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凭着爱,放手(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TXT小说

此刻,曲靖已经天亮云白,曼城还是午夜一点。

经过十六七个小时飞行的女儿一定睡得很香吧,梦里应该还在中国吧。对她而言,没有时差这个说法,从小就是天黑就睡,天亮就醒。这样的人似乎天生就适合旅行,恰好她是个爱旅行的人。

三年级参加小记者进京决赛,小学毕业到上海参加“滇沪手牵手”,初中毕业到美国参加夏令营,大二去斯里兰卡做义工。从小就好像很享受这样的生活,喜欢探索外面的世界。而我,每次都只是把女儿送到车站或者机场,从来没有想过她需要陪同或者照顾。其实,高中毕业出门旅行的时候,我就发现,我根本照顾不了她,反过来倒是她照顾我了。我不懂英语,上了国际航班就成了她的负担,喝什么吃什么,都得她问好帮我拿。出了国门更像回到小时侯,跟在妈妈后面的样子,指着满街没见过的东西对她说,我要这个我要那个,我们去哪里玩。想一想,就是高中毕业那次旅行让我明白,我该退出了。她已经长大,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远远超过了我们,又何必绷着面孔守住家长位置不动呢?

我对她说,以后我们家就让小鬼当家了,尤其出门旅游这类事你说了算。去哪里,怎么玩,如何玩,吃什么,住什么,全部交给你了。去长白山天池的时候,她安排好的时间由于下雪,广播说上不了山。她和她爸一直查找哪条路没关闭,上不了山顶又该转到那个景点。我靠着床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只管玩手机。他们扯了半天,没有达成共识。女儿回头问我,妈妈,你说怎么办?我瞟了一眼说,不管,你们定。女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说,怪了,我和我爹都爱操心,你怎么就不爱。我说,你们操都在这里争半天,我再操不是更乱了,反正我无所谓,怎么玩都行。

从此以后,女儿再也不会指望我什么了。她早早就在网上把攻略查好,把机票、住宿订好。收行李我也不管,把我要带的东西丢给她,她一边死劲把东西往里塞一边自我表扬,说,我打包特别厉害,一小个箱子能装很多东西,我舍友都说我是打包小能手。我哈哈大笑,坐在床边打游戏吃零食。有时候她会嫌我碍手碍脚,把我赶出她房间。而我,乐得清闲,等她全部收拾好,跟着她出门。吃喝玩乐,只管付钱就行。反正她小气,大一点的开支都得算半天,拿出几个方案对比后选择最佳那个。

有的时候,她的这种算法适得其反,反而没省到钱。这次出国,为了省钱,她早早就订下机票,没有考虑签证的事。等签证下来,是她订机票的第三天才能出国。她懊恼得要命,躺在床上不起。我去看,她跟我说起缘由,说改签要花手续费。我忍不住唱起来:“算来算去算自己。”一边唱还一边笑。把她给笑哭了。她说我幸灾乐祸,没有一点同情心。我笑够了,还说,么么,我姑娘这个小气鬼,被钱气哭掉。她分辨道,我哪里了,我是被自己蠢哭掉的。哭过以后,又开始查。终于查到成都的机票,比北京便宜,算来算去,退票损失算进去,还省了一点,心里总算平衡了。

对我的病,她表现的也非常理智,没有听癌色变,也没有慌手慌脚。在我的面前,她从没有表现出害怕,甚至没有在我面前掉过眼泪。请假,订好往返机票,陪我做完手术,伺候到我出院。走的头晚,帮我搽好身子洗完头后,又把我的检查结果用手机拍下照片。回到大连,找同学母亲帮忙请大夫拿方案,跟北京医院的方案一致后,建议我按医生方案治疗。我这一病,才发现女儿已经真正长大,有能力处理生活学习中的事物了,对她的放手就更彻底了。

考雅思读研,申请学校等等这些事,我和他爸根本没有过问。我的身体和能力让我无力过问,丈夫的工作和精力让他无暇过问,对留学相关事宜的陌生让我们无法过问。考试、选校、申请,都是她自己办理,只有在同时收到曼彻斯特、布里斯托、格拉斯哥等几所大学的通知以后,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不懂,查了一下百度,告诉她,要不就去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最多的这所大学吧。她笑我,说,不能这样对比,还得看专业。我说,不管这个了,就去这里吧,习主席还去演讲过呢。他爹当然也不懂,只看世界排名。她出国,我们唯一做的就是在她的决定上添把柴,彻底定下来而已。买单山蘸水、弥渡酸菜、洗澡巾这类事也是她自己去办,喜欢什么买什么,父母去也得问她,还不如不管呢。想想别人家孩子出国,父母那个操心,我们真是太轻松了。

到了机场,她拥抱了我,她爸和六叔之后,进入安检。我们看着她放下双肩包,把机票、手机放在框里,脱下外衣,从安检口进去。安检后,一边回头看我们,一边收拾她的东西。待她把包背好,回头朝我们挥手的时候,我的眼泪忍不住滑了下来,我不敢擦,我怕她看到不放心我。

现在想想,我对她的放手似乎彻底了些,从大学开始,我就没有唠唠叨叨告诉她该怎么办不该怎么办,只是在每次开学前,躺在她床上和她聊天的时候,告诉她一些做人做事的底线。比如,不能跟男生单独出去,不要一个人外出,不准在外留宿。倒不是不放心女儿,而是不放心别人,不放心这个世界。大学生被拐、失联的报道到处都是,我有责任提醒她学会保护自己,降低风险。此去曼城,人地生疏、语言不通,英国排华现象严重,曼城又有过两次恐怖袭击事件,牵挂总是多些。不过我还是那几句,归根到底,就是注意安全。其他什么学习,与同学相处,怎么买菜做饭,我一概不管,那是她自己的事,别说我鞭长莫及,即使能及,我也不会管。刚上小学,她还够不到灶台,我下乡的时候,她就会用一个凳子垫着炒蛋炒饭,照顾自己的能力,我是非常放心的。

飞机到阿布扎比的时候,是凌晨五点,她发来微信报平安。转机再到曼彻斯特的时候,是当地早上的七点多,她一路发着图片,传递着她安全的信息和心情。其实,我知道,在她心底,放不下的是我们。走之前,跟我去见我的闺蜜朋友,给我的kindle下了很多散文小说,帮我修好眉,给我的护肤品洗发水上面贴好标识。提醒她爸不能晚睡,不要太辛苦。女儿大了,我们开始老了,角色似乎也开始转变。她已经习惯在每件事上自己拿主张,懂得对父母老人顺从却不盲从,也越来越有责任。我越来越意识到当初的放手是一件很正确的事,我也相信她的国外生活会过得多姿多彩。当然,学习是第一位的,千万不可只读碎片式的东西,拿不到学位证。女儿说,天哪,有那么夸张吗,我连这个都不懂咯。

写到这里的时候,女儿发来图片,说学姐请吃饭。女儿在大学的时候跟学长学姐们相处和谐,在异国他乡、在遥远的“日不落帝国”,有人接,有欢迎宴,是我最开心的事了。

如果爱她,就放手,让她自己试着飞。练练翅膀,学学技艺,她的人生或许会更顺利一些。

癫痫病要怎么治疗一般男性癫痫病会有哪些症状癫痫做微创手术能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