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有声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古韵征文-心帆】豆腐西施的爱情(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有声小说

破阵子.一品豆腐

傅粉何郎试饼,掀帘红袖醉酡。香满堂中惊四座,年少风流素手呵。调油蜜里和。

翻铲镏金岁月,流盐一笑梨窝。软玉温香含怕化,回味津津骂傻鹅。哎呀我的哥!

她便那么一丝不挂、玉体横呈在铺有翠被的青花盘子上,但那可怜的翠被,却被蹬在了一边。

确乎是刚从清水里洗过,冰肌玉骨如姑射仙子,仿佛凌风便吹弹得破,恰好似刚刚出浴,便水淋淋地躺在那儿。人们常常用西施来称呼她,“豆腐西施”。但她知道,她不是那清清耶溪边浣纱的西施,她只是豆腐。但她有着清水出芙蓉般的风韵清姿,也有着天然去雕饰的美丽。

她还记得,当她还是浑浑沌沌肥肥白白的婴儿时,她的憨态便惊动了左邻右舍,受到他们的青睐。无论是慈眉善目呵护着她的的老年人,还是狼吞虎咽想一口吞了她的的青年人,抑或是小口细呡而浅笑的少年人,都想嘬她几口。她那时叫豆浆,白白稠稠地散发出诱人的浓香。但往往有一些黑心的老板,有时会忘记关上水龙头,让水自流往里掺。人们便感觉像是花了冤枉钱,好比是有些抠门儿的小财主,本想花两小钱便娶回一个黄花大闺女作妾,却发现只不过是找了一个花街柳巷的流莺,是个贱货,便感觉蚀本了。于是怒从胆边生,大骂她无味而寡淡。啊呸,为什么不骂那黑心的老板?她可是素面朝天、浓郁芬芳香飘万户的豆浆!

她可不想让那下流胚子水自流搅乱了芳心。她渴望着让她痴迷忘魂的翩翩黄少年,渴望他透明而淡黄的笑话飘浮在脑海,自己便日渐丰胰而成熟起来。对了,人们管她的心上人叫黄卤水。那是可遇不可求的,是风流翩翩的富家公子。但常常有人喜欢乱点鸳鸯谱,硬要用石膏水来与她配对成双,她便不复那么鲜嫩而灵动。尽管她依然是通体莹白,但已冰若心冷。她的爱专一而纯洁。

终于是如花似玉的少女了,也可称作花儿的,人们叫她豆花。她的明艳和娇憨,让人们忘乎所以地喜爱。她哥为抵挡这些好色之徒的围攻,常常被煸得稀碎,或是被拉去下油锅,被炸得皮开肉绽而酥脆。但他都不离不弃地陪伴在她左右,无论是甜豆花、麻辣豆花,还是像小妖一样故弄惹眼的肥肠豆花、荤豆花,她哥都左突右冲地跑在前面。对了,她哥叫黄豆豆,虽然陪伴她时已被煸透或是油炸过,心焦酥脆。天有不测风云,也有霸王硬上弓,生生将她哥撵走的,像什么海鲜豆花、莲子豆花、水果豆花、五仁豆花、珍珠豆花等等不择手段的家伙,都把她哥蒙在鼓里。但他们都不及麻辣豆花正宗和有味。

她是需要被人爱、被人捧的,拈花一样小心翼翼也不成,须得呵护着,像是抱在柴火锅一类温暖的窝里。她在这爱的呵护里成长,与黄卤水调情,逐渐成为心软嘴硬的少妇,便那么毫无顾忌地一丝不挂、玉体横呈在青花盘子上。

她的腰肢如杨柳一样柔软,也柳絮一般喜欢四处张扬。时而素面朝天,时而与青菜双宿双飞浴于清水,但都是如小葱拌豆腐,一青二白。人们都不相信,总要替他们添油加醋,败坏她的名声,可她根本不在乎,任那些流言四起。她有时与油滑的蛋蛋们搅一起,人们叫她滑蛋豆腐,她便有说不出的娇嫩,“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有时,她又与小辣椒和花椒吵嘴,她气势汹汹不饶人,人们便叫她麻婆豆腐。她的鲜香麻辣和艳红,让人们赞不绝口。她沉浸那在一片红亮的赞美汁中,却依然有纯洁如玉的本真。这是她一生最美妙的时光——

破阵子.麻婆豆腐

莫道萧娘冷漠,痴情原本多磨。一片冰心谁个解,漫撒青葱夜半歌。何人忆黛螺?

不管时光流转,胭脂已变麻婆。但愿檀郎心向我,翠被香篝脸醉酡。油郎任意呵。

下锅了,她被煎、炸、煮、炖、焖,熊掌豆腐、砂锅豆腐、冻豆腐、臭豆腐……花样翻新,精彩不断,有仿佛有魔力一样让人痴迷着。

渐渐的,她感觉自己暗淡无光了。她老了,不愿再折腾。爱她的卤水好象也换了一个人,虽然名字一样,但她感觉的确不是一回事了。那是一种闻着有茴香、八角、桂皮等混合的香气,那是一种阅尽世事的稠浓和老练。他把她那些虚荣心全部挤走,只留她厚重的本真,在岁月的瓦铞子里熬啊、煮啊,他将自己全部爱的芳香给了她,再将她供起来。她惊讶地临窗而立,任风儿吹拂。她变成有汁有味的五香豆腐干了!她变得安静而深居简出,但豆腐干香不怕空山远,她如幽兰一样散出的王香,自会引人留连。

她成了小孩子的最爱。但她最喜欢的还是那些好酒之徒,年少轻狂的,老成持重的,她听着他们的故事,沉醉。和着老白干心碎时的心情,仿佛看见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兰州治疗癫痫病脑病医院自己怎么治癫痫病男性癫痫要注意禁忌什么呢治疗癫痫新的方法是什么