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征文】方姨(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txt下载

时间是挂在枝头的明丽花瓣,清风一动,在空中跳起好看的舞蹈。忽然好想让一切都静止永恒,留在这一瞬的笑语和温馨......

——题记

【一】方姨喜欢爸爸

托着一只蛋筒冰淇淋,小心翼翼地舔奶油。伸长脖子环顾四周的小吃摊,身边站着一位高高的梳着长辫,穿着一件洁白西服,大眼睛白皮肤的阿姨。这是我十二岁那年和方姨照的第一张照片,也是最后一张。

我十二岁那年,阳台的清香茉莉刚冒出芽,第一次开出白花。

爸爸中午下班回来,领回一个漂亮阿姨。爸爸介绍说:“这是我大学同学方丽,以后就住在咱们家了。”方姨穿着一件洁白的西服上衣,梳着一个很长的大辫子,一笑还有两个深深的酒窝。妈妈还没说话,哥哥就不满意地嘟囔道:“住在咱家?咱家哪还有她住的地方?”我听哥哥那么说也觉得确实有理,家里一共两个睡觉房间,我还和爸妈挤睡在一个房间,哥哥自己一个房间。但我不知为什么当时却高兴地拍着巴掌嚷道:“好啊,好啊!我喜欢,我喜欢漂亮方姨。”

爸爸把妈妈叫到外面,也不知道偷偷说了些什么,妈妈进屋马上热情地招呼着方姨,去厨房做饭了。方姨和哥哥我搭讪着,还不时把我抱起来,贴贴我的脸说:“你长得太像你爸爸了。”

后来听妈妈对我和哥哥讲,方姨的家是湖北的,上大学的时候,方姨和爸爸在一个班级上学。那时候方姨可谓学校校花,每天都有男孩子暗地里递纸条,学校外经常有许多男孩子截住方姨要和方姨谈对象。生在东北的爸爸高高大大,在年级也是数一数二的要样有样,方姨有一天就和爸爸说:“你干脆做我保镖吧,这样有人欺负我了,你可以帮我。”爸爸看方姨确实麻烦挺多,纯属义气的就答应了下来。爸爸当了方姨的保镖后,也别说再也没有人敢打方姨的主意,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爸爸和方姨好上了呢。但方姨那时也知道,爸爸已经和学校护办室的妈妈好上了。每天护送方姨回寝室后,爸爸都会急急忙忙去护办室找妈妈。有一次,方姨偷偷跟在爸爸背后才发现这个秘密,她还听见妈妈问:“把你班校花送回去了,校花不会误会你爱上她了吧?”爸爸说:“不会误会的,我们就是哥们。”

那时爸爸家境比较贫寒,方姨家里相对比较富裕。爸爸每月都会得到方姨的无私帮助,每月方姨都会把自己省下的食堂饭票,偷偷背后送给爸爸。有时还会请爸爸去学校外面饭店来上一顿。一次,方姨的家里又给方姨寄了一些钱,爸爸又被方姨请去饭店吃饭,走在去饭店的路上,方姨突然指着路边斜坡的一丛紫色小花说:“看,那簇花多漂亮。这要是放在花瓶里放在寝室桌子上一定不错。”爸爸听了方姨的话,想都没想就急忙冲着那座斜坡山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对方姨笑着说:“你等着我去给你摘。”话音刚落,就有一辆车直冲过来,眼看就要撞着爸爸,方姨急了,一边喊着:“注意,有车!”一边奋不顾身的把爸爸推向一边,而她自己却被车刮出好远。

住院期间,方姨不知怎么着竟然和刮她的那个开车的人偷偷好上了,并且学没上完还和这个很有钱的富二代偷偷私奔了。谁知道私奔后的方姨并不幸福,这个富二代后来又和一个漂亮女孩好上了,甩了方姨。方姨的父母一来气就把方姨许给了他们镇的一个死了老婆的镇长,这个镇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家里非常有钱不说,还给方姨父母出资在镇上买了房子。方姨在临结婚当天夜里就从家偷偷跑了出来,四处流浪着找工作,后来她又把大学的课程全部自学完成,通过考试招聘进入一个政府机关组织部当了职员。方姨的父母千方百计打听到方姨的工作单位,几次跑到单位逼迫方姨嫁给那个死了老婆的镇长。方姨一边推脱着,一边偷偷找领导要求调到远一点的工作单位,最后根据她的要求,她来到了河北承德组织部,那时爸爸正在组织部当部长。同学见面后,方姨说了自己的情况,为了不想让家里父母找到自己,她应爸爸邀请来到我家来住。

方姨来我家后,我和方姨住到了一个房间。天气也逐渐暖和了,爸爸又在过道为哥哥搭了一个床。

每天爸爸和妈妈方姨一起上下班,我能从方姨的笑容中看出她很开心。方姨还主动把每月的开支钱一多部分都交给妈妈,发的粮票还有一些补助小票,她都会细心地数着,递到妈妈手里。每天她都会抢着帮妈妈干家务,有时休息了她还会带着我和哥哥出去玩。

方姨是个典型的南方人,喜欢吃辣椒,尤其喜欢吃我们家前院做的武汉鸭脖子。那种麻辣的鸭脖子别说吃了,我就是闻闻味就呛得我直流眼泪,而方姨却每次买回来都会有滋有味地吃着,还会逗着我说:“鸭脖子就是香,还是南方的东西好吃!”我呢,每次都会躲得远远地望着,捂着鼻子流着口水冲她嚷道:“南方女人就是坏!”方姨每次听我这么说,都会赶紧吃掉嘴里那最后一口鸭脖子,使劲地吧嗒吧嗒一下嘴,跑过来拉起我和哥哥去我家门前给我俩买我俩爱吃的棉花糖。棉花糖白白的,如洁白的云彩一样,一团团的嚼在嘴里,稀甜稀甜的味道,我和哥哥都会喜欢得不得了。

一天我听到爸爸对妈妈说,单位有人给方姨介绍了个男朋友,家庭长相都不错,让妈妈陪着去看看。妈妈听说了急忙跑进方姨房间高兴地告诉了方姨,一会功夫,方姨就被妈妈拽着害羞地走了出来。我记得那天方姨穿了那件第一次来我家时穿的纯白色的西服外罩,就如白色棉花糖,那样雪白。走到门口,方姨突然转过头来,拉起我的手说:“走,和方姨一起去看叔叔!”

被方姨拽着和妈妈一起走向我家前院的大院子,离老远就看见一个穿了一件中山装的叔叔正来回走着,跺着脚。方姨对妈妈说:“是那个人吧,我和妞过去就行了,你在这等我吧。”和方姨走向那叔叔,只见那个叔叔个子不高,斯文的四方脸上戴了一副眼镜。他看见方姨和我走过去,竟然惊讶地望着方姨嘴张得老大,我知道那肯定是被方姨的美丽给震慑住了。果然如此,只见那叔叔急促地喘息着,手紧张地擦着头上不时冒出的热汗,结结巴巴地对方姨说:“你长得好漂亮,简直就像那天上的仙女!”

方姨嘎嘎的笑了起来说:“没你说的那么好吧。”方姨接着又对那叔叔说:“我有些事情要提前和你说清楚,我曾经遇见过坏人,被人骗过。介绍人没和你说过吧?”那个叔叔直直地望着方姨说:“以前你是什么样子我不在乎,你这么漂亮我什么都不嫌弃。”方姨接着又说:“我今天干脆和你说清楚吧,我上大学的时候其实就很喜欢一个人了,但是那时年纪小,经不起诱惑,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在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放不下那个人。你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吗?我告诉你就是这个女孩的爸爸。”

“什么?你喜欢我爸爸?那我妈妈怎么办?你个王八蛋!”我哭着喊着,离开了方姨。回到家里,我把方姨的被褥扔到院外,妈妈追着我跑进房间,大声地训斥着我说:“你个熊孩子,挺好的被褥你扔它干什么?”我大声冲妈妈嚷道:“你说干什么?方姨她喜欢爸爸!”妈妈听后没有惊讶,反而对我笑了说:“我和你爸爸谈对象时候就已经知道。”

夜深了,方姨没来我家住,妈妈拉着爸爸找了方姨好久,也没能把方姨找回来。第二天爸爸去上班回来说:“方姨住进了单位一个杂货间,来单位开介绍信说是要和那个叔叔结婚了。”

【二】方姨救妈妈

当布谷鸟的叫声唤回春姑娘时,我家房子前面小木桥的周围是一片热闹的景象。妈妈忙着去商店为方姨选布料被套了。每天一大早妈妈就忙着给方姨做新被。妈妈说:“你方姨家在遥远的湖北,咱们就是她的亲人就要为她准备嫁妆。”我还听妈妈几次和爸爸商量说:“让她方姨回家里来住吧,这样结婚时人家男方会更庄重些。”

方姨又回我家住了,我耳边会不时想起方姨对那个叔叔说的话:“我上大学的时候其实就很喜欢一个人了,你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吗?我告诉你就是这个女孩的爸爸。”想想方姨的话,我就会出奇地烦她,有时我会经常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望着睡在我身边的方姨的脸,想象着妈妈的脸。心里还会不时地说:“你哪有妈妈好呀!”但有时我还会涌出一种认可:“别说,方姨还真的比妈妈脸蛋漂亮。”

方姨明天就要出嫁了,妈妈让我和哥哥陪方姨出去买一些家里准备的糖果。走在热闹非凡的集市,我看见路边的冰淇淋琳琅满目的在做着广告,我情不自禁地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哥哥拉了我一下说:“快走吧,挺贵的,看看就行了。”

正要恋恋不舍走过冰淇淋店,方姨拉了一下我的手说:“不就想冰淇淋吗?来,想吃方姨就给你俩买。”我和哥哥一人要了一个蛋筒冰淇淋,贪婪地正舔着。一个挎着照相机的叔叔走了过来,只听他嘴里不停地喊着:“照相来,立马拿照片!快来照呀!”方姨听他这么说,急忙叫住了这个叔叔,那个叔叔给我和哥哥方姨我们仨照了张合影。

买了一堆糖果,刚走进我家院落。突然看见房间里火光闪烁,妈妈正吓得惊叫着,眼睛望着倒在一边的汽油炉子发着呆。只见那个我家做饭打气的汽油炉子倾斜着,四周流满汽油,火苗正熊熊地燃烧着。方姨一步化作两步急跑着,她一边跑一边脱下她身上穿的那件雪白西服,只见她跑进房间把愣在一边的妈妈推出门外,用西服摔打着那些蔓延的火苗,火苗任意地横行着,汽油的火势是凶猛的,一会功夫就看见方姨满身着了火,几次摔倒在火堆里。妈妈突然醒过劲来,她从别的屋里抱来被子,把被子紧紧盖住那些火苗,火终于熄灭了。方姨却被火严重烧伤,漂亮的脸蛋面目全非。那个闻讯赶来要娶方姨的叔叔一看形势不好,当即离开了医院,退了婚。

重度烧伤的方姨躺在医院病房里,经过数周抢救终于脱离了危险。

方姨父母听到信后急忙赶来了,随她父母来的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

半年后,方姨的父母和那个男人带着方姨回了湖北。方姨走时,脸上、手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列车缓缓驰行,我和哥哥手里紧紧握着那张嘴舔冰淇淋蛋筒和方姨紧紧相偎依的照片,对列车不停地挥着手……列车渐渐在我们视线中消失,越走越远。我突然看见铁路两边的山崖上有一簇紫色小花,开得是那样鲜艳。

一年后,方姨给爸爸来了一封信,信中告知:她一切安好,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她还随信寄来一张小女孩照片,神采眼神和她一模一样,小女孩手里拿着一束紫色小花。

......

武汉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眼睛上翻、身体抽动是癫痫症状吗癫痫病能彻底治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