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我的父亲母亲(散文)_3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女生悬疑

父亲母亲,没有感人的爱情故事,就是这样的平淡中牵手走过46年,不言爱,但坚守着那份永恒。

很小的时候,从外婆家床上挂着的相框里,看到过父亲和母亲订婚时的全身合影,也是他们唯一的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不大,时间久了,照片微微泛着黄色,我们姐妹还偷乐着父母的傻样。照片是相馆里拍的,大概是母亲人稍矮,依在父亲旁边,脚上垫了小木凳,两只又粗又长的麻花辫,落在肩的两边,就这样牵住了和父亲的一世姻缘。父亲呢!一直是这个模样,黑黑的,严肃的站在母亲身边上。也是这样一个又黑又严肃的父亲,给了我们幸福的父爱,和对母亲不离不弃的照顾。

听说那时母亲还嫌父亲长的太黑,可外公外婆很中意这个女婿。父亲一直是外公外婆的骄傲。有句古话,丈母娘见女婿,如外国来的宝器。外婆见到父亲,每次笑的合不拢嘴。父亲正直,善良,勤劳。

母亲和父亲是姨婆做的媒,父亲比母亲大4岁。他们和那个年代的夫妻一样,先结婚后恋爱,感情平淡却踏实。偶尔吵嘴的时候,父亲也会以幽默化解。父亲的心里,认为母亲长的眉目清秀,是情人眼里有西施吧!

父亲喝酒,但从不烂醉。父亲抽烟,知道适可而止。父亲是男人,在我心里顶天立地。

父亲有门手艺,家里生活算是宽裕。七八十年代的农村,能有份手艺是很让人羡慕。家里门槛踏破,前来拜师学艺。妈妈当然是12个徒弟的师娘,我们成了小师妹。喜欢和他们打闹嘻嘻,给单调乏味的童年时代增加了很多不一样乐趣。

父亲的徒儿中有个叫小叔叔的,经历有点特别,父亲提起最多关于他,给我们讲述他的点滴故事,他是我父亲师傅的儿子。

父亲年轻时在单位是被看重提拔的对象,可是因为被举报成分不好,(奶奶是四类分子,因加入所谓的反动组织)父亲最后被开除。父亲的师傅说;这么好的人也被开除,我也不干了。我父亲是他最钟爱的徒弟,勤劳,聪明。

几年后,父亲从别人那里得知,他师傅去世了,家又遭火灾,父亲的师娘是个哑巴,留下两个儿子,小儿子还小,如果不是我父亲去收留,一定冻死在那个冬季了。

父亲得知消息,立即前往,秋意渐浓,天已初寒,父亲到他们家,哑巴师娘一眼认得父亲,依依呀呀的激动泪流,如看到救命稻草。这么冷的天气,小叔叔还沉在河里摸螺蛳,头发如枯草。家里被大火烧的一贫如洗,没床,睡地上还用草做被子,冷的时候上面放石头压着。

父亲把小叔叔带回了我们家,基本枯瘦如柴,皮肤蜡黄。曾有人说这人养不活,他就这样跟着我父亲来到我家,徒弟中比较不省心的也是他。父亲曾把他打了,后来小叔叔跑回家了。是他哥哥把他送回来的。告诉他打你,哥哥一切为你好。后来父亲作介绍他做了杭州人的上门女婿,如今生活很好。

父亲当初每逢过节都会送去吃的给师娘,大叔叔心里知道幸亏哥哥的相助,如今一直感恩戴德。很多年过去了,如今父亲年纪一高,小叔叔对父亲的感情很深,心里怎么不会明白当年照顾扶植。毕竟自己都做了爷爷。

小时候,父亲外出赚钱。是母亲一个人把我们三个女儿带大,还要做生产队争工分。母亲没有文化,非常节约,几乎可以用吝啬来形容。以我们家的经济,本应过的好点,可她总是什么也不舍得吃。在我们心里,不如父亲懂得生活。因该说母亲遇上我父亲,真的是幸运的。父亲爱家,爱我们,父亲虽在家时间少,可幼小的心灵里有父亲浓浓的爱种下。小的时候很最快乐的事,是盼望父亲的回家,因为他的回来一定也稍回浓浓的父爱,家一下变的很温暖,很安全,还有好东西吃。父亲从火车上买的鸡蛋糕,酥香松软,幸福的我们是别家小孩羡慕的对象。

父亲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通情达理。知轻知重,知道该施该用,材来财去。母亲就少了这样的大慧根。有时候总听母亲说;“地里的庄家,不知道那个不得好死的,又偷去一半了”可父亲总是笑呵呵的安慰母亲;“反正也吃不完,他们一定也有困难,偷不穷我们的,由他们去”。

小的时候,我们去田里玩,有时会好奇的把人家鸭子生下的蛋捡回家,父亲严厉的要我们放回原地,对我们说;“这是别人的东西,不能乱拿回家”。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知道什么事情不能做。父亲任劳任怨,光明磊落,内心坦荡,宽大。他总说;“我这一生从不借钱用,做人要有志气,有分寸,要靠自己的努力来改变生活”。

调皮的我们会奇怪的问“爹,你头顶的头发去哪里了?”父亲总说;“脑筋动的太厉害,各人各条心,十二个徒弟十二条心,三个女儿也三个脾气,我都得摸透”。带徒弟不是很轻松的事情,父亲有时会说累。父亲对徒弟有点严厉,但又如亲生儿子一样关心他们,让他们学有所成。

从小父亲家境很苦,爷爷早死了,他又是长子,早早担起一家的劳力,奶奶常说;“从小是辛苦你的,但也将养你,没有委屈你”。父亲身体很好,他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每每我们有什么不适,他都很重视,而且会带我们去大医院看,总对我们尽心尽责。

父亲一年中没回来几次,农忙时期,生产队规定,副业人员要回来抢收和播种。到后来承包到户,父亲一直是一家的重体力。我们也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去田里送茶水,点心,我们看着父母忙碌的身影,感受着他们相互体恤,怜惜,苦也甜。有时母亲在中午的烈日下,出去干活。父亲总是要发脾气,她担心母亲的身体会被搞跨,生命毕竟比什么都重要。这就是父亲和母亲之间智能上的差别。

父亲很幽默,小的时候他常开玩笑对我说;“爹给你装个小鸡鸡,你就变男孩了”。我半信半疑的说;“会掉的,我才不要变男孩”。父亲虽没有嫌弃过我们是女孩,但心里很渴望有个儿子。母亲把最后一个妹妹生下,父亲得知又是千金后,或许是工作忙,或许女儿生了一串渴望生个儿子。他并没有回家照顾母亲。为此母亲记恨在心,常在我们面前说起,有时会落泪,母亲的苦我也体会。妹妹为此对父亲有点意见。父亲有不对的地方,还是理解父亲的意愿,在农村他希望有个能接班的劳力。女孩手无寸铁,怎么打天下?

父母想子心切,在姐13岁开始,就开始物色男孩做入赘女婿,为此还闹了不少矛盾。姐姐那时还小,还不懂,等姐姐稍大点,就一直不同意父母过早给安排的。还贴了钱给人家补偿。

过年回家,只要空的时候,父亲喜欢拆装保养那辆永久牌的自行车,我们在父亲身边窜来窜去。一边的母亲清洗父亲从外面带回家的被子,清干净后整理好准备等过完年,父亲走的时候让带上。父亲临别前总对母亲说;“别太节约了,你看你的头发一点没光泽。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眼睁睁的看着母亲一点一点走向快速衰老,母亲的过分节省,常年积累的营养不良,加上一生劳累,导致她过早的体力不支。父亲是个不服输的人,家里盖房2次,都把母亲吓坏了。那时可怜的母亲其实已脑力和精力耗尽,只是父亲和我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父亲说;“你就不要管任何事情,你给我好好歇着,全由我处理”。母亲希望父亲安稳的过日子,别折腾了。这也许让母亲很痛苦,很焦虑。因为她不可能不去管家里这么大的事情,可真精力不支。

母亲的体力和脑力早已力不从心。60岁还不到一点,医生诊断是老年痴呆,(误诊)一般无法逆转。母亲幸苦了大半辈子,为我们,为这个家耗尽了毕生心血,没能享一天的清福。

得病后,母亲很健忘,有时也不认识自己的女儿,可嘴里总念叨着父亲。这时候的父亲算是在家养老了,还会出去做点事。还没天黑,母亲还知道早早去路口看望父亲。那时我们都已出嫁,父亲没了可以交流的人,但还有个四目相对老伴,在那个路口左盼右等着他,父亲依然感温暖。父亲是个很知足的人。母亲出去喜欢牵着父亲的衣服,怕转眼找不到父亲。在母亲几乎空白的脑海里,还知道父亲是她老伴。

人不管年纪多大,只要还有父母在,再大也是小的。记得奶奶在的时候常听父亲开玩笑说;“娘,你还得给我上学去,是你欠我的”。奶奶总会说;“小鬼,你是自己把书包藏起来,躲着不愿去上学的”。在我心里高大的父亲,却是奶奶心里的小鬼。就如我们自己,如今早已结婚生子,可在父亲眼里我们一直是长不大了的小孩,嘘寒问暖,只要我们身体有半点不适,他都急的要命。父亲到现在依然是个耐不住闲的人,劳动是他的享受。父亲时不时的把一把刀豆,一条丝瓜带给我们吃,我们吃进去的全是父亲沉沉的爱。有这样的父亲,我们是幸福的。对父母的爱,也许永远还不上,还不完,有一种爱叫无法公平。父母对儿女的爱被叫作天性,而儿女对父母的爱却成了美德。

如今父亲70岁了,还一直照顾完全不能自理的母亲,不厌其烦地给她喂饭,穿衣,大小便。我们也只有偶尔回去看看,为了不耽误我们的工作,照顾的重任落在父亲的身上。

少年夫妻老来伴,父亲还能有个不知世事的母亲为伴,看着儿女的美满,也满足的。父亲说:“只要你们娘还在,我们的家是团圆的”。

后记:2009年6月,母亲后来查出来不是老年痴呆病,她脑子里长了瘤子,引起失意和一列并发症,死前3个月基本瘫痪,2011年8月10号去世了。

郑州的癫痫病医院哪里治疗效果好癫痫病医院中国湖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广州知名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