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征文】风雨师生情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理论
   又到六一儿童节了,每当这个节日来临,心里都会想起一个人,想起我们的小张老师。想起三十多年前的那个夏天,我和同学们一起与生俱来所过的最有意义的一个节日。   说起那年过六一儿童节的情景,心里总是暖暖的,快乐的,开心的,自豪的,难忘的!那是个非常特殊,又非常有意义的儿童节,更是同学们长大后每一次相聚时,最爱提起的老话题,也是同学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最纯真最美好往事。   一晃就是三十多年过去了,许多事情都已经淡漠,唯独那年的六一儿童节,所有的场面依旧那么清晰,依旧让人怀念。每一次想起来,如在昨天,好像刚刚发生,好像自己还没长大,好像我们的小张老师,就站在眼前,依旧那么年轻,依旧腼腆地对我们微笑。   那是一九七九年的六一儿童节。小张老师改变了以往过六一儿童节,非常简单放假一天,自己回家玩去的习俗,提议全学校的小学生们,集体过一个热闹的六一儿童节。马校长自然同意,其他教师也同意。当然一切行动听从小张老师的。   小张老师还提议发展少先队员,同时她还拿出自己的微薄工资,买了很多演草本和蔴杆铅笔,作为六一节那天寻宝的礼物。同学们各个都拭目以待,等候六一儿童节到来。小张老师能有什么新花样呢?大家伙都猜则着,期盼着……   六一儿童节总算到了,那天,所有的学生们都穿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大家伙排着队,在马校长和几位老师的带领下,来到了离村子很远的一片老林子里进行的。   那天,天真蓝,清风徐徐彩蝶翩迁,老林子里大都是多年生长的老松树,每年秋天这里都会生长采不完的野生蘑菇。现在老林子里铺满了松树叶子,踩上去就像踩在了金黄地毯上一般,软软的舒服极了。这些老松树的皮都像鱼鳞一样往外翻卷着,散发着淡淡的松树油的清香。很多树上还挂着嫩嫩的松树塔,每到秋天,我们还可以打松籽吃,松籽很香,比葵花籽香多了。现在是五月末,六月初,那些遍地的野生刚玲果(草莓)就快红了,又甜又酸,那种爽口的味道恐怕再也尝不到了。刚玲果就是今天的草莓,那时候的刚玲果手指盖大小,不像今天的草莓那样大那样红,甜的腻歪人,味道也不正。   同学们很有秩序地排着队,在树林里等候老师宣布入选少先队员的名单。马校长和几位老师商量了一会之后,拿着名单挨个班级念今年入选少先队员的同学名字,每念出一个名字,那个同学就站出来走到插在地上的一面少先队队旗跟前,整齐地静立着。每个班级入取十名,而我所在的班级里,今年入选的少先队员名单里竟然有我和宋小贝,这次我们真的激动了。那天我又哭了,别的同学都在高兴,喜滋滋的。宋小贝也咧着大嘴哭了,他好像第一次哭。   我们都很敬仰地看着少先队队旗,一个五角星加一把燃烧的火炬在红旗的上方,小张老师说:五角星代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火炬象征光明,红旗象征革命胜利。   念完所有同学名单之后,马校长拿出一张纸,开始带领同学们举起拳头对着队旗念宣誓词,他说一句,我们跟着念一句:“我自愿加入中国少年先锋队,成为队员之一。我在队旗下宣誓:我决心遵照中国共产党的教导,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好好劳动,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贡献出一切力量。”然后,由几位老师们分发红领巾,并且教学生们如何打结,如何佩戴。   那天,我骄傲极了,摸着红领巾久久不肯放手。宣誓完毕,然后解散,自由活动。老师们开始在树皮里藏写好的字条,就是藏宝。字条里是数学题或者汉字填拼音等等。只要你找到了字条,再答对里面的习题,就可以领到小张老师自费买的本子,橡皮,铅笔盒子,尺子,圆规等等。那天同学们像撒欢的小野马一样,在老林子里又唱又跳,使劲地揉着眼睛找宝,然后去兑换奖品。记得那天我找到了两张字条,但只答对一道题,得了一个演草本。那个演草本好久都没舍得用,一直放在家里,妈妈逢人就显摆,那种荣耀好像是一家人的荣耀一样,都感到脸上有光。后来,那个演草本我用完正面就用反面,写得满满的才扔掉。      【二】   小时候的东北老家,非常寒冷,大雪厚厚的,总是要在四五月份才融化干净,所以,每一年的春耕必须在五一之后,大地彻底融化变暖,才行。而我们村里唯一的一所小学校,也都是闲过一冬之后,三月一号正式开学。如果三月份仍旧特别寒冷,那就要延迟开学时间。   以前的学校非常简陋,七十年代还是讲成分的年代,也是刚刚兴起的大搞扫除文盲睁眼瞎的活动时期。大人们每天晚上都要去生产队举办的夜校识字,学习。小孩们,只要十五岁以下的八岁以上的,都要去村里的小学读书上课。而老师们则是村里原先一直被当做“臭老九”整天挨批的下放劳改知识分子们。刚开始听妈妈说,学校就四十多岁的马老师一个人,后来轮流换了几个“臭老九”当老师,勉强维持学校的教育事业。后来一些“臭老九”们老的老,病的病,只好退休在家。   那时候的教育事业是个缺口,知识人才很匮乏。马老师他也是以前村里的批斗对象,但借了明事理的村支书的光。大队部的村支书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战役的老八路老共产党员,六十岁了还做着支书的李大伯。李大伯家里挂着好多毛主席纪念章,还有一枚他的功勋章。那些东西都是他的骄傲。李大伯很精明,表面上整天抓阶级斗争,暗地里却在保护最不吃香的“臭老九。”他让马老师去学校改造,教好学生,多识字,就免去他的劳动改造任务。   马老师沉默了好多年,一直活的很卑微,低三下四的一直被人瞧不起。他的妻子每天都和农民一样去生产队干活,也算是劳动改造。而马老师在学校一边教书一边改造自己也是他梦寐以求的好差事。他又当校长又当老师,一个人教五个班级,哪天都累的他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渐渐地有些体力不支,于是,向李支书打报告,李支书一看确实不行,就安排了两个上过高小的后生,做了民办教师。那也是一个老师带两个班级,勉强的维持学校的生存。村里很多孩子都没上过学,都不识字。这一开始大扫文盲的整风运动流行,一年级可就热闹了,那年录取的新生多大的孩子都有。最小的八岁,最大的十五岁,高高矮矮,参差不齐。整天乱哄哄的很难管理。   孩子们都流浪惯了,这整天憋在教室里,自然不习惯,总有人搞小动作,说话,不专心听讲,整天地把代课老师气的脸红脖子粗,手舞足蹈唾沫横飞,拿着柳条教鞭使劲地敲黑板,总是无济于事。于是乎,三个老师轮流代管一年级,谁都对这些玩劣成性的孩子们头疼不已,都懒得教一二年级。那时候,我就在一年级上学,已经十岁了,要不是父母都是文盲不识字,成了村里特级点名抓管的对象,我哪能这么快就上学?父母被李支书盯上了,每晚都要去夜校跟着会计念大字报。而我这个一直调皮捣蛋的黄毛丫头,自然也被撵去学校读书。那时候人们对读书认识不够,总觉得没啥用。父母根本就不想让丫头片子去学校,但害怕支书李大伯的威力震慑,那年月,整治文盲风气特别厉害,父母也不敢违抗。   我从小调皮捣蛋有名,小伙伴们都喊我“假小子”。爬树掏鸟蛋,没事抓住猪尾巴倒骑猪,偷生产队里的蝉茧煮着吃,拿着柞木杆子打邻居家的李子,沙果,弄得邻居宋大娘撵到家里骂我。小时候,可谓坏事干绝,好事没有。整天地被妈妈骂,没有消停时候。妈妈本来不同意女孩子上学,没想到,这一弄进学校,她反倒省心了不少,落个清净。班级里比我调皮捣蛋的玩劣至极的学生多了,二小子都十三了才上一年级,大号宋小贝个子挺老高,被安排在教室最后面,可他从没有认真听讲过,不是低头看小画本,就是吹口哨,总在显摆自己。   那时,我也不是省油的灯,上课时搞小动作,还故意大声放屁,惹得同学们哈哈大笑,气的得代课老师吹胡子瞪眼,大声训斥完,看看没有效果,就把我和最捣蛋的二小子宋小贝一起撵出教室,站墙根嗮太阳,来惩罚我们。不光是我们俩,班级里的同学似乎都站过墙根,有的是旷课,有的是晚点,还有的是不会背课文,不会背唐诗,还有的不会做习题,作业交白卷糊弄老师等等。老师本身文化就不高,也没啥教学经验,在我们那个偏僻的山村,也就是老师经常挂在嘴边唠叨的兔子不拉屎的荒凉地界。能有学校,有老师,有个紧跟上级形式和听党指示的支书李大伯,也算是幸运了。老师们也是得过且过,熬一天算一天。谁还希望就这样的破学校,这样的偏远地方,还能培育出人才?也就是识几个眼前字,不当睁眼瞎罢了。   马校长是个责任感很强的人,知道学校的弊端,每天放学都去支书那磨叽,管他要好老师,要文化程度和学历高的老师来学校教书。支书李大伯每次去公社开会,都提到此事。还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再我刚上二年级的时候,学校里调来了一位县城来的老师,是个刚刚从县师范学院毕业的女大学生。她一来,就被分到我们班。   【三】   那天早晨,打更兼管学校上课打铃的老王头使劲地敲打挂着学校操场一棵大白桦树上的大铁钟,“哗愣愣愣“的钟声把学生们都喊进教室,早晨八点,第一节课开始。同学们乱哄哄的在教室里叽叽喳喳,还没安静下来。马校长领着一个梳着齐眉短发学生头的女老师,走进教室。马校长面带微笑,好像捡到宝贝一样的高兴。同学们对马校长还是有些害怕和尊敬的。立刻安静下来,眼睛都对准了那个不满二十岁的女老师。马校长说:“同学们,这是咱们学校刚调来的张老师,也是咱们学校里文化最高的老师。以后,你们都要好好听话,能有好老师来咱们这嘎哒不容易,你们有福气,能学到很多新鲜的东西,将来一定会走出山村去,成为国家的栋梁。来,大家鼓掌欢迎张老师。   同学们一听,张老师来自县城,立刻鼓掌,把手都拍红了。欢迎完毕,马老师去别的班级教课了。张老师有些害羞,脸蛋挂上了红云彩,像一朵娇羞的花儿,薄薄眼皮弯弯的眉,漫长的脸蛋儿有一些可爱的小雀斑,皮肤好白,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可是她一开口说话,立刻又引起一阵骚动,“同学们,好!我姓,姓张,以后,以后,我就是,就是你们的班,班主任老师,以后,我们不仅是师生,还还是朋友,还是,姐妹,兄弟。请,请大家,支持我,互相帮,帮助,好不好?”同学们都愣住了,半天没回应。突然,二小子小声嘀咕了一声:“原来是个嗑吧!(结巴)   同学们都听见了,立马哄笑起来,小张老师的脸更红了。声音降低了许多,站在讲台上有些尴尬,上不去,下不来的样子。底下同学们开始了叽叽喳喳,都在指点张老师,原先的新奇劲头立马变成了蔑视,大有都想欺负她的架势。张老师说:“同学,学们,我说话,是有些,有些嗑吧,但我,一定会,会努力改进。请大家,相信我。现在,咱,咱说一下,课堂纪律。首先,老师走进,进教室,同学们必须,先,先起立,然后,说,老师好,我说同学们好,再,再坐下。听懂没有?”同学们嘻嘻哈哈地随便回答:“听懂了。”小张老师立马调整好情绪,换成了一脸严肃,对同学们说“:现在,开始演练一,一下”。说完,就走出教室,然后重新开门,但同学们都傻呆呆地坐在位子上无动于衷。   只见小张老师说:起立!同学们拖拖拉拉地,有些人站起来,有些人根本没理会,照样坐着原地没动,我和二小子也在后者里。大家伙都想看小张老师的笑话,觉得她年轻,只比我们大几岁,又是结巴,很好欺负。先给她来个下马威,镇住她,看她咋样?只见小张老师一改刚才的温柔,声音严厉地说:“都,都站起来!我是你们的班主任,以后,以后要,要听我的话!首先,要,要想学习好,必须,必须先学会尊,尊敬老师,尊敬他人!这样,你们的德,德智体,才能全面发展!告诉你们,别,别耍小聪明,别想欺负老师!欺负同学,少来流氓风气!那些,不,不起立的同学,现在我先不点你们的,的名字!咱们再来一次!”于是,小张老师转身又回到教室外面,重新推门走进来。“起立,同学们好!”“老师好!“这一次,同学们的回答整齐多了,而且都很规矩。但是,二小子宋小贝仍没站起来,而是眼睛看着窗外,一副傲慢的样子。我已经看到小张老师的威严,也不敢胡乱造次,和同学们一起站起来,等着老师喊坐下。   小张老师看了看二小子,非常生气,然后说:”咱们班级,还真有不,不听话的学生,怪不得马校长对我说,就,就属二年级难管。好,我就不怕有,有调皮的学生!今天,咱们都站着上课,让宋小贝一个人坐,坐着好了。来,咱们翻开语文,接着你们学的课往下讲。”同学们一听,都蒙了,啥?一堂课四十分钟,一直站着?那不累死了?大家伙都把目光转向宋小贝,都对他不满。二小子没想到,这新来的小张老师,来了这么一招,真是城里人有个性,与众不同。他一个人坐着,心里很别扭,更不敢看同学们愤恨的目光,连我也狠狠地用目光剜愣着宋小贝,心里说,小张老师真厉害,不罚你不骂你,却让你害怕,有两下子。 武汉哪儿治癫痫效果好郑州治癫痫哪家正规成人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武汉治愈癫痫病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