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集 > 文章内容页

【丁香青春】爬满藤蔓的老屋(散文外一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全集

一、爬满藤蔓的老屋

一个人离开家乡久了,积蕴的乡思便会日益膨胀,让人如芒在背、若有所失。此刻,最好的方式就是赶紧回来。

今年夏季,我从外地回来,破天荒在老家呆了一礼拜。老宅的窗棂和屋檐牵满了丝瓜藤蔓,一派生机勃勃的葱郁,只是老屋现如今已不再住人,两扇木板老门紧闭,挂着一把有些锈蚀的锁。说是老屋,的确是名副其实的老宅。这是两间外青砖墨瓦,内木质结构的江南风格的农村民居,是我父母当年节衣缩食后的成果,可以说是俩老这辈子的最大建树。我参加工作后,积攒够了钱,首先想到的就是回家盖楼房。在我提出推倒三间老屋,在原址建新房的建议时,父亲极不情愿,说老房子住着舒坦,让我重新找块地基。母亲也说拆掉可惜,留着养猪养鸡也好。拗不过父母的固执或是恋旧,后商定留下两间,拆掉一间后的地基连着屋旁的狭隘空地,加上占用了我叔家的两垅菜园地,紧凑紧的建成了三间两层的楼房。

说来也怪,新楼房除了外表光鲜气派和屋内整洁条理之外,其他地方也不见得比老屋好。尤其是炎热的夏天,钢筋水泥筑就的楼房,电扇或空调整天呼呼开着才能驱散闷热。而在我的记忆里,老屋子却是冬暖夏凉的。小时候,我家屋子四周分布着高高的槐树和榆树。夏季的院子里,母亲栽的丝瓜秧子疯长,藤蔓越过竹棒架子,绕上窗棂,纷纷窜上屋檐和瓦陇,以至于整个屋顶乃青翠欲滴中黄花点点,长长的丝瓜随处探头,或垂挂屋檐。而如此茂盛的绿色藤叶覆盖屋面,加上周围高擎的如伞树冠遮日,屋内自然凉爽宜人了。此时,摊一张凉席于堂前,美美地睡个午觉,根本无需蒲扇或电风扇。到了寒冬腊月,关上屋门,用塑料薄膜封了窗口,一家人围着烤火盆,抓把稻谷或蚕豆、花生荚荚撂里面,随着噼里啪啦的声响,屋子里香味弥漫。此时,我们兄妹几个争抢着火盆中或爆落满地的美食,满屋子的欢声笑语,这样的冬天显然不再寒冷!

父母当初不愿入住新屋,说老屋子住习惯了。在我进城买房安居后,二老才肯搬进去住。而原因仅是认为房子不能空着没人住。说蜘网挂、老鼠窜得没人气,就不像个家。那两间老屋,母亲便养起了鸡鸭。我曾屡次劝阻,生怕老胳膊老腿的母亲,侍候这些闹腾的活货时,磕磕绊绊的有个闪失。父亲更是反对,说母亲养这些家畜,将屋子弄得邋里邋遢的,简直是糟蹋屋子。后来,父亲干脆将老屋门上了锁。只是母亲实在闲不住,在老屋旁又摆弄开了小菜园子,时令蔬菜一样不落,当然也少不了夏季的丝瓜。入冬时分,我再回老家时,看到枯萎的丝瓜藤延过藤架和树桠,还紧紧缠绕在老宅的窗棂和屋檐、瓦陇上,几根风干的老丝瓜在风中摇曳,但就是垂挂着不会脱落。

丝丝绕绕的藤蔓,即便枯瘦苍老,却仍然如此眷恋地抱拽着老屋。我想,明年的夏天,翠绿的丝瓜藤叶又将布满整个老屋。父母在,家就在。藤蔓和老屋,恪守着岁月里生生不息的温情。

二、公园听戏

双休日,暖阳高照,大街上一片煕来攘往的光景。回故乡小憩,难得闲逛于这记忆犹新的街头巷尾,我欣然觉得故乡的冬日充盈着岁月静好的祥和。

一阵乐声从街边公园传来,循声走近,原是几个大叔聚在一起摆弄着二胡、扬琴、笛子、锣鼓之类的乐器。鼓捶咚咚咚三声落下收捶,所有乐声随即骤停。只见一个阿姨迈着细步款款踱入场中央。她六十多岁,身穿大红绣花袄,盘着发髻,微笑着用家乡话报幕开场:现在开始演出锡剧《珍珠塔》选段“赠塔”。原来这是几个大叔大妈在自娱自乐,唱戏图乐子。

生长在江苏锡常地区,我对锡剧自然不陌生。记得小时候的农闲时节,县里的锡剧团就会送戏下乡。大队干部一边指派社员到公社学校拉借来的几十张课桌,在打谷场上拼搭成戏台子;一边委派拖拉机早早赶往县城剧团驮来演员们。乡亲们早早吃了晚饭,扛着长短高低不一的板凳,纷纷从各村向打谷场汇集,急待着锣鼓声开场,身裹花花绿绿戏服的演员们亮相。女人们乘着空闲纳鞋底、织毛线;男人们抽着烟聊戏里戏外的人和事;小孩们围着打谷场边上的草垛捉迷藏,胆大的则爬上草垛,趴在松软的稻草上,俯视着不远处的戏台。开场锣鼓一响,四周慢慢安静下来。台上的演员用心表演,台下的人聚神欣赏,不时为戏中人的悲欢离合而唏嘘感叹。

一阵掌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只见台上的阿姨浅浅鞠了个躬,转身迈着碎步下去了。“恨呐恨呐,恨只恨姑母娘把良心改变,不由我满腔怒火愤恨难填……”伴随着熟悉的唱腔,一个大叔走上台来。他边走边唱,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和姑母的势利无情。这掺杂着地方乡音的唱腔和适时响起的乐器伴奏,两者虽谈不上珠联璧合般完美,却是颇具质朴的生活气息,乡土味实足,别有一番韵味。一会儿,一个大妈轻移莲步款款而来,相认、诉情、试探、赠塔,合着戏路子唱演。俩人显然只是票友,年龄和戏中的角色相去甚远。也没穿戴戏服行头,一身平时的日常衣裳出场。然而,他们的一招一式都有板有眼、用心演绎,把方卿的高傲和落魄,陈翠娥的情义和善良,悉数演绎得淋漓尽致。围观的人或坐或蹲或站,凝神贯注于场中央的表演。时不时有人点评表演者的唱功和身段。一个老婆婆则愤愤地骂着方卿那六亲不认的姑母。

“方卿”捧着“珍珠塔”依依不舍地走出场中央。其实,扮演方卿的大叔,手捧的是个保温茶杯。如此灵活即兴的道具,虽给人以搞笑滑稽之感,但似乎更能彰显朴实的娱乐心态。报幕的阿姨走进场内,向观众鞠躬致谢,看戏的人也渐渐散去。

我忽然有些懊恼,刚才没有用手机拍下视频收藏。这虽不是什么名家表演;况且音像店里锡剧名家碟片大可挑拣。但大叔大妈们的表演却是原生态的,冒着浓浓的乡土味,饱含着融化人心的乡韵。

原发性癫痫是怎么引发的呢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哪里比较好沈阳专治癫痫病去哪个医院好?淮安最好癫痫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