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桃源】广州BRT之旅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文学理论
无破坏:无 阅读:2197发表时间:2016-10-11 11:30:44 武汉儿童羊羔疯医院哪家好    眼前是闻名在外的广州BRT,虽然我曾经路过它无数次,虽然它一直在这里,我却无法真正融入它、亲近它,直到它与母亲结缘。今晚我将要以朝圣感激的心态,进行一次亲密之旅。   只有夜来薄薄的凉意,才知这是已经入秋的广州,不知父母有没有多穿一件衣裳。母亲怕冷,她从没去过寒冷的北方,所以我无论从哪里出发,经过哪里,到头来总会回到炎热的南疆之地住上一段日子。我披着一件黑色的长衬衫,裤袋留有几十块钱和一部手机,两手空空地踏上一座斜斜向上的天桥,也正式开始了这趟旅程。   天桥是BRT的一部分,既跨过整条马路,又连通公交站台,可以遮风避雨,可以抵挡日晒。那天属于酷热的夏季,高空电闪雷鸣,暴雨稀里哗啦地下着,风中夹着湿热,母亲从老家过来看我,提着大包小包,路过这里,幸得这座天桥的庇护。   “好大的雨啊,好在头顶有东西遮着!”见面后,母亲老这样唠叨着。母亲的小毛病就是整天唠唠叨叨,特别是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念来念去的,只不过这次她的唠叨,却令我对广州BRT产生了好感。   母亲喜欢的东西,我爱看多几遍。今夜的天桥和以往一样热闹嘈杂,几个小摊贩微笑地叫卖着,还有一个老乞丐向路人乞讨,我知道母亲定会在他的碗里放进一点钱,也不辨真假,只是没有告诉我。我从裤兜里掏出一块钱,准确地投进老乞丐的碗里。   沿着陡坡向上,有些地方偶设一些透明的玻璃,防止灰尘,更增添时尚高档的气质;有些地方的两边种植迷人的花草,绿化环境,渲染着浪漫的气息。那天母亲第一眼见到这些花花草草,一定会想起父亲为我们种在家里的各类鲜花香草。尤其春天一到,一片五彩缤纷的鲜花香草围住了我们家,邻居们赞不绝口。以前的茉莉花因为城镇开发,全部消失了。我特别喜欢茉莉花,父亲就在狭小的空地中,种出一片比茉莉花更加好看的鲜花来。   我一拨通父亲的电话,父亲常笑着说:“哇,现在家里的花开得真好啊,回来看看,比以前的茉莉花好看多了。”   我总紧咬下唇,泪花便情不自禁地从我的眼角渗出,有时流进嘴角,咸咸的,像家的味道。   因为母亲来过,天桥似乎也带着家的味道。我细心地寻觅家的味道,在转角拐个弯,沿天桥向下,走进公交站台。公交站台前面是收费的地方,可以投硬币纸钱,可以快速刷卡。那天母亲面对着横在眼前的障碍物,不懂如何操作,是旁边的服务员和一个好心的过路人,认真地教她如何选择通道,如何投递两块钱,如何通过。母亲可以听懂普通话,却说不标准,甚至有些词语说不上口,但是她熟悉粤语,她真诚地用粤语感谢帮助她的人,尽管帮她的人听不懂,也能会意吧。   长长的公交站台像天桥一样,可以遮风挡雨,可以休息乘凉。每一辆公交车都能在固定的地方找到它们停靠的位置,人们也井然有序地站在车辆靠站的地方等待着。那天的雨越下越大,好似一首首相思曲,母亲不知道她所要乘坐的公交车的停靠位置。她一边提着沉甸甸的大包小包,一边在那贴满安全提示和文明规范的墙面上,仔细地查找即将乘坐的公交车。   我无需查看,熟练地走到候车的位置,闻着四处弥漫的浓重车味,我抬起头来望着挂在我们头顶处的提醒车辆进站的小屏幕。我想,母亲在告示牌里找到即将乘坐的车辆后,也许就走到和我同样的位置,看看我们等待的公交车还有几个站才到。只不过,我两手空空,而那天,母亲双手沉重。   等车是乏味焦急的,是劳累烦心的,母亲又不舍得放下手里的大包小包,包里全是从家里带给我的东西,包着父亲对我的思念,包着家人对我的关切。母亲珍惜任何东西,因为来之不易,怕放在地板上从此忘了。幸好站台里都横着一条铁凳子,人们可以做下来休息,天气炎热,可以打开风扇降温。母亲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把大包小包放在地上,还紧紧地拎着大包小包的提带,才放心!我侧眼扫了一下长凳,几处空着,我不想坐,我两手空空,那是留给需要的人们的。   随着语音的提示,我等候的公交车到站了,我轻松地跨上公交车,那天提着大包小包的母亲却费了好大力气,才挤上人满为患的公交车。   我这趟公交车的乘客不多,好几个座位空着,我得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舒服地坐着。过了两个站,我环视了一眼公交车内,每个人都有位置坐着,人们陆陆续续地上车下车,依然每个人都有位置坐着。这趟车错开了上下班的人流高峰,而母亲坐车时,刚好是人们下班的时间。那天有个好心人,大概不忍心目睹母亲艰难的样子,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母亲。母亲既不是老人,也不是儿童,他可以选择不让座,也没有任何人反对。母亲用粤语对他表示感谢,也不知他能不能听懂。多亏了他的让座,在这趟将近一个小时的坐车过程中,母亲的手才没有因为提重物而裂开出血。   母亲一旦外出,像其他老妈子一样习惯提着大包小包。东西过沉,有时没有坐的地方和靠的地方,加上母亲的双手非常干燥,时常暴裂出血。我不知道自己劝过母亲多少次了,劝他不要提着如此沉重的东西走动,她从不听,只说习惯就好。   我趴在公交车的窗沿,一路欣赏着广州的繁华,一路想着母亲那天坐在座位上给我打电话的情景。大雨漂泊,噼里啪啦地拍打着母亲眼前的车玻璃,她盯着眼前绽放的一朵朵雨花,高兴地对着电话里的我说:“我准备到了,别担心,你等我就好!”   “妈,你怎么到了广州才跟我说呢,你要是出什么事,我都不知道怎么办?”那天我接到母亲的电话吓得不轻,说话都哽咽了。我立马撑着雨伞赶到母亲将要下车的地郑州治疗癫痫需要多少费用呢?方,万般焦急地等待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骑着一辆自行车到附近的工厂工作。每逢下雨,我总担心雨水淋湿母亲的衣服,担心路滑地塌,担心母亲的自行车质量不过关,尤其是大雨好像永远下不完的雨夜。   我这趟BRT之行,几乎一路畅通无阻,没有暴雨的袭击,没有燥热的空气,也没有塞车。我可以更好地欣赏到BRT的每一个站台的特色,每一个站台的风景,每一座天桥的美丽,感受广州的浓郁气息。然而那天,母亲是欣赏不到的,她护着沉甸甸的大包小包,又紧紧地拽着手机,心里只想见到我。她无视公交车周围的一切,可一旦塞车,她就记得特别清楚,又不能催促司机开快一点。   与母亲希望公交车快一点不同,我想公交车慢一点,因为我的中转站和终点都没有等我的人,除了回家,家人一直站在家门口等我。上小学的时候,父亲对我说,多识点字,以后你就哪里都能去了。现在想来,我基本哪里都能去,是好,还是不好呢?   我带着疑问,在我的中转站下车。我两手空空,也无人等我。公交车那甜美的语音播放着上车下车的信息,鼓励人们文明坐车,礼貌让座。那天母亲一听到语音提示到站的信息,就提起沉甸甸的大包小包,挤开人群,在后门下车。大雨似乎不想停止,幸好BRT车站帮助母亲遮风挡雨,不用她撑着雨伞,否则她将困在站台,大包小包也会被淋湿。   母亲还需要转车,等待下一辆公交车,过两三个站就到我租住的地方了。我抬头看看下一辆公交车几时到站,我知道那天母亲也焦急地盯着小屏幕,或许她心里多了点欣喜,因为离我越来越近。我佩服母亲没有搞错车辆的方向,她的确不需要走出这个公交站台,通过天桥,走向另一边的公交站台去等车。如果方向不对,上错车,母亲只会离我越来越远。我转过身去望了几眼天桥,又扫了几眼站台,深深感受到BRT站台不仅外表漂亮,而且全心全意为人们服务、不计名利、默默奉献。   那天我撑着雨伞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母亲,当一辆辆公交车进站,从车上下来的,都不是我熟悉的身影。后来我越等越烦躁不安,多次给母亲电话,母亲都没有接听,因为她在不经意间把手机摁成了静音,因为她还要提着大包小包。母亲有一年去东莞看我,就遭遇一次失踪,我联系不到她,害怕得不知所措,甚至吓住了父亲。直到晚上十点多,才找到母亲。母亲当时出门提着大包小包,我找到她时,她两手空空,我顿时明白她的大包小包都被抢走了,然后身无分文,没有路费,只能一个人徒步行走。后来只要她出门太远太久,我都情不自禁地担心起来。   那天的瓢泼大雨如同我潮湿的心情,在我茫然等待之际,在我望遍无数下车的人影不是母亲之后,在我快要哭出来的时候,母亲像一股温暖的力量忽然出现在一辆公交车的后门中。她提着大包小包,仿佛一个屹立不倒的巨人。我赶紧迎上前去,接过母亲手中的东西,尤其是发现母亲的双手完好无损,不再裂开,我满心欢喜,又热泪盈眶。   母亲此次广州之行,我刚好感冒发烧了一个月,精神萎靡,身材瘦削。我常年在外,四处漂泊。我不愿离家太远,却收不住心,离家太远;我不愿离家太久,却不知不觉离家太久。漂泊的日子,只能自己照顾自己,生病也只能自己扛着,眼泪也忍到深夜,吞进自己的肚子里。都说母子连心,大概母亲感应到我的痛苦,她心慌慌地打电话给我,父亲和她都不放心我,想来广州看一看我。我告诉她,我好得不得了,过段日子就回家。一想起东莞那次遭遇,我更加反对母亲过来广州。母亲还是自作主张,没有经我同意,独自一人来到了广州成都的专业看癫痫病医院,而且是已经坐上广州的公交车,才告诉我真相。   母亲从老家的车站直接做长途汽车到广州车站之后,转了两趟公交车才到我租房的地方。她把爱意通过手里的大包小包散发在这段旅程之中,而帮助她的人们和事物定是感受到她那大包小包的爱意,也用举手之劳的爱意帮助了她。   我的终点站到了,从起点到终点,我完成了一次朝圣感激的旅程!我感谢这一趟BRT的旅程,感谢旅程中帮助母亲的人们和事物,感谢他们把母亲安全地带到我眼前,也感谢自己完成了一次心灵的旅程!   共 370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