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仙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四季的故事】怀念烟锅与狗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修仙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722发表时间:2018-03-28 08:05:58    我爱狗,也怕狗。   小时候在故乡,家家户户都有看家狗。狗是清一色土狗:白的,黑的,黄的,灰的,花的,一个个体格健壮,精力充沛。   故乡人,把骟了的公狗叫伢狗,膘肥体壮;没有节育的公狗,叫郎狗,比较瘦;生过孩子的母狗叫草狗,一般比较瘦。   狗不咬本村人。每当外村人从看家狗的门前经过,狗必定会在它家门前一溜烟随着你边跑边吠,引得全村的狗都叫起来,邻近的几条狗就会闻讯来助阵。这时候,倘若你神情自若,对它们目空一切,它们叫着跑着,然后就叫声慢下来,站住,狗眼互望一眼,摇摇尾巴,嘴里低鸣一声,阴沉着狗脸自讨没趣地走了。   它们认为,这些人太不把狗当回事了。于是神情就落寞极了。事实上,它们是认识邻村这些人的,只是想展现一下自己的才能,履行一下自己作为狗子的职责而已。胆大自信的人,从来不会给它们展现才华的机会。   而我每次所作所为,都会让看家狗大显身手。   我特别怕狗。上学时,会绕过有狗人家门前的小路,弯一个大圈,远远小跑着偷偷去学校。夏天天热时,不想走弯路,看看捷路上面的乡亲大门外静悄悄,就想着这家人的狗狗可能出去玩了或者睡着了,于是便蹑手蹑脚往过走,走了一半路,没有听见狗叫声,心里窃喜,抬头,见这家人的大花狗正在低头观察我,我俩目光一对接,我就慌了,心跳不已,小跑起来,它起先无声无息,看我跑起来,它就来劲了,从它家门前狂吠着一路追过来,就这样,它在上面上气不接下气地吼叫,我在下面狂吼着奔跑,好似赛跑一般。更要命的是,邻近的几条狗闻讯也加入了讨伐追赶我的行列,我吓得吱哩哇啦大叫。狗们得势了,跳跃着,欲从门前跳下来袭击我,我感觉到这下我死定了:我要被狗群咬死了。一种悲壮的情绪包裹了我,我狂叫着,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狗打过去,又从土里拔出一根长草大叫着挥舞着,向狗冲去,狗被我的气势震撼了,或者压根它们就是逗小孩玩的,见我如此气势汹汹,也就佯装空叫几声,偃旗息鼓,摇摆着身子你追我赶嬉戏着跑开了。而我,身子颤抖,浑身被汗水浸透了。   倘如跟着爷爷逛亲戚,爷爷不会弯大圈走路,爷爷压根不把几条狗狗放在眼里。   起先,我是在爷爷眼前蹦蹦跳跳跑着,一会儿捉蝴蝶,一会儿摘野花,一会儿采野果,爷爷眼睛戴着石头镜,头上戴着瓜皮帽,在我后面倒背着手,手里拿的长烟锅上吊着烟袋,迈着八字步走着。   我正沉浸在自己酿造的欢乐意境中,忽然听到一声狗叫,抬起头,见一只大花狗,正两只前爪支棱起来,趴在土坡上,后退蜷缩着,尾巴高翘着,狗狗眼盯着我,汪汪叫着,我惊叫一声,迅速靠近爷爷。爷爷还在迈着八字步,不急不慌地走着,我扑上去,扯着爷爷衣襟,大花狗看我跑,得意了,从土坡上一跃而下就向我扑来,我为了躲避狗的追咬,在爷爷身边转圈,抓着爷爷衣襟不放,爷爷拿着他的长烟锅向狗狗挥舞,嘴里一边念叨着:你别跑,不要怕,它就不追你。一边呵斥狗狗:去去去。   狗狗追着我兜圈,我抓着爷爷衣襟哭叫,爷爷挥舞着长烟锅打狗狗,我感觉我的屁股脚后跟几次从狗嘴一闪而过,我惊惧急了。更要命的是,相邻的几家狗听到动静,跑过来支援,爷爷把他的长烟锅挥舞的云动风摇,狗转着圈扑咬,叫得声嘶力竭,我哭叫着、拉着爷爷的衣襟,领着狗转圈,爷爷终于忍俊不住了,怒声道:你站住,别跑,再跑,我不管了。我好似从秘境中一下醒过来,抬头看爷爷,爷爷举着烟锅,看着狗,这时候,狗叫声停止了,狗站在原地,看看我,看看爷爷,互相对视一下,伸出舌头舔舔嘴唇,摇摇尾巴,无精打采地走了,刚才的狂热,被我的猛然静止打破,狗对站着的愣着神的我失去了兴趣。   狗走了,我惊魂未定,拉着爷爷的衣襟不敢放开,生怕它们杀个回马枪,咬掉我屁股或大腿一块肉。爷爷说:见到狗,一定要装着若无其事不怕它们的样子,它们就不敢咬你,即使咬,也是虚张声势,打探虚实。如果你跑,西安中际癫痫病医院它们就知道你怕它,肯定会来咬你,狗聪明得很,最会看人脸势眼色了。   有时上学,我会领着二爷的大白狗蛋蛋给我做保镖。我领着它大摇大摆从有狗的人门前走过,狗狗们看我过来,照例扑过来咬我,我还没来得及喊一声:蛋蛋上。只见蛋蛋已经怒吼着,嗓眼里发出呜呜之声,跳起来就扑向对方,蛋蛋身强力壮,又极为凶狠,朝我吼叫的狗狗瞬间就被它压在身下,蛋蛋咬住对方的脖子,摇着头一顿撕扯,对方便在蛋蛋的猛烈进攻下惨叫着,惨叫声引来了邻家的几只狗,它们看自己伙伴惨遭厄运,便一齐吼叫着,扑上来解救被蛋蛋狂虐的狗狗。此时的蛋蛋已经杀红了眼,哪里还把这几只毛狗狗放在眼里?它迅速撇开口中的狗狗,迎向扑来的几只狗,一时间,狗毛乱飞,血腥扑鼻,它们滚在一起,像雪球像旋风,只听得呜呜汪汪夹杂惨叫声,胆怯的我,却无能为力去解救蛋蛋于水深火热之中,眼看上课时间快要到了,再不走就会迟到,我一面小跑着,一面回头看正在勇敢迎战的蛋蛋,怀着一颗忐忑不安乃至内疚的心情去了学校,于是整个一下午的课,我都在为蛋蛋的湖北治愈癫痫的医院安危担忧   放学回去,试探着老远喊蛋蛋,它照例朝我飞奔而来,我看它身上有几处伤口,尤其后腿和脖子的伤口最大,还在向外渗着鲜血,它不时用舌头舔伤口,我摸摸它的大头,从书包里掏出我吃剩下的馒头喂它,它摇着尾巴很快吃掉了,没有一点因保护我而受伤后的怨气。   蛋蛋自此常常和邻村的狗狗打架,每次都以一敌数个狗狗,从不临阵退却,大战一番负伤而回,有一次,蛋蛋的脖子被狗狗撕扯开一条口子,爷爷说,好险,要再往前一些就咬到咽喉了。狗狗打架,最致命的伤害就是一口咬住要害,一下就能够置对方于死地。   如此三番,蛋蛋在狗界杀出了威望,成为相邻几个村子里名副其实的狗王。以后我领着蛋蛋去学校,那些狗狗看见蛋蛋,远远躲着不敢再轻易叫一声。我仗狗势,得意洋洋。   记得有句话叫: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刘李河的狗狗,个顶个是捕鼠高手,它们看到老鼠,扑过去一爪子打翻,一嘴便咬住了老鼠,然后把抓到的老鼠叼在嘴里,狗眼含情脉脉看着主人,似乎在炫耀着,然后会把老鼠当点心吃掉。   后来,我上了中学,市面上出了一种叫“毒鼠强”的药,专门用来灭老鼠。那时候,经常听到谁谁谁家的狗又被毒老鼠毒死了,我家的两只狗:黑嘴直接被毒死,大白狗吃了死老鼠后抢救及时保住了命。   再后来,我外出,很少回故乡,聪明强悍的蛋蛋最后大概是老去的吧。他矫健的身影,无畏的表情常常令我骄傲感动。   多年过去了,我也从少年变成了中年女子。然而,我总会想起我的刘李河。   想起刘李河,就会想起那一条绵延的青石板河,那巍峨的大山。那沸腾的山村里,一声声热闹的狗叫声,成为留存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记忆。   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后,十五年未回故乡。前年回去,绕村而过,没有看见一只狗迎着我们要命地叫,也没有看见一个人站在门口瞭望,地里长满了荒草,曾经热闹的村子里都大门紧锁,院子里长满了野草,我记忆里的故乡,再不是那充满热情活力的模样了,她已经随着老人的离去,子女的外出而逐渐荒芜沉寂下去了。   给爷爷奶奶上完坟,来河里洗手,回头,看见一只板凳狗从沟渠里探头探脑地张望,叫它,它慌慌张张躲起来了,此刻,我多想有许多狗狗围绕着我吠叫着,摇着尾巴,上气不接下气得;我还想看见爷爷的长烟锅在狗头飞舞,太阳照在爷爷绿玛瑙烟锅嘴上,亮光闪闪……   今生,也只有在梦里怀念了。 共 286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江西哪里有癫痫医院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