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塞上曲(散文外二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末世小说

【塞上曲】

循着风,我在阴山脚下,贪婪地呼吸着这大地的苍茫。我听到了你的心跳,嗅到了血脉里隐隐牵连的感动。是我的热血,洒在了这一掊黄土,从此再不分你我,哪怕再远,都感受得到你的呼唤。听到,是这大河浩浩汤汤,滔滔远去。看到这黄,是浓浓的情,是死也要回来的恩情。草木枯荣,山石上闪耀着荣光以及最原始的冲动,刺痛双眼,流下来就是滚烫的泪。

又是一年冬天,漂泊的孩子回了家乡,只想慢慢述说,这心底莫名的感动。然后把过去所有的苦,都忘掉,笑着敞开胸襟。这酒,冷却烈,灌下去就是火烧一样,诉衷肠。我告诉自己,要笑着坚强地走下去。故乡,是个美好的梦境,醉梦中醒来,依旧甜美。是好或坏,不能给他人评说。只是我们,不离开就不会懂得,不失去就不会珍惜,所以再站在这里,也回归到了孩子心性,擦干了眼角的泪痕,大声笑大声叫,嚣嚷着然后无所畏惧。

清晨,天空还黑得透彻,我们只是一路向前。零星的灯光,伴着孤独的行者,似乎这寒冷的西北风也吹得路灯冒出丝丝寒气来,隐着那冷木和村庄。却偶见是谁家的屋门前,除夕的旺火还在彻夜燃烧,星火飘起,带着年节微醺的余兴,似乎传来那屋里浅浅的鼾声,那般平稳安详。这寂静的早上,只等着日出,等待着炉灶升起炊烟,一年,就这样成为新的开始。无论如何,我想要幸福。想追寻,我生命中的光。

远方有缭绕的光辉,看不清所以然来,直到汽车驶上那座璀璨的桥,一瞬间,漫天星光撒下,如华美的舞台美得令人惊叹,只是这里久久没有观众,它孤芳自赏般绽放。如果有一刻,我会觉得自己还在梦里,不愿醒来,那么一定是此刻。我知道,桥旁就是黄河了,我看不到也听不到,只知道,大地与河水冻结在了一起,只有那埋藏在心底的暖流,还在波涛暗涌,向着远方流去,又说着这样的悄悄话:我爱这里,一直都在,并未远去。

天气很冷,冷到了骨子里,冷得让人想要嚎叫和想掉泪,我想,这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了吧,站在这僵硬的大地上,感慨万千,我看到过去的时光里幼稚的自己,想到未来的日子要踽踽而行的自己,眼看着闲散的时光就不多了,路漫漫其修远,我真的不知道明天自己的会在哪里。我看到,那很远很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丝鲜血般的稠红,上面正压着狰狞的厚厚的云,漆黑如魔。我有些害怕,太阳会不会就这样不现身,天光就理所当然的澄澈了。但无论如何,这样简简单单的一道光,是带着我万千特别美好的期冀的,与我,它意义深重。我希望这是新旅程中最美好的开始,永生不被遗忘。

天空一点点亮起来,河面上是厚厚的冰层,冻得异常牢固。冰刺膨胀着,张牙舞爪地伸展着,我站在河面上,看着蒙蒙亮的世界,彳亍着往深处走。回头,看到那河岸,看到那光秃秃的孤傲的树,几棵,孑然地站立着。褐色的树皮,仿佛是大地的延伸,是大地的絮语。这浑然天成的深沉色调,是卸下了所有的伪装,我们最真实的模样。回望着,想看清什么,却只是欣然一笑。

远处未冻的河面上升起了薄薄的雾,此时此刻,惊诧间,太阳终于初生般破开了寒冰冻土,宣告着新的华年。短短的数息,太阳就以看见的速度照耀于世。握紧拳头,看着这不断扩张的红,真真实实映衬在眼眸里,我想要大声叫,宣泄出所有。想掉眼泪,想要告诉自己,我一直期待着这一天的来临,然后,要期待今后每一天的太阳,要活得精彩而真实,要活出这片大地的气概来。

混沌初开,光席卷着世界,所有的分子都追随你而去。我想又是该上路的时间了,不能留恋,因为路就在脚下。但光镜中我还看得到那轮美丽的太阳,我背着你的温柔,不是挥手作别,而是一同前行,你已经融化开,成为了新的荣光,照在我的生命里。你是我的锦衣,温暖如春。

心里有一片大海,万物复苏春暖花开。我是这黄土地的孩子,要远行,也要记得家就在这里。苍鹰翱翔,一天,坚冰融化,那是在为你践行,那是更炙热的暖阳,虔诚着祈祷着坚信着,为你照亮前行的路。绿意里,葵花绽放,又是那一望无际的花盘,那一张张金灿灿的脸庞,带着最美最执着的笑,是等待着下一次邂逅。塞上曲,马头琴悠然响起,这旋律,是情深的长调,我们纵马驰骋,我们大声高歌,一遍又一遍,直到喉咙嘶哑,直到曙光临世。

启程了,就不再掉眼泪。

我也想,成为你的荣光。

等我,也如太阳般,闪耀。

我们要再相见,在这老地方。

【巷口的一米阳光】

有时候,记起那个每年只住几天的院子,想起夏天燥热的蝉鸣,想起那些小小的黑色的蚂蚁,总是忙忙碌碌搬着大过身体很多倍的食物。阳光穿过桂花树密密的枝叶,在地上洒了许多光点,我伸开手掌,却怎么也不能把光点握在手心里。我喜欢在大大小小的房间里乱跑,那些漂亮的雕花木门被我推得吱呀响,然后总是被母亲狠狠地责骂一顿,我哭一鼻子就又带着泪痕开心地玩耍。太姥爷用粗糙的手指擦去我的泪痕,我看到阳光下那张满是皱纹却异常慈祥的脸。那时的老爷子还能抱得动我,还能骑着自行车带我到街上买麻糖。四合院的周围是一个有些脏的街区,那些破破旧旧的房屋都蒙着一层灰色。我有些讨厌雨天,因为那些土路总是异常的泥泞难行。不过下过雨后的四合院总是显得很干净,那些青石砖露出了明亮的颜色,大门上还剩下的一点红漆也变得异常鲜艳,外面绳子上挂的衣服都被收了起来,反而使得略显凌乱的院子变得敞亮许多。雨在傍晚停了下来,夕阳西下,那种古老的黄美得不可言喻。

黄昏时候,嘈杂的叫卖声隐在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中,老人透过雕花的木窗,望着不远处的桂花树,雨水顺着叶尖滴落,打湿了一片黄泥,偶尔一个路人走过,留下一串清晰的鞋印。泥土中夹杂着凋残的桂花和一些破碎的芫荽,有一种腐烂的清香弥散在古老的院落。四合院围着一种莫名的感伤,就连那扇掉了颜色的红漆门,都仿佛是被揭了疤的伤口,渗出一种痛。依稀还看得到门上的铜环,如今却暗淡得让人完全想不到它们曾经是多么闪亮。它们老了,像生了锈的骨头,那完全僵硬的关节再也不能活动。天空流下最后一滴眼泪的时候,夕阳穿过红漆门,洒下一片忧郁的褐色。那是一种宁谧的古老和沧桑,是老人微笑时眼角的那一尾鱼,刻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喜悦的悲伤……

偌大的正房,历尽沧桑却岿然不动,那交错着一寸寸裂痕的青石台基仿佛一张划破的脸,支撑着最后的庄重。老人不愿打开电灯,他总觉得电灯和这老房子不搭配。那些不伦不类的开关仿佛是打不开的心结,像是没有破掉的衣服却缝着补丁,总是给老人那么一点介怀。窗是雕花的窗,门是雕花的门,那些精细的花纹是这房子最后的骄傲了,就像是外表破损的八音盒,里面那些细小的结构还在,就还能用灵魂歌唱。

那一刹那院落轰然倒塌,这座四代人居住过的院子就这样消失在一片灰尘当中。从此,这座城市再也没有了这样一块破旧的街区了。老人已经搬走,和儿女住在一起。一个院落的倒塌,也是一片心灵归属地的消失,那个大大的“拆”字就像一个伤口,在倒塌后还在痛。是一场雨把所有的灰尘扑灭,就像扑灭一场大火,所有的破砖碎瓦都仿佛劫后重生,颜色竟然异常鲜亮。傍晚的阳光枯黄,就像秋天的黄叶,一片片飘落。谁还记得那颗桂花树,已经倒在了废墟当中。

偶尔听到母亲讲到那个院子,她总是很惋惜地叹着气,她总觉得那个院子至少应该当做文物留下来,那些花纹依旧让母亲留恋、喜爱着。听说,那院子竟然还有八路军住过,抗战的时候有士兵借宿,临走时那些年轻的士兵们还打扫了院子。还听说,太姥有一个很漂亮的首饰盒,里面有很多金银的首饰,可惜都在文革的时候被没收了,只留下那个漂亮的盒子。我总在想,那个盒子是不是也破碎在那片土地,再也没有了痕迹。太姥和太姥爷的爱情从那里开始,曾经这里还有过四世同堂的情景。我对院子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那些画面就像是褐色的老照片,成为了童年的一个影子,在童年众多的记忆碎片里,被拉成一米阳光,在雨后投射在那个已经消失的巷口。

【疯子的城】

三月的时候,我听到过丽江的声音,你偏一句话不说,让我听了这孤单的歌,于是挂断手机的时候,我就决定,我要去一次。我们都是不愿意被困缚的人,于是宁愿奔波,也要寻求一个安心之地。广州下了大雨,淋湿了整个画面,我看到玻璃上簌簌而落的泪珠,像一张似曾相识的脸,行人躲在店铺下躲雨,神情焦灼地等待,车轮倾轧着,排斥着,这赤潮般泛滥成灾的世界。在这巨大的城,有时候会让人突生恐惧,不知道何去何从,我恍惚为谁流连,这四季的花开了,又不知为谁绽放,细嗅花香不知源,都被一场雨打消扑灭了。

抬头,看这天,似乎好久未晴了,也许,一直以来的不安,都是因为少了一个依靠,等我遇到她,是不是要掐着她的脸说,为什么你才来。

最后一眼回望火车站,漂泊的人都在等待靠岸,我也会和陌生人点头轻笑,对这一城一地,不曾牵挂,就无牵连。然后,一座城就成了死物。

火车穿过河流、村庄和田野,炊烟渺渺间,又席卷着最后的光穿过山洞。我们与梯田上挽着裤脚的人相望而过,或许彼此都思绪万千。

站台上写着陌生的名字,我们停靠在这陌生的地方,只求心生宁静。我们无时不刻在心里,试图与这世界对话,无声无息。不愿张口,宁愿沉默,即便相视,不便相识。

为你而来,想哭,想笑,迷失于这巷口,也忘记了自己。千阳绽放,散发出暖暖的香,于丽江,似乎只为与古城相遇,纳西族的土地,有着一种稔熟而纯净的味道,仿佛和老朋友相见,不甚唏嘘。买一顶草帽,却依旧不自觉晒黑了皮肤,是你执意,要留给我一些印记。

匆匆的人流,或许嘈杂,但静心,依旧可以听到古城的声音,不为艳遇,不是逃避,只想换一种新的眼光,甚至一种生活方式,给生命增加多一种可能性的叉枝。能够睡醒了,推开木门,看见客栈的池子里静息的鱼,红如胭脂。老板泡了功夫茶,闭目养神。我好深吸一口气,笑着出门去。

天空蓝的毫无瑕疵,花草繁盛却不知怎么沾染了些书卷气,只映衬着这一砖一瓦,朴素却熠熠生辉。忽而一阵细雨,打湿了衣衫,风吹着有些寒凉。阳光依然明媚,明晃晃的照在屋檐上,投射下棱角分明的影子。不远处,有姐弟俩在屋檐下嬉戏打闹,弟弟哭了,泪滴清亮,从脸庞滑下一条线,又仿佛分隔了整个世界。我们仅此路过,沾染了这里流淌了成百上千年明净的气息,而他们活得如此真实,又离我们如此遥远。

四方街上,延伸着一种类似心安的东西,呆久了心会柔软,稍一触碰,就入了戏。小食店挂着满目彩纸,一张写着,等我有钱了,就永远留在这里。突地,眼睛就酸了,好想哭。我把来时的火车票塞在了木桌上的玻璃板下,不论如何,想留下些什么,哪怕几个字。

走累了,就找个铺子坐下,喝壶花茶,推开雕花的窗,倚着木栏杆,这一睡就不知了时日,匆匆一晃,就是岁月悠长。背篓里装着新鲜的樱桃,樱桃很红,被绣在了鞋面上,布鞋摩擦着青石板,辗转砸成了银镯子,那双匠人粗糙的手,雕了吉祥如意,被套在了姑娘纤细的手腕,长裙惹了满院花开,谁人采摘了嫩叶,杀青、揉捻、干燥、千转轮回,做了这杯中的春天。想窥尽春意,意如春蝉吐丝,丝丝入扣,无尽悠长。

青春,遇见一些禅意,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拍了手鼓,那些沙哑的歌,是雨中的阵阵涟漪,知否,知否,抬头就是,雨过天青。回眸,那黑白灰的城,鳞次栉比,折叠交错,我从巷子里走过,不知不觉,也成了别人的风景。

转眼就是孩子放了学,夕阳落了山,古城的夜晚,一片斑斓,或喧闹,或寂静,却无处不宣泄着一种情绪。这里对于年轻人,有太多冲击,我们活着,挣扎着,不知道如何相信明天。他们疯了,是的,仅此一次,饶过他们吧。心事流转,且先放下吧,陌生的脸孔,带着同样的表情,于此,分不清了,于这夜色古城,不分了你我。

宏远如山,寂静花开,我想在这里,等待一个女子,客栈的老板说,下次回来,记得带上女朋友,我笑了,或许吧。生命中有太多的不期而遇,而我相信,我们总会在某个时间,某个空间,从此携手到老。生命里万般繁华,可每个寂寞的人都一样。

我也想活着,精彩的绽放。关于古城的容貌,我不知道怎样描述,看着相片,仿佛还可以一步就踏进去,它在那里,一直都在,也在心里。静止的画面里,流动着不息的情结,不知如何述说。这是一座疯子的城池,没有围墙,没有设防,它能把所有的感情洗得单纯,只剩下最原始的清流,如雪山融化。有人为爱而来,有人为忘记而来,不可置否:

天亮了,是该离开了,却不能不爱了。有些地方,来过一次,就会永远记得。

记得离开的时候,我笑着,我想,我还会回来的,这是一个美好的约定。

睡眠性癫痫哈尔滨专治癫痫的好医院在哪?拉莫三嗪片的注意事项甘肃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