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集 > 文章内容页

【星月】花乡追梦人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全集
无破坏:无 阅读:1523发表时间:2015-12-26 19:50:05    一      “军涛在北京卖花盆,能不能写写他呢!”听了一位朋友这样的话后,我们笑着摇了摇头。卖花盆?不就是拉着架子车、三轮车装着花盆走街串巷,亦或是在路边摆个小摊沿街叫卖的,有可写的吗?朋友又说,“别小看了这个军涛,他和几位老乡现在在北京建起了最大的花盆销售市场,他又做得特别好,一年几千万元的收入呢!”朋友这么一说,我们感到好奇,就想见见这个李军涛。没想到,这时,李军涛偏偏从北京回到了家乡。他是郏县安良镇人,作为同乡,我们很快地见到了这个在京城卖花盆的人。   坚实的身材,粗硬的头发,黝黑的面庞,一副典型的农民模样,说话嗓门很大,快言快语,就像打机关枪一样,而且,说话急了还有些结巴。一看就是个豪爽干练,而有些急性子的人。初见李军涛,没想到他是这副模样。我们不由想,这样的人还能做生意?   后来一件事更让我们对他刮目相看了。   平顶山市一位朋友听说军涛回来,非要请他在饭店吃饭。饭局结束,那位朋友与饭店老板很熟,就说,先记着账以后来清,就送我们分手告别。回来后,军涛说,“饭店的钱我已经悄悄的给那位朋友结了。”我们说:“结了账,你为什么不说一下。”他说:“那位朋友到结账时自然就知道了。”我们说:“现在很多人不讲诚信,饭店对那位朋友再第二次结账咋办?”“不会吧。”军涛笑着说:“真是这样,我不管别人怎么做,作为朋友来说,我尽到心意了就行了。”   没想到李军涛心眼竟这样实在,甚至这实在里还有一点傻,我们又不由想到:像他这样的人还能做生意?   但又想,像他这样的咋又做不好生意呢?   怀着对李军涛这样的感觉和印象,我们不得不去到北京,探讨他的人生之路和经商之道。      二      “你们刚来,很辛苦,今天我们卖花盆的地方就不要去了。咱们随便聊聊吧!”在北京一家旅馆里住下,李军涛就这样爽快的说。一同接迎我们的还有他的妻子万玉杰,她身材瘦小,清秀温柔,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李军涛夫妻俩谈就起了他们所走过的路。  武汉哪家医院能够治疗好癫痫病 李军涛出生在郏县安良镇的一个小山村,那里地处大刘山腹地,山峦起伏,沟沟壑壑。很小的时候,他就好奇的想着外面的世界怎么样。后来,这好奇的思想就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梦想,外面的世界一定很好吧,我要到外面看看多好啊!一个青年人不能守在这样的小山村,而应该风风火火到外面闯世界……这样的机会终于来到了。李军涛初中毕业时,在北京工作的大姨回来了。大城市的繁华与诱惑,早已让李军涛那样迫切地羡慕向往了,非要缠着大姨带他到北京去。   因为家里姊妹多,生活困苦,也为了这个贫穷而有志的外甥能实现美好生活的梦想吧。大姨真的领着李军涛到北京了。那是1986年,他才16岁。首都的一切让李军涛眼花缭乱,在楼房的丛林里,在马路的喧闹中,他几乎迷失了自已。他期待的大都市的美好生活就要在自己的面前像鲜花一样开放了。然而,面前的现实与自己的想象完全不同。大姨把他安排到北京运输七厂干临时工,主要仼务是运输煤、砖、沙石等,身体还没有发育成熟的李军涛干的是和大人一样卸煤装砖这些装卸工的活,这样的活一个大劳力还吃不销,何况他了。李军涛没想到活是这么苦、这么累,一天下来,身体就像散了架一样。这就是我要走的路吗?这就是我的梦想吗?晚上,躺在床上,疲乏无力的他一次次这样想,他真想给大姨说,不干了,要回老家。但是,他还是一次次咬着牙说,什么事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为了自己的将来,再苦再累也要坚持干下去。   就这样在运输七广干了一年多,大姨托关系又把他安排在北京丝绸厂当工人,这个厂的职工多数是女工,他干的工作是维修,活儿比在运输七厂轻松了太多,只是每月30多元的工资,太低,维持生活都成了问题。他记得一次去北戴河旅游,别人去了,他只好随着去,用了10元钱,买一些方便面,硬是对付了10天才回来。   也就这贫困的岁月里,李军涛获湖北专治癫痫病得了爱情,而且还是个北京姑娘。   给他当红娘的是姨家住的地方的那个在北京长毛绒厂工作的王师傅。老王见军涛实诚、善良、能干,就想着把自己的徒弟万玉杰介绍给他。王师傅把自已的想法给军涛的姨一说,没想到他们一拍即合,就安排二人见了面。一见面你合我意,我中你情,很快就结了婚。   婚后的日子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是甜蜜的,但也是贫穷的,军涛感到幸福而愧疚。自已的老婆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家在近郊的密云,而自己的家乡在河南的一个偏辟小山沟里,人家不嫌弃咱,咱可要对得起人家。   老婆怀孕了,军涛喜滋滋的,心想:我一定要让老婆孩子过上好生活。怎样才能让老婆孩子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呢?在厂里自已的工资这么低,实现自已的梦想应当很难很难。   当时刚刚兴起辞职下海潮,为了家庭,为了爱情,也为了自己的梦想,李军涛干脆辞职下海经商了。   干什么好呢?自已没有太多的本钱,想太大的事也是不可能的。经过反复的思索、考察,他决定干饮食业,在亲人的帮助下,筹集了20多万元,开了一家小饭店。   然而,开业不久,李军涛就发现饭店业不好干,不仅同行竞争激烈,而且,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不是这个找事就是那个收费,还有喝醉酒打架斗殴砸摊子的,简直让他招架不住。这难道就是我干的事吗?我应该干什么才好呢?他隐隐约约的感到,这好像不是自己梦中所做的事情。正当他感到困惑和苦恼,不知道想干什么的时候,饭店来了个吃饭的,没想到他从此找到了他该干的事业,他的命运从此有了个转机。   这个来吃饭的人是个卖花盆的,背个小挎包,包里装着一本相册,相册上贴着花盆的照片。那个时候推销员都是带着这些相册到各个单位推销花盆的。   这个推销员来到饭店吃饭,军涛一听他说话的口音像河南人,就主动上前和他打招呼,俩人一搭话,原来来者是禹县神垕镇的,距李军涛的家乡郏县安良乡狮王寺村不到五公里,是名符其实的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话匣子一打开,这个老乡就说起了推销花盆的酸甜苦辣,军涛突然想起了一个朋友在圆明园工作,就说:也不知道圆明园要不要花盆,我帮你明天去看看怎么样?   那个朋友在圆明园管理处的绿化队,绿化队经常进花盆。到了圆明园,这个推销员把照片往桌子上一摊,指着上面的各种各样花盆就给人家介绍起来,没想到人家一看,一下子定了一车的货。这让这个推销员喜出望外,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好事。   那个推销员把一车的花盆送到这里,就走了,又去其他地方卖花盆赚更多的钱去了。但是李军涛的心却留在这里,他几次来到圆明园,看到他帮朋友卖出的花盆里一丛丛,一簇簇的花卉绽红吐绿,给游客带来不尽的美感和欢乐时,他心里更是说不出的欣慰和高兴,“啊,卖花盆不错,不仅自己能赚钱,还能给人们带来愉悦,给首都增光添彩。”这时,李军涛心里盘算着自己应该干的事就是卖花盆了。李军涛是个爽快利索,急性子的人,说干就干,把自已的饭店门一关,就做起了卖花盆的生意。   当时经营花盆有两种模式:一个是上门推销,一个是装在三轮车上沿街叫卖。李军涛采用的方法自然是上门推销。像他曾经帮助的那位朋友那样,拿着拍照好的各种各样的花盆图案,到单位,进家庭,一个劲的介绍和推销,生意一但谈成,他就马上把货物送到客户手中。由于他不怕吃苦,极讲信誉,加上他憨厚朴实的农民模样和为城市增光添彩的美好愿望,他受到越来越多人们的喜欢和信赖,他上门推销生意几平没有做不成的,联系十家起码能成九家。   随着一批批花盆的销出,为他带来了越来越多收益,更为他带来了更大的视野和抱负,急性子的他早已不甘现状了,上门推销花盆是好,但太慢,太辛苦,如何使花盆市场更快更好的发展呢?这时,《北京日报》上有个花乡花卉市场的招商广告,一下子跳入他的眼中,他的面前由此展现出一个更为宽阔的天地。      三      第二天,李军涛亲自开着车拉着我们向他的公司走去,他公司就在在北京丰台区的花乡镇。一路上,他向我们讲起了他如何来到创业的过程和感受。   这里所以叫花乡,从明、清两朝就是专门为皇宫种花养草的地方。据载,自辽、金建都于北京时,这里的花卉栽培业就已经初萌生机,至明代进入盛期。《帝京景物略传》中写道:“都人卖花担,每辰千百散入都门。”数百年前的花乡,已是何等的兴旺,何等的规模。这闻名京都的花乡,曾用它的奇花异草装点过多少良辰美景,并为北京人的生活增添过多少色彩与美艳。李军涛那时候还不知道花乡就是因花而兴的历史,他还不知道这个花乡里有个白盆窑村,白盆窑村又称百盆窑村,就是过去在这里专门烧制花盆栽种那些花草的。如今,这里烟火早熄,窑址难寻,展现在面前的是一个个规模宏大,生机勃勃的花卉市场等待着各色各样花盆的输送和配套。   李军涛说,小时候他曾做过一个奇异的梦,自已误入一个桃花园般的世界,面前开满绚丽的花,自已从花丛里走过,向着一个冒着缕缕青烟的高地奔去,结果看到一溜的窑,有好多人在忙着出窑,从各个窑里搬出来的全是花盆,形态各异,五颜六色,有黑的、白的、蓝的、红的……   直到李军涛在花乡镇的白盆窑村安定下来,他才意识到这个梦绝不是偶然的。他的妈妈经常烧香,也经常做一些帮助邻里的善事,也许是妈妈的善行感动了上苍,才为自已指明了一个前进的方向。难道白盆窑就是自已的福地吗?自已将在这里发迹吗?李军涛心里没有把握,他在心里给自已加油:一定要把握住机遇,要干,就不能失败,就一定要成功。   李军涛到白盆窑的时间是2000年,那时白盆窑花卉中心也是这一年在花乡的白盆窑村开业的。李军涛看到市场内都是卖花卖金鱼的经营户,却没有一家专业卖花盆的,他凭着几年来销售花盆的经验,就大胆地在花卉中心租了五亩地专卖花盆。由于他的花盆种类齐全,价格最低,从不弄巧欺市,很快在花卉市场站稳了脚跟儿,那些卖花的都愿意与他做交易,喜欢用他的花盆为自已的花木增辉添彩。   在这里做了五年,正当事业蒸蒸日上时,因城市开发的需要,这个市场要拆了。拆拆挪挪,倒腾了几个月,费人费力不说,花盆也打碎了不少,影响到了正常经营,损失很大。也正是从这次损失中让李军涛思考了很多,他想:自己的经营思路应当更广些,与花卉市场的结合应当更紧密些。有了这些想法后,他投资参与了白盆窑村花卉市场的第二期建设,有了属于自己经营权的5000平方米花棚。那时候北京城还没有人经营大花惠兰,他到昆明考察时,在庆城花卉有限公司看到了他们刚刚培育的这一新品种,这种花色彩鲜艳,异常美丽,他想如果把这种花引进到北京,人们一定很喜欢。于是,他就找到这个公司的姓金的老总洽谈合作事宜。洽谈很顺利,对方正有进军北京的想法。李军涛在北京打造的销售平台,一个春节就让庆城公司的大花惠兰销售了400万盆。当然,这是互惠互利的,李军涛既从庆城公司销售的花卉中赚到了钱,在给其配套的成批量的花盆上也大赚了一笔。   李军涛尝到合作共赢的甜头后,2006年花卉市场建第三期时,他又与亚洲陶艺的老总合作建成了10000湖北治疗癫痫到哪里医院平方米的花卉展厅,建成了亚洲花盆网。花卉展厅在当时是北京最大的。通过与亚洲陶艺的合作,把具有欧洲风格的花盆在北京亮相,让人耳目一新。   养花种草离不开花盆,但花和盆如何配?这也是一门艺术,用李军涛的话说,就是什么样的女人穿哪件衣服好看,要因人而已。同样的道理,不同的花要配不同的花盆,这样才能起到盆给花增彩、花给盆增光,两者相得益彰的效果。为此,李军涛走遍了全国各地,把全国各大产地不同风格的花盆全部囊括在自己的麾下。卖花盆要懂得养花经,李军涛是农民出身,自己又与专业养花人打了多年交道,对种花养花知识十分在行。客户选择什么样的花盆是人家的自主权,但李军涛会凭着自己的经验给客户提一些建议。比如:热带植物需要观光花盆,兰花需要泥盆,房屋装修颜色浅的房间配深色盆,高档酒店配欧款的盆等等。李军涛不是在简单地推销花盆,而是把卖花盆上升到了艺术。李军涛干脆爽快,对人热情,服务周到,深得客户信赖,引来不少回头客,不少人甚至和他成了朋友。如今,他在北京花卉市场已小有名气,已成为北京花卉市场最大的花盆经销商之一,年销售额上亿元,产品辐射到了河北、内蒙和东三省等地。   现在李军涛在丰台和大兴的四个花卉市场租有20多亩地。当李军涛把我们领到这个地方后,我们不由两眼放光,惊疑不止,偌大的场地摆满了形态各异、色彩多样的花盆,瓷的、陶的、瓦的、紫砂的,中式的、欧式的、俄罗斯式的,大的、小的、高的、低的,五光十色,琳琅满目。不论是江西景德镇、河南神垕、广东潮洲、还是江苏宜兴、浙江龙泉、河北唐山……他这里应有尽有。 共 779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