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那年,静静地那人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星空
摘要:自从离开那座安静所在的城市,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特意的不去想那些事,慢慢的,记起她的日子不算多,但每当听到“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在这里等待,等你明白我给你的爱,永远都不能走开”的忧伤的旋律时,或者偶然翻看相册,看到我和她的那张合影,看着那忧郁的眼神,心头不由的涌起的是一种至纯至真情愫和说不清道不明的依恋,我曾为心中藏有如此真诚纯稚的情感而庆幸。喜欢一个人一定要说出口吗?我暗问自己,不一定吗?一定吗?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 这是一篇我不想写,而现在又忍不住想写的短文,在很长很长的岁月里,我几乎忘掉了我曾经有过的那一瞬间的美好时光,也遗忘了那个曾经让人心悸的同学。我曾想把她忘掉,但在高兴或者悲伤时,在不经意间会想起深埋在心底最深处的情景和曾经的她。   这次能想起她,还是好兄弟当年的同学文微信给我发来的一张照片,让我认出了她,想起了当年我们相识、相知、曾经有过那一瞬间的心悸,还有那特意去看她而因种种原因没有见到她的那一种失落的感觉,可以说,这是没有开始已经结束的故事。   夜,深深,月不明,静卧沙发翻书,忽而手机滴滴一响,不知是无人缘,还是懒惰,几乎没人和我聊天,尤其是晚上更没有人找我聊天,现在是谁找我。打开微信,原来是久不联系的同学文发来一张照片,在一个优雅的餐厅桌前坐着一男两女望着镜头笑。文问我,认识照片上的人吗?现在他们在聚会,我仔细看了看,男的我认识,去年我去看文时和我们在一起喝过酒,是我们中专时的小师弟,和文在一个县;另外两个女的似曾相识,其中一个个子稍微高一点的,那眼神是那样的熟悉,慢慢的和我心中深藏的那个影子重合在一起。我的心里顿时一紧,好像被什么东西勒住一样,是她,是她,是那个曾经想忘掉而又忘不掉的人,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岁月虽然已经多少改变了她的面貌,让人有一种陌生的感觉,但那神态和眼神让我忘不了,就是她。我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会,就颤颤巍巍的给文发了几个字:“是安静吗?”文回道:“当年你在学校没少欺负人家,还认不得了?”真的是她,耳边仿佛隐隐约约传来那忧伤的歌曲,那首当年经常当着她的面唱的歌:“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勇敢留下来……我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在这里等待,等你明白我的爱,永远都不能走开……”当年我们总是喜欢当着她的面或者对着她的背影唱,也不管自己是不是五音不全咬字不真,哪怕她面带不喜用厌恶的目光盯着我们,还是低声下气的讨好我们,把我们大哥哥长大哥哥短的叫,就是喜欢唱,因为歌词里有她的名字,而且最喜欢唱最后几句:“我是该安静的走开,还该在这里等待,等你明白我的爱……”一定会把歌词改成“我是跟安静走开,还是该在这里等待,等你明白我的爱……”一直唱的她落荒而逃,我们才哈哈大笑才罢,那个女孩就是安静,我们的小师妹,一个很大众、很平常、文文静静的女孩。   我和安静认识也很大众化,当年我们在一个小县城读中专,她比我们低一级。二十多年前的小县城没有什么娱乐,没有网吧、没有酒吧、没有歌舞厅,县城里只有一个小小的电影院,对于我们学生来说,看电影也是一种十分奢侈的行为。因为我们是农业类中专,男生比女生多得多,周六如果能邀请到女生看一场电影那是一件很有面子很荣幸的事。但这荣幸和有面子的事不包括我,曾经邀请心仪的女同学看电影被拒绝大醉一场后,就再也不去尝试这种奢侈的行为了。在周六晚上躲藏在教室里看书或者听听收音机里的小说朗读,有时也会被同学拉上当电灯泡去女生宿舍和心仪的女生聊天,不过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了。我和安静认识也是陪文去找她聊天时认识的,他和她是一个地区的,我是陇南地区,他们是陇东的。我们聊天,只是平平常常的聊天,喜欢去女生宿舍聊天,因为她们宿舍比我们男生宿舍整洁,而且没有难闻的臭脚丫味道。我们农业中专只招收本省的学生,本地区的同学称之为老乡,平常各年级老乡之间交往要比其他地区的多,但我喜欢交往其他同学,也常常被其他地区同学拉上当电灯泡,习惯了。和文经常去安静的宿舍聊天,也知道了她的名字,认识之后,正因为这样,一见安静的面,就想起正在流行的郭富城的歌《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站在雨里泪水在眼底不知道该往那里去心中千万遍不停呼唤你,不停疯狂找寻你,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勇敢留下来,我也不知道那麽多无奈,可不可以都重来,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在这里等待,等你明白我给你的爱……”现在也喜欢听这首歌,一听就想起安静。但是和安静熟识还是我们上四年级的时候,正是“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年龄。也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很奇妙的青春年少轻狂,有多彩多姿梦以及青涩与激情对异性憧憬着好奇的年龄。于是,文在无意间告诉我,他对安静暗生情愫,觉得自己慢慢喜欢她。好吧,既然文喜欢她,作为兄弟的我义不容辞的常常陪他去找安静聊天。我心中还记得安静当年的样子,短发、圆脸,微胖,个子比我略低。而记忆最深的还是她那双流露出一丝忧郁的眼神,几十年了,那忧郁的眼神还深深印在我心底,现在还记忆犹新。我当时就想探寻她为什么会流露出那种神态,是不是我们经常对她唱:“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勇敢留下来,等你明白我的爱,永远都不能走开……”让她受伤;也许是其他原因,一直让我困惑。由于种种原因,我始终没有向她问过这个问题。但我们还是熟识了,在空闲时陪文常常找她聊天,和她一起去小城里游玩。曾经谈过什么,现在也一点记不清了,去过的地方也许早就变样了吧。淡忘了时间,淡忘了岁月,到头来还不是让时间和岁月淡忘了,这些惨淡的记忆,也随着韶华老去,而渐渐成为一段泛黄的信纸。   时光流逝,我们要毕业了,虽然文和安静还是一个未开始的故事,仗着是师哥的身份,我还是拉着安静在宿舍楼前的林荫大道合影留念,这也是我俩三年来唯一一张合影。短发、圆脸、微胖、忧郁的眼神还是老样,白色的衬衫、天蓝色的裙子和当时很流行的宽腰带很文雅的安静呈现在镜头前,旁边是一个邋遢不修边幅的小老头,看上去一点也不协调。就那样分别了,说实话,别后的日子里,由于种种原因,记起她的日子不算多,但每当高兴或忧伤时翻看相册,看到和她的合影,看到那忧郁的眼神,由不得让人心悸,也许,我们今生再没有可能见面了。曾经在和文通信时,泛泛问过安静的消息,也就几句而已,但也没有确切的讯息,也就再也没有问过了,她就是我生活中的一个匆匆过客而已。   毕业工作两年后,在和其他同学的通信中得知,同学文近来情绪不是太好,很苦闷,于是我们几个和文在学校亲如兄弟的同学约定在春节假期去看看他。当时,由于工作中的挫折,我的心情也不是太好,也想出去散散心,在春节刚过,一个风雪漫天的清晨,我赶到了伏羲故里,和其他几个同学汇合赶往陇东小城。当年的交通状况是十分的差,刚好在春节时节,班车也很少,路窄坡陡加之又是在雪后路滑,短短二三百公里的路程,我们尽然用了两天时间才来到文所在的小城,见到了处在苦闷中的文。我们相聚了两天,快乐的日子终于让文心情开朗起来。我们分别前一夜,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聊天,夜深了,其他几个同学酣然入睡,而我和文依然没有睡意,继续谈着各自工作、生活情况以及面临的感情问题。无意间,我记起安静,她去年也毕业了,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是怎样的,我问起了她的情况,文说,安静现在在他们地区所在的城市城郊一个乡镇工作,前不久到文所在的县里公干,和他见了一面,由于忙,同行一天,只是匆匆谈了几句,在言语里,文感觉到安静的话里有一丝说不出感觉,他也不好意思问。分别时,文看见她的眼里有一丝埋怨和压抑,他不敢看她,只能把自己的情愫压在心底,也许只是一个无言的结局吧。听文说的这些后,我感到有些压抑,也感到惋惜和担心。在其他同学的鼾声中,我沉默了,文是我同学里面让我最牵挂的人,我和他在别人的眼里挺有骨气的,但我认为是自卑心的一种畸形发展在心中形成的一种压力,是外向型及内向型性格的矛盾体,常常为别人的无意中的表现而感到伤害。听了他的心思,我觉得应该去见见安静,和她谈谈文的情况,让她今后有机会能好好帮助和关心文,我们在外地有时候鞭长莫及。次日,我们离开小城前,我告诉他们我的决定,他们几个也很支持我的决定,也托我见到安静带去他们真诚的问候。和他们挥手告别,我踏上了看望安静的行程。   安静在他们地区首府城市的城郊工作,离文所在的小城一百多公里。天寒地冻,路上还有积雪,看着光秃秃的旷野,耳边隐隐约约又听到:“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爱情不是我想像,就是找不到往你的方向,更别说怎么遗忘,站在雨里泪水在眼底,不知该往那里去,心中千万遍不停呼唤你,不停疯狂找寻你,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勇敢留下来……”下午三点多,车终于到站了,看着陌生的城市,寒风呼呼,我该往那里走。由于是春节假期,路上也没有多少行人,打问了好几个路人,都不知道去往安静单位的路,路上也没有出租车,只有黄包车,没办法只能叫上一辆拉我去。司机也不知道具体路线,只知道大概方位,好像在柳湖边,所以把我送到柳湖边,说起柳湖也就是城郊的一个不大的湖泊,在本地有点名声,这几天我们喝的当地酒就叫柳湖春,味道挺不错。在湖边,我问了几个在湖边行走的路人,终于有人知道安静单位在什么地方,前后花了约一个小时就顺顺利利的找到安静单位,看着不远处单位大门,我很是兴奋,又能见到分别两年多的漂漂亮亮小师妹了,我在心里酝酿着见了安静我第一句该说什么,是不是像冯巩一样说一句“想死我了”,还是来一个大大的拥抱,越走越近,心也怦怦直跳,紧张极了。   现在我已经忘了安静单位在什么地方,有什么特点,只记得当时大门紧闭,旁边开了一个小门,推门进去,大院里一片静谧,只有一间房门上烟囱冒出青烟,整个大院静的让人压抑。我疑惑单位怎么没有人,于是向冒青烟的房间走去,来到门口,仔细听听。好像里面隐隐约约有人声,于是我轻轻敲了敲门,门打开了,伸出一个中年人的头,问我有什么事。我问安静是不是在这里上班,他说是在这里上班,我说我是安静外地的同学,来看看她。那人一听我是安静的同学,马上让我进屋,屋子中间一个火炉,熊熊燃烧的煤火驱除了我身上的寒气,屋里还有一个中年人,让我坐在火炉边,倒了一杯茶,热情的问我情况。我说我是安静外地的同学,今天路过这里,听说她在这里工作,特意来看看她。那两人告诉我来的不是时候,现在他们正在放年假,他们俩是值班的,还要一个多星期过了正月十五才上班,安静回老家过年去了,由于安静刚上班没有几个月,他们也不清楚安静老家在什么地方,很抱歉无法联系到她。听了值班人的话,我仿佛头上浇了一盆冰水,浑身凉透了。坐在值班室,喝了一杯茶,和值班人聊了聊安静的现状,我思量再三,没有时间等她了,只能留下遗憾。于是我向值班的同志借了笔和纸,坐在桌前给安静写下一封信。在信中,我对安静诉说了分别后我的近况,这次到他们这里来的主要是和几个同学一起来看文,因为我们听说文近来情绪不是太好,很苦闷,所以我们几个来看看他,希望他能快快乐乐的工作生活。在信中我隐晦的告诉安静文对她的心思,希望她有时间多去看看他,开导开导他,另外,我也有点想她了,所以来这里看她,可惜放假了,没有见到她,实在是遗憾,在信的最后,我写下几个大大的遗憾遗憾。写完,我把信纸仔细的折叠好,拜托值班的同志在上班后交到安静手里。   夜晚,在陌生的城市里,孤独面对暗淡的灯光,静静的发呆,莫名的心情不好,内心的那份惆怅,太多的彷徨,耳边又传来那一首歌“我也不知道那么多无奈,可不可以都重来,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在这里等待……”心里想了很多很多,过去的好些情景又重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暗暗问自己,我为什么要来这里见安静,难道真的就是为了文,还是有其他原因,我在这陌生的城市里困惑,一直困惑了好几年,难道是我也对她也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依恋和情愫,我无言。   说实话,自从离开那座安静所在的城市,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特意的不去想那些事,慢慢的,记起她的日子不算多,但每当听到“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在这里等待,等你明白我给你的爱,永远都不能走开”的忧伤的旋律时,或者偶然翻看相册,看到我和她的那张合影,看着那忧郁的眼神,心头不由的涌起的是一种至纯至真情愫和说不清道不明的依恋,我曾为心中藏有如此真诚纯稚的情感而庆幸。喜欢一个人一定要说出口吗?我暗问自己,不一定吗?一定吗?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我常常以为,喜欢一个人,很多时候,理解就已经足够了,又何必苛求太多。其实,有些问题本身并没有答案,或者说,答案就是人自己,不一样的人就会有不一样的答案!   今夜,我有无眠了!打开手机,再听听这首歌吧“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爱情不是我想像,就是找不到往你的方向,更别说怎么遗忘,站在雨里泪水在眼底,不知该往那里去,心中千万遍不停呼唤你,不停疯狂找寻你,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勇敢留下来……” 十堰治癫痫病土方法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湖北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长春癫痫病的怎么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