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考试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评论
摘要:这是我35岁那年,参加的我人生中最后的一次考试,虽然是失败了,可败得我心服口服…… 一   我在家看电视,后院三哥兴匆匆地进屋来,笑眯眯地对我说:“妹夫,好消息……”   “三哥,啥好事?你先坐下,慢慢说。”我忙起身让座,并递上一根红塔山。   三哥接过烟,我熟练地拿出打火机给他点上。   三哥猛地吸了一大口,边吐着烟边接着说:“我刚刚从村委开完会出来,家还没回,就来跟你透明这个信:村委会的主任、书记、会计、出纳都被村民告下台了。镇政府来人宣布的,书记,乡里任命匡延清来当,主任,后天开村民大会重新选,会计出纳通过考试,第一名当会计,第二名做出纳。妹夫,咱村就算你文化高,大家都说会计非你莫属。你赶紧去匡延清那里报个名,准备准备参加考试吧!”   这个消息真叫我想不到。我这个外来的上门女婿果真能当村会计吗?我可做梦也不敢想。   要说在村里目前还真是没人比我读书多的,高中毕业的村里也只有我这个后来的外乡人。到这个村都八年了,这些我还是知道的。   “把整个村里人从头到尾履历一遍,能与你竞争的再也只有村东南角刘家大龙了,他比你小了好多,他初中刚毕业回来。会计出纳反正就是你们两人了。”我送三哥出大门时,他又冒出这么一句。   晚上,妻子如雪在村小学下班回来,也跟我证实了考会计这件事。她是听学校同事(一个镇长的女儿)王老师说的。不过,她对于我考不考会计兴致不高。   可我,可真的动心了。跃跃欲试。   第二天一大早,我真的去匡延清那里报了名。早饭后我还去乡初中找妻的同学(初中校长)要了这两年的中考试题作参考,正式复习起来。   我重点复习初三的语文数学。俨然像个要参加中考的学生,尽管我已三十五岁了。   做完两份中考试题,自己判完后有110分的好成绩,我信心满满的,这个村会计我志在必得!   可有一天挑水时,村里姜家嫂子提醒我:“妹夫,你不能光闷着看书复习呀。你得找找关系,花些钱疏通疏通……”   一语道破。像一颗碎石子击破我内心的宁静!   回家后,我就跟如雪学了这些话。如雪只顾埋头吃饭。   我又小心试探着:“要不,你去市里找找,找找你那个在市委上班的同学?”   临考前的第三天,我遇着刘大龙的三婶,她问我:“复习得咋样?可别考个第三名回来,考个第二名就不错嘛……”   我怎么感觉怪怪的,好像话里有话,信心动摇起来。   回家又跟妻子说了这些,完后决定着:“你今天还真得去市里找找人。”   这回,如雪真的听了我的话,第二天去了城里。   晚上,她没回来。打回电话,叫我放心,她找到人帮忙了,明天她在市经管中心等我。      二   2001年5月22日,我和我们村九名符合条件的18到35岁青年在村支书匡延清的带领下,来到了市经管中心大楼,在一楼大厅我真的看见了妻子如雪,她没跟我们一行人谁说话,只是神秘兮兮地冲着我举手打着OK的手势微笑着。   我们在镇经管站的人带领下,上到四楼会议室,发试题时,市经管中心负责这次考试的人还开玩笑地问镇经管站的人:“这里有高中生没?”   “有一个,就是他。”镇经管站的人指了指我回答道。   “那不用考了,就他当会计算了。”   我听着,心中窃喜:会不会是如雪找的人啊!   “那咋行?还得考完试说话。”   就算镇经管站的人如此回答,我内心呐喊:考吧,考吧!谁怕谁?一付成竹在胸,势在必得的样子。   打开试题一看,天啦!我几天的复习白忙乎了。试题涉及面仅仅是初中一年级的内容,太简单了,不会吧?这也叫会计出纳选拔考试?   想着妻子OK的微笑,答语文试题时,有些模菱两可拿捏不准的题,我都没作答,是因为我在一厢情愿地想:我怕我做错了,帮我的人没法替我更正,所以我干脆空着,等帮我者替我补答。就算这样,语文我考的分还是最高的。   做数学题时,还没答一半,我被中间一道15分的时速题,竟真的一下卡住了。不知为啥,我来了倔强劲,死抠起来,等答出来时,监考员提醒我们,还只有10分钟的时间了。   我靠!后面我还有一半的题我没做呢。来不及了,我急急忙忙刚又做完一道题,时间就到了,尽管后面的题简单……   结果我数学只有50分。而刘大龙最高80分。   综合成绩,最后我是以5分之差,曲居第二。真的应了刘大龙三婶的“预言”。   顿时,我气的满脸通红——我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我跑下楼去问如雪,到底找人没有?   “没有!”   “那……你……”   “我是为了稳你军心。”   后来,我听妻子说,王老师(镇长女儿)说,没考之前,她早就晓得我们村新会计是刘大龙。考试只是个过程。   如雪还埋怨王老师咋不早说,省得我去白用功。白忙乎,白做梦!   王老师对如雪说,就是怕伤着你老公,我才不敢早说。就算考个第二,做个出纳也行……   再后来又听村里不少人说,他们早在考前就听小道消息说会计是刘大龙。经管中心主任是他家亲戚。   后来又听说,去参加考试的九人,除了考第三的易飞和我,有七人先后到市里走关系。   后来,奇怪的是,村里出纳员不换了,我这个第二算是白考了。   我对着妻子咆哮:“这不是明摆着欺负外地人吗?”   如雪怕我接受不了,“不当上这个出纳,我看你得疯!”所以才跟她市委的同学打电话,说了我的我们村里的这件事。   她市委的同学还直埋怨不早给她打电话,“早点说,我让姐夫(她比如雪小一岁)当会计多好,大小也是个三职干部……”      三   三天后,村支书匡延清来我家,通知我去经管站接手出纳帐本。   在后面和刘大龙同出同进村委和经管站的日子里,我逐渐慢慢在侧面获知刘大龙为当会计投资两万多块,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我做出纳不长的日子里(不到两年农村税费改革,出纳员被精简),我也想明白:且不提所谓的选拔考试是不是不排除有走过程,将不合法的事情合法化之嫌之外。但这种考试绝对不是象学校里单一的文化验收测试,它考的不仅仅是我们所拥有的知识量,而考的还有我们的做事的应对能力,以及心理素质,思想境界等等,就是要“快!准!稳!”   我败就败在自己身上!   ——不该受外界影响走歪门邪道,就凭自己的实力全力以赴。语文题我要是正确对待答题,分数不可能就那么少。答数学题时不死抠那一道题,若绕开答完其他题后再去解,如此我就不会只得50分。   我败得心服口服! 湖北的羊癫疯医院哪家好晋中市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癫痫病的寿命是不是都比较短黑龙江有看癫痫病的好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