说什么,转身回到竹楼。

  雨声还在喧哗,只是屋檐上的月色慢慢爬起,他不由一声轻叹,庭院的篱笆被雨洗的格外嫩绿,只是他也无心去赏。

  就在此时,门开了,她的身影又出现。

  他知道不能再打扰别人,本想转身就走,不过回头一想,她住在这里,对于这里肯定很熟,不由开口问:“敢问姑娘,这附近是否有客栈?”

  她沉吟了半刻,回答:“怕是不好找了,这几天雨一直下,客栈怕是住满了人。”

  对于这个结果,他也料到了,也不太感到意外,虽然如此,不过他还是叹了一口气,把手中的伞打开,对着她轻声道:“打扰姑娘了,感谢姑娘的避雨之所。在下告辞”

  就在他转身之时,她在身后道:“这雨今晚怕是不会停了,如果客人不介意,在此住宿一晚,待雨停了再走吧。”

  “那便多谢姑娘了”

  “不客气。”

  江南的烟雨果然是一绝,不但水墨般沾染了诗意,还在山水间勾勒了月色,这竹楼上的落叶,也似沾染了春意,与这雨格外迷人。

  虽是眼前朦胧,可他总觉得远去摇曳的渔火,似是格外清晰,就像在窗边点燃的灯火一般,陪着他等到天明。

  故事的情节缓缓展开,雨一连下了三天了,还是没有停歇的样子,这几日里,他可能是出于感激,就教她弹琴弄乐,她似也很有天赋,不到两天,她就学会了弹奏曲子。

  往后的几日,不知是对她天赋的肯定,还是什么,他忘记了离开,也忘记了雨,在昨日就已经停歇,不过,她也没有提起。

  雨后的江南,也是诗词下墨色般的唯美。

  那岸边的柳絮,沾了几缕春色,微微向着路人作序,那往常空渺的天空,也在显露出晴天。

  街上的青石路,被阳光碎成的倒影,片片映成客人的过往。

  这几日的相处,她似是和他格外的有好感。

  趁着这春色甚好,她邀请他去西湖赏景。

  渡口处的画舫已经远去,柳林的莺声尽在耳边,她就在岸边弹奏起了一曲江南。而他也拿出萧,与她共和。

  三个月过去了,他和她越来越默契,感情也是越来越升温,他以为自己就这样醉在这个入画的江南,也同时醉在这竹楼人家。

  只是春风吹不来夏花,没有一纸婚书的人也不能长久。

  他等到夏荷碧绿,菡萏浅绽,也同时等到离别的家书。

  那天的离别,他仿古人的别离,送一纸亲笔的墨迹,她以为这是一场最美的对白,而今才知是一场自欺欺人的往昔。

  后来的故事没有人知道,她留着楼阁的身影一天比一天少,竹楼的曲声,一天比一天让人落泪。

  新雨洗过的朝夕,陈词记载了江南之外。

  阳光正好,只是开在最美的文案措辞上而已,如果她和他的重逢,沉迷在江南,那这柔情不知比什么词语都美。

  只是在离别哭泣的时候,才明白故事只能是别人口里的片段。

  他离开少年了,那天他离开,没有下雨,也没有他来时的花开。

  这段日子,她在月光下,用清冷的笔墨,稠写了期望这两个字的意义。只是曾经温柔的余温,在这三年的时间,也会变得冷却。许多守望,都等着太多无端的感叹。

  她用思念写了三卷,也用风华等了三年。

  只是那个人一去太过遥远,直到如今,也不见任何的书信。

  或许在别人看来,那人只是一个负心之人,

  不过,她坚信,他还在回来的路上。

  只是碎叶埋春,再美的江南,也收不到烟雨不散的结果。

  而她,始终等不到当初的他。

  城外的新曲依然悠荡,

  她还在旧地重游往昔。

  而柳树下的笑声,

  还在倾诉着那故事,

  只是如今她手中划下的回忆,

  不经意打落了那场远去的戏。

  而第二年的春天,庭院的落叶,抚摸过的只是她的新坟。

  旧时曲,还在拨人心弦,而曲中人,早已离题。

  他回到金陵的家,往后的日子都收到来自杭州的信,只是他不知,这些信,是他母亲找人代写。

  所以这三年来,他一心在家打理家中的生意,就为了母亲答应他娶她的事。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家中的生意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条,资产也是翻了几倍。

  三月的江南,是格外的迷人,岸边有柳枝扫春,更有暖风留人,

  三月江南,他又回到了杭州,只是那间竹楼早已不见,留下的只是当年他亲手栽下的柳树。

  当天的夜,他喝醉了。

  就在当年她和他谈论诗词的酒家。

  他一个人坐在当年的那张桌子,耳边似是又传来她的呼唤,那些当年的往事,又呈现在眼前。

  他想起了留给她的誓言,只是如今他依旧还在,而她却不曾出现。

  就在他醉得恍惚之间,那熟悉的旋律,又在耳边响起。

  他跌跌撞撞向着琴声的地方而去,只是在拨琴的小姑娘,不是她。

  他发疯地抓着那弹琴的小姑娘,着急问:“小姑娘,这曲子是何人所传?”

  那小姑娘刚开始的时候,被他吓了一跳,不过,现在也回过神了,压下慌乱,说:“这是师傅教我的。”

  “那你师傅教什么名字?”

  “不知,师傅从来不说她的名字。也不许我问”

  “那你师傅如今在哪里?”

  “师……师傅,她已经不在了。”说到最后,小姑娘眼泪不停地流了下来。

  “什么?她什么时候走的?”

  “去年的三月,更好今天是师傅的祭日”

  抚摸着她碑铭的手,已经划出血,可他的悲伤还在流淌。

  他知道,那些被他视如珍宝的信,只不过是别人的迷惑。

  “公子,想必你就是师傅所说的那个人吧?师傅教了管娘一首新曲,吩咐只能弹奏给公子听。”

  管娘把琴放平,勃起弦来。

  听着曲,他恍惚看见了她坐在楼阁,对着窗外的雨,一字一句把思念刻在字行间。只是她往后不知不觉的停笔,留了一段未结的故事在待续,就人世相隔。

  “这曲子,叫什么名字?”

  “雨碎江南”

  “哈哈,雨碎江南,雨碎江南,此生是我负卿,来世我们再续。”

  本来他是想殉情,不过,她留下的信,让他一个人留着人间,因为,她不想他做历史上的不孝之子。

  虽然他答应了,不过抚过她碑铭的泪,滴落着一行行相思。

  他重建了竹楼,每天都在竹楼弹琴,

  虽然他答应了她最后的要求,不过,就算给他再多,如果这红尘没有她的陪伴,这人间也不过一场荒唐。

  他此后把自己的才情掩盖,也逝去那一身耀眼的光芒。

  自此金陵少了一名才子,

  江南多了一名痴情的琴师。

  后记,

  这青石上的夕阳,碎成的倒影,片片映成水中客人的过往。

安阳市癫痫病治疗正规医院南宁专业癫痫医院排名合肥治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