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永远的兄弟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文学理论
无破坏:无 阅读:937发表时间:2019-05-16 17:35:22 摘要:记述兄弟相聚时的愉快情景及心情 三十年的兄弟了,大学毕业后天南海北各忙各的,像特朗普与金三胖一样见个面真的很不容易。   虽然我们曾经约过多次,但时间总赶不到一个节点上,所幸今年很巧:正月十二到十五,同班(其中四人同寝室)的我们五人拖家带口终于聚在了一起。   久居乡下的我与田兄、袁弟、亮弟事先约好:待我先至绿城与他们汇合,然后一起再去汴京。平时多爱拼车的我,因近日身体欠佳改乘大巴,然而大巴一向磨叽误时,上午九点乘车,两百公里的路程,结果下午三点才到。田兄等得心急火燎、生怕我路上有什么变故,电话每二十分钟必至。那种关爱、牵挂如琼浆、珍馐让人心醉、令人感动!当我下车时,田兄已在寒风雪花中等待一个多小时了。   见我至,田兄立即上前用他那一向有力的大手紧紧抓着我,来了一个熊抱,并顺势在我背上擂了几下。虽然,他的手是冰凉的,但我的感觉却温暖无比。寒暄过后,他拉着我直奔饭馆,他知道我不吃辣的、也忌吸烟,烟瘾很大的他陪我吃饭时一直忍着。   时间过得很快,晚上转眼即至,袁弟、亮弟应邀莅临,我们四人在“东方红”(一家饭店名字)小聚。店面不大,但十分干净精致、特色鲜明、服务员热情周到、穿戴的是文革时期的解放军军服,菜品以烩菜炖锅为主。   田兄让我点菜,但我不是美食客,久在乡下见识也不多,我就说:“客随主便吧,怎样都行。”田兄便要了鹅肉、牛排、青鱼、茼蒿、粉皮、上海青及生菜,另点了手撕饼和红茶;亮弟带来了保存十八年的五粮液,袁弟拿出了软中华香烟,田兄关心我,不让他们点燃。   烩菜微辣,我们边吃边聊,吃的是情义、聊的是回忆:是年轻时曾经的激情和胡闹、争吵和拼搏。   美酒下肚,田兄话语有些结巴、袁弟额头澄明瓦亮、亮弟则是满脸通红汗珠直下,不能饮酒的我真的徒有羡慕的份儿。   晚饭过后,田兄要给我开房居住,袁弟坚持邀请我至家住下。到家后,袁弟立马告诉我家里的微信密码是什么、数字电视如何开关机、问我带没带洗漱用品和水杯,我说:“没带。”他便要下楼去买,我坚持不让,对他说:“不要麻烦,对付一晚上就行了。”于是,他便找出了“植萃抑菌调理漱口水”让我使用,同时拿出新水杯方便我晚上喝水,水果和坚果摆放在我身边的茶几上。他说:“别客气,自家兄弟,请随意。家里房间多,累了就好好休息。”我知道自己有毛病——小便很勤,不好意思睡卧室,就对他说:“客厅就行,解手方便。”袁弟说:“天冷,别凉着了。”“兄弟多虑,家里有暖气,不冷。”然后,他又拎出来一双被子,陪我说会儿话就睡去了。   也许袁弟夫妇真的很累,他们很快入睡了,鼾声是那样的得意而高亢。但是,我由于择铺老是睡不着,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节目。   大概午夜两点半,袁弟小解,看到电灯及电视机亮着,他以为我睡着了忘记关电,就走了过来,见我仍然未睡——在观看中央电视台文化节目并在随口回答郑州癫痫的专业医院节目内容,而当他再次看到我遇到不懂的东西立马网络搜索了解时,他对我这种旺盛的求知欲,真的很是赞叹!   天亮后,我们少量用餐,四家十个人开了两辆私家车直奔汴京,坤弟电话已打来多遍,他问:“几点到达,方便高速路口迎接。“不料田兄依然如上学时迷登:记不住路线与方向,自己不会开车偏偏喜欢瞎指挥司机,结果我们与来接的坤弟走叉了。市内道路拥堵,费了两个多小时我们才汇到一块。   午餐由坤弟夫妇招待,丰盛自不必言,情谊亦内心满满,气氛亲切、场面热闹。看到他们几个畅饮,我亦有了醉意,清醒地讲着胡话,挨个儿接他们的老底儿:第一次去亚细亚商场时坤弟的愚蠢与尴尬;第一次去西流湖时亮弟幼稚与丑态;第一次到澡堂时袁弟的忸怩与呛水;第一次与女孩子癫痫病的反复发作应该怎么预防呢亲密接触时他们几个对我的嫉妒与嘲讽;第一次练军操时田兄的转向与窘迫、卧谈会上田兄的机灵与神侃、篮球场上的虎跃与潇洒……   午饭后我们去了宾馆,原定的游玩计划亦因他们几位饮酒过量而泡汤。亮弟缠住我和田兄下象棋,因为四年大学他从没赢过,也只有在田兄晕着时,他觉得才能多少挣回点面子。但结果证明,这么多年,亮弟棋艺依然没有进步,相反越来越臭,连连输棋却不肯认输,不仅没挣回面子,这回还丢了里子,他那种执拗、韧劲真是既让人感动又令人讨厌!   十四的上午,田兄等人回绿城去了。坤弟邀请我再去尉州看看,于是我便与他同行。下午由他的司机陪我观看了几处景点,在雪花飘飘中参观了“文姬楼”,此情此景,我深切地感受到了东汉才女的博学与坎坷,也体会出了曹操的惜才与奸滑。到了洧川镇,我也真实地了解到了此地古城门的意蕴深厚和传说的离奇、城隍庙的历史厚重、鸿台寺的清冷与净缘法师内心的静谧……同时我也品尝到了洧川镇的名食小吃,体察到了镇内街道的古朴和民风醇厚……   其实这些外在的景点在我内心都不是最重要的,我在乎的是兄弟们的真情、见面时拉拉家常,抬抬杠、红红脸、甚至干一架。我希望兄弟们及家人一切安好:完成本职工作、快快乐乐生活!愿我们的友谊依然像上学时那样自然、单纯、去掉不必要的做作!   武汉羊羔疯那个医院好点 共 19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