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墨香】遥远的思念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txt下载
摘要:坐在电脑前,飞快的敲打着键盘,每一个字的背后,都有一连串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里,都有一群欢乐的孩子,欢乐的孩子里面,就有一个欢乐的自己。童年的无忧,童年的欢乐,童年的顽劣,都已经深藏在岁月的皱褶里,我以为,往事的炊烟早已经随风而去,烟消云淡,了无痕迹,然而我错了,那些如烟的往事,会在某一个恰当的时候,就像电影里的倒写镜头,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眼前,那帮欢乐的少年少女,那些顽皮而又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搅乱了我内心的平静,我的灵魂在节日的傍晚,做一次跨越时空的畅想。 坐在电脑前,飞快的敲打着键盘,每一个字的背后,都有一连串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里,都有一群欢乐的孩子,欢乐的孩子里面,就有一个欢乐的自己。童年的无忧,童年的欢乐,童年的顽劣,都已经深藏在岁月的皱褶里,我以为,往事的炊烟早已经随风而去,烟消云淡,了无痕迹,然而我错了,那些如烟的往事,会在某一个恰当的时候,就像电影里的倒写镜头,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眼前,那帮欢乐的少年少女,那些顽皮而又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搅乱了我内心的平静,我的灵魂在节日的傍晚,做一次跨越时空的畅想。   我的启蒙老师姓王,叫王立一,如果现在还在人世的话,已经超过百岁了。他只教过我一个学年,就调到了别的学校,至此,就音信全无,到现在已经快五十年了。王老师大个,国字脸,像画里一样的古铜色,身材很魁梧,走路的时候,脚步很重,老远就能听见王老师的脚步声。在我的印象里,王老师一身深色的衣服,肩头上有好几块补丁,与衣服原本的颜色很不协调,不过,清洗的倒是很干净,也许,王老师就这一件衣服吧。那个时候我年纪尚小,也就是少不更事,至于师母是谁,长的什么样子,都没有注意,因此,这对我来说,是永远的遗憾。   王老师家在四队住,我们上学放学都会路过四队。上学校有两条路,一条是在前街,不走学校的大门,要翻过一堵很高的围墙,女孩子是从来不走的,我们这些小毛头也是望而生畏,那些,都是大孩子的营生,直到几年后,就成了我们的专利。学校的东面,就是四队的场院,春天要种小麦,小麦收割完之后,就变成了场院。场院的东面,有一条斜斜的羊肠小道,在四队的场院向西拐,也可以走学校的大门,但是,不路过王老师家。还有一条路,在后街的林带,高岗下坡的,是田间地头的小路,虽然也很平坦,只是很僻静,青纱帐起来以后,一面是树林,一面是苞米地,风一吹,“哗啦哗啦”直响,有时候,头皮就麻酥酥的,心里直打怵,一般的情况下,都是几个孩子一起上学。我们班和我同岁又在一个屯子的就有六个,三毛子、老小子、榔头,还有西面的大田和大珍子,大珍子是唯一的女孩。这条街就从王老师家门前经过。应该说还是和师母无缘吧,就是从老师家门前路过,也没见过师母长什么样子。到现在,师母是胖是瘦,是高是矮,这是一个永远都无法解开的迷。   应该说王老师是文武全才,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真草隶篆,样样都能来得,有许多孩子,都是王老师私下里的学生,和王老师练习毛笔字,都是略有小成,能超过王老师的,好像还没有。每到过年的时候,王老师家就门庭若市,都是上门求字的,无论认不认识,王老师没有推辞过,有的人忘记带大红纸了,王老师就“笑呵呵”的拿出自家的大红纸,总是能让人乘兴而来,尽兴而归。王老师的二胡拉得很好听,只是有些悲伤,听大人们讲,叫什么《二泉映月》,那个时候不知道瞎子阿炳,哪里会晓得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只是觉得那曲调又好听又悲伤。   不要小看乡下人,乡下也是藏龙卧虎,我六婶子家的小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小奎有一个表哥,就是吹唢呐的,小奎学习不好,中途就缀学了,就和表哥学唢呐,一支唢呐浸润了几十年,也算是有小成,我听过的,感觉赵本山的徒弟也不过如此。小奎的表哥姓崔,叫崔什么学,你看这记性,竟然给忘记了。小奎识字不多,却会识简谱,至于五线谱会不会,我就不晓得了。在乡下和我同岁的直系亲属就有四个。六婶子家的小奎,老婶子家的保险囊,六姑家的儿媳妇莹子,七姑家的二小子秃子,虽然是同岁,都在我的下一届,也只有我坚持读完九年级。一想起那些小名、外号,就觉得相当的亲切,围绕着这些名字,脑海里就会浮现出许多熟悉的面孔,就会想起许多顽皮的故事。   王老师是大嗓门,讲课的时候,声音低沉温柔使我们倍觉亲切。王老师桑音很好听,唱歌的时候,有一股雄厚的穿透力,高亢响亮,就是高音部分欠佳。他教给我们唱的第一首歌,就是《东方红》。那个时候,学校的设备都很简陋,全校只有一架脚踏风琴,米黄色的,许多地方都掉漆了,显得很破旧。王老师家有一架手风琴,更是年代久远,每次上音乐课的时候,王老师就拉起手风琴。手风琴虽然破旧,音质还很好。学校的老师都喜欢他,一年级的课程,他自己全部代劳了。王老师手风琴弹得不算好,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二马刀,远没有二胡拉得那么精彩。   王老师家六个孩子,最小的女儿比我大一岁,也在我们班上学,叫什么名字已经忘记了。大眼睛,大嘴岔,眉宇间还有一个痦子,听老人们讲,那叫美人痣,其实,她一点都不美,就是学习拔头子,全学年八十多个孩子,只有我和她各领风骚。现在只是一年级,再往后就说不上谁独占鳌头了。这样说似乎有些王婆卖瓜的意思。尽管如此,我却与高校无缘。七七年没有参加高考,当兵后也没有报考军校的意思,复员回家之后,上班,娶妻生子,也就没心思往前奔了。   人生有许多个第一次,有许多个机会在你身边。不要抱怨生不逢时,也不要抱怨社会待你不公,而是有许多个机会向你招手,你反而眼大漏神,使大好的机会悄悄的溜走了。善于扑捉稍纵即逝的机会,敢于以命相搏,欢乐与幸福就会向你招手。人生的意义,生命的价值,都在于坚持一下的努力当中。现在想起来,王老师是那么有才的人,并非池中之物,早晚都要向前迈进一步。   刚刚下过一场小雨,白天的酷热都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凉爽的空气,漆黑的夜晚。没有星星,听不见车喧马叫,小镇沉侵在幽暗的寂寞里。现在,无论王老师是否尚在人间,都要捎去我的问候,愿生者幸福快乐,愿逝者安息! 青海哪里医羊癫疯效果好武汉哪的医院治疗癫痫更可靠甘肃哪家医院治疗小儿癫痫好湖北那家医院癫痫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