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有声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人间】花椒芽炒鸡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有声小说
摘要:这个春季,没有吃到花椒芽炒鸡蛋的自己,竟有些想念那独特的味道了。于是,蘸着记忆的露水,采摘来梦中的花椒芽,备好幸福的红椒丝,燃起明媚的火焰,将橙黄的思念翻炒,烹制一道奇特而馨香的花椒芽炒鸡蛋。 花椒芽炒鸡蛋是一道不太常见的菜,说它不常见,是因为城市里几乎见不到它的身影。它属于山野,流传于山区景点的农家乐餐桌,是被驴友们所津津乐道和推崇的一道菜。   初次听说这个菜名是在去年的开春,万物复苏的季节,身边的驴友们开始想念山野的气息和花椒芽炒鸡蛋那自然淳朴的味道,于是纷纷结伴出游,直奔山里过周末。于是,我也就从他们的口口相传中知道了花椒芽炒鸡蛋这道令无数驴友垂涎和怀念的菜。   鸡蛋我们都熟悉,花椒也不陌生,但花椒芽却并不是随时能见到,在我的印象中,花椒树一般都生长在山区或偏僻农村的旷野之间,所以要想品尝到纯天然的花椒芽炒鸡蛋,除了去山里景区的农家乐品尝这道农家菜外,就是走进山野,在欣赏自然魅力的同时,亲自采摘一些嫩芽带回家做成这道菜,它虽不名贵,却也非常独特,于是,无可置疑地成了心头的一份期盼。好在我也勉强算得上是一位资深新驴,喜欢用一颗热烈的心去感受大自然的美好,行走之间,因了这从未吃过的花椒芽炒鸡蛋,而对广袤的山野有了更多的向往。   四月的太行山,春风给大地披上了嫩绿的新装,放眼望去,一丛丛白色的小野花点缀在葱郁而蓬勃的新绿间,如刚出浴的仙子,又如衬托粗犷山野的柔媚清新的风景,从而使绵绵太行山更多了一份生机盎然。所有的树和草都呈现出郁郁葱葱的长势,绿得醉人,如水洗过一般的干净和青翠,花椒树便是隐匿在这广袤山林里的一棵棵神秘的嘉宾,它们不只是妆点春日大山的一抹绿色,更是这巍巍太行的特产之一,是连接大山与外面世界的纽带,也是山民们祖祖辈辈用以生存和致富的一项家庭产业。   花椒树适合生长在大山的任何一个角落,它们迎风沐雨,耐旱喜阳,顽强生长在大山深处,成为优美风光与淳朴风土人情的一个组成部分。那些散落于各处的花椒树多数是有主人的,所以,当我们走进春日的山林,看到这些诱人的花椒树,嗅到它们独特的芳香时,还需压制内心的兴奋,手下留情,轻轻掐下那些鲜嫩的叶芽,尽量小范围采摘,以免给花椒树带来对生长不利的伤害。采摘时叶芽的汁液散发出独特而诱人的清香,有着花椒那酥酥麻麻的调味特点,更有着山野的清新气息。闻着这味道,便不由得幻想起灶边升腾着的花椒芽炒鸡蛋的香味来,难怪驴友们喜欢这道菜,原来它不仅是我们味觉上的留白,还是我们对大自然最淳朴的向往和喜爱。   花椒树的花期是每年的4—5月,采食嫩芽也需在春季,且花期到来之前的最为鲜嫩,这时的叶子水嫩碧绿,鲜香诱人,口感也更好。花椒树枝干以及叶芽上那些大大小小尖锐的三角刺,俨然天然的防护装置,一不小心就会将采摘人的手扎痛,所以采摘时必须小心谨慎。我们一边游山玩水,一边将这美味食材收入囊中,待回到家中,将那些采来的嫩芽清洗干净,配以几只营养丰富的鸡蛋爆炒,再加上少许鲜红的辣椒丝佐味,出锅,碧绿的花椒芽、黄橙橙的鸡蛋、红艳艳的辣椒丝,色香味俱全。诱人自不必说,单是这花椒芽奇特鲜香的味道,与它来自山野的特殊身份,便足以令人对它刮目相看了。   之所以对花椒芽有种特殊的青睐之情,不光是因为喜欢大山、喜欢旅游、喜欢美食,还因为它常常让我睹物思情,想到遥远过去里家乡的那些人和事。   家乡地处丘陵地带,且沟壑纵横,有种黄土高坡的味道。在这沟壑之间分布着许多核桃、柿子、花椒等树种,每年的秋天都会挂满果实,而春天正是它们蓬勃生长的季节,处处都洋溢着生机。想来那应该是八十年代中期的事情了,那时的我还是一个四处疯玩的野丫头,像风儿一样自由自在地在乡间的土地上翱翔。每年的四月,正是麦穗灌浆成熟的时节,田野上麦浪翻滚,绿意莹然,附近的沟壑里,核桃树、柿子树已挂上了喜人的幼果,花椒树也开满了一簇簇乳黄色的小花,即将结出绿豆般大小的呈放射状分布的球形果实。田野里正孕育着希望,此时的万物就像年少的我们,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   那时的我们,喜欢绕过那些种满了花椒树的沟沟壑壑,在山岗上那些枣花、酸枣花飘荡着的幽幽香气里,结伴到附近的麦田里玩耍。四月的麦子已然颗粒饱满,像一个个昂首挺胸的卫士,执守着故乡的土地。我们一群野孩子钻进麦地,轻轻一拔,采下一支支麦穗捧在手里,然后用提前准备好的火柴在地头生一堆小火,将成把的麦穗架在火上烧烤,随着火苗的窜动,先是麦芒瞬间被烧秃,继而一个个麦穗也被烧成了焦黄状,不停地转动麦穗,袅袅飘出的麦籽的香味儿便将嗅觉与味蕾细胞一起俘获。待烧熟的麦穗不再烫手,我们便拿到手里用两只手搓,直到搓得麦籽与麦皮彻底分离,然后用嘴吹去麦皮等杂质,饱满且青绿柔黄的熟麦籽便散发着诱人的麦香味呈现在我们眼前,放入口中一嚼,香香甜甜,又劲道十足,不禁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又是一年麦香弥漫时,家乡的麦田里又该是麦浪涌动的景象了吧?而儿时烧烤麦穗的情景却只能出现在梦里,出现在我们的回忆里了。伴随着这烧烤麦穗记忆的,还有家乡那些我们徜徉过无数次的沟壑里的花椒树,奇怪的是,那时的家乡人守着花椒树,竟然也没能发明出花椒芽炒鸡蛋这道菜,白白浪费了那些鲜嫩的叶芽。现在想来,不是家乡人不懂美食,而是那时人们的生活大多还没有摆脱贫困,温饱线上的挣扎,让更多人没有条件和能力在饮食上搞创意,即使家家户户都养着鸡,但有限的鸡蛋也要用来发挥其更大的价值——换成钱补贴家用,所以,炒鸡蛋对于那时的家乡人来说,仍然是一道极其奢侈的菜。于是,这花椒芽炒鸡蛋也便顺理成章地不可能出现在那个年代里了。   如今,家乡的面貌日新月异,新时代的曙光让曾经的贫穷变成了蒸蒸日上的新农村小康生活,鸡蛋不再是奢侈之物,而曾经遍布沟壑的花椒树却不见了踪影。村庄的建设改造,让过去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生存的土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沟沟壑壑化作了楼宇遍地,荒坡山岗变成了大道坦途,那些曾经点缀山岗农田的果树,也在一茬又一茬的乡村建设中荡然无存了。无疑,那些带着刺,像天然保护伞般的花椒树们,也在风风雨雨的岁月里结束了它们在家乡舞台上的历史使命,从此,家乡有了全新的面貌,变得富裕而充满了时代气息,但是家乡的花椒树与那些核桃树、柿子树们却成为了远去的回忆。偶尔在思绪涌动的时候,想到那些曾给我们带来过无限乐趣的儿时时光,内心依然充满留恋。   未曾吃到过家乡花椒树上的花椒芽,但那花椒树下的乡村时光却已定格在记忆深处。在春天里怀念花椒芽炒鸡蛋的味道,我想我是在想念家乡的旧时光,并且想念大山的怀抱了。家乡没有山,但那些黄土和沟壑,组成了家乡的风骨和脊梁,让一代又一代从家乡走出的游子们眷恋着那块土地。我欣赏巍巍太行山那雄浑的气魄,它巍峨刚直的个性之下,孕育了多少坚定执着的不屈灵魂,大山给我们以信念和勇气,大山让我们领悟到人生的哲理,大山里有着故乡的魂,有着我喜欢的亲切淳朴的味道。所以,我喜欢走进山野,去找寻一份心灵的归属感。   这个春季,没有吃到花椒芽炒鸡蛋的自己,竟有些想念那独特的味道了。于是,蘸着记忆的露水,采摘来梦中的花椒芽,备好幸福的红椒丝,燃起明媚的火焰,将橙黄的思念翻炒,烹制一道奇特而馨香的花椒芽炒鸡蛋。 如何预防癫痫的发作?武汉癫痫病到哪里治好癫痫病多少钱能治好西安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