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木马】文化品位刍议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大赛
文化品位刍议      商子雍    很显然,文化品位是这篇文章的关键词组,所以,在展开论述以前,我们理应对文化品位这四个字做一点儿简单的解读。   在文化品位这个词组中,品位的原意是指官吏的品级,用来显示官阶。随着社会的发展,品位也用来表示矿石中有用元素或有用矿物含量的百分率,百分率越大,品位越高。而现在,品位一词的最主要用途,是泛指人或事物的品质、水平。   再来说文化。所谓文化,即生活理念、生活方式、生活形态的总和。具体来讲,就是在不同生活理念的影响下,采取不同的生活方式,形成不同的生活形态。文化有优劣之分、有先进与落后之分,而小到修身齐家,大到治国平天下,文化软实力(也就是文化先进与否)非但不可或缺,它的重要性,甚至要在经济硬实力之上,要不然,为什么“以文化定输赢”的说法,会在世界上被广泛认可呢?   所以,文化品位者,文化形态是也。每一个人,他的所言所行,都显示着一种或优或劣、或先进或落后的文化,换言之,即展现着自己的文化品位,而众多市民的文化品位聚拢起来,就形成了一个城市的文化品位。由此亦可知,人是城市的主体,市民文化品位的高低,决定着城市文化品位的高低。我承认,在现代民主社会中,张扬个性是一种基本人权,而自由发展,也是一种正当的生活追求,但是,为了使自己以及他人能够拥有一个良好的城市文化环境,每一个市民都必须一丝不苟地在道德和法律的规范之内张扬个性、自由发展,这是一个谁也不可以逾越的底线。   下来,不妨联系西安的实际来发几句议论。   我觉得,有几件不算很大的事儿,对西安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品位,有着不容小觑的负面影响。   一是街道上随处可见的不遵守交通规则的行人和非机动车辆;二是公共交通车辆上壮汉、靓女对爱心座毫无愧色的霸占;三是街道以及公共场所的地面上被随意丢弃的烟蒂比比皆是——之所以会如此,完全是由于市民的行为缺乏规范,文化品位不高。   忍不住要拿别的城市来和西安比较。2003年和2013年,我曾先后两次去台湾,台北和高雄,是那里的两个重要城市。公平而言,西安比它们强的地方很多,罗列出七条八条不是难事,但恰恰是在前一段文字提到的三个方面,台北、还有高雄,明显优于西安。那里的街头,没有城管,也少见交警,但无视红灯、乱穿街道的行人,却很难见到;台湾全面禁烟,但凡公共场所,都绝不允许瘾君子造次,所以,在地面发现烟蒂,不容易(2013年情况小有变化,地面上烟蒂已有出现,但我估计这和大陆游客蜂拥而至有关);特别让我感动的是,两次去台湾,乘坐公交“捷运”的机会不多,但每一次都发现,车上的博爱座,尽管空着也没有年轻人去坐。   在规规矩矩走路、公共场所不吸烟(更遑论乱丢烟蒂)、“捷运”车上不坐博爱座这三件事上,台北、高雄人显示出比西安人高出一块的文化品位,之所以如此,原因当然十分复杂,不是一篇小文章可以说清楚。不过,第一次去台湾是进行文化交流,和当地文化界的柏杨、龙应台,宗教界的星云、证严两位大师,以及政界的马英九等人有过或深或浅的交流。第二次去台湾是跟团旅游,台湾的地陪是一位受教育程度较高、又喜欢与客人交流的青年。综合与他们交流的内容进行思考,我觉得在大陆历时10年的践踏文化、荼毒知识分子的“文化大革命”,对世道人心的戕害,真是罄竹难书,以上说到的西安的三种具体世相,其实全部都是“文革”以及这以前的极左路线流毒尚未肃清的表征。   具体来说,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历来把礼、义、廉、耻看成是国之四维,春秋时代的大思想家管仲甚至强调,与法相比,礼、义、廉、耻更为重要,是支撑国家大厦的四根柱子。针对管仲的立论,古人有如下阐释:“‘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善乎管生之能言也!礼、义,治人之大法;廉、耻,立人之大节。盖不廉则无所不取,不耻则无所不为。人而如此,则祸败乱亡,亦无所不至。况为大臣而无所不取,无所不为,则天下岂有不乱,国家岂有不亡者乎?”   在我看来,礼、义、廉、耻四者之中,耻尤为紧要,孟子曰:“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翻译成语体,这句话的意思是:“人不可以没有羞耻,不知道羞耻的那种羞耻,是真正的羞耻了。”)孟子 又曰:“耻之于人大矣!为机变之巧者,无所用耻焉。”纵观历史,人之不廉而至于悖礼犯义,其原皆生于无耻也。而士大夫之无耻,是谓国耻,危害更大。所以,历代的统治者和思想家,一但掌握政权而面对治国安民之要务时,首先想到的就是治民的首倡:“礼、义、廉、耻,国之四维。”礼,尊重他人的态度和行为;义,公正无私的道理和举措;廉,不贪不污纯正高洁;耻,对不当的言行举止有羞愧之心。   但“文化大革命”中的种种倒行逆施,却完全与礼、义、廉、耻相悖。诗人北岛曾用如下诗句状绘那个时代:“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联想到“文革”时期那些诸如造谣诬陷、卖友求荣、践踏人权、毁灭文化的陈年旧事,当年,这些丑陋行径都在“革命大方向正确”、“造反有理”的喧嚣中被视为“英雄壮举”,试想,在这么一种环境里被“熏陶”了整整10年的民众,其中有些人至今还文化品位较低,所言所行有时候还会表现出“无耻之耻,无耻矣”这种让人痛心的状态(诸如年轻力壮却雄踞于公交车辆的爱心座上,对身旁的老、弱、病、残、孕不管不顾;在公共场所吸烟污染空气危害他人健康、乱丢烟蒂影响环境整洁;无视交通规则,随心所欲地横穿街道)就是毫不奇怪的了。还想多说几句的是,2014年10月17日《华商报》发表消息称,16日上午,在西安明光路和凤城一路十字附近,2小时里,有109人跨越栏杆横穿街道,其中竟然还有抱着小孩的母亲和年届八旬的老人。一种明显违规的行为,被如此众多的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实施的如此从容不迫,甚或还有点儿大摇大摆,这是不是特别让人摇头叹息?   再来说台湾。去年秋天,在中国国民党的十九大上,马英九主席表示,要让台湾成为展示中华优秀文化的第一平台(几年前,在台湾纪念辛亥百年的集会上,此人也说过类似的话)。还有前面提到的那位年轻导游,也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台湾太小了,山山水水比大陆差得远,但我们有淳朴的民风、有优秀的文化。当然,大陆人可以认为台湾人(包括官方和民间)是在自我标榜,而大陆的文化,也的确是广阔而深邃,有着台湾无法企及的坚实基础和发展空间;但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台湾人说到文化时信心满满,难道一点儿根据也没有吗?   包括西安在内的中国大陆,必须、也肯定要成为展示中华优秀文化的第一平台,为此,我们仍须不懈努力。前面我说过:“人是城市的主体,市民文化品位的高低,决定着城市文化品位的高低。”所以,提升西安的城市文化品位,必须从扎扎实实提升广大市民的文化品位做起。和风细雨的思想教育与认真严格的立法执法相结合,通过长期的、持之以恒的努力,让市民的理念里和西安的现实中,不再有香臭不分、法纪不论的不正常现象。当大多数市民具有了正确的荣辱观,开始把前面提到的年轻人雄踞爱心座等做派视为正人君子不应为、不屑为、甚至不敢为的一种丑陋行为时,那西安的文化品位就会同西安市民的文化品位同步提升,展现出崭新的面貌。                        西安中际医院口碑好不好济南治癫痫好的医院山东医院治疗癫痫最好的方式河北能治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