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乡村月色(外一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末世小说

一、乡村月色

月亮在山后升起,穿过槐柳的缝隙泻下来,泼在炊烟袅袅的乡村上空,秀美得像要去赴约的女子。

乡村小路上,驴车还吱呀地唱着不着调的歌,顶着月光摇摇晃晃地赶路。拉车的毛驴儿直着脖子卯足了劲,像要把绳勒进肉里,驾车的人一脸汗水,一声也不言语,只循着熟悉的路径,全力撑着车沿朝一个方向走。车里颠簸着在野外飘了几个季节的黄玉米,圆洋芋,仿佛怀了乡愁似的奔向久违的家门!

一双刚从庄稼里拔出的手,布满灰尘晒斑的脸,浑身散发麦桔、玉米杆和洋芋蔓的味道,粗布黑鞋上爬满了蒿草和泥巴。脱掉,满院子都是汗水和这些的混合味,粗黑的长满老茧手,灰不拉几的沾满土的头发,劳动的日子,乡下顾不上衣着形象。等把车上的物件放回稳妥处,月亮已升至树梢,朝半立起的脸盆舀半碗水,搓几下手,往脸上胡乱摸几把,那水早已浑浊成泥。乡下的水精贵,挑一回要爬一架山,更不得浪费。扯过门背后的黑毛巾擦几下,盘腿坐在屋檐下的水泥栏倚上,点一锅旱烟,吧嗒吧嗒抽着,间或随口安排些零七八碎的琐事。直到锅里冒着香气的饭菜端上小木方桌,孩子们在树桩墩做成的凳子上坐定,朝水鞋帮磕磕烟锅放一边,等大人一起筷,他们便得令似的抓起烙得掉黑渣的馍粑往嘴里放。窝一口咸菜一口馍,一口大葱一口汤,扑扑腾腾的声音此起彼伏,谁也顾不上不说话,等抬头时,碗早就空了。用手一摸嘴巴,打一个饱嗝,孩子们四散开去,大人又装一锅烟,才不经意地瞥一眼月亮,说一声,今晚月亮还凉清,只是明早露水大早起不成了。月亮不单是乡下人不要钱的灯,更是省钱的天气预报。

在乡下人的眼里,月亮还是不说话的影子,静守望着朴素的安宁。就着月光,大人做些琐碎的零活,小孩在院落嬉戏,狗儿猫儿跟在屁股后面追逐扑耍,老人絮叨着,女人说笑着。沉入爱情的姑娘小伙,躲在树影里打情骂俏,笑声一浪一浪翻滚,惹得邻家的狗儿嫉妒地欢叫。八十岁老太踮着小脚,掉了牙的嘴里总有说不完的老古经,听得月光常常忘记了回家,大清早了还在天边甜甜朗照。老阿家们坐在篱笆下交头接耳地议论媳妇发牢骚,中年女人拍打着怀里的孩子低声搬弄些小是非。抽旱烟的男人,水烟味道时浓时淡地绕着院子转悠,不小心呛出一串咳嗽,惊得树上的鸟雀儿扑棱棱一阵乱飞。等月亮爬上窗棂,高过树枝,在远山的某一个高点停留时,哈欠声开始此起彼伏,一阵关鸡笼锁牛圈呼叫小孩回家的声音之后,接着关门闭窗,接着院子开始沉静。树叶儿倦了似的,也悄悄沉入梦底。乡下人的睡眠,头一挨枕便呼噜声四起。月光通过白纸窗户的缝隙,伸手轻抚一下劳动的脸,让倦意铺展,似乎许了他们一个丰收梦。披星戴月的日子,连皱纹缝里都挤满了劳作的苦乐,月色给这些简朴的时光太过细腻的温存,使得乡村的夜晚格外恬静清新。

月亮有时也被农家锁进果园,最后在小媳妇绣花的窗棂下,莞尔一笑,又在老父亲荷锄的背影里沉寂。梧桐树上,偶尔也搬来一群麻雀小住,檐角里的燕子,时常就着月光叽叽喳喳唱些小调,屋檐上爬满星星似的眼睛。你看那个红砖头围成的小花园,菊花争奇斗艳,牵牛攀攀援援,大丽花摇曳着,八瓣梅高高伸展。或有一两棵高大或低矮的苹果树、梨树,缀满结实的果子,高高地站城丰收的姿势,争抢着和月光对视。藏在叶子底下羞答答的那一个,只歪了一下脑袋,就被月亮照出娇媚的红光,那丰满地快要触到花园篱笆的果子,被风簇拥着,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触着花朵的脸,像彼此嬉戏又像在密语。花香、果香一溜烟弥散,熏得月色都是香喷喷的。玉米架上黄澄澄的金光,后院梨树上的碧青的玉光,秋菊上花儿露水的水光,凝成父亲皱纹缝里瓷实又安详的荣光。

月亮不想走时,还会在老屋的破檐上暂且小栖,在梧桐的树杈里和麻雀说话,在菜园的萝卜辣椒上,闻闻菜香,和野山菊评价蛐蛐的歌声,和树上的玉米串讨论洋芋的收成,也悄悄去那破屋里探望一下老翁的病情,也陪着住宿的女学生抹眼泪,偷看打工的丈夫写给小媳妇的信件,听那掏粪妻子的埋怨、白发老母的呼唤!

乡村的月色,如庄稼一样踏实、淳朴,如庄稼人一样,简约,透明。

二、樱花漫

我在想,是不是每个人看到花都会有很幸福的感觉。其实,春天并非只是花开,但我喜欢花的情绪是语言表达不出的。今早我翻遍唐诗宋词,嗔怪着那个写堪折直须折的人,爱花怎忍折枝?

于是,我欲找一枝柳笛作笔,想碰碰运气。撷取一缕花魂为思,铺展整个春暖花开的时光,做一春天好文章。总担心写不好这花的美,就像担心最美丽的时候常常错过谁。今早我第一个来四合院,所有的门窗都关闭,所有的花都在等我来,这令我分外欣喜,欣喜第一个和她们相逢在这清丽的早晨。天并不曾风和日丽,樱花丛里嗡嗡嘤嘤的妙音却无比明媚。你若今日见我笑面如花,一定是被满院的花朵妆俊了俏颜。你瞧:红梅衔粉珠玉兰含香玉,樱花一檐裹素白。我又埋怨,写万紫千红总是春的那个人,怎知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束草就是一汪洋的绿原,一朵花,就是一世界的春天,这一树的樱花妖娆,就是亿万万个春天在微笑。

尤喜推窗,整束樱花香玉满怀地扑面而来,撩拨我多情的眼睑,时时顾盼,欲罢不能。我又恨,我笨拙的笔触不够轻盈,如能,我愿先化作微风一缕,夜风一袖,乘着东风盈盈,扶着千万朵洁白,笼着万千朵素美。甚至劝退殷勤的鸟雀和蜂蝶,只要明月半弯,清酒一盏,淡茶一壶,墨香一脉,来一个三千六百场的庭院小醉。羽化的我,多么想化作樱花一朵,在寂寞天,静静开落。

一枝一枝樱花轻微摇曳,清风扶,细雨吻,蜂蝶拥,暖阳抚,云朵羡慕着,小草瞭望着。而我,如陷入爱情的少女,柔美而甜蜜地与她脉脉对望着,谁说花无语,那朵朵香雪般雅静的花儿,在微风里轻轻颔首,不时歪头向窗,探望我的惊喜,不时回眸暖笑,关怀我的孤独。我一个人,出去又折回来,再折回来,开窗读她,推门望她,低头冥想她,只是万般遗憾,这文字过于清浅,盛不了如此深切的爱恋。

我坚信爱是相通的,我能感觉到花儿突然一下都俏颜转向我,时而静待,时而凝望,时而猜想,时而浅笑,恋人的眼神一样。我更愿意相信,我和樱花之间,千百年前早有佳约,今朝想见,缘分欣然。在最美丽的时候,我们彼此相约而相悦,一枝儿一枝儿缀得满满的素洁,花茎处偏又挽了鹅黄而淡绿的花结,软软托着五瓣薄如蝉翼、质如绵锦、蕊似心针柔若丝缎的花儿,居然一般大小,一束均匀五六朵,仿佛千年香雪坐落枝头,被老古屋的瓦檐托着,被雕漆的木格窗衬着,被庭院的红梅和玉兰伴着,被我一个素心若雪的女子灵秀的心暖着,爱着,恋着,应该说,我是多么幸运又幸福,一个人独享了这般美妙的物景。

我细细数着,念着,惊诧着,她们居然一下子在一夜之间全部绽放,商量好了似的,海浪一般细细弥漫过来,仿佛谁把海边的浪花挂到枝头,而我又觉得浪花过于跳跃和俏皮,樱花该是安静内敛的,不喜张扬,像一个懂得等待的女子,恬淡而透明,朔风吹过,隔墙的小竹林穿过阵阵铃音,仿佛向樱花致意,樱花则巧借风力送过一浪又一浪的蜜语,鸟儿怎耐得如此弥香,竞相和鸣,风儿撒欢般,掀起她翩然的裙裾,逸散许多流萤般细密的香气。樱花也是俏皮而多情的,樱花还是可爱而柔媚的,我忍不住要说,好喜欢她的一切。

阳光西斜,天边有了淡淡的月痕。我真不想走,至少在月上柳梢时,与樱花相约四合院,红漆的门楣井然上锁,所有灯光都熄灭,我独捧一盏心灯,悠悠烁烁,阶前定然走下白衣的女子,一身樱花的香气,缱绻飘逸,与素颜的我,温一壶心茶,饮一杯淡酒,就着花容月色,在小竹林的溪水边,叙一段隔世情缘。

我相信,世间所有善良女子的心,都是樱花般透明的,也如这初开的樱花般,肃清而轻盈。女子如花,花如女子。我愿意相信,来世我一定是一朵樱花,先是漫漫静开,而后漫漫飘落,开落之间,珍藏人间冷暖,蔑视世事维艰,对月把盏,抚竹浅酌,或有梅兰的君子相约,来一场高山流水的樱花漫舞,来一场琴瑟和鸣的樱花漫歌,香雪一样,在人间四月天的帷幔下,安闲自在。我愿意世间女子,若樱花素洁,像这古屋庭院,梅竹摇曳,佳人顾盼,即使现世难得安稳,此情此境,我亦分外眷恋,眷恋岁月如此静好!

南宁专看癫痫医院湖北得了癫痫病的人怎么办孩子癫痫发作总是乱打人怎么办哈尔滨哪里能够治好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