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集 > 文章内容页

【百味】栗园飘香(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全集

我所处的城市地属齐鲁昌潍大地上的一个小城,我的老家在这小城的西北,角,现在已是一个有二百多户的小村子了。村西有一片美丽的板栗园,与她一坝之隔的是清粼粼的潍河。我的童年少年都是在那里度过的。

清风穿潍水,细雨点春寒。随着一声声布谷清脆悦耳的鸣叫,一场春雨后,毛茸茸的芽孢仿佛一夜之间挤满了栗树的枝桠,嫩嫩的、绿绿的,不再含羞、不再矜持,整个栗园涌动着无限生机。小伙伴们也脱去了沉重拖沓的棉衣,在栗园里追逐、嬉戏,惊喜地指认着各种有名的无名的探头探脑的野草野花。偶尔还顽皮地学几声鸟叫,唱着不知哪辈子流传下来的无厘头:老雕老雕(其实就是老鸹),背着孩子弯着腰。七岁八岁正是狗也嫌的年龄,而此时,没有谁会觉得膈应耳朵眼,好似春天本就应该是那些调皮捣蛋的天真烂漫堆积起来的。大人们则忙着侍弄栗树下的土地,准备套种红豆绿豆了。一切是那么的温馨、盎然,无忧……

初夏,北方六月初的月份,栗花陆续开放了。有一个中指那么长,毛绒绒的张扬着布满了整个树冠,阵阵清香肆无忌惮地弥漫着,沁人心脾。人多势众的栗花挤兑的那树叶只好委屈地缩在缝隙间。站上土坎,放眼远眺,一片浩瀚的淡黄,那黛绿反而成了星星点点。那真是:树树黄花绽,绵香萦栗园。

花期总是短暂的,二十天左右,栗花相继落下来,横七竖八地铺了一地,象未成品的地毯。小伙伴们可有的忙活了,无需大人吩咐,吆五喝六地挎上腊条筐,扛着小竹耙,把栗花搂起来满筐背回家。可别小瞧了这栗花,它可是上好的驱蚊材料。那时不像现在有各种灭害灵、敌杀死啥的,整个夏天的晚上就指望栗花编的火绳抵挡蚊子了。把火绳点着,烟雾徐徐漫延,缭绕处蚊子就望而却步,心不甘的在远处组团虎视眈眈,伺机进攻。蚊子怕这烟呛烟熏,而它淡淡的香味随着烟雾袅袅散开,人的嗅觉却享受极了。这真是纯天然的绿色蚊香啊!

编火绳也算是个技术活,可不要想象成跟我们编辫子似的,头发多长啊,栗花才多长了啊!每到这时我就在爷爷旁边,学着爷爷的样子,煞有介事地先把几根栗花竖着扎起来,然后再往上附着左右缠绕,栗花后续的压住前面的尾巴,层层递进,直至有尺把长,再把最后面扎紧,一根栗花火绳就大功告成了。虽然我干得很认真,可总是不尽于人意,提起来软塌塌的,一会就散了。看来这活需要手劲哦。每当这时爷爷就笑呵呵地说:“你这火绳得用盘端着。”看我撅着个嘴,爷爷就会说:“散了就散了吧,俺小玉长大了可不是干这个的,俺小玉是有出息的孩子。”尽管我也不懂这“出息”是干啥,反正经爷爷这样一说,我马上就高兴了。

孩提时代,最巴望秋季的到来,初秋,栗子趋于成熟了。那点缀在树叶丛中的栗蓬,圆圆的浑身长满了刺,个个像透着灵气的精灵,把我们的馋虫引诱得蠢蠢欲动。俗话说:瓜桃栗子枣,见了下口就咬。意思是果子嘛!分明就是让人吃的,即使偷也不为怪。偷也无所谓之偷,叫作:人没看见拿的。哈哈……所以,我们会趁看林人回家吃午饭的当儿,钻入栗林中,那最顽皮的家伙早已按捺不住激动,猴一般攀上树,挑看上去比较大的栗蓬,为了防备刺扎手,连枝子一起折断。此时,里面的栗子皮是白色的,栗子很嫩很甜,因为不是十分成熟,水分有点大。一般我负责望风,有一次,我只顾指呼:“折这串,折这串。”结果村前看林子的三大爷眼看走到跟前了我才发现。惊得我战利品也没拿,嘚嘚地兔子般窜了。树上的玉香姐被逮了个正着,让三大爷好一顿训。至今提起此事,玉香姐还总是笑着打趣我:“平时看你柔柔弱弱的,临到真事,那不挺能的。”我回敬她:“这就叫八十的老嬷嬷被狼撵,能不快跑吗?”想起这些童年往事,感觉恍如昨日。

放秋假的时候是最快活的,因为这时要把我们按组分到队里帮着拾栗子,我们再也不用偷馋了。清晨,天刚蒙蒙亮,我们听到溜子(就是哨子)第一声响,虽然也不愿起床,但是我们知道这是任务,集体任务。即使揉着惺忪的睡眼,也会陆续到村中心集合。那时年龄虽小,但是很看重表现集体主义思想。等集合完毕,点名清点完人数,老师就会例行每天出发前的训话:“都好好拾栗子哈,集体的财产要爱护,不能随便吃,更不能随便拿……”那时我是班里的文娱委员,然后就由我起头唱《我是公社小社员》,“我是公社小社员来,手拿小镰刀呀,身背小竹篮来,放学以后去劳动,割草积肥拾麦穗,越干越喜欢……”还有《公社是棵常青藤》,“公社是棵常青藤,社员都是藤上的瓜,瓜儿连着藤,藤儿牵着瓜,藤儿越肥瓜越甜,藤儿越壮瓜越大……”《学习雷锋好榜样》之类的革命歌曲。这些歌曲很鼓舞人心,一会我们就从睡梦中精神了。等我们到了栗子园,朝霞也映红了天际。我们分头散开,开始了一天愉快的劳动。

偌大的栗子园,拾栗子,听鸟鸣,赏野花,偶尔还有野兔从身边窜过,吓你一大跳,我们却打了兴奋剂,顿时来劲了:“抓住它、抓住它……”围追堵截,胡窜一顿。那时真是手脚连利(利索),精力充沛。随手挖棵野蒜,薅棵野葱,用手搓搓土就吃了,那时也不讲究卫生。记得这些东西喜欢长在坟头上,我们也不知道害怕,还感觉很美味。就这样,一天天快活极了。

夕阳西下,天渐渐擦黑了,一天的劳动也结束了。每天傍晚散工,我还想带一些栗子给弟弟吃,那是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于是每天准备收工时,我就偷偷地在口袋里装几颗,怀着侥幸心理到指定的地点集合。把筐里的栗子上交后,等待老师一声解散回家。可是老师每天都诈哄我们:“口袋里还有没上交的,快拿出来,要不等会翻出来当小偷处理哈。”一阵骚动后,老师提高嗓门:“有没有?”就有七零八落的回答:“没有……。”等我们散开再回头看,那是一地褐色的珍珠啊!于是,老师也笑,我们也笑。就这样,整个假期我也没勇敢地带一粒回家。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梦中还是经常出现小时候的情景,栗园也还是儿时的栗园,家乡的一草一木早已以浸入我的骨髓。现在虽然在城里工作生活,但闲暇时总是习惯大人孩子一起回老家看看。把自己的整个身心投放到栗园里,找一处凉亭小坐,忘掉嘈杂与喧哗,感受清静与悠闲;逃离怪味与污染,享受清爽与洁净。从潍河水面吹来温柔的风,使人神清气爽。那份恬然是如此的美丽和谐,人的心神早已忘乎在尘世中。

左乙拉西坦可以治愈癫痫病吗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的医院好癫痫病怎么治才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