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集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怀念二姨父(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全集

大姨父走得早,那时我还少不更事,我只隐隐记得他和大姨独自住在村外的漆黑小窑洞里,容貌举止毫无印象。现在二姨父也去世了,是昨天下午7点的事,今天早上7点我接到噩耗,心里一下子不知所措,父亲去了云南,大姨的几个孩子和我从未联系过,现在两个姨父都走了,都因为病,都因为穷,两个可怜的人去见面了。

二姨父的形象闪现在我的眼前,好久也抹不去,他姓沈,名字并不知道,在我们邻村灵洼居住,有四个孩子,小儿子不成器,小红哥说是小儿子把老人活活气病的。

那天在医院,我和英子去看望姨父,他因脑梗复发住了院,还没有交合疗。我贴着他的耳朵大喊“姨父!姨父!”他插着氧气,两个手不停要摘掉。目光呆滞,整个人消瘦得不成样子。他看了看我,似乎认不出。在这些孩子里,我应该是他的骄傲,但是他已认不出我了。我心里难受的要命。小红哥喊着:认得吗?他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终于张开口,喊了另外一个外甥的名字。

我忍不了这种气氛,姨父已经在挣扎了。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他这次扛不过去了。太阳火辣辣地照着,流火的七月,没有空调的白水县医院里,让人烦到了极点。小儿子坐在床边握着二姨父的手,眼中掠过一丝悲哀,他应该有所察觉,也应该有所悔恨。他也非常的消瘦,两排肋骨像是要挣脱皮肤的束缚。小红哥送我们下了楼,他现在日子过得还不错,孩子学习成绩也好,应该是二姨父唯一的慰藉了。

二姨父确实走了,如我当初的预料,也如我《老中医》的小说中所说:老中医没有治好自己的病,永远地走了……

我的耳畔还不停地回响着他的怨恨:“这两个孩子,有一个能学会我的医术的话就好了。”二姨父是老中医,往往能诊断到位,出的药方也能药到病除。但是从不卖药,也很少收诊断费,是一位穷得要命的医生。两个孩子也嫌弃这样的医生,最终无一继承他的医术。他带走了他的医术,永远的带走了,还有他悲伤的、无奈的目光……

二姨父确实走了。那年我的脚疼得要命,好多医生看了无从下手,父亲就带我到姨父家,姨父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里装着几十根细如发丝的10多厘米长的针,他拿出两根慢慢的扎进我的脚踝骨,一边往进扎一边旋转着。针刺的疼,还有抽风的感觉,很快我的脚就停止了原来的疼痛。母亲病倒最后,也被疼痛无情的折磨,杜冷丁打进身体已经毫无作用。姨父依旧拿着那些针,从母亲的身上刺进去,好几十根都刺进去,那样的疼我是用眼睛看见的。母亲平静了很多,但是我的心还在疼。17年了,我一想到那场景,心就疼的要命。我的二姨父啊,你把这噩梦也给我带走吧,连着你的悲哀和你的无奈……

二姨父确实走了,这是他的幸运,他再不受人间的煎熬,也不再受生活的辛酸。

二姨父的面容突然闪现了出来,微微地笑着,硬朗的胡须,蹒跚的脚步,还有那微黑的大烟袋锅子,嘘寒问暖的声音……

我知道我该请假回家了,我要郑重地送他一程。

郑州市到哪里看羊角风郑州什么医院治癫痫更专业?浙江怎样才能找到好的癫痫医院苏州哪家癫痫医院能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