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远去的土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奇幻玄幻
摘要:夕阳余晖里的土屋,显得那么沧桑而凄凉。临走之前,我悄悄地用瓦片刮了一点土屋上面的黄土,用纸巾包好,当做岁月的留念。其实我心里明白,带走土屋上的一抔黄土,只是为了不留遗憾,因为我明白,我的一个不轻易的转身,对我和土屋而言,或许将会是永远。    当遥远的目光触碰破败不堪土屋的那一瞬间,泪眼朦胧,模糊了我来不及回收的视线。时光的院落,我顺着光阴匆匆前行的脚步,悄悄溜进了沧桑的土屋,曾经的土屋,留下一地的斑驳。打量周遭,小小的庭院已是杂草丛生,刁蛮的杂草把时光里的庭院霸占,只留下土屋那断壁残垣,躲在角落里暗自喘息。   轻轻拾起有关于土屋记忆的碎片,却怎么也拼凑不回土屋的昨天。眼前的土屋,一片废墟,柱子东倒西歪。时光中悄悄溜走的土屋,在季节的变换中渐行渐远。   土屋,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便在心中扎下了根,那时候的土屋,很温暖。时光倒回,那时候一大家子人都挤在这小小的土屋里,日子虽然清苦,但也过得有滋有味,土屋里满是温馨的味道。   小时候,土屋是一家人躲避风雨的地方,是疲惫不堪的心灵栖息的暖床。那用黄土砌成的土屋,里面安放着我的小时光,乖巧的燕子会把春天准确地衔回土屋的屋檐,婉约一片情天。土屋的横梁是用木头做成的柱子,旁边的围墙是用竹子和泥土弄的,矮墙上又用稻秆编织而成的席子遮掩,这是我对土屋最初的记忆。土屋的上面铺着一片片青瓦,滑倒在屋檐上的雨水顺着青瓦悠悠地落下,滴在青石板上,那样清晰。下雨的夜晚,雨水滴在土屋上,滴在土屋矮矮的围墙上,打湿了用稻秆编织的席子,顺着席子不舍地滑落,溅起一身的泥泞,像是泥土会开花,声音很好听。   那时候,家里的土屋年底都会进行修补,小时候的我会用小小的手玩起了黄泥,在矮矮的围墙上留下那小小的手掌印。秋天收割了稻子之后,把稻秆晾干,我会蹲在一旁,看着大人们编织席子。用一根竹子,扯上些稻秆,细心编织,纳入时光的元素。记忆中的土屋,还是当初的模样,在古老的乡村散发着异样的风情。   土屋都是方向朝阳,采光效果很好。那时候土屋很别致,小小的庭院,矮矮的围墙,土屋里有着平淡烟火。土屋里散发着泥土的芬芳,袅袅炊烟将土屋环绕,点亮烟火人家。土屋所流露出来的原始风情,让人暂时忘却了烦恼,返璞归真。土屋里的古香古色,让人痴迷,让人沉醉,不愿醒来!   古老的土屋,是我那时候生活的地方。母亲会在土屋里装饰时光,土屋里小小的庭院,被母亲打理地井井有条。勤劳的母亲,在院落里开辟土地,原本杂草丛生的瓦砾之地转眼变成了菜园。母亲会在土屋里种上四季的果蔬,菜园子的出现,也给土屋增添了一抹新绿,给土屋注入了一种新的元素。   土屋里挤出了一个小小的厨房,是我最爱去的一个地方。母亲烧得一手好菜,哪怕是萝卜青菜,也能够吃出肉的味道。那个物质极其困乏的年代,我们很是满足。在庭院里种上豆子,开花结果,浸染着光阴的旖旎,到了收获的季节,等母亲有空了,母亲就会自己用豆子制作豆腐豆花,当然了,那时候豆腐豆花我们是吃不到的。天还没亮,母亲就会起来制作豆腐,为了赶上好时间送集市上卖个好价钱。熟睡的我,闻到了萦绕在土屋豆腐豆花的香味,就会睡醒,揉揉朦胧的睡眼,母亲劳作的身影渐渐变得清晰。那个年代,虽然豆腐豆花吃不上,不过制作豆腐豆花留下来的豆腐渣还是有的,那个时候,吃着豆腐渣一天天长大,我们很是满足。用油炒过的豆腐渣,满足着我的味蕾,小小的土屋,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随着生活的改善,原来的土屋也改变了模样,最初的土屋是全封闭式的,没有开窗。土屋经历岁月风吹日晒的打磨,最先用泥土做成的围墙开始变得松动,甚至脱落。土屋后来也就开了窗户,木条与玻璃镶嵌,土屋也有了忽闪忽闪的眼睛,在月光下闪烁着晶莹。   那时候的土屋,正堂里面堆满了东西,农耕用的农具比如铁锹、锄头都是放在大门的门背里。菜园子里四季吃不完的菜,母亲会把他们晒干,用袋子装好,挂在土屋的墙壁上,等到菜园子里没有什么菜时,把原来的干货用水浸泡,给家里添个菜。家里养的家禽也会关在正堂的一个角落里,后来才把家禽舍放在了厨房里,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家禽舍,就在厨房堆满柴禾旁有一小块地,家里养的鸡鸭就可以枕着暖和的柴禾入眠。鸭叫鸡啼,是乡村土屋里发出最动听的铃音。   土屋毕竟是黄土做的,没有那么强的粘合力,几年下来一座结实的土墙也会裂开,可以看到里面赤裸裸的竹条,上面清晰地烙印着光阴的痕迹。那时候再穷苦一点的人家,看到土屋有了裂缝,甚至外面矮矮的围墙倒塌,不会修补,也没有能力修补,只能临时找来木条支撑,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日子一天天变长,悬挂在墙壁上的席子,却一天天变短。在那样的环境下,家里人时常会提心吊胆,没有人会知道这土屋会在何时,轰然倒下!用木条支撑的土屋,在风雨中摇摆,在暗夜里喘息。   听母亲讲,当时家里为了建这样一座土屋,过程是相当地不容易。在那个时期,搭建一座土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父母为了早日实现拥有自己的小窝,那是不辞辛劳地干活,农忙的时候才吃上正常的三餐,平时也是能省就省,勒紧裤腰带。建土屋的时候,家里也还是东拼西凑。对我而言,我是体会不到当初父母那种心酸和不易的。   土屋,终究会被这个时代所抛弃,曾经的土屋,只能当做心中永恒的怀念。眼前的土屋,一片废墟,青石瓦楞都已经腐朽不堪,屋檐上的青瓦支零破碎,整座土屋在风雨中摇摆。我不知道苍老的土屋,还能够坚持多久,眼前的这座土屋,还能够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有多久的停留?   土屋,一直被我们所牵念,有关于土屋的记忆,都将在光阴里发酵,留得岁月醇香。我们时常会去看望土屋,心中土屋的情愫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趁虚而入,让你猝不及防,洒落留有余温的泪水。一座土屋,封锁着一屋子人的记忆,在清秋时节,土屋上面的铁环,会敲响岁月的铃音!   土屋门前的那棵老树,光秃秃的,只有苍老的乌鸦做短暂的停留,乌鸦,似乎还是当年的那只。老树都将随着土屋,一起老去,待岁月尘封。老屋斑驳的墙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拆”字,在夕阳下,那个字竟是如此地刺眼,而我却无能为力。   夕阳余晖里的土屋,显得那么沧桑而凄凉。临走之前,我悄悄地用瓦片刮了一点土屋上面的黄土,用纸巾包好,当做岁月的留念。其实我心里明白,带走土屋上的一抔黄土,只是为了不留遗憾,因为我明白,我的一个不轻易的转身,对我和土屋而言,或许将会是永远。 武汉专治儿童癫痫病哈尔滨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呢癫痫病可以治疗吗癫痫病小发作治疗要用哪些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